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22:你要不要把我捡回去养,会暖床哦

帝后22:你要不要把我捡回去养,会暖床哦

        五月的傍晚,已经有些燥热了。

        衣衫褴褛的老人家驼背得严重,吃力地弯下腰,在半人高的垃圾桶里翻找,后退时,绊到了放在身后的蛇皮袋,一袋子的塑料瓶滚落得到处都是。

        老人年迈,动作有些迟缓,转过身去一个一个捡起来,伸出去的手瘦骨嶙峋,有些脏污,布满了老年斑。

        这时,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也伸了过去,虎口处有颗痣,手的主人动作很慢,很斯文,将那散落在路边的塑料瓶拾回老人家的袋子里。

        老人家抬头,笑笑:“谢谢啊。”

        是个斯文儒雅的男人,很年轻,戴着眼镜,穿了正装,手里拿着一本书,他将塑料瓶子都装好后,替老人家提到了一边:“我住的地方还有一些,但不是很多,您要吗?”

        真是懂礼貌的年轻人。

        老人家连点头:“要的要的。”

        他笑得温和有礼:“那您等我一下。”

        “好的。”

        萧荆禾脚步放慢了些,目光落在了马路对面。

        容历顺着她的视线瞧过去:“认识?”

        她点头:“是邻居。”

        他便又看了一眼。

        “他人很好相处,人缘特别好。”江裴搬来这里的时间不长,不论是之前的老住户,还是保安与物业人员,对他的评价都很高,都夸他斯文有礼,还乐于助人,对人几乎有求必应。

        说话间,江裴已经走过来了,语气很随和,同萧荆禾打招呼:“萧小姐。”

        萧荆禾听何凉青说,江裴的书大卖,今天有签售会,便礼貌性地问了句:“签售会还顺利吗?”

        “嗯,很顺利。”江裴看向容历,“男朋友吗?”

        萧荆禾点了点头。

        “你好。”江裴上前,隔着礼貌的距离,伸出手,“我是江裴。”

        容历伸手,握住了几秒,松开:“容历。”

        没有刻意攀谈,江裴走在前面,脚步不疾不徐,始终隔着适宜的距离,他问得随意:“听何医生说你住院了,身体没事了吗?”

        “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

        进了电梯后,便没有再交谈了。

        等江裴进了对面的公寓,容历才说了句:“我不喜欢那个邻居。”

        萧荆禾低头在开门:“为什么?”

        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不喜欢。

        容历极少这样不由分说:“以后不要理了。”转而一想,他拧着的眉头松了,“也没机会理了,你要搬到我那里去住。”

        “知道了。”

        萧荆禾笑着把人牵进去,咔哒一声,关上了门,门口正对着对面绛紫色的门,门后,男人站在猫眼前,看了许久,笑了笑,走到客厅,打开立式的留声机,一首轻缓的调子荡荡悠悠地响起。

        “Mystepintoeternity,Isnotwhatitmighthavebeen……”

        萧荆禾的东西不多,就两个箱子,她收拾好离开时,何凉青还没有回来,不到八点,就到了容历那边。

        “容总。”

        萧荆禾在客卧里整理行李,容历去客厅接:“有没有查到什么?”

        电话那头是男人的声音:“我调了刑侦队的资料,不管是法医那边,还是法证那边,都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证据,凶手太狡猾,现场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不论是指甲油还是红酒,都是市面上最常见的,也采不到指纹。”对方停顿了一下,继续,“萧小姐公寓那边也让人盯着了,还没有出现可疑目标。”

        没有在附近出现过,那么,也有可能就住在小区里。

        容历怕惊扰了房间里的人,压低了声音:“把所有住户都排查一下。”

        “我知道了。”

        不是信不过刑警,是不能坐以待毙。

        容历挂了电话,又拨了个号码。

        “舅舅。”

        容历问他:“在哪?”

        “外面。”

        他看了看时间,去厨房倒了杯热水,漫不经心地问了宁也一句:“还跟着人家?”

        宁也闷着声:“……嗯。”

        容历又去冰箱里拿了牛奶,倒了一小杯,温在热水里:“想办法,把人带到你那里去。”

        宁也愣了一下:“舅舅的意思是?”

