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26:容历,把衣服脱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脱口而出:“浴室,我选浴室!”

    “哦,”他语气耐人寻味得紧,“原来染染喜欢浴室。”

    “不是——”

    她急于否认,可手才刚一拿开,他就亲上去了,温热的舌尖缠上来:“乖宝,闭上眼睛。”

    这个人……

    真的太坏了!

    纪菱染闭上了眼睛。

    到底顾及了几分,霍常寻没有太过火,接了个规规矩矩的吻,手都没乱动一下,纪菱染就没那么高道行了,羞得连换气都不会。

    手机响,霍常寻看了一眼:“我出去接个电话。”房间里温度有些低,他把外套脱下来,盖在纪菱染腿上,“你乖一点,不准喝酒。”

    她晕晕乎乎地点了头。

    霍常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才起身出去。

    刚巧,容历到了。

    “容小六!”

    陆启东有点喝高了,站在椅子上吆喝起来:“你迟到了一个半小时了,罚酒罚酒!”

    容历牵着萧荆禾进去,倒了三杯酒,慢条斯理地喝了。

    陆大寿星公还不消停:“还有礼物,我的礼物呢?”

    容历揽着女朋友入座,抬了抬眸子,不冷不淡地道:“你不是和我绝交了吗?还要送礼?”

    “……”

    有种!

    陆启东一脸惆怅:“我的青春喂了狗了啊!”感叹完,他拿了个酒瓶子,唱起了分手快乐,唱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痛彻心扉。

    容历笑骂了句,扔了张支票在桌上:“别嚎了,耳朵疼。”

    陆启东捡起来,看了一眼金额:“是,爸爸!”

    萧荆禾:“……”

    容历给她拿了一碟甜品:“他喝了酒就这样。”

    陆启东打小就是个人来疯的性子,喝了酒更解放天性。

    这会儿她已经有些饿了,尝了一口,味道不错,舀了一勺喂给容历:“你呢?”

    “嗯?”

    他尝了尝,嗯,太甜。

    “你喝醉了会耍酒疯吗?”她还没见过他醉酒的样子。

    陆启东把两人的对话听了去,顺嘴就回了:“容历喝醉了就哭,哭着喊莺——”

    容历沉了沉声:“陆启东,”

    陆启东眼皮一抖。

    “你有完没完?”

    他酒一下子全醒了。

    不是他夸张,是容历打小就有种帝王气,他小时候连他爷爷的棍子都不怕,就怵容历。

    真的,容历是帝王攻,除了叫·床的时候,都很攻气。

    他挠挠头,装模作样:“诶?蛋糕怎么还没送来?”说着就溜了。

    真他妈险,差点祸从口出。

    陆启东出了包厢,深呼了口气,抬头就看见霍常寻……和他的……前任,姑且叫做前任吧。他挪过去,没别的意思,就想看看霍渣男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渣。

    霍常寻那个前任陆启东就见过几次,只知道是个小明星,长相嘛,很妖艳贱货,霍常寻的口味一向如此。

    小美人正泫然欲泣,汪汪泪眼里全是对霍常寻的不舍与迷恋:“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霍常寻没什么耐心,一直在看手表:“没有。”

    小美人眼泪都滚下来了:“那是为什么?”

    “腻了。”

    陆启东:渣男!二十四K纯渣!

    “你,”小美人梨花带雨,情深脉脉地凝望,几度哽咽,“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是一点点。”

    陆启东一直都搞不懂女人。

    霍常寻虽然渣吧,但他还是个人,他从来不骗女人,说跟你玩就玩,绝对纯玩,绝对不走心,一举一动他都会告诉人家,他不走心。

    可那些女人们,还愿意跟他玩,结束了,就很不舍,哭一哭,但一个都不闹,更见鬼的是,没一个说霍常寻坏话的,还都对他余情未了,维护的不行。

    陆启东印象很深刻,有次晚会,几个孙子在背后编排霍常寻,然后就被他以前的两个女伴合力用酒泼回去了。

    你说见鬼不见鬼?

    霍常寻的回答是:“乖一点,你开个价,我们好聚好散。”

    乖一点……

    他也总是这样哄她。

    纪菱染几乎落荒而逃,将迎面走来的侍应撞了个满怀,一托盘的酒全部泼在了她脚上。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没事。”纪菱染没有管脚下的狼藉,大步地离开。

    隔得不远,霍常寻听到了她的声音。

    他喊住她:“染染。”

    她停下。

    他顾不上别人,跑过去抓住了她的手,语气带着不确定的小心翼翼:“你听到了?”

    她点头:“嗯。”

    都听到了,虽然她不知道来龙去脉,可也能猜得八九不离十。

    霍常寻怔了片刻,还是头一回这样慌乱,一点底气都没有,竟结巴了一下:“她、她是之前的女伴,和你在一起之前我就和她断了。”

    是女伴,连女朋友都称不上。

    “我知道了。”她没说什么,抿着的唇有点发白。

    她是个闷不吭声的性子,又倔。

    霍常寻拿她没办法,说不得重话,只能说软话:“你别生气,都是以前的事,我以后不会了。”他好声好气地哄人,“别生气,嗯?”

