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番外9:

帝后番外9:

        陆启东被霍常寻挂了电话,骂了两句狗犊子。

        “常寻呢,怎么还不来?”

        问话的是齐家的老三,也是一个大院的,年纪比陆启东还要小两岁,一群公子哥们都喊他齐小三。

        陆启东一脸操蛋的表情:“他不来了。”

        齐小三坐在牌桌上,拿了一把牌,翘着个二郎腿:“我就爱跟他玩牌,他不来就没意思了。”瞧了眼沙发上的人,“容历,来玩两把。”

        包厢里十几个公子哥,玩牌玩骰子玩飞镖,因为容历来了,都没带女伴,怕污了他的眼。

        容历不喜欢声色场,一来二去的,大院里的公子哥们也摸到他的喜好了。

        “不玩了。”他起身,拿了外套,“我先走了。”

        今天这局是陆启东组的,专门给他那从国外镀金回来的堂弟接风洗尘,霍常寻没来就算了,容历也要撤。

        陆启东不肯了:“干嘛啊,一个两个的,都不给我面子。”

        包厢里乌烟瘴气的,容历拧了拧眉:“有事。”

        霍常寻也说他有事,肯定是在温柔乡,陆启东信他有鬼:“你也搪塞我。”

        容历一双眼清俊得过分:“真有事。”

        陆启东摸了一把刚理的板寸头,哼哼:“什么事?”

        “我还没有追到我女朋友,要去追她。”

        陆启东:“……”

        这种操蛋的感觉!

        陆启东有种预感,容历栽了,霍常寻也要栽了,以后就留他孤家寡人一个,凄凄惨惨戚戚……

        容历走到门口,回头:“视频原件弄到了吗?”

        陆启东心塞塞:“明天就能给你。”

        消防员打人那件事,网上热度还没退,容家老爷子亲自打了电话去消防总队,还不够,容历的意思是要以牙还牙。

        这个老婆奴!

        泰康牙科医院。

        已经七点多了,何凉青还没有下班,萧荆禾从消防总队过来等她。

        何凉青给她温了一杯牛奶:“还有一个预约病人,你再等我一会儿。”

        “嗯。”

        来电铃声响,是容历,何凉青抿唇笑了笑,去了诊室。

        萧荆禾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夜里医院安静,她听得到自己的回声:“喂。”

        他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轻轻柔柔的:“阿禾,你在哪?”

        他问得很自然。

        真奇怪,分明认识还不到一个月,她却觉得很熟稔。

        她告诉他说:“在朋友这里。”

        电话那头安静了会儿,他呼吸很轻:“我能不能去?”未等她答复,他低低地念了声她的名字,说,“我想见你了。”

        这声音有蛊。

        听得她耳朵发热,就犹豫了一小会儿,便报了地址给他。

        快八点,预约的病人才过来,本来是约了下午四点,陶欢欢却被社团的姑娘拉去搞活动了,这一搞,就搞到了六点半,碰上了下班高峰期,堵车又堵了很长一段时间。

        为此,宁也给了他一路的脸色看。

        陶欢欢进门就先道歉,态度十分诚恳:“对不起啊何医生,让你等到这么晚。”

        何凉青是个极好的脾气,一点怒色都没有:“没有关系。”她戴上头套和口罩,拿了工具过来,“往后躺一点,我先给你检查一下牙齿。”

        陶欢欢非常配合,直接躺下了。

        “出现过很严重的出血情况吗?”检查的时候,何凉青问道。

        是宁也代为回答的:“嗯。”

        陶欢欢鄙视,为了泡妞,真是什么都说得出来,苦了他的牙了。

        “没有很大的问题,我给你开点药。”详细检查完,何凉青开了方子,又嘱咐洗牙患者,“这两天吃清淡一点,不要用舌头舔牙,也不要用手指去摸,刷牙的时候力道尽量轻一点,竖向刷,每天两到三次,吃完食物后要漱口。”

        何医生好温柔啊。

        陶欢欢卖乖:“知道了。”

        然后,他的脚被旁边的人‘无意’踩了一脚,旁边的人站起来,挡住他:“我也要。”

        陶欢欢:“……”幼稚!

        何凉青疑惑地抬头:“嗯?”

        宁也结巴了一下:“我、我也要洗牙。”

        那一脸的娇羞啊,大佬人设崩得陶欢欢都不忍直视了。

        何凉青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吗?”已经快八点了。

        宁也眼睛亮了亮:“周末,我周末过来。”他抓了一把闷青亚麻的头发,无意露出的耳尖红红的,“能跟你预约吗?”

        那期待的小眼神啊,陶欢欢再次扶额,不忍直视!

        何凉青点头,说可以。

        宁也嘴角扬起来,露出了左边尖尖的小虎牙:“你吃晚饭了吗?”

        “还没有。”

        何凉青说完,他顺着就问了:“要不要一起吃?附近新开了一家火锅店。”他看过她的朋友圈,她喜欢吃辣,喜欢火锅。

        一直没吭声的陶欢欢觉得他该表达一下重要意见了:“我的牙‘此’不能‘呲’辣。”

        他要‘呲’清淡的。

        宁也回头,皮笑肉不笑:“你不是和你爸约好了吗?”

