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14:容历阿禾交往,狗粮走一波(二更

帝后14:容历阿禾交往,狗粮走一波(二更

        她硬着头皮,把他拉到一旁的后院。

        容历神色紧张:“是不是我姐吓到你了?”是他心急了。

        萧荆禾摇头:“我去你家不合适。”方才有外人在,她不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拒绝的话。

        他怕她生气,把声音压得很轻:“怎么不合适?”

        明知故问。

        她不看他,目光转到别处,红红的耳尖露出来了:“我还不是你女朋友。”

        容历往她那里走了一点,追着她的目光看:“阿禾,我很喜欢你,”他弯腰,凑近她的脸,“现在就让我当你男朋友可不可以?”

        他轻声细语的,她晕头转向的。

        屋里,容老爷子扯着嗓门在喊:“子说,人呢,怎么还不进来?”

        萧荆禾扭头。

        容历把她的脸掰回去,非要她看着他。

        她想了想:“可以。”

        她回答得干脆,容历反倒愣了一下,目光紧紧盯着她:“阿禾,你答应了?”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嗯。”

        她也喜欢他的,她能确定。如果不喜欢,方才在林家她就会撇得一干二净,她不是拖泥带水的人,是他,扰得她魂不守舍。

        罢了,她认。

        她抬起头,看着容历的眼睛:“容历,我也喜欢你。”

        容历,我心悦你。

        千年前,他的阿禾也这么说过,在边疆的沙场上,当着数十万定西军的面,说她心悦他。兜兜转转,他还是寻到了她,他的阿禾,他的未亡人。

        他张开手,将她抱进怀里,低头伏在她肩上,红了眼眶:“阿禾,我等了你好久了。”

        容老爷子还在喊他们。

        她乖乖站着,任他用力地勒紧了腰:“不先进去吗?”

        容历把脸埋在她颈窝里:“先抱一会儿,我想抱抱你。”

        “好。”她伸手,环在他腰上。

        两情相悦,莫大的欢喜,也不过如此。

        容菱躲在院子外面偷瞄,激动得不行:“我的天,那黏糊劲!”她都怀疑她看到的是幻觉,“那真是咱弟?”

        真是那个三四岁就不肯再牵姐姐手的容历?

        容棠摸了摸下巴,断定:“他以后肯定是个妻管严。”

        容棠深有同感,感叹:“一物降一物啊。”

        容家老爷子留了萧荆禾吃晚饭,容历挨着她坐,一双眼睛就追着她,她到哪,他就到哪。

        老爷子本来还想单独同小姑娘说说话,可怎么使眼色容历都不走,黏人得紧。

        席间,容菱故意调侃:“你不是不与女眷同席吗?”

        萧荆禾听得不明就里。

        容棠接了一句:“他啊,七岁以后就不和异性同桌吃饭了,说什么男女有别不合规矩。”

        容历把剔好了刺的鱼肉放在萧荆禾的空盘子里:“阿禾不是别人。”

        容菱忍不住酸他了:“我是别人吗?你也不和我同席啊。”

        “那怎么能一样,”容老爷子给孙子帮腔了,说得理直气壮,“他们以后可是要同寝的关系,你瞎掺和什么。”

        容菱:“……”

        好吧,她无言以对了。

        “爷爷,”容历嘴角有淡淡的笑意,“食不言。”嗯,他和阿禾是同寝的关系。

        “哦。”

        萧荆禾低头吃饭,头顶的吊灯打在脸上,晕开两团嫣红。

        一顿饭下来,容历没怎么吃,又是斟茶,又是夹菜,从头到尾眼睛都没挪开一下,容家两个老头又是欣慰又是嫉妒啊。

        饭后,她去了容历的房间,他去给她泡茶。

        容历的姐姐说得没错,他就是个老古董,房间的装修与摆设,竟与她外祖父生前的喜好习惯一般无二,一张床,一张书桌,桌上是笔墨纸砚。

        桌子前的墙上,挂了一幅水墨画,画上是个身穿戎装的女子,星眸入画,眉峰英气,她拿着剑,坐在马上。

        容历端了茶壶进来,她问他:“那画上的人是谁?”

        画纸下面,盖了章印,‘子说’二字是繁体。

        这是容历的亲笔画。

        容历倒了一杯茶给她:“她是定西将军,莺沉。”

        一个杜撰的人物,为何会有画像?

        她看着画中女子的容貌:“定西将军有原型吗?”

        容历沉默。

        她回头看他,他正望着画里的人:“那幅画就是她的原型。”

        那幅画是定西将军的原型,那么,谁又是那幅画的原型?她方才听容菱说,容历善笔墨,却只绘山水,从不画人。

        她是谁,为何能入容历的画,什么样的女子,能教他把笔墨柔成这样。

        萧荆禾微微蹙了眉。

        容历抬着她的脸,在笑:“吃醋了?”

        她否认:“没有。”

        嗯,是吃醋了,唇都被她咬红了。

        容历放下茶杯,拉着她的手,把她抱进怀里,下巴搁她肩上蹭了蹭:“阿禾,你不要吃醋,我只喜欢你。”

        定西将军是她,莺沉是她,阿禾也是她。

        他就只喜欢她。

        萧荆禾眉头这才松开,被他蹭的有些痒,也不躲,顺从地把手放在他腰上:“很晚了,你要不要送我回去?”

        “可不可以留下来?”他舍不得她。

        萧荆禾拒绝:“不行。”她尚有理智,克制自己不能由着他,“我第一次来你家,留下来过夜不太好。”

        她不想给容历的家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容历依着她的意思:“那晚点再回去?”