    纪菱染没作声。

    因为她不知道她有没有资格生气,也不知道心口那种空落落的感觉是不是生气。

    本来怕她生气,可她真不吵不闹了,霍常寻又觉得心头发堵:“我以前的事,你一点都不介意?”

    她居然闹都不闹一下。

    纪菱染看着他,秀气的眉越拧越紧。

    她拿了他的钱,还可以介意吗?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包养的关系里,哪些事可以做,哪些事不可以做,也没有告诉过她,她以后的结局是不是会和那个女孩一样,三个月期满,一张支票,好聚好散。

    她只知道,他喜欢乖巧的女人。

    她就回答:“我不介意。”

    霍常寻被气笑了:“纪菱染,你还真他妈是颗捂不热的石头。”

    她一句都不回嘴,本来就不会骂人,更没办法骂他,她欠他的四十万才攒了七千多。

    他耐心没了:“说话。”

    陆启东见势不妙,赶紧过去:“多大点事儿,怎么还吵上了?”

    那个女孩子也过来了,还在哭。

    纪菱染见不得她哭,很不好受,推开了霍常寻的手,先回了包厢。她一走,霍常寻整个脸都黑了。

    陆启东推了他一把:“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哄你祖宗。”

    霍常寻双手插兜,没动:“你见过我哄女人。”

    “见过。”

    陆启东张嘴就来,妥妥的戏霸,学着霍常寻刚才哄人的语气:“你别生气,都是以前的事,我以后不会了,别生气,嗯?”

    女孩听了,哭得更狠了。

    霍常寻从来不哄人的,都是别人哄着他。

    他舔了舔牙:“老子再哄她,我就是你孙子。”他把人当祖宗供,可她居然醋都不吃一口,凭什么还要他去哄。

    不到五分钟——

    霍常寻把嘴里叼着的烟放下,喝了一整杯烈酒,抽了两张纸,蹲下给纪菱染擦脚踝:“行了,别跟我闹了。”他扯了条毛毯盖她脚上,又拿了一杯酒,“我给你买古筝行不行?你不是喜欢吗?我给你买十把。”

    她抿了抿唇。

    “你别喝酒。”她说,“也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

    霍常寻把酒杯放下,捻灭了烟:“好,都听你的。”

    刚才说谁的,再哄就是孙子?

    陆启东:真香啊,孙子!

    生日宴已经过半,林莺沉才过来,正好被从洗手间回来的齐丛遇上:“你怎么现在才来?”

    齐丛是齐小三的妹妹,和林莺沉是同学,两人素来交好,无话不谈。

    林莺沉手里拎了个袋子:“有点事。”

    “大家都到了,就差你了。”齐丛拉着她进去。

    她摇头,把手里的纸袋子递给齐丛:“我就不进去了,你帮我把礼物给东子。”

    “怎么了?”

    她没说。

    齐丛也猜到一点了,试探性地问:“是不是容历他?”

    容历其实跟大院里的二代三代聚得不多,关系也不亲不疏,若不是霍常寻和陆启东组局,他一般不露面,可最近,似乎只要是霍常寻和陆启东邀人,都没有叫过林莺沉。

    她苦笑:“他不太想见我。”

    就是说,是容历的意思。

    齐丛为好友抱不平了:“他怎么这样,怎么说大家都这么多年朋友,至于为了个女人弄得这么难看吗?”

    林莺沉失笑,有些无奈。

    齐丛跟容历不是很熟络,但容历的名字一直被大院里的长辈挂在嘴边,她哥那伙人也是,最上再怎么说人家老古董,实际上还是要贴过去。

    齐丛从齐小三那里听了不少容历的事情:“你们到底怎么回事?我听我哥说,容历都在身上纹了你的名字——”

    没等她说完,林莺沉打断了她:“这件事不可以乱说。”

    齐丛努努嘴,没再说了。

    林莺沉把袋子给她:“你帮我给寿星公,我还有事,先走了。”交代完,她转身,看见了萧荆禾。

    对方像没看见她似的,目光掠过她。

    擦肩时,林莺沉突然开了口:“帝后那个剧本是容历年少时的作品。”她停顿了一下,“完稿之后,他看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医生。”

    萧荆禾停了脚。

    林莺沉侧首看她:“这些他有没有告诉过你?”

    她敛眸,抿了一下唇。

    林莺沉笃定了:“看你的表情应该没有。”她笑了,又收了笑,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里藏着不易察觉的嘲讽,“你还真是一点都不了解他。”

    萧荆禾吹了一下遮住了眼的刘海,转过头去:“你想说你很了解他?”

    林莺沉不置可否。

    萧荆禾手插在兜里,目光三分薄凉里盛了七分冷:“有什么用,他还是不喜欢你。”

    她没再说别的,推了门进包厢,喊了一声容历。

    容历见她回来,起身去牵她的手。

    晚上十点,回到家,刚关上门,她站定不动了。

    容历开玄关的灯,接着光看她的眼睛:“怎么了?不开心?”她一路都没怎么说话。

    萧荆禾往后退了一步,靠着鞋柜,稍稍仰着下巴看他:“容历,你把衣服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