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29:林莺沉的身份,寻染狗粮走一波

帝后29:林莺沉的身份,寻染狗粮走一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韩青的车停在了大院外面,打了几次喇叭,林莺沉才晃过神,神不守舍地回了车里。

    她眼睛还是红的,韩青问:“容历跟你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

    他对她很戒备:“你是谁?”

    她说:“我是莺沉,乌尔那佳·莺沉。”

    容历一秒都没有迟疑,被扰乱了神色冷然得这样快:“你不是她。”

    他语气,很笃定,看她的眼神依旧没有半分温度。

    “你要怎样才会信我?”

    树影婆娑,落在他脸上,给他的五官打了一层阴影,看上去冷若冰霜,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只说:“如果你是,我就当乌尔那佳·莺沉死了。”

    她笑了,泪流了满面。

    “容历,你真的爱上她了。”

    他爱萧荆禾,所以,除了她,谁都不能是乌尔那佳·莺沉,他不认别人。

    他不再多言一句,转身走了。

    林莺沉坐在后座,垂头看着车窗外那满院的青松,有些倦了:“妈,我和容历的事你别管了。”

    韩青让司机回避,摇上了车窗,无关痛痒的口气:“换个人吧。”

    林莺沉看她:“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是聪明人。”韩青不跟她兜圈子,口吻强硬又公式化,“容历不行就换个人,霍常寻也好,陆启东也好,只要是大院里门前有五颗星的,谁都一样。”

    军区大院里,门前有五颗星的,左右才五六户,这些人,是帝都这座金字塔最上面的人。

    就算是林莺沉的继父,对他们也要弯一弯腰。

    她拧眉,固执地纠正韩青:“不一样。”

    韩青嗤笑了声,不以为然:“都是男人,有什么不一样?”

    她也笑:“韩青女士,你以为我是你吗?”

    韩青冷了脸:“张景华!”

    张景华。

    她都快忘了,她以前的名字。

    懒得同韩青争执,林莺沉言简意赅地表了态:“我只要容历。”

    “你要?”韩青嘲弄,“你要得起他吗?”那群公子哥里,就数容历孤高冷傲,美色对他没用,他从来不会多看女人一眼。

    林莺沉没有接这个话题,开了车门:“我晚上不回来了。”

    “又去他那里?”

    韩青很不满,脸上完全不掩饰她的厌恶。

    林莺沉没理会,下了车,拨了个电话:“爸,这几天别带女人回去,我过去住几天。”

    林莺沉的生父是一名心理医生,名气很大,模样也俊朗,什么都好,就是心太野,刚结婚那几年,韩青管得紧,可到底还是管不住他那颗浪子心,之后韩青就不抱希望了,比起嫁给爱情,她宁愿嫁给权势,所以,她离婚不到两个月就带着女儿嫁进了林家,在她看来,银行卡里的数字都比海誓山盟牢靠。

    傍晚,半边天被夕阳染红。

    “喂。”

    是容历打来的电话,霍常寻最近在戒烟,嘴里的戒烟糖被他咬得嘎嘣响。

    为什么戒烟?

    上周他非要跟纪菱染鸳鸯浴,她拒绝了,理由是不喜欢烟味。不喜欢烟味是吧,等他把烟戒了,非把她压在浴缸里弄个透透彻彻。

    扯远了。

    容历说:“帮我查个人。”

    霍常寻懒着,窝在沙发上,眼睛一直瞧厨房里那个忙里忙外的身影:“你自己干嘛不查?”

    容历惜字如金:“你闲,而且,歪门邪道你在行。”

    “……”

    艹!

    霍常寻竟无言以对了,行吧,自家兄弟,忍他了:“谁?”

    “林莺沉。”

    从容历嘴里听到这个名字,倒是稀罕事儿,林莺沉十几岁了才来林家,和大院里同龄的孩子玩得不怎么多,尤其是容历,更没有来往,他对所有女性、甚至包括母的动物,都会避嫌。

    霍常寻好奇了:“你不是跟她划清界限了吗?还查她做什么?”

    容历沉吟了会儿:“她说她是乌尔那佳·莺沉。”

    呵。

    怪不得呢,也叫莺沉。

    霍常寻对林莺沉了解不多,他一向不跟那种端着的女人玩:“那你觉得她是不是?”

    容历回答得干脆:“不是。”

    林莺沉那人性子傲,若是没有根据,断不会妄言,霍常寻合理假设了一下:“万一老天瞎了眼呢?”

