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31:真相浮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狗怎么了?狗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

    “……”

    妈蛋,狗崽子!

    陆启东骂了句,随后按了雅间里的铃,让人送酒过来。

    来送酒的是红侬与偷闲居新来的一个姑娘,唤紫姣,姿色便是在这美人如云的偷闲居也是上上等,端的是温柔小意,见霍常寻酒杯空了,唤了声:“寻少。”上前去,正要斟酒。

    霍常寻慢条斯理地抬了抬腿,搭在了茶几上,把人拦下了:“有家室。”他摆手,嘴上噙了笑,眼里却是冷的,“离远点。”

    紫姣笑了笑,收手后退。

    是谁说霍二少游戏人间片叶不沾身,他呀,落入寻常百姓家了。

    约摸二十来分钟,纪菱染的电话过来了。

    “染染。”

    霍常寻叫了一桌子饭菜,才刚动了几筷子。

    手机里还听得到风声,她说:“我到了,在外面。”又催促,可声音软,“你快点出来,这里不可以停很久。”

    霍常寻抽了张纸巾擦手,拿了外套,起身:“陆启东有停车位。”他的意思是让她开去停车位等他。

    她拒绝了:“不用的,我车小。”

    三分钟后,霍常寻出了偷闲居,瞧着等在路边的姑娘,还有她那辆掉了漆的车,一时哑然无语。

    这车确实小,两个轮子的小绵羊。

    他扫了一眼那辆高度还没到他腰的二手车:“怎么没开我的车来?”车钥匙全部放在了家里玄关的柜子里,她死活不碰一下。

    纪菱染把车停稳,还戴着头盔,走到他面前,巴掌大点的脸仰起来:“你头低一点。”

    这么个破头盔,她戴着还挺可爱,像个西瓜头的表情包。

    霍常寻心情不错,低头凑过去。

    她把另一个掉了一半漆的头盔给他戴上,踮着脚系好带子,先上了车,然后对他说:“你上来。”

    霍常寻刮了一下唇,笑了,他有生之年第一次坐这玩意。

    前面的小姑娘坐得端正:“扶着我,抚稳了。”

    他抱着她的腰,把腿抬离地面,他手长脚长,这姿势不太舒服,不过,嘴边的笑没停过。

    “我开了。”

    她说了一声,才转动车把,以低速、匀速前行。

    霍常寻:“……”

    兜面而来的风,把他的发型吹没了……

    这小绵羊,还挺得劲儿。

    偷闲居门口,两个刚下班的姑娘正好瞧见了这一幕。

    “那是寻少?”

    另一个姑娘瞅了瞅那双无处安放的大长腿:“是他。”

    “寻少的公司破产了?”

    寻少爱车,哪次来偷闲居不是香车宝马,这小绵羊,跟他那一身贵少气质实在不搭。

    同伴觉得破产不太可能,再说了:“就算寻少出去讨饭,也开得起豪车。”毕竟他的亲朋好友都非富即贵的,“估计是搞情趣。”

    骑着小绵羊搞情趣?

    有钱人,真会玩。

    纪菱染骑车很慢,而且车的电瓶不行,速度比较一言难尽,回到家里已经十一点多了,她把车停在车库里充电,然后问霍常寻有没有吃饭。

    他说没有。

    纪菱染还是狠不下心饿他,去给他下了一碗面,冰箱里剩的面不多,她怕他吃不饱,给他加了三个鸡蛋。

    霍常寻连面汤都喝光了。

    她想,他一定很饿了,也不知道在外面吃点,想着他之前还空腹喝了酒,也不知道他酒醒没醒。

    “染染,”她在洗碗,霍常寻跟过去,从后面贴上来,“你爱不爱我?”

    手里的盘子滑了手,她立马开了清水,把泡沫冲掉。

    她没回答,他就用脸在她脖子上蹭,闹着她:“爱不爱我?嗯?”

    纪菱染想,他可能酒还没醒。

    她擦干手:“我去拿解酒药。”

    霍常寻拉住她,不让去,知道她嘴硬,也不逼她了,今天傍晚把她弄哭了,她眼睛现在还肿,他凑过去亲了亲:“染宝,给你买辆车好不好?”

