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24:容历护妻,阿禾拿下萧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萧老太太傻住了,冰冰凉凉的液体从脑门淌下来。

    “你、你、你——”

    ‘你’了半天,她气得说不出话来,梗着脖子指着萧荆禾。

    她推开她的手:“你再惹我一下试试。”

    一般来说,她是能忍则忍的,因为怕麻烦,但若是忍无可忍了,她也不怕惹麻烦。

    老太太气得脸红脖子粗,抬起手里的拐杖,还没打下去就被人截住了,回头,是一张年轻的脸。

    容历将拐杖推开,用了几分力道:“怎么回事?”

    他一来,她便收起了方才的那一身刺,语气里带了委屈:“容历,他们欺负我。”

    她不记得多少年没有告过状,因为没有可以庇护她的人,受了委屈,咬咬牙就过了,现在她有他了,被他惯的任性了很多,不想一个人扛了。

    容历脱了外套,给她披上,目光在她露出委屈之后就冷了彻底:“宁也,报警。”

    宁也被何凉青搀着下了病床,拿了手机报警。

    萧老太太一听,气得跳脚:“这是我们萧家的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她还气不过,在那骂骂咧咧,泼辣得厉害,几十米开外都听得到骂声,那阵势,堪比医闹。

    吴院长闻声过来了:“怎么回事?”走近了,他才看见容历,赶忙上前,“容少。”

    萧老太太见护士医生过来了不少,变本加厉地破口大骂,根本没个消停,吴院长也听了个七七八八,七老八十了,这嗓门还真是!吴院长掏了掏耳朵,说实在的,他没见过这么刁的老太婆。

    揍又不能揍。

    容历目光凝了霜般:“把这两个人送去精神科。”

    吴院长心想,这是个好法子,招了两个个儿高的男医生过来。

    老太太立马火冒三丈了:“你们敢!我儿子可是萧氏地产的董事长,你们要是碰我一下,我就让我儿子把你们医院搞破产!”

    吴院长呵呵了:“病得不轻,赶紧拖去精神科。”

    “……”

    老太太两眼一翻,晕过去了,赵月莹什么也不说,就掉眼泪,将受害人的形象塑造到底。

    医院的人赶紧把人拖走。

    萧荆禾里面的衣服穿得薄,容历把她往怀里带:“医院有休息室吗?”

    没有也得有啊。

    吴院长在前面领路:“我带您过去。”

    容历的大姐夫是医院最大的股东,医院专门给他备了一间带休息室的办公室,正好派上用场了。

    到了休息室,容历打了个电话给容棠。

    “帮我送一套衣服到医院来。”

    医院?容棠问:“给谁穿的?”

    容历把休息室里的空调调高了几度:“我女朋友。”

    卧槽!

    “五弟啊。”

    容棠语重心长:“我知道你第一次谈恋爱,也没什么经验,但是这个度还是要把握好,毕竟医院那种地方……”

    她都羞耻得说不下去了,老脸一红:“那种事,还是要挑场合。”

    容历:“……”

    他五位姐姐里,容棠是最敢说的。

    他挂了电话,碰了碰萧荆禾的脸,有些凉,去休息室里拿了一条薄毯:“衣服还要一会儿才送过来,湿衣服穿着不舒服,要不要先脱了?”

    沙发是真皮的,她领口都湿了,冷嗖嗖的:“门锁好了吗?”

    “嗯。”

    她把毯子披上:“你转过去。”

    容历笑了笑,听话地转了身。

    她躲在毯子里,把衣服脱了,然后裹着自己:“可以了。”

    容历没转身,去倒了一杯热水过来:“阿禾。”

    他蹲在她面前。

    “嗯。”

    他仰着头看她:“我不可以看吗?”

    她喝了一口水,把杯子放下:“你想看?”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想。”

    她想了想,攥着毯子的手松开了。

    毛毯才刚滑到她肩头,容历就按住了,黑色的毛绒毯,衬得她皮肤很白,他把毯子拉上去一点,遮住她平直的锁骨:“逗你的。”

    容棠说的也有几分理,场合不对。

    他把她连人带被抱进怀里:“下午跟我去一趟萧氏。”

    她抬头看他:“去做什么?”

