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3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有没有事?”

    他一身狼狈,神色慌张。

    何凉青摇头:“怎么了?”

    他一只手扶着门,雨水混着汗水滚下来:“你怎么不接我电话?”

    “手机没电了。”

    “我快被你吓死了。”他扯掉领口的扣子,喘了几口气,眼里光影凌乱,心有余悸着。

    何凉青看他,目光从脸,落到衣服,到他脚上泥渍斑斑的石膏,他还穿着医院的拖鞋,大概跑得急,掉了一只,另一只趿着。

    “你的手和脚,”她盯着他的脚看了很久,又看他的手,“没受伤?”

    宁也:“……”

    完了,暴露了!

    十分钟前。

    江裴喊住了她:“何医生,等等。”

    她回头。

    屋外电闪雷鸣,屋顶的光在他镜片上渡了一层幽幽的绿光,他走向她。

    “还有事吗?”钥匙还留在门上,她站在门口。

    江裴抬手,手指上勾着一个明黄的人偶,晃了晃:“你的钥匙扣掉了。”

    她伸手接过去:“谢谢。”

    “客气了。”

    屋外雨已经停了,空气还有些潮,裹挟了一层淡淡的凉。

    何凉青在阳台讲电话,是萧荆禾打过来的。

    “我没事,刚才手机没电。”

    萧荆禾说要过来。

    “你不用过来,宁也已经到这里了。”

    她在那边问她住处怎么安排,又叮嘱她别一个人回公寓,何凉青应:“嗯,我知道,我会再找住处,别担心,我不会落单。”

    萧荆禾不放心,说要接她过去一起住。

    何凉青玩笑说不去当电灯泡,等安抚好,才挂了电话,回头。

    宁也就站在她后面,身上湿哒哒的,站的地方已经积了一小滩水,他正看着她,手垂着,很局促不安。

    窗外的风吹进来了,有些雨后的冷意,她把窗关上,走过去:“你——”

    宁也脑袋一耷拉:“我错了。”

    他蔫儿巴巴的,身上湿透了,像只可怜兮兮的落汤狗。

    何凉青绕过他。

    他立马跟上去:“凉青。”

    她顿了一下:“我去给你拿毛巾。”解释完,她往浴室走。

    他趿着一只拖鞋,眼巴巴地盯着浴室的门,也不敢跟进去,也不走。

    何凉青拿了一条毛巾出来,递给他:“为什么骗我?”

    他用毛巾胡乱擦了一把脸,乖乖回答:“我舅说这小区不安全。”

    “那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他没想,脱口而出了:“我想跟你住。”说完,怕她误会,又立马解释,“我想追你,可是你不理我了,我舅说苦肉计对你有用。”

    舅舅嘛,就是用来出卖的。

    “学校呢?”

    她语气很温和,他不知道有没有生气,他没见过她生气的样子,有些没有底气:“我没有被开除。”

    她拧眉:“你翘这么久的课不要紧吗?”

    他不敢再骗她了,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妈去给请假了。”

    “你们没有断绝关系?”

    他结巴了:“没、没有。”他抓了一把头发,弄得乱糟糟的,不敢看她,瞄了一眼就低头了,声音越来越小,“就是苦肉计,我故意说得惨点。”

    “……”

    她一直觉得他很乖的,现在觉得也不是那么乖了:“你妈妈也同意?”

    她觉得碰瓷和骗人都不对,他年纪还不大,要管一管的。

    宁也偷偷看了她一眼,下意识地扯了扯领口:“她巴不得我找个女朋友管我。”

    她不知道说什么了。

    “凉青,”手里的毛巾被他揉成了一团,他心虚,也懊恼,小心翼翼地往她那里挪了一点点,“你生我气了吗?”

    她点头了:“嗯。”

    她还是觉得骗人很不好。

    他有点慌,不知道怎么办好,额头汗水混着雨水流个不停,眼里慌慌张张的:“你可以生我的气,多久都行,别不理我行吗?”

    她不说话。

    嗯,她生气了。

    宁也抿了抿唇,手抬起来,垂下去,又抬起来,犹豫纠结了许久,还是拉了她的袖子,摇了摇,声音软软的,可怜巴巴地说:“凉青,我冷。”

    三十六计中的第三十四:苦肉计。

    他知道,她是个心善又温柔的姑娘。

    果然,她心软了:“能让人送衣服过来吗?我这里没有你能穿的衣服。”

    他点头。

    何凉青便把沙发上的毯子给他:“你先去洗,我煮姜汤给你。”

    他抿着的嘴角偷偷往上弯的一点,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好脾气的女孩子。

    来送衣服的是容棠,应该是容历打过招呼了,她不是是一个人来的,宁也的父亲宁同章也来了,还带了四个助理。

    是宁也开的门,当时他刚洗漱完,身上只裹着一条毯子,一脸淡定,没有一点衣不蔽体的尴尬:“妈,爸。”

    容棠先问:“凉青呢?”