    他以前只在床上这么喊她。

    纪菱染不太习惯的亲昵,脖子往后躲了躲:“我有车。”

    又这样。

    他给她买什么她都不要,买来了搁在柜子里也从来不动,可他就想给她买,星星月亮都恨不得摘给她。

    “你那小绵羊都不挡风。”他语气强硬,不准她拒绝,“给你换个四个轮子。”

    她不要车,靠在他怀里没有再躲,很乖的样子:“不买车,你给我买一盆仙人球好不好?”

    他就受不了她这语气。

    一句‘好不好’,能把他骨头都勾酥了,别说仙人球,命都给她。

    他依着她了,手撑在冰箱上,把她圈外怀里吻。

    她对他还是纵容的,就算恼他,也不会恼很久,两个小时前被他弄得惨兮兮的,现在也不记恨,让他越亲越过分。

    亲着亲着……

    霍常寻的手钻进她的衣服里:“染宝,想要你。”

    他把她的已经拉开,低头去咬她的肩带。

    他们两个小时前才有过,她推他,摇头,软着声拒绝:“不要了。”她低头窝在怀里,声音很小,“还、还有点疼。”

    霍禽兽这才想起了他之前的禽兽行为,然后温柔一点,继续禽兽:“手给我。”

    嗯,这次把她手也弄疼了……

    次日,萧荆禾去了一趟消防总队,公安局的人也在。

    刑侦队的蒋队建议,做心理催眠,人在危急或恐惧时,部分视觉和听觉记忆都会暂失,那是潜意识的应激反应。

    萧荆禾同意了。

    催眠的心理医生蒋队已经有人选了。

    萧荆禾对身边的人说:“我和蒋队一起过去,你去忙吧,不用陪我了。”他天天守着她,已经好些天没有上班了。

    容历还牵着她,没松开:“无碍,我正好也有事要过去一趟。”

    他没说什么事。

    蒋队出去联系警署了,消防总队的会议室里只剩她和容历,她转过身去,手挂在容历脖子上,笑着看他:“你不告诉我?”

    要的,要向女朋友汇报。

    容历说:“我以前看过心理医生,再找他聊聊。”

    一路上,她问了很多他看心理医生的事,他大概不想她牵肠挂肚,只捡了好的说,说早先只是轻微焦躁,说他现在已经没事了。

    很巧,给萧荆禾做心理催眠的医生,是容历之前的主治心理医生,叫张显承,是个英俊斯文的中年男人,谈吐和气质都很好。

    他先给萧荆禾做了咨询,除了容历,蒋队也在场,了解基本情况和信息后,才开始引导她熟睡。

    催眠的时候,张显承也放了那首英文歌,几乎前奏一出来,深度睡眠中的她就蹙了眉头。

    “Canyoufeelme?AsIbreathelifeintoyou。”

    桌上的红酒杯倒了。

    滴答,滴答,滴答……鲜红色的酒液一滴一滴落在地毯上,被明亮的火光折射出妖艳的红。

    “Inawhilemyflower,somewhereinadeserthaze……”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她跌跌撞撞地走过去,颤着手接起了电话。

    “喂。”

    大火里,除了木头噼里啪啦燃着的声音外,就只有她发抖的嗓音:“你是谁?说话。”

    没有人说话。

    口哨声从电话里传过来,断断续续地吹着那首英文歌的调儿,忽高忽低忽高忽低……

    身后响起脚步声,她猛然回头。

    “容历!”