        他再添了点热水:“让她跟你一起住。”

        “……”

        白天不是还说要智取的吗?怎么到了晚上就叫他蛮干?他还一直以为他小舅舅是正经人。

        “会、会不会太快了?”电话那头,宁也脑子里黄色的颜料一下子就晕开了。

        “你舅妈住的那个地方,可能被一个反社会人格的变态杀人犯盯上了。”容历简明扼要,“在人被抓到之前,不要让她落单。”

        反社会人格的变态杀人犯……

        “嘟嘟嘟嘟嘟……”

        电话已经被宁也挂断了。

        萧荆禾从客卧出来:“容历,你这还有一间空房。”

        “嗯?”他碰了碰杯口,温度刚刚好,端过去给她,“外卖没那么快,你先喝点牛奶。”

        她喝了一口,是温的,胃里一下舒坦了许多,又喝了两口,把剩下的温牛奶喂到容历嘴边,问他:“能让凉青搬过来吗?我放心不下她。”

        “我已经安排好了。”他低头喝了一口,不太喜欢纯牛奶的味儿,“让她住宁也那里。”

        宁也对何凉青的心思萧荆禾很清楚,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合适:“孤男寡女的,不太方便。”

        “住我们这也不方便,”容历的理由是,“撞到我们亲热不好。”

        “……”

        他把剩下的牛奶含着,低头吻她,渡过去给她,嗯,突然觉得纯牛奶的味儿也不错。

        因为黄金周,医院病人比较多,何凉青快九点才下班,刚走到小区门口,便瞧见路灯下蹲了个人。

        低着头蹲在那里,很像一颗蘑菇。

        她走过去:“宁也。”

        宁也抬头,眼睛里潮潮的,像一对刚刚水洗过的黑曜石,他浑身都湿漉漉的,闷青色的短发软趴趴地耷拉在脑袋上,样子看上去很狼狈。

        何凉青看了他许久:“你怎么在这?”

        那颗蘑菇还蹲着,仰着脑袋:“我在等你。”

        五月的夜里,有风。

        何凉青把额头的发别在耳后,声音温温软软的:“很晚了,回去吧。”

        他就知道她会赶他走。

        他腿麻,扶着灯杆站起来,说:“我没有钱。”他皱了皱眉,声音闷闷的,有气无力般,“你上次拒绝我之后,我就开始一蹶不振,天天打架斗殴,学校已经把我开除了。”

        舅舅说的,她心软。

        宁也低头,声音更蔫儿了:“我爸妈也不认我这个儿子,把我赶出了家门。”

        三十六计中第三十四计——苦肉计。

        他抬头,一双眼睛有些红,不像平时那般的意气风发,狼狈又落魄:“我已经两天没吃过饭了。”

        何凉青秀眉紧紧拧了一下。

        宁也腿蹲麻了,一瘸一拐地走到她面前,头发还滴着水,有点可怜巴巴的:“你把我捡走吧,我很可怜。”

        何凉青怕他下一秒就哭出来。

        “你衣服怎么湿了?”她问,声音更轻了。

        怎么湿了?

        哦,刚刚他挂了小舅舅的电话,就抄近路来蹲人了,路上碰到了洒水车,就让洒水车喷了一阵,看起来能更可怜点。

        宁也发誓,他不是个喜欢撒谎的人:“我太饿了,就跑去吃霸王餐,被老板打了一顿,还浇了一桶水。”

        温柔善良的人容易心软:“被打了吗?打哪里?”

        宁也揉揉太阳穴:“被打了头,现在还疼。”他想了一路,要带她走比较困难,所以,一定要先住她那里,他抱着手,颤抖了一下,“你要不要把我捡走?你不捡的话,我可能会冻死在这里。”

        何凉青迟疑:“快夏天了。”冻不死。

        “哦。”宁也闷声闷气,可怜又委屈,“那让我饿死好了。”

        “……”

        以前都没有发现,他这样可怜。

        何凉青拿出钱包,把身上现金都给他,他不接,她便塞在了他卫衣的帽子里:“你先去吃饭。”又从包里拿了一张银行卡,“然后去酒店住。”

        宁也:“……”

        他都这么可怜了,还不肯捡他回去吗?他想,她一定一点都不喜欢他……

        何凉青把手里的一袋面包也留给他:“我先回去了。”

        一想到舅舅的话,宁也急了,扔了袋子去追:“等等——”

        碰巧,就是这时候,一辆摩托车开过来,宁也就看了一眼,做了个预估,跳出了人行道。

        “呲——”

        刹车声拉得很长,然后就是一声惨叫。

        何凉青回头:“宁也!”