        陶欢欢回以懵逼脸:“……”

        什么时候?他老爸还在济州啊。

        他的大脑高速运转了一下,随即扯出一抹‘幸福’的笑容:“哦,我想起来了,我爸他叫我回家吃饭。”为了期末的答案,忍。

        然而——

        “不好意思,”何凉青婉拒了,“我去不了,我朋友还在等我。”

        未经大脑,宁也脱口而出:“男朋友吗?”问完,他懊恼地抓了一把头发,他太急躁了。

        何凉青只是笑而不语。

        从诊室出来,陶欢欢去方便了,宁也恹恹地等了他一会儿,没忍住,去走廊里绕了一圈。

        果然,有个男人,背着光站着。

        个子很高,人模狗样的!

        宁也舔了舔后槽牙,冲着那个‘人模狗样’的后背问了一句:“你是何医生的男朋友?”

        那人转过身来,灯光刚好打在他脸上。

        宁也傻了有十几秒:“舅舅?”

        外套被他搭在手臂上,他一只手插兜,走近了:“看牙科?”

        “嗯。”耷拉着头,闷青色的刘海盖下一片阴影,落在眼里,宁也看上去很颓很颓。

        宁也在家脾气不是很好,公子气十足,什么都要人依着,性子被爷爷奶奶惯坏了,除了容棠的棍棒,他最怕容历这个舅舅,小时候他一调皮捣蛋,他妈就拿容历来吓他,他自己也不知道怕什么,反正就是怕,从他有记忆一来,就没看见他舅舅笑过,不管是做派还是神色,都像个刻板严肃的老者。

        “早点回学校,别玩到太晚。”眼里没什么喜怒,容历嘱咐了句。

        宁也不敢忤逆:“哦。”他欲言又止了很久,支支吾吾,“舅舅,你跟何医生……”

        容历言简意赅,表态:“你舅妈姓萧。”

        宁也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时,容历抬头:“阿禾。”

        比之刚才的语气,这两个字喊得怎生温柔缱绻。

        宁也跟着看过去,不是何凉青,他放心了:“舅妈。”

        萧荆禾:“……”

        她有点窘迫,看容历,容历却看地,摸摸鼻子,不说话,不纠正,默认了宁也这声‘舅妈’。

        晚饭五个人一起,去了一家中餐厅,容历挑的地方。

        用完餐之后,何凉青找了个理由先走,让萧荆禾和容历独处,容历让宁也去送,陶欢欢说他爸来接,先撤了。

        没有开车,两人漫步在灯下,也不急着回去,走走停停。

        容历突然问道:“何医生是哪里人?”

        萧荆禾说:“汀南。”她看他,不知道他问这话是何意。

        容历解释给她听:“宁也小时候被拐卖去了汀南,是一个女孩子救了他。”他见过那个女孩子一面,当时她才十几岁,又过了这么久,并不大记得样子,只是对那女孩子一口吴侬软语有些印象。

        “凉青吗?”

        容历也只是猜测:“应该是。”

        不过,很显然,何凉青对宁也一点印象都没有,却也说得过去,宁也被拐卖那年尚且年幼。

        萧荆禾不禁失笑:“你们家的人都喜欢以身相许吗?”晚饭间,宁也看了何凉青不下二十次,她自然看得出来当中的意思。

        容历也不否认:“若是喜欢的,便以身相许,不是不喜欢,”他想了想,回答得正经,“用钱报答。”

        若是喜欢……

        她脸有些热,只觉得路灯下的人轮廓都好看得紧,风吹得也尽是温柔。

        容历走在她身侧,隔了一个人的距离:“脚还疼不疼?”

        “不疼了。”

        “我看看。”他走到她前面,蹲下,将她裤脚往上提了些,“还有点肿。”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她的脚踝,他抬头看她,“痛不痛?”

        不痛。

        被他指间碰过的地方,冰冰凉凉的,沾染了他的温度,她只觉得痒。

        电话铃声突然响,惊扰了气氛,萧荆禾不动声色地退开了一步,接了电话:“喂。”

        是闻峥的电话,问她能不能出任务。

        她回:“可以。”

        打人那件事情,不知道为何局里不了了之了,甚至局长亲自打了电话给她,让她不用放在心上,不过她没打算就这么算了,已经联系了律师,起诉的流程还在走。

        “我二十分钟后到。”说完,萧荆禾挂了电话。

        容历紧张地看她:“是要去救火吗?”