    英姿飒爽的定西将军,隔了一世,面目全非了也不一定。

    容历思索后,道:“如果是她,那我也只能瞎掉眼,不认。”

    不过,没有这种如果。

    他确定。

    林莺沉要是他的阿禾,怎会等了十一年才开口,而且,林莺沉到林家之前,可不是这个名字。

    他开始是被她的话乱了思绪,冷静下来后,发现漏洞百出。

    霍常寻在那边笑他:“就认定萧荆禾了?非她不行了?”

    “嗯。”容历清了清嗓子,“我爱她。”

    “……”

    他成功地肉麻到了霍常寻。

    容历挂了电话,去了浴室,想抽烟,想到萧荆禾,还是罢了。

    她在房间里,也在打电话。

    “什么时候的事?”

    闻峥说:“两天前。”他还在车上,声音被车窗外的风吹得轻飘飘,“手法和以前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这次用指甲油在地上画了一个叉,像在挑衅警方。”

    这一次的案件,一死,十二伤。

    公安局和消防队压着消息,才没出新闻。

    “如果是这样,他作案的频率会越来越高。”萧荆禾想了想,不太放心,“我明天归队。”

    闻峥拒绝了:“你好好休假,保证安全先。”

    她还想争取,闻峥已经挂电话了。

    容历进来:“谁的电话?”

    “闻峥。”

    那个家伙啊。

    她一门心思都在抢险救援上,看不出来闻峥的心思,容历可看的出来,他不点破,坐过去,从后面抱她的腰,下巴搁她肩上:“阿禾,我不太希望你干涉这个案子。”

    他比较自私,只求她平安无事。

    萧荆禾转过身去,面向着他:“上次火灾的受害人遇害了,警察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凶手智商太高,还善于伪装,要找到证据抓他很难,这个连环杀人案只剩我一个幸存者了,我要是什么都不做,会有更多受害者。”

    他想说,别人遇不遇害,和他们没什么关系。

    “容历,”她也纠结,也挣扎,也怕危险,可是……她叹了声,“我不忍心。”

    心怀天下。

    这是定西将军的胸怀。

    容历抚了抚她眉间褶皱:“我知道了,我会帮你。”他低头,亲亲她额头,“阿禾,我爱你。”

    她愣了一下。

    怎么突然说这种甜言蜜语了,都不像他。

    他的唇从她额头往下流连,最后贴着她的唇,他又说了一遍,这次他喊她萧荆禾:“我爱你。”

    萧荆禾笑:“我知道了。”

    “我爱你。”

    林莺沉说得没错,他爱上她了,乌尔那佳·莺沉也好,萧荆禾也好,在他心里没有分别,都只有一个定义——他爱且要爱到死的人。

    萧荆禾凑到他耳边,回了他一句一样的话。

    “我爱你。”

    这三个字,是真肉麻,也是真让人心动。

    鄙视归鄙视,不过,霍常寻也是佩服容历的,能那么顺其自然地说他爱个女人,他自个儿可不行,他霍二少活了二十八岁,就没说过这么认怂的话。

    不过——

    嗯,他突然想听他家的小祖宗说了,走到厨房,靠着门:“染染。”

    纪菱染在切菜,没回头:“嗯?”

    霍常寻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咬着她耳朵问:“你爱我吗?”

    纪菱染手里的锅铲掉地上了。

    “……”

    这反应,真他妈让人不爽。

    霍大爷一不爽了,就也不会让别人爽,他捏着她的肩,让她转过身来,又问:“爱不爱我?”

    他目光烫人,纪菱染垂头躲开了:“菜、菜糊了。”

    霍常寻不管别的,非要她说:“爱不爱我?”

    她低着个头,不说话。

    霍常寻关了火,可还是觉得又躁又热,他用指腹蹭了一下唇,舔了舔,直接把人扛肩上了。

    突然失重,纪菱染被吓得不轻:“你干什么?”

