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37:容历反转虐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若有来世,我定杀了乌尔那佳·莺沉……”

    横梁上的流苏被风卷着,摇摇曳曳,她睁着眼,死未瞑目。

    “Inawhilemyflower,somewhereinadeserthaze……”

    耳边,那首英文歌不厌其烦地响着。

    她的思绪被拉回,因为恐惧而不断放大的瞳孔里,有滚滚浓烟、有吊顶的灯、有男人阴鸷的眼,他蹲在她脚边,吹着口哨,不紧不慢地脱了她的鞋,给她套上一双不合脚的红色高跟鞋。

    “真漂亮。”男人说,“你笑啊。”

    然后,他在大笑,笑声里,歌声在回荡:“I’llbewithyouforeverAndgiveyoueverythingIam……”

    这会儿,京柏城里正混乱不堪。

    萧荆禾还坐在二楼的咖啡厅里,看着那双皮鞋的主人,还有他后面七八张陌生的面孔,她打量了许久:“你们是刑警?”

    最前面的男人看上去三十多,生得周正,站得笔挺,他回答:“我们是军人。”

    军人的话……

    她知晓了:“容历让你们来的?”

    男人颔首,很简明扼要地说了他们的来意:“容少让我们送你去安全的地方。”

    警报还在响,外面走道里全是人,一窝蜂地往安全出口跑,乱成了一锅粥。

    萧荆禾站起来,问:“他在哪?”

    男人摇头,不知道是不能说,还是他也不知道,她便拨了容历的手机,他没有接,她猜想,这把火可能和他有关。

    “小松,”她电话找了消防队的同事,“刑侦队的人到了没有?”

    小松说:“已经到了,咱们消防队的人也快到京柏城了。”

    萧荆禾心里有数了,大概能猜个七七八八:“帮我准备消防装备,我跟你们一起出警。”

    “好。”

    刚挂电话,男人就提醒:“容少让我们尽快送你出京柏城。”

    萧荆禾文不对题地说了句:“五楼着火了。”

    然后呢?

    她问:“你们见过先逃跑的消防员吗?”

    “容少——”

    “容历那我去交代。”

    她说完,趁其不备,手撑着桌子纵身一跃,便把人都甩在了后面。

    京柏城一共五层楼,五楼是重灾区,所幸那层楼今日停业维修,救援工作容易了很多,不到一刻钟,商场里的人就差不多就都疏散出去了,目前还没有人伤亡。

    约摸十来分钟后,消防员在五楼的厕所里发现了第一名伤患。

    萧荆禾进去的时候,洗手池上的手机还在循环着那首英文歌,地上有红酒杯、一瓶指甲油、还有一个被套上红色高跟鞋的女人。

    是林莺沉。

    萧荆禾蹲下,探了探她的鼻息:“林莺沉!”

    “林莺沉!”

    她睁开了眼,意识混沌。

    估摸着吸了不少浓烟,萧荆禾让队友把人背起来:“田光,你先把她带出去。”

    田光扛着人,用对讲机说了一下情况,才问萧荆禾:“火越来越大了,小队长,你不跟我一起出去吗?”

    “我再看看五楼还有没有人。”

    她说完就走,可刚转身,手被拽住了,回头,林莺沉正看着她,目光里交杂的情绪复杂又混乱。

    “为什么救我?”

    萧荆禾拿开她的手,面无表情:“今天就算困在这里的是一条狗,只要有把握,我也会救。”她不带一点私人情绪,“因为我是消防员。”

    对于消防员来说,火场里的受害人,不论善恶,只看活没活着、救不救得了。

    浓烟已经蔓延到了楼顶。

    所有的安全出口都有人在把守,唯一能逃生的地方,只有这里。

    容历目光扫了一圈:“出来。”

    果然。

    男人从一堆木箱后面走出来,还戴着头套,半点慌张都没有:“那条短信,是你发的?”

    他故意隐着嗓音,音色压得又低又沉。

    容历不置可否。

    男人倒意外:“你知道我是谁?”

    容历站在楼顶的门口,气定神闲的,很从容:“原本不确定。”所以,弄了这一出引蛇出洞。

    现在,他能确定了。

    “呵。”

    男人笑了一声,把头套取下了,五官生得斯文儒雅,丹凤眼的眼角下面有一颗很小的痣,平时戴了眼镜不易察觉。

    文质彬彬,唯独一双眼,阴沉沉的,可不就是那位大作家。

    “那帮警察真是太蠢了,居然还想抓我。”江裴嗤笑了一声,瞧着容历,不见慌乱,眼里反倒有跃跃欲试的兴奋,“你是个聪明人,我就喜欢跟你这种聪明人玩。”

    “嗯,”容历意味不明地应了声,目光掠过后方,又敛了,淡淡接了下一句,“送你去监狱玩。”

    “你——”

    刚开口呢。

    猝不及防地,背后突然伸来一脚,把他踢趴下了。

    容历这才松了一口气,真是大胆!

