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35:激情燃烧走一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手臂被人晃了晃,林莺沉从梦里醒过来。

    “到了。”陈刑把车停在了路边,见她眼眶通红,问,“怎么了?怎么哭了?”

    她用手背擦了一下脸,摇摇头:“风吹了眼睛,进沙子了。”

    她解了安全带,下车,对陈刑挥了挥手,转头朝公寓去,等身后的车行远了,她站定住,蹲下。

    “原来……原来我是她啊。”她撑着膝盖站起来,踉踉跄跄地走着,嘴里自言自语地喃着,“为什么不是莺沉呢?”

    连环纵火案的凶手还没有抓到,容历不让萧荆禾回消防总队,一早便把她带去了公司,就是开会也带着她,寸步不离。

    不到五点,他下班,同她一起回家,车刚开进公寓的地下车库,萧长山的电话打过来。

    “喂。”

    “荆禾,我是爸爸。”不同于以前,萧长山语气很客气,“周末你阿姨生日,你和容历要是腾得出时间,回来一趟吧。”

    她回得不冷不热:“不去了,忙。”

    容历停好了车,给她解开安全带。

    萧长山在电话里支吾了半天:“摇弯区那个项目,你能不能帮爸爸说说好话?LH那边把爸爸的方案打回来了,容历又不见我,我——”

    这才是目的吧。

    萧荆禾打断了:“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懂,都听容历的。”

    萧长山被她的话噎了一下,连着叹了几声气:“荆禾,我们才是一家人,容历他到底是外人——”

    “嘟嘟嘟嘟嘟……”

    还没说完,电话就已经被萧荆禾挂断了。

    萧长山一口恶气堵在了胸口,上不来下不去,脸都憋青紫了。

    一旁,赵月莹询问丈夫:“她不来了?”

    萧若立马接了句嘴:“现在爸爸都请不动她了,架子可真大,谁她都不放眼里了。”她语气酸得不行,一想到萧荆禾她就来气。

    萧长山还在气头上,一听这话就恼火:“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先闯了祸,那百分之五的股份怎么会落到她手上。”

    萧若不服气,梗着脖子顶嘴:“那件事又不能全怪我,是萧荆禾她——”

    还在推卸,萧长山听不下去了:“够了!”

    一时间,赵月莹娘三儿都不敢作声了,连向来嘴刁泼辣的老太太也安生地坐着。

    萧长山的手机响了,他起身,扔了句话就去了书房:“以后你们娘几个都安分一点,再给我惹出什么事来,就都给我滚。”

    才刚过五点,不到下班的高峰期,车库里没什么人。

    萧荆禾不急着下车:“你削了萧长山的权吗?”

    最近萧长山打了几次她的电话,明里暗里地跟她抱怨LH独断专行、野心勃勃。

    容历点头,把自己的安全带解了:“他找你了?”

    “嗯。”

    他解释了句:“他动作不太老实,欠收拾。”

    萧长山不甘心处处受制于人,想拿回萧氏的经营权,这些天在暗中搞了不少动作,自然要给些教训,不然哪会学乖。

    “他们一家要是再来找你麻烦,就跟我说。”容历想了想,“我帮你弄他们。”

    萧荆禾笑:“好。”

    他们哪敢来惹她,至少明面上是不敢的,自从她成了萧氏的董事长,萧长山与她说话都小心翼翼了,便是一直嚣张跋扈的老太太上次见了她,也绕了道走,估摸着是萧长山在家发话了。

    说白了,不是怕她,他们怕她的靠山。

    她靠过去一点,两只手抱住容历的脖子,凑过去亲他的脸。

    容历扶着她的腰,微微仰起着脖子:“阿禾,回家再亲。”

    她坐到他腿上去,笑着跟他闹:“我不要,我现在就想亲。”

    容历浅笑,靠着座椅不动,便让她胡乱亲,起初,她在他脸上啄,然后含着他的唇吮了会儿,还不收敛,捧着他的脸去咬他的喉结。

    亲得他一身火。

    她还嫌不够,手钻进他衣摆里。

    容历喘了声,按住了她的手,呼吸吐在她耳边,又急又热:“阿禾,手不要乱动。”他经不起她撩,一点都经不住。

    她下巴窝在他肩上,蹭了蹭,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他脖子上亲,故意逗他:“你不给我摸吗?”

    容历重重吸了一口气:“……给。”

    她伏在他身上,低笑了声,手往他腹下去。

    在情事上,她从来不扭捏,胆大得很。

    容历被她弄得呼吸全乱了,眼里蒙上了三分潮气:“阿禾,”嗓音略微沙哑,他脖子已经红了一片,“回去好不好?”

    她手还不老实。

    他抓住她的手,微微抬起下巴,唇落在她唇上,软磨硬泡地哄着:“回去,嗯?”

    后面一个字符,气音,带着喘,性感得一塌糊涂。

    萧荆禾起了逗弄的心思,偏不听哄,软绵绵的身子挂在他身上,用鼻子在他胸口拱:“回去做什么?”