        他躺地上,一动不动。

        何凉青脸都吓白了,跑过去,蹲下:“你没事吧,有没有撞到哪里?”她碰都不敢碰宁也,红着眼,快要哭了。

        “我手断了。”他躺着,眼睛快要睁不开的样子,虚弱地说,“腿也断了……”

        摩托车车主:“……”

        哥们,老子的车碰都没碰到你啊,被碰瓷了?!

        容棠是晚上十点接到的电话,容历打过来的。

        “姐。”

        她吃惊,容历是个老古董,晚上很少联系异性,包括亲姐:“什么事啊?”

        “宁也出车祸了。”

        一句话,天塌了。

        容棠腿软了一下,她扶着桌子,声音都在抖:“人在哪?怎么样了?”

        “他没事。”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刚要问怎么回事,容历就说:“你去医院,跟他断绝关系。”

        “?”

        什么鬼?

        容棠又懵又慌,一颗心跟坐云霄飞车似的,一会儿一会下。

        那边,容历解释得很简单:“他在追一个女孩子,要用苦肉计。”停顿,又说,“那个女孩子你也见过。”

        容棠脸上大写的懵逼:“哪家的姑娘?”

        “阿禾的室友。”

        有印象了,她记得那女孩子大了宁也四五岁:“年纪差得有点多啊。”没别的意思,就觉得人家一个思想成熟的姑娘,肯定看不上自家那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容历不置可否,只说了句:“宁也被拐卖去汀南的时候,是她报的警。”

        卧槽!

        救命恩人!

        容棠目瞪口呆了半天,全懂了:“学你这个舅舅以身相许啊。”

        当年那姑娘才十几岁,宁也更小,这就被他给惦记上了,臭小子,跟他爸一个德行!容棠冲客厅喊了一声:“宁同章,你儿子怀春了,你要当爷爷了。”

        因为看电视的时候夸了某个女演员腿好长而被罚跪键盘的宁同志:“……”

        医院。

        主治医生拉开帘子,走出来。

        何凉青猛地起身:“医生,他怎么样了?”

        主治医生与病床上‘虚弱’的病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宁小少爷:把事情办好,少不了好处。

        主治医生:晓得嘞!

        “左腿骨折,右手也骨折了。”

        摩托车车主:“……”

        六月飞雪,冤死了!

        主治医生露出悲痛的表情,眼神复杂地看着何凉青,特别郑重地叮嘱:“你是他女朋友吧,这几天要多费心了,他手脚都伤了,很不方便,非常容易造成第二次损伤,你一定要寸步不离地照顾他。”

        强调了寸步不离。

        何凉青脸色越发的苍白,看着病床上动都动不了的宁也,很愧疚,很自责。

        “宁也!”

        病房门口,突然一声河东狮吼,是容棠来了:“你这个不孝子,我要跟你断绝母子关系!”

        主治医生作势要去拉。

        容棠气坏了:“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你了是吧,行!”她从包里摸到一串钥匙,扔在了地上,“这栋房子就当补偿你的,以后你要是再敢迈进我家门一步,我就打断你的腿!”

        何凉青白着小脸:“伯母——”

        容棠打断了,态度很坚决:“你不用为他求情了,我没有他这样的儿子!”说完,眼神都不给宁也一个,看向‘肇事车主’,“就是你撞的是吧,你跟我出来一趟。”

        风风火火,容棠说来就来了,说走就走了,云彩都不带走一片。

        摩托车车主擦了擦汗,赶紧跟出去,虽然他是冤枉的,可他也不瞎,看得出来对方背景了不得。

        好倒霉啊。

        他战战兢兢,先道歉再说:“对、对不起。”

        容棠把急诊室的门关上,往里瞧了两眼,表情跟翻书一样,一秒钟切换:“没事没事,吓到了吧。”她笑得和善,摸出一张支票递过去,“真是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你一定要收下。”

        车主:“……”

        容棠又瞄了一眼急诊室里头,摆摆手:“你可以走了。”

        车主:“……”

        这一家人,都是智障吗?

        他颤颤巍巍地接了支票,看了一眼上面的数字,不,不是智障,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

        容棠在外面打了个手势,主治医生立马会意,带着两个小护士赶紧撤了,就留下孤男寡女的两个人在里面。

        宁也躺在病床上,看上去蔫儿吧唧的,眼睛有点红,脸色很白,可怜兮兮地看她:“我这么可怜,你还不管我吗?”

        何凉青最大的优点,也是她最大的弱点,她心软,心软得一塌糊涂。

        她用力点头,说:“我管。”特别郑重地说,“我管你。”

        宁也笑了。

        他的何医生,真是太善良了。

  https://www.65ws.com/a/89/89039/420459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