    萧荆禾是从五楼的窗户翻上去的,一越过围栏,趁着容历分散对方注意力,她一脚把人放倒了。

    江裴被踢趴下了,第一反应就是去摸包里的麻醉枪。

    容历上前,萧荆禾离得近,她更快,捡了一块砖,对着江裴的后脑勺就拍过去,把人直接给拍晕了。

    容历:“……”

    他家阿禾,还和以前当将军的时候一样。

    萧荆禾踢了一脚,人没醒过来,她摘了消防头盔,用对讲机通知队友:“人抓到了,在楼顶。”

    五楼的火已经灭得差不多了,浓烟还没散。

    容历走过去,把人拉到身边:“不是让你先去安全的地方吗?”

    萧荆禾说得理所当然:“你在这,我还能去哪?”说完,蹲下,把地上被拍晕了的人翻过身来,她惊愕了,“居然是他。”

    江裴突然睁开了眼。

    萧荆禾立马拿起砖头,几乎同时,容历把她拉起来,挡到身后。

    “嘀。”

    毫无预兆地,突然响了一声。

    萧荆禾盯着江裴:“什么声音?”

    他从地上坐起来。

    “砰!”

    他学着爆炸的声音,又‘砰’了几下,然后笑了:“哈哈哈哈哈……是炸弹。”他站起来,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方形的起爆器,“就凭你们也想抓我。”

    他目光如炬,盯住了萧荆禾。

    他与平时的样子截然不同,半点斯文儒雅都没有,像个情绪极度不稳定的疯子,难怪蒋队说有些反社会人格很擅长伪装,犯罪前后根本是两副面孔。

    他目光阴狠,像攻击性极强的毒蛇:“萧荆禾,你命真大,汀南那场火死了那么多人,就你还活着,我本来只想杀你的,那些人,都是被你连累的。”

    她还穿着防护服,气温高,脸被蒸得通红,唯独唇色惨白,额头上全是汗:“为什么想杀我?”

    江裴眼角一点一点撑开,瞳孔在放大:“因为你笑了。”他眼里全是憎恶,“你们这些贱女人太讨厌了,我都那么难过了,你们还在笑。”

    笑?

    一把火烧死了那多人,就因为她笑了。

    萧荆禾攥着手,掌心全是汗。

    江裴还在嘶吼,在指控,发泄一样咒骂:“你们还折磨我,你们都应该去死,你们这些贱女人都去死!”

    心理犯罪的专家推测过,纵火案的凶手大概幼年被女性虐待过,红色高跟鞋、指甲油、还有红酒与音乐,应该就是江裴嘴里那些‘贱女人’所具有的某些特征。

    这时,容历的手机响了。

    他接通,放在耳边,没有作声,就十几秒钟,听完后,只‘嗯’了一声,挂断了。

    “阿禾,”容历问,“下面有救生气垫吗?”

    “有。”

    江裴立马戒备了,手指已经碰到了起爆器的按钮。

    容历把萧荆禾拿在手上的消防头盔给她戴上:“你退后。”

    她退后了几步,没有多问,只说:“小心。”

    “嗯。”

    随后,容历朝前走了两步。

    江裴立马把起爆器挡在前面,急了眼,大喊:“别过来!”

    他置若罔闻,还在逼近。

    江裴眼里慌乱一闪而过,手已经放在了按钮上面:“再过来我就跟你们同归于尽!”他不知道容历的底,一点也猜不到,不过他能确定,现在这个结果,一定是容历搞的鬼,从那条更改地点的短信开始,容历就在玩他。

    容历还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步子慢慢悠悠:“同归于尽?你试试。”

    他向前走了一大步。

    “别过来!”

    江裴已经退到了楼顶的围栏,回头看了一眼,楼下全是警察,他咬了咬牙,眼眶殷红:“那就一起死吧!”

    话落,他用力按下了按钮。

    几乎同时,容历抬了腿,踢向他的脖子,很标准的后旋踢,姿势:漂亮;力道:十分。

    “嘀——”

    起爆器被抛到了空中,声音被风拉长。

    江裴被踢中了颈部,失重,从围栏上栽下去。

    ------题外话------

    新年快乐。

    过年很忙,更得少见谅哈,至于容历怎么搞了这一出反转,下章揭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