        她想了想:“嗯。”

        她也想跟他多待一会儿。

        过了十点容历才送她回家,车停在她家小区外面,他替她解了安全带,将一个樟木的盒子递给了她:“这幅画你带回去。”

        是萧长山从台禅寺取走的那幅冬梅雪图。

        “萧长山为什么把画送给你?”她很意外,这幅画兜转了一圈,还是回了她手里。

        容历同她解释:“他的公司在筹资,用画来讨好我。”

        萧长山不满足房地产产业,开了个半导体公司,而且资金周转很困难,正因为如此,前阵子萧长山几次三番地过来打她手里那几幅画的主意。

        萧氏要融资,她是知道的,就是不知道萧长山想合作的对象是容历:“你是做风投的?”

        “你居然不知道。”他表情不怎么开心,语气也很幽怨,“阿禾,你都不上网查我的资料。”

        她哪里知道他这么有名。

        “那你要给他投资吗?”不管容历会不会和萧长山合作,她都不会干涉,生意上的事,她不懂,也不想左右他。

        容历反问:“我能不能替你教训他?”

        她失笑:“当然可以。”知道他的意思了,她也不过问,只表态,“你可是我的靠山。”

        容历是她男朋友,那么,她所有的事,她都愿意让他参与。

        “这笔账,我帮你算。”容历带了询问的意思。

        她应:“好。”

        虽然萧长山是她血缘上的父亲,但她有点不讲道理,只要是容历,做什么都行。

        她有些好笑了,萧荆禾啊萧荆禾,偏心得怎么这么快。

        外边起了风,从车窗里吹进来,凉凉的,却怎么也吹不冷她脸上的热度,她在副驾驶坐了会儿:“那我上去了。”

        容历拉住她的手:“再待一会儿。”他解开自己的安全带,靠向她那边,伸手去抱她,“阿禾。”

        “嗯。”

        他说:“我以后可能会很黏人,你要习惯,不要嫌弃我。”

        才刚交往,他就开始患得患失,居然连嫌弃这个词都用上了。

        萧荆禾不禁失笑:“你姐姐说你性子冷清。”

        容历抱她抱得很紧,脸靠在她肩上,声音与呼吸都在她耳边的为止,轻轻柔柔的:“那是对别人,你不一样。”

        她笑,明知故问:“怎么不一样?”

        容历歪着头看她,神色一本正经:“我们以后是同寝的关系。”

        “……”

        她低头,把脸埋在他肩上。

        晚上十点半林家的寿宴才散,十一点,霍常寻回了他在郊区的一处别墅,那地方是他母亲在他成年时帮他置办的,他嫌地方偏僻,没怎么住过。

        倒便宜那小丫头了。

        他想,过几天把房子过到她名下去,他的人,总不能住的地方都没有一个。他推开门,屋子里昏昏暗暗的,就亮了一盏灯,人都住进来几天了,还冷冷清清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拉开灯,才看见沙发上蜷着的那一团。

        居然睡着了!

        他走过去,踢了沙发一脚:“纪菱染。”

        沙发上的人抱着毯子,翻了个身,没醒。

        霍常寻又踹了一脚:“纪菱染。”

        她蹙蹙眉头,还没醒。

        他恼了,一把扯掉她身上的毯子:“纪菱染!”

        她猛地睁开眼,呆滞了几秒,坐起来,看着他,整个人懵懵的:“嗯?”

        霍常寻少爷脾气上来了,没好气地说:“不是让你等我吗?”居然睡了?!他以前的女伴,有哪个像她,对他完全不上心!

        这个不识好歹的!

        纪菱染刚睡醒,目光惺忪,精神还有点恍惚,也没说话,愣愣地看他。

        霍常寻踢了踢沙发:“起来,去给我做夜宵。”

        她‘哦’了一声,起身,想起来了:“家里没有吃的。”

        “……”

        霍常寻舔了舔后槽牙,他这是养了个祖宗呢。

        他脱了西装外套,坐在沙发上,一条腿搭在茶几上,因着模样生得好,痞里痞气的也勾人:“我给你的卡,刷完了吗?”

        纪菱染站得远远的:“没有。”她不敢看他,低着个头,“里面钱太多,我刷不完。”

        呵,还是头一回有女人跟他说钱刷不完。

        霍常寻抱着手,瞧那个在他面前畏手畏脚的小姑娘:“买了什么?”

        她小声地回答:“一张床。”

        霍常寻不知道她那倔得要死的小脑瓜里装了什么:“你买床干什么?”

        她不吭声。

        霍常寻摸到打火机,点了根烟:“说话。”

        她说了:“给你睡。”

        他这别墅挺大,不过,就一张床,她住进来之后,他这是第一次过来,不讨欢心便罢了,她还专门做让他添堵的事。

        行,买张床是吧。

        霍常寻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我睡你床上。”

        她一脸吓到了的表情。

        这姑娘以前可不怕她,自从住进了他的地盘,就开始对他避如蛇蝎,怕得不行。霍常寻只觉得心尖上有只利爪在挠,痒得他难受。

        他是洪水猛兽吗?还没有哪个女人让他这么憋屈过,用力抽了一口烟,再懒懒地吐出来:“我们是什么关系,还用我提醒你?”

        她被吓白了脸。

        他们是什么关系,她知道,她是他买来的。

        霍常寻抽了几口,没了兴致,把烟掐了:“过来。”

        纪菱染迟疑了许久,慢吞吞地走过去。

        霍常寻扯了扯领带,解了领口的一颗纽扣,懒懒散散地半躺在沙发上,灯下,一张脸妖媚得紧,他拖着调儿,命令:“坐我腿上。”

  https://www.65ws.com/a/89/89039/415877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