    深睡中的萧荆禾挣了一下,容历刚要开口,张显承摇头,示意他不要中断,然后将音乐声调小,摆球哒哒哒地响着。

    她一直在梦呓,头上的汗越出越多。

    梦里的那场火也越烧越烈,冉冉火光里,有个高高瘦瘦的人影,那人背着光,手里拿了红酒杯,杯中红色的液体来回地晃。

    “Canyoufeelme?AsIbreathelifeintoyou……”

    曲调时有时无,那道人影转过身来,五官被黑色的头套罩住了,只有凹凸的痕迹,他放下酒杯,从黑色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双红色高跟鞋。

    “Inawhilemyflower,somewhereinadeserthaze……”

    口哨声和着英文歌的曲调,在夜里、火里、空荡里客厅里荡啊荡啊荡。

    戴着头套的男人手里提着高跟鞋,一步一步走向她,他蹲下,脱了她的白球鞋,换上了那双红色的高跟鞋。

    吹着口哨,他拿出了一瓶指甲油,抓着她的手,一根一根涂上大红的指甲油,英文歌的曲调宛转悠扬,不厌其烦地单曲循环。

    “Wantyoutounderstand,It’syouandItogether……”

    他涂抹指甲油的动作突然停下了,头套外露出的一双眼睛被火光染红:“你怎么不笑了,你不是笑得很开心吗?”

    他笑了。

    他摸摸她的头:“笑啊。”

    “你笑啊。”

    低头,他吹着她刚涂上指甲油的手指,自言自语,自己笑着:“我那么难过,你们怎么都还在笑。”

    “不要紧,死了就不会笑了。”

    “呵呵呵……”

    他把指甲油的盖子扔在地上,从背包里拿了一条毛巾在擦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擦,末了,把毛巾点燃,然后口哨声又响了……

    萧荆禾猛地睁开眼:“容历!”

    终于醒了,容历抱住她,拍拍她后背:“我在这呢,不怕了,都结束了。”

    她陷在恐惧里,还后知后觉,趴在他肩上,大口大口地呼吸了很久:“雨衣里面穿了外卖员的衣服,还有手上,这个地方,”她指着自己虎口的位置,“有一颗痣。”

    她是这个连环案第一个受害人,那是凶手第一次作案,尚不熟练,之后,凶手便戴了手套。

    只有她见过那个虎口的痣。

    旁边的蒋队问:“还有吗?”

    萧荆禾想了想:“我遇害的时候,那个人的声音还很年轻,应该到现在也不超过三十五岁。”

    蒋队记下了关键信息,问还有没有。

    她摇头。

    容历给她擦汗:“头疼不疼?”

    她说有一点。

    容历让她靠在肩上,给她按了会儿太阳穴,等她缓过来了,才喂了她一杯水:“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他还有点事问张显承。

    “嗯。”

    容历不放心,看向蒋队。

    “放心,我们警方的人会寸步不离地守着。”

    容历颔首:“麻烦了。”

    萧荆禾和蒋队先出去了,张显承才坐到位子上:“容先生有什么要咨询的吗?”

    容历摇头,拉了椅子坐下:“张医生,我的病例和档案还在吗?”

    张显承点头,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我们咨询室一般会保留十五年,你的还在。”

    他神色从容,并无情绪起伏:“我能看看?”

    “当然。”

    他和阿禾在大楚的故事,全部记录在册,包括那三件没有写进书里的事。

    心理治疗的档案绝对保密,除了容历本人和心理医生,按规矩来,不应该被第三个人知道。

    怪不得,林莺沉揣了十一年都没有说,因为太冒险,他若是信了,她赢,他若是不信,他可能会刨根究底,全部查出了。

    从张显承办公室出来后,容历给了霍常寻电话。

    “林莺沉的事,查完了吗?”

    “哪有那么快。”霍常寻说,“她资料很干净,韩青嫁进林家之前,应该清理过,要细查的话,得耗点时间。”

    容历让他暂时停手:“先帮我查查她和张显承的关系。”

    十点,容历和萧荆禾坐了警车离开了,还要去一趟警局做一份笔录。

    现在是十点十分。

    “Mystepintoeternity,Isnotwhatitmighthavebeen……”

    咨询室外面,电话铃声突然响了,几乎同时,拐角两头的人撞上了,一摞书掉得到处都是。

    “抱歉。”

    林莺沉道完歉,蹲下去捡书。

    对方说:“没关系。”

    男人声音很斯文,伸过来的一只手白皙修长,虎口有一颗豆子大小的痣,他帮着把书一本本拾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