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番外30:寻染来一波,燥起来吧

帝后番外30:寻染来一波,燥起来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霍常寻开了半个小时的车,才把药买回来,吃了一肚子的冷风,也憋了一肚子的火,想着回去一定要治治那个小祖宗,不然还不无法无天了,可回到家,看见她抱着膝盖窝在沙发里无精打采的样子,怎么都气不起来了。

    刚才他真是把她折腾狠了,她情绪很差,气色也不好,小脸很白,眼下倦意浓,哭过的眼睛红红的,生着气,也不会跟他闹,看着怪可怜。

    他把药扔在桌子上,去倒了杯水过来。

    纪菱染仔细看了说明书,剥了一颗药出来,像是不放心,又剥了一颗,就着水咽下去,药丸没有明胶裹着,她咽了几次才咽下去,喝一整杯水,喉咙里还是苦的。

    霍常寻的目光第三次落在她脸上:“苦?”

    还能忍受,她说:“不苦。”

    信她有鬼!

    他直接欺身过去,低头就含住了她的唇,舌尖钻进去,扫了一圈,皱眉退开:“苦死了。”

    不是说苦吗?

    他又倾身上前,手撑在桌面,隔着一张桌子吻她,把她嘴里的苦尝了个遍,然后果断起身,去冲了一杯蜂蜜水,边倒水,边懒懒扔了句:“不是给你的,我怕苦。”

    纪菱染:“……”

    她说什么了吗?

    霍常寻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泡个蜂蜜水,舀了不知道多少勺,他就喝了一口:“太甜。”端到桌子上,推给纪菱染,“你喝掉,别浪费了。”

    是他不喝的。

    才不是他伺候祖宗。

    纪菱染没说什么,端着喝了,嘴里的苦味是压下去了,可甜得发腻,舔了舔黏了嘴的蜜:“谢谢。”

    真他妈客气。

    霍常寻不太爽,可目光扫到桌上那两盒避孕药,心又软趴趴了,双腿朝前伸着,背靠椅子,抱着手,坐姿很不讲究:“刚刚是我不——”

    他霍二少打从出生起,就没跟女人道过谦,她是头一个,脸面都不要了,向她认怂,可道歉的话还没说完。

    纪菱染拿了手机转开头:“喂。”

    霍常寻:“……”

    他喉咙里堵了一口气,不上不下……他祖宗都没这么折磨过他。

    “Jarrett?”

    纪菱染起身,去阳台接了。

    她说的是英文,声音细细软软,霍常寻听不大清,心里跟猫抓了似的,把她喝剩的那小半杯蜂蜜水喝光了,随手倒了杯水,去阳台‘浇花’。

    纪菱染声音小,他断断续续听到几个单词,什么全额奖学金、什么预留名额之类的。

    她挂了电话,转身:“你干什么?”

    霍常寻把一杯水全部倒下去,吊儿郎当的调儿:“没看见?浇花。”

    她盯着那盆‘花’看了很久,露出了复杂的表情:“这是仙人球,浇这么多水,会烂掉。”

    “……”

    妈的,不就是一个球。

    霍常寻舔了舔牙:“烂掉了爷给你买一车。”

    纪菱染没说什么,把那盆仙人球放到太阳下,还想抢救一下。

    “谁打来的?”霍常寻问。

    “嗯?”

    “刚刚谁的电话?”是个男的,霍常寻觉得他有点燥了,想一脚踩爆这个快要烂掉的球。

    她说:“以前一起学古典乐的师哥。”

    Jarrett也是皇家音乐学院的学生,比她高了一届,两人拜在一个老师门下,她因为家里的事休学后,与他断了很久的联系,这次他打电话过来是问她要不要复学,说老实预留了名额,可以帮她申请全额奖学金。

    霍常寻的关注点就不一样了。

    带了哥字的称呼从她嘴里念出来,除了在他床上,他一律觉得刺耳:“以后叫人家名字。”

    她表情懵,没明白他的意思。

    他瞥了一眼晾在阳台的那张瑜伽垫子,突然笑了,笑得勾人又嚣张:“你有一个哥哥就行了,想叫我就让你在垫子上叫个够,别在外面瞎认哥。”

    “……”

    她脸红得快要滴血了,小声骂了他一句‘不要脸’,绕开,去了厨房。

    他从六点多折腾到了九点多,两人都没有吃饭,她下了素面,除了午餐肉什么都没加,不到十分钟就好了。

    纪菱染坐在桌子上,小口小口地进食。

    霍常寻坐在对面,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她给他盛,他敲了敲桌子:“我的呢?”