    他顶了顶后槽牙,说:“你。”

    在这事儿上,霍常寻只看心情,兴致来了,地点时间都不管,爽了再说,纪菱染就刚好相反了,她脸皮薄,受过的教育也保守,她觉得这事儿只能晚上,在卧室的床上进行,而且,次数宜少不宜多,姿势更要循规蹈矩。

    不过,她哪里是霍常寻的对手。

    她推他:“还……还没吃饭。”脸烧得快滴血了。

    霍常寻一脚把浴室的门踢上,完全不讲道理:“老子现在只想吃你。”

    她挠了他两下,也没真用狠力。

    霍常寻把她放在洗手台上,抓着她两只乱动的‘小爪子’,扣到身后,一只手掀起她的衣服,低头用牙齿咬她。

    纪菱染骂他王八蛋。

    王八蛋笑,问在要不要试试浴缸。

    “……”

    她被他弄哭了。

    浴室里,霍常寻还故意磨她,声音沙哑,半是命令,半是引诱:“爱不爱我?”

    她咬着唇,把所有声音都吞下。

    霍常寻不满,更用力了:“说。”他扶着她的腰,身体压下,“说你爱我。”

    她也是个倔的,一声不吭。

    霍常寻拿她没办法,不给个痛快,缓缓地磨她,凑到她耳边哄:“染染,乖一点,说你爱我。”

    又是乖一点。

    他对每个女人都这样哄吗?

    她眼睛红了,抱住他的脖子,咬在他肩上。

    “不说是吧?”

    他有的是磨人的法子,把她的腿盘在腰上,抱着湿漉漉的她就往浴室外走。

    “不要!”纪菱染吓得抱紧了他,身体本能地绷紧,她整个身子都滚烫的,他也一样,肌肤贴着,湿哒哒的,不知是汗还是浴缸里的水,“不要去阳台。”

    霍常寻托着她的腿,把她往自己身上用力按了按:“还有力气,看来我弄得轻了。”

    不管她的推拒,他把她放在了阳台的瑜伽垫上。

    其实玻璃是单向可视的,不过纪菱染不知道,霍常寻故意不告诉她,果然,她很紧张,紧紧抱着他,一下都不敢松手。

    霍常寻就喜欢她这样,兴致更好了。

    纪菱染就不是那么好了,哭得声儿都哑了。

    “霍常寻。”

    “霍常寻。”

    “……”

    她一直叫他的名字。

    霍常寻恶趣味来了,哄着她改口:“叫哥哥。”

    平时欢好时他就这样,怎么羞人,怎么来,纪菱染叫不出口,他就弄得更狠,每次都这样,而且,每次到了最后,都是她投降。

    她把头埋在他胸口,一开口,声音都是抖的,断断续续的:“哥……哥哥……”

    真乖。

    霍常寻心都熨帖了,手指缠着她耳边的一缕头发:“染染,说你爱我。”

    她迷迷糊糊,全依着他:“我爱你。”

    霍常寻笑,抱着她换了个姿势,自己躺到了瑜伽垫上:“再说一次。”

    “我爱你。”

    她说了,可他说话不算话,折腾她更狠了。

    阳台外,已经没有夕阳了,路灯的光昏黄。

    “你,”纪菱染突然清醒,“你没戴那个!”

    霍常寻按着她的腰,不让她躲,额头的汗顺着轮廓滴在她身上:“染染,给我生个孩子好不好?”

    “不好!”

    她想也不想,用力推他,可来不及了……

    结束后,九点半。

    他们都很累,没吃晚饭,霍常寻刚睡着,纪菱染就掀开了被子。

    他没睁眼,怀里一空,纯粹是条件反射,就把她捞回去了:“去哪?”把人摁回怀里,“再睡会儿。”

    她声音还是哑的,刚刚哭过,眼睛也红红的:“我去买药。”

    霍常寻瞌睡一下子就醒了,睁开眼,凶得很:“纪菱染,你再说这种话,我就把你扛到阳台,再弄你一次。”

    她不说话,推开他的手,起身去买药。

    霍常寻气得坐起来:“你——”

    她低着头,在穿衣服:“我不想生孩子。”

    他只包了她三个月,十月怀胎后,她的孩子就是私生子。

    她不想生。

    霍常寻心口又被她塞了一块石头,堵得难受,想骂她,没舍得:“行了,回来躺着,我去。”

    看他对她多好,除了她,哪个女人能怀他的种。

    还不给他生!

    气死了!

    算了吧,她也还小,自己养的小祖宗,能怎么办,只能惯着她,以后再找机会生小小祖宗。

    ------题外话------

    **

    请叫我顾纯情!

    霍常寻混账太久了,刚懂什么是爱情,还不知道怎么爱别人,他连正式交往这种话都没说过,我要是染染,这么搞,早一脚踹过去了!

    大寻子,你这个大猪蹄子!渣男!渣男!

    可为什么我会对这个渣男这么心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