    “去给萧氏换换天。”

    她懂了。

    这时候,吴院长的电话过来了:“容少,公安局的人已经过来了,您看?”

    萧老太太泼人在先,公共场合下辱骂在后,要给点教训不难。

    容历看萧荆禾,问她的意思。

    她思忖着:“关几天吧。”不关着,只怕还要来闹。

    容历都依着她,挂了电话,问她:“禁吓吗?”

    “萧家的老太太?”

    “嗯。”

    想想方才叉腰骂人几分钟都不喘气的老太太,萧荆禾就事论事:“她心脏挺好。”她眼里晕了点笑,“你要干嘛?”

    “吓吓她,得让她怕了你,以后才不会来找麻烦。”

    一把年纪的老太太,又打不得,可这气也不能白受,总要给点教训。

    萧荆禾没说什么,往容历怀里钻,就想亲亲他,他是很喜欢她主动的,低头压过去,张嘴让她亲。

    把他脸亲红了,呼吸乱了,她才挪开他的唇,亲他的下巴,最后是脖子,张嘴,吮了一下他的喉结。

    容历吞咽了一下:“阿禾,”嗓子哑了,“别亲那里。”

    她笑得像只天不怕地不怕的狐狸,狡猾不听话的样子,偏偏又伸出舌尖,舔了一下:“不喜欢?”

    他喉结滚了一下:“你明知故问。”

    他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带着她的手,往下按了一下。

    她手也不躲,窝在他怀里,笑得肆无忌惮。

    接到萧长山电话时,萧荆禾和容历正在去萧氏的路上。

    “是你让人拘留了你奶奶?”

    萧长山似乎是来问罪的。

    她事不关己似的,应了句:“嗯。”

    电话那边已经开吼了:“大逆不道的东西,那是你奶奶!”

    萧荆禾把手机拿远一点,还是没什么表情:“她让我外公接走我这个麻烦的时候,我母亲头七都还没过。”

    她是大逆不道,可那老太太又何曾拿她当过孙女。

    萧长山理亏,语气缓和了几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你亲人。”

    又打亲情牌呢。

    萧荆禾没作声,抓着容历一只手在玩。

    萧长山越说越‘慈父’了:“以前是我忽视你了,可你终归是我亲生的女儿,以后萧氏也有你一份,那百分之五的股份,你留着也没用——”

    她突然打断了:“谁说没用?”

    萧长山一噎。

    到底是老奸巨猾的商人,鼻子灵,已经嗅到不对劲了。

    他紧张了:“你、你什么意思?”

    萧荆禾从容不迫地回答:“字面意思。”

    “阿禾,手机给我。”

    萧长山还在说什么,她没听,把手机给了容历。

    他一只手开车,只说了一句话:“路上有点堵车,股东大会推迟十分钟。”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前面红绿灯路口,堵住了。

    萧长山又打过来,她直接把他的号码拖进了黑名单,扭头看容历:“要是萧氏被我搞垮了怎么办?”

    “不会垮,我会帮你。”容历神色淡然,“就算真垮了也没关系,赔得起。”

    她笑。

    有他在,真好呀。

    到了萧氏,李秩盛已经在电梯口等了,见人来了,松了一口气。

    “容总。”

    容历牵着萧荆禾过去:“转让办好了吗?”

    李秩盛按了电梯:“已经办好了。”他把材料递给容历过目。

    容历翻了几页,给了身边的人。

    她平时高跟鞋穿得不多,不太适应,把身体的重量靠在他身上,看了一眼电梯上跳动的楼层数:“我待会儿要说什么?”

    电梯停在了二十八楼。

    容历理了理她耳边的发:“都随你。”

    电梯门开。

    “容总。”

    外面站了四五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像是等候多时了,萧荆禾只认得一个,是LH的高管。

    容历点点头,牵了她出去。

    会议室门外,萧氏总裁办的秘书守着,见是容历来了,犹豫了片刻,开了门。

    咔哒一声。

    会议室里二十几双眼睛都看过来。

    容历站在门口,一只手揽着萧荆禾的腰,一只手整了一下领带:“不是让你们推迟十分钟吗?”