        “嗯。”

        他蹙眉,默了许久,如履薄冰般,问得小声又小心:“可以不去吗?”他是真怕了,怕她一去不回。

        他的阿禾不是寻常的女子,上一世是将军,这一世,依旧在最危险的一线。

        萧荆禾摇头,说不可以。

        她是消防员,要对生命负责。

        容历便没有再劝,目光痴痴缠缠地看了她许久,轻叹:“我送你。”

        “好。”

        萧荆禾到的时候,消防总队的人已经准备好了,她的装备还在消防车上,争分夺秒,她边解安全带,边对容历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你先回去。”

        他伸手帮她解:“我等你。”

        她随他去了,打开车门要下去。她

        容历按住了她的手,声音低沉像又压抑:“阿禾,一定要出来。”

        他目光里,有畏惧,惶恐与不安,还有悲凉,交杂在一起,很混乱,显得无措。

        她心头一软,重重点头:“好。”

        容历松开手,看着她下车,奔跑进了消防车上,他从主驾驶里出来,站在人群里,远远看着高楼大厦,看着浓烟与烈火,看着他的阿禾穿了一身橙黄色的消防服,没有回头地跑进了火里,不曾有过半分迟疑与犹豫。

        人群里,有人在哭。

        一位老人家站在容历身侧,红着眼问他:“你的家人也被困在了火里吗?”

        容历摇头:“她是消防员。”不是不骄傲,可更多的是畏惧。

        她跑进火里,没有怕,怕的是他,天底下的消防员或许都这个样子,要争分夺秒地去救人,没有时间去害怕惶恐,而一直在担惊受怕的,是他们的家人与爱人。

        这一句话,让老人家热泪盈眶。

        对面大厦上的广告牌亮了二十二次,她出来了,在一群男消防员里,最瘦弱的就是她,跑在最后面的也是她,因为温度一冷一热的骤变,她身上的防护服升腾着雾气。

        容历走过去,伸手想碰碰她。

        她躲开了,她身上的温度太高,会烫手。

        他眼眶都红了,声音颤着:“有没有受伤?”

        她把消防头盔拿下来,一张小脸被高温蒸得通红,唇色却一点殷红都没有:“没有。”

        他手垂下,掌心全是冷汗,轻声地问:“阿禾,能不能不当消防员?”像是央求,眼里无助、无措。

        萧荆禾没有回话,沉默不语。

        是他贪婪了,想要她的身心,还想要她的自由,他抬手,用手背轻轻擦她脸上的汗:“好,我不劝你了。”

        要是哪天她牺牲了,他就殉葬好了。

        不远处。

        消防队的田光得空了,上下打量站在萧荆禾身边的人:“那个男的是谁?”他很是惊讶,小队长身边除了消防队的老铁们,可从来没有出现过异性。

        而且,举止亲密。

        小松猜:“小队长交男朋友了?”如果不是男朋友,怎么可能碰得到小队长的脸。

        田光挠挠头:“那我们闻队——”

        闻峥从后面踢了他一脚:“都很闲?”

        田光和小松讪讪闭嘴,赶紧闪退。

        闻峥站在原地,目光落在远处,他见过那个男的,昨天他来过消防总队,公安七局的正副局都出来迎接了,是为了萧荆禾来的,本来因为打人,局里要给她停职处分,他来了一趟,这件事就压下了。

        帝都容家,容历……

        救火抢险结束后,萧荆禾跟队回了局里。

        闻峥接了个电话,让大家先留下:“小宗,三栋204的受害人是你去救的?”

        小宗正敷着脸:“是啊,怎么了?”

        204的火势最大,小宗的经验与实战最好,所以由他负责。

        “刑侦队那边怀疑这起纵火案是人为,受害人还没有意识,你仔细想想,你进去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

        小宗想了想:“是有点奇怪。”

        闻峥问:“哪里奇怪?”

        “我进去的时候,受害人已经昏迷了,她脚上穿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哦,还有一瓶指甲油放在旁边,也是红色的,盖子还打开着。”

        火烧了也有一阵子,受害人这个状态,没有任何逃生迹象,是不太正常。

        闻峥拧眉思索了片刻:“还有呢?”

        小宗挠头,回忆了很久:“房间里在放音乐,是一首英文歌,对了,桌上还有一杯红酒。”

        咣——

        萧荆禾手里的杯子落地,应声而碎了。

        闻峥看向她:“怎么了?”

        她愣着。

        “荆禾。”

        她徐徐抬起眸,脸色苍白:“是连环杀人。”

        “铃铃铃……”

        内线电话响了,闻峥接通,通电时间很短,他挂断后,说:“204的受害人在医院被人杀了。”

        果然,是纵火杀人。

        闻峥吩咐:“小宗,你去刑侦队做个笔录。”

        “我这就去。”

        小宗走后,闻峥问她:“荆禾,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她脸色很不好,沉默了很久,抬头,额头上都是汗:“你听过汀南纵火案吗?”

        “嗯。”

        那是一起连环杀人纵火案,死者总计三十六个,当时,轰动了整个汀南。

        “我是那个案子的第一位受害人。”萧荆禾尽量镇定,“那一年,汀南发生了六起纵火案,都有同一个特点,红色高跟鞋,指甲油,还有红酒杯。”

        ------题外话------

        **

        时老公,护体!

  https://www.65ws.com/a/89/89039/412584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