    她明知故问。

    “嗯?回去做什么?”她抬头,一双眼都笑弯了。

    容历下意识舔了舔唇,喉咙滚了下,凑到她耳边,小声地回了她一句:“我想要了。”他被她勾了一身火出来,心痒得慌。

    她抱住他的脖子,指腹在他喉结上摩挲:“要什么?”

    分明知道他思想古派,非要逗他。

    容历低头,含住她作乱的手指,轻轻咬了一口,认命地承认了:“我想要同你欢好。”

    还欢好?

    她趴在他身上笑出了声。

    容历眼眸都有些微微的红,捏了捏她腰间的软肉:“不许笑了。”

    好,她不笑了,凑到他耳边,很是正经地说了句:“公共的车库不方便,下次我们在车上试试。”

    容历一时没反应过来:“试什么?”

    她学着他,说:“欢好啊。”

    “……”

    他要被她教坏了,不,已经教坏了。

    “明天去枫林公馆住一晚。”他说。

    枫林公馆的别墅里有车库,地方也大,是私人的领域,她想做什么都可以,当然,他也想的,在她面前,他做不了正经人。

    萧荆禾把手拿出来,不逗他了,规规矩矩放好:“好啊。”

    容历抓过她的手,又咬了一口,伏在她肩上平复了很久,才开了车门下去。

    车库里没什么人,处处僻静,入口离得远,光照不进来,只有低功率的灯亮着,尤其是角落里昏暗。

    “Canyoufeelme?AsIbreathelifeintoyou……”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是一首轻慢的英文歌,响了好一阵。

    黑色路虎停在了最靠里的位置,主驾驶上的男人戴了棒球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见眼,鼻梁上架了一幅无框的眼镜,他戴了口罩:“喂。”

    “裴哥,签售会第四站定在了京柏城二楼,时间已经发您了,您看一下行程有没有问题。”

    握着手机的手戴了纯白色的手套,眼镜下的瞳孔盯着远处电梯入口的方向,男人的嗓音暗哑,在无人的地下车库里尚有回音:“好,辛苦了。”

    夕阳还没落,窗外有一片橘色的光漏进卧室里。

    “喂。”

    容历的嗓音哑得厉害。

    是霍常寻打过来的,语气总是不太正经,调侃人似的:“做什么呢?怎么这么久才接?”

    容历问:“什么事?”声音还有些喘。

    霍常寻不插科打诨了,说了正事:“林莺沉的资料都发你邮箱了。”

    容历道了声谢。

    霍常寻不领:“来点实际的。”他笑,心情很是愉悦,“风盛游戏知道吧?”

    他最近看上这家游戏公司了,有收购的计划,又没什么耐心慢慢耗,这种扩充版图的勾当,容历最在行了。

    “知道。”容历说,“我帮你弄。”

    霍常寻心满意足:“你继续白日宣淫吧。”

    “……”

    容历摁掉了手机,从洗手池上捡了件他的衬衫,披在了她光裸的后背:“还受得住吗?”

    她半坐在洗手池上,双腿悬空,身子还在发烫,窝在他胸口,眯着眼轻喘:“让我缓缓。”

    声音也媚。

    除了他那件衬衫,她一件衣服都没穿,容历也差不多,衣裤半褪,镜子里,两人紧紧抱着,缓了会儿,容历把自己往前送了些:“阿禾。”

    “嗯。”她被撞得贴在了镜子上,后背冰凉。

    容历低头,在她锁骨上吻,呼吸急促了许多:“可以了吗?”

    洗手池的高度不太舒服,她腿酸得厉害,便动了动,她一动,容历就出了声,她笑:“到卧室去。”

    “好。”

    容历抱住她,手托着她的腿:“阿禾,腿夹紧一点。”

    就着那个姿势,他们去了卧室。

    次日傍晚,萧荆禾接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

    那边没有声音。

    她问:“哪位?”

    “是我,”女人的声音,说,“林莺沉。”

    不知道她哪里弄来的号码。

    萧荆禾倒了杯水,坐在餐桌上:“什么事?”

    林莺沉停顿了半晌:“出来见一面。”

    她和林莺沉见的次数不多,可每次都不太愉快,她不太想去,也没什么必要:“我不觉得我跟你有什么可聊的。”

    林莺沉应该猜到是这个结果了,从容自若地应对自如:“乌尔那佳·莺沉的事,你不想知道吗?”

    她也知道乌尔那佳·莺沉,听这口气,知道的还不少。

    “地址。”

    “京柏城二楼。”

    又说了时间,萧荆禾才挂电话,思忖了会儿,不知道那林莺沉又是玩什么花样。

    容历从厨房出来:“谁的电话?”

    “林莺沉,”她对容历没有隐瞒,“她约我明天下午见面。”

    快吃晚饭了,容历让她别喝那么多水,坐过去,把她的杯子拿开,说:“我不能陪你去了,林家的老爷子要同我下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