    他的正装外套在医院沾了生理盐水,扔在了车上,只有衬衫领带,不算正式,多了几分随性懒散。

    会议室里,除了萧长山,所有股东都站起来了,看向容历,也看向容历怀里的人。

    “容总您怎么过来了?”

    问话的是萧氏通讯的负责人,钱董。

    容历不紧不慢地走进去:“你们萧董事长还没跟你们说?”

    在座二十几位董事成员面面相觑,只听见容历气定神闲的话。

    “萧氏已经换主了。”

    所有人愣住。

    萧长山猛地从最前面的座位上站起来:“容历!”他目光灼热,盯着萧荆禾,全是防备,“你带她来做什么?”

    容历没说,揽着女朋友走到会议长桌的最前面,把萧长山坐的那把椅子拉出来,按着他女朋友的肩让她坐下。

    他旁若无人地问:“渴不渴?”

    “嗯。”

    她自始至终都没看萧长山,目光随着容历,乖巧又顺从的样子。

    容历看了一眼门口的秘书:“倒一杯温水过来。”目光这才转向萧长山,回答了他的问题,“我带她来坐你的位置。”

    萧长山脸色瞬间变了。

    在座的股东成员们都一头雾水,其中一位问道:“容总,您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容历接过秘书端来的水,试了试杯口的温度,才端给女朋友喝,漫不经心似的,发了问:“我给你们萧氏通讯投了六个亿,都知道?”

    这事都上财经新闻了,能不知道?

    众人纷纷点头。

    容历靠着萧荆禾的转椅,目光似有若无地扫了一眼:“那六个亿,是我以个人名义投的钱。”

    就是说,容历现在是萧氏的第二大股东。

    股东们有点懵了,还是不知道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容历不疾不徐,娓娓道来:“包括萧长山转让的股份,我个人持股有百分之四十六。”

    顿时,全体哗然。

    容历居然在暗中收购萧氏的股份!

    “容总,”钱董站起来,“您、您要控股吗?”

    不等容历说话。

    萧长山一掌拍在桌子上:“妄想!”他面红耳赤,不知是气的,还是急的,死死瞪着容历,“我才是第一大股东,萧氏地产还姓萧,你凭什么来控股!”

    凭什么?

    说实话,凭LH的财力和手段,是个萧氏都不够看,何必用得着容历亲自过来。

    他还是那般老神在在的样子,泰然自若地回了萧长山的质问:“萧是地产的确姓萧,不过,是萧荆禾的萧。”

    萧长山简直难以置信。

    容历抬了抬眸。

    LH法务部的陈律师上前,在各位董事面前均放了一份公证材料。

    “我已经将我名下所有股份都转让给了我女朋友,她持股已经过半,以后,”容历顿了一下,尾音往上提了三分,“萧氏董事长的位置由她来坐。”

    容历百分之四十六的股份,再加上萧荆禾的百分之五,过半了,可以绝对控股。

    坐在左边第一位的男人倏地站起来,反对:“那怎么行?!”

    容历睨了他一眼,目光淡淡的,手放在萧荆禾肩上,把玩着她一缕发:“你说说,怎么不行?”

    那位股东有些怵容历,结巴:“她、她只是个消防员。”这个股东是萧长山的朋友,也是创业伙伴,他认得萧荆禾,也知道她的职业。

    他持反对意见之后,陆续有好几位股东成员都跟着附议,理由无非就是说萧荆禾没有管理经验,就算股份最多,这么大一家公司也不能乱来。

    容历靠着桌子,弯了弯腰:“阿禾,你要不要聘用我当你的长期顾问?”

    她同他一样,处之泰然,点了点头:“嗯。”

    议论纷纷的股东们安静下来了。

    怎么忘了,这位突然杀出来的新董事长,是容历一手捧上来的,LH就是她的靠山。

    容历抬头,敲了敲桌子,目光扫向众人:“现在还有问题?”他再问了一遍,“还有没有异议。”

    异议?

    敢有吗?皇弟虽然是萧家的大女儿,可摄政王可是容历!

    所有人都自觉闭嘴了,没办法,只能明哲保身。

    “没问题的话,”容历把女朋友肩头那缕发给她别好,面相股东们,气场冷冽,语气听似随意,“向新董事长问好吧。”

    ------题外话------

    **

    国家又欠我一个容历!之前还欠一个时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