    “在厨房。”

    容棠往厨房方向瞧了一眼,没见何凉青出来,这才压低了声音训他:“在人家女孩子家,你这样像什么样子。”把一袋子衣服塞过去,催促,“快去换衣服。”

    宁也抱着衣服刚转身,何凉青已经从厨房出来了,见来的是容棠夫妻,着实愣了一下。

    容棠露出友好又慈爱的笑容:“凉青啊,你来这歇着。”招呼的同时,推了身边的丈夫一把,“宁同章,你去厨房。”

    宁同章:“……”

    家庭地位这种东西啊,他没有。

    “凉青啊。”容棠叫得相当亲热。

    何凉青去倒了两杯水过来:“伯母您说。”

    容棠拉着小姑娘坐下,她是个明事理的家长,上来就帮理不帮亲:“这次是宁也那臭小子做得不对,他不学好,专跟他舅舅学些歪门邪道,我代那两个臭小子跟你道个歉。”不管,这个锅,容历得背。

    何凉青有些拘谨,坐得笔直:“您严重了。”

    容棠连忙说‘不严重不严重’,很是通情达理地又说:“以后要是宁也再皮,你就买个榴莲让他跪。”

    何凉青:“……”

    这话,她接不了了。

    容棠从部队出来之后,在外交部待过一段时间,这嘴上功夫了得,她循序渐进,很是有理有据:“容历也跟我说了,这个小区不安全,我那正好有个空房子,你住过去荆禾也能放心。”

    何凉青刚要拒绝。

    容棠情绪已经激动了,说到往事,她思绪万千:“之前在汀南要不是你帮忙报警,我家宁也还不知道要被拐到哪里去,没准小命都没了,这么大份恩情我们是一定要还的。”说完恩情,自然,说报恩,“那边公寓安全性高,而且楼上楼下都是认识的人,你住过去我也能安心。”

    打完恩情牌,嗯,还有人情牌。

    “你是荆禾最亲的人,荆禾又是我未来弟妹,这么算来咱们也都是一家人,你看,都是自家人,你千万别跟我客气。”

    三言两语,就成了一家人了。

    何凉青根本不知道怎么拒绝。

    容棠已经拉住她的手了,亲近得像两姐妹:“宁也也住那边,就在隔壁,你们也好有个照应。”她笑了笑,善解人意地征询,“这样你看行吗?”

    何凉青觉得不妥的,无亲无故,怎么好寄人篱下,可一对上容棠友善热切的目光,她一句拒绝的话都讲不出:“麻烦您了。”

    容棠说不麻烦:“一家人,不说这么客气的话。”

    厨房,宁同章看了自家儿子一眼,对老婆竖了个大拇指。

    何凉青这边安排好了,萧荆禾才放心,随后与容历一同去了警局,闻峥也在那,蒋队叫上刑侦队的几个刑警,临时开了个小会。

    “死者叫许雯,二十五岁,帝都大学研三的学生。”蒋队打开投影仪,“这是现场的照片,作案手法和之前的几起案件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案发地点不在死者的住处。”

    死者住的地方刚好是萧荆禾先前租的那个小区。

    刑侦队的一位同事接着道:“我们咨询过这方面专家,像凶手这种自负又高智商的连环杀手,除非有不可逆阻力,否则不会坏了他自己的杀人习惯,这次案发现场的更变应该是有什么理由。”

    容历转着笔帽的动作顿了一下:“有没有可能凶手就住在那个小区?”

    蒋队想了想:“有这种可能。”

    话刚落,同事小海推门进来:“蒋队,媒体那边把案子的信息报道出去了。”

    这夜里,无星,也无月。

    晚上九点,舞团演出结束。

    林莺沉刚落幕,副团长便来叫她:“莺沉。”

    “嗯?”

    副团长跳民族,是团里的老成员,年初刚过了三十,因为是舞蹈演员,看上去很年轻:“你怎么回去?”

    林莺沉拿了化妆包,对着镜子在卸妆:“我开车来了。”

    “让陈师兄送你吧,最近不太平,你一个女孩子回去不安全。”副团长把手机打开,开了视频放在桌子上,“看报道了吗?那个连环纵火案的凶手又犯案了,这次遇害的女孩子才二十多岁。”

    林莺沉低头扫了一眼手机屏幕,手里的动作僵住了。

    “怎么了?”副团看出她脸色似乎不对,“是你认识的人?”

    她只是摇摇头。

    她不认识,只是有过一面之缘,受害人是问江裴要签名的那个女孩子。

    父亲那日有个狂躁症的患者,情况紧急,来不及将客户资料归档上锁,她看到了萧荆禾的诊疗记录。

    三十五上下。

    男性。

    虎口有痣。

    所有信息,与那个作家刚好全部吻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