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2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萧荆禾往后退了一步,靠着鞋柜,稍稍仰着下巴看他:“容历,你把衣服脱了。”

    容历愣住了。

    许久,他不太确定地问:“现在就脱?”

    她不假思索:“嗯,部都脱了。”

    他只迟疑了一会儿,便开始解衬衫的纽扣,眼里都是疑虑,只是她的话,她的要求,他都会照做。

    衬衫扔在地上,他看了她一眼,见她不说话,他继续,解皮带。

    “这里原先纹了什么?”她突然用指腹点了一下他心口。

    那个地方,有一层很淡的痕,结痂应该脱了没多久,有浅浅的印。

    他说:“没什么特别的。”

    他微微敛了眸,这遮住了眼底的情绪。

    萧荆禾沉默。

    “阿禾。”容历喊了她一声。

    她还盯着他心口那个洗掉的纹身:“是林莺沉的名字?”她抬头,看见了容历满眼的慌张。

    “谁告诉你的?”

    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否认。

    她指腹贴上去,摩挲着上面的纹路,能确定了:“是莺沉两个字。”

    容历慌神了:“阿禾——”

    “你为什么纹她的名字?”她看着他的眼睛,再问了一遍,“为什么纹林莺沉的名字。”

    他神色有些急了:“不是她,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如果不是她,”

    不是那个莺沉的话。

    她很固执,要一个确切的答案:“是定西将军吗?”

    容历凝眸,沉吟了许久,点头:“嗯,定西将军,乌尔那佳·莺沉。”

    林莺沉说的对,她或许真的一点也不了解他,甚至被爱情冲昏了头,居然忘了,从一开始,他就拿她当定西将军。

    “容历,你还出不了戏吗?”

    林莺沉说,他甚至为此看过心理医生。

    “你是不是,”她咬字很重,字字都问得艰涩,“把我当成她了?”

    他沉默着。

    何凉青以前同她说过,欢喜一个人的同时,把天堂、地狱的选择也都给出去了,那个另你折腰的人,也能折了你的命。

    心像抽了一下,疼过之后,开始下坠,她看着他,眼睛红了:“容历,我不喜欢当别人的替身。”

    “阿禾——”

    她打断他:“你是在叫我,还是叫乌尔那佳·莺沉?”

    他第一次见她,那时候,他甚至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便唤她阿禾。

    容历回答不了。

    她转身开门。

    他抓住了她,语气很急,很慌:“都是你。”他一字一字,说得艰难,像哽住了喉,“莺沉是你,阿禾也是你。”

    她回头,目光撞进他的眼睛里。

    “你以前问过我,《帝后》有没有原型。”

    当时他骗了她,说没有。

    “阿禾,”他抓着她的手,走到她面前,“我是容历,炎泓帝容历。”

    她愣了。

    容历说得慢,一字一句如鲠在喉:“大楚没有载入史册,可是我部都记得。”

    “崇宗三十年初春,历亲王容历被定西将军打下了马。”

    “崇宗三十年八月,历亲王容历选妃,定西将军点兵出征。”

    “崇宗三十一年春,历亲王容历登基。”

    “炎泓元年,芍关败北,帝亲征。”

    “炎泓五年,定西将军破敌三十万,收复江北三洲,”

    “炎泓七年,西凉联盟燕国,兵临尧关,定西将军殁。”

    都隔世了,怎还如昨昔,一桩一桩,历历在目。

    他停顿了很久:“炎泓十五年,炎泓帝统三国,次月冬至,帝崩,与定西将军合葬长眠山。”

    萧荆禾看过很多遍《帝后》,这些内容,她部都熟记,只是由他说出来,突然觉得陌生了。

    “我不是天才,也不早慧,”他喊她阿禾,说,“我是带着记忆来到这一世的。”

    她已经不能思考,混混沌沌。

    容历的目光一直锁着她,一丝一毫都不容退避:“阿禾,你信不信前世今生。”

    她迟疑了:“不信。”

    她是无神论者,不相信神明,人活一世,死后,就只剩一堆白骨,一?g黄土,她不信来生,不信转世。

    “那你信我吗?”容历又问。

    这次,她回得毫不犹豫:“信。”

    不信神明,她信他。

    “前面的都可以不信,你就信这一句,”他抓着她的手,手心已经出汗了,这一句,他说得郑重,“阿禾,你是因我而死,我是为你而生。”

    他眼神很坚定,没有一丝犹疑。

    萧荆禾沉默了良久,不问缘由,她只问了一句:“我是定西将军?”

    容历毫不犹豫:“你是。”

    她再问:“我是她?”

    “是。”

    他回答得坚决。

    “为什么觉得我就是她?”她没等容历的回答,因为慌了,也怕了,“我见过定西将军的画像,我和她一点也不像,你为什么笃定我是她?”

    他答不出来。

    他一见到她,就知道是她,像刻在灵魂里的一种本能。

    “如果不是呢?如果你认错了呢?”前世太远,虚无缥缈,比起他是不是炎泓帝容历,她更在乎他是不是只把她当定西将军。

    容历否认地很快,干脆得很:“没有如果,你就是她。”

    没有一点切实的根据,她怎么可能不怕,她已经理智不了,满脑子胡思乱想:“若是有一天,你看见一个更像定西将军的人,会不会觉得她才是?会不会——”

    他怕她有一天,突然不要她了。

    “不会。”他上前,抱她,“阿禾,不会有别人了。”

    她从他怀里退出来,仰头看他,眼里是从未有过的慌乱:“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要知道你的态度。”

    她不想不明不白,因为是容历,因为太喜欢了,就接受不了一点点的不确定。

    “如果你的坚持是错的,如果你真的认错了,你打算拿我怎么办?”她哽咽了一下,“你还会要我吗?”

    后面的,她不敢想了。

    他还是毅然决然:“不会有这种如果,万分之一的可能都没有。”

    “我不管,容历,我一定要个答案,你爱萧荆禾吗?撇开定西将军这层关系,你爱不爱萧荆禾这个人?”她没有等他回答,“不要太快回答我,也不要骗我。”

    她最在乎的,不是她是谁,也不是他是谁,她最在乎她是他的谁。

    容历没有立刻回答她,看了她很久很久,伸手抚着她的脸:“我——”

    她没等,踮脚吻了他。

    她怕了,听都不敢听了,发了狠地吻他,带着他的手,放在了她领口:“上次买的避孕套放在了哪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