    她用勺子舀了一点汤喝:“我没有做你的。”

    “……”

    霍常寻咬了咬牙,很好,这祖宗敢跟他生气闹脾气了,还敢让他饿肚子了。

    他拉了椅子,拿了车钥匙就走了。

    十点,陆启东被霍常寻叫出来喝酒。

    “咚!”

    陆启东一进门,就瞧见霍常寻踢了一脚桌子,桌面上那个烟灰缸滚下来了。

    “干嘛呢!”他赶紧把烟灰缸捡起来,仔细瞧了一圈,轻轻放下,“这烟灰缸可镶了钻了?踹坏了你赔啊?”

    抽烟的人,可能会有收集打火机的习惯,陆启东呢,对打火机不挑,但他是个烟灰缸控。

    霍常寻懒骨头地窝着,直接补了一脚,给他踹碎了。

    陆启东:“……”

    MMP!

    他的高定限量版!

    好气哦,他忍着火气收拾他的‘最爱’的遗体:“谁惹你了?这么大火气。”

    霍常寻烦躁,没忍住,还是摸到烟点了一根,狠狠抽了一口:“家里那个不听话。”那祖宗老是惹他生气,偏偏还打不得骂不得,重话都说不得。

    陆启东笑了,眼里是明晃晃的幸灾乐祸:“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还有你霍二少搞不定的女人。”

    搁以前,都是女人哄着他,跟伺候祖宗一样。

    霍常寻冷了他一眼,在家憋了火,很冲很暴躁:“你懂什么。”

    “是是是,我不懂。”做兄弟的,这时候当然要可劲儿嘲笑了,“当初啊,也不知道是谁,说女人不能惯,买两个包哄哄就得了,再不听话,就晾着。”陆启东笑得欠揍,“哪能让女人爬到我们头上不是。”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他霍常寻的报应来了。

    霍常寻一脚过去:“不会说话你他妈就闭嘴。”

    陆启东一闪,跳到对面的真皮沙发上,倒了杯威士忌,也点了根烟,这才说了句人话:“舍不得晾着,那就哄呗。”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表面上那姑娘柔柔弱弱的,不过性子倔,不发脾气,也不吵不闹,但就是治得住霍常寻,她只要不说话,眼皮一耷拉,霍常寻就没办法,最后忍不住凑上去亲亲摸摸的还是他。

    霍常寻熟练地吐了一口烟圈,笑得优雅又痞:“老子再哄她,老子就是狗。”

    三杯酒下肚……

    霍常寻掐了烟,没忍住,拨了个电话过去,平时玩世不恭得很,这会儿语气竟跟赌气似的:“纪菱染,我喝多了,你过来接我。”

    陆启东:“……”

    这狗崽子!

    纪菱染声音温温软软:“我已经睡了。”

    霍常寻把玩着个打火机,往杯中冰块里又添了酒:“还生我气?”不就是浴室和阳台,他都没在户外。

    避孕和仙人球的事……

    他舔了舔后槽牙:行,算他不对。

    她低低的嗓音,糯糯的:“没有。”

    她是气自己。

    她应该是很不合格的情人,居然在意,居然计较。

    “不生气了行吗?以后不在阳台弄你了。”霍常寻先认错了,好声好气地哄着,“也不在浴缸,不逼你叫哥哥了,以后我都乖乖戴套,仙人球你要多少我都给你买。”

    陆启东:“……”

    他作为兄弟的都觉得这货就是个禽兽!

    纪菱染:“……”

    她一点都不想谈这个让她面红耳赤的话题:“你、你在哪?”

    霍常寻眉间聚了很久的阴翳散了:“偷闲居。”

    她到底是个心软的:“我过去接你,你别再喝酒了。”她听得出来,“也别抽烟。”他抽烟后,嗓音不太一样,她听得出来的。

    嗯,他的小祖宗还是心疼他的。

    霍常寻笑着放下了酒杯:“别开两个轮子的过来,你开车库里那辆红色的。”他车库里十几辆车,可她从来不碰,还天天骑着那个二手市场淘来的小绵羊,他琢磨着,回去再把这辆车划到她名下。

    要是她开不惯,他再给她买,多少都行。

    霍常寻挂了电话,心情好,把打火机扔个陆启东,说他不抽了,家里的祖宗管得严。

    陆启东呵呵了:“你不是说你再哄她你就是狗吗?”

    霍常寻一点都不觉得打脸,笑得痞:“狗怎么了?狗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