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番外4:你要不要跟了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爸,爷爷,”容棠赶紧过去搀扶,“你们怎么来了”

    俩老头,小老头是容棠的父亲,大老头是容棠的爷爷,爷俩加起来都不止一百五十岁了。

    老爷子快九十了,身子很健朗,拐杖都不用,走得飞快“子说呢”

    子说是容历幼时的名字,三岁后他才更名为容历,只是子说这个名字是请了大师卜过卦的,老爷子有些迷信,便一直没有改口。

    容家四代单传,老爷子六七十才得容历这么一个男孙,那是搁在心尖上都怕热化了。

    “在病房。”容棠说,“没什么大事,下午就出院了。”

    虽说没什么大事,可在老爷子眼里他孙子都进医院了,那就是天大的事,气得白胡子都翘了“陆家的小子说我们家子说是被人给揍了。”太岂有此理了,“谁谁揍的”居然敢揍他孙子

    容棠怕老人家血压上去,赶紧解释“爷爷,是六弟的心上人揍的。”

    容老爷子吃了一惊“啥心上人”

    不等容棠说话,她父亲开口了“哪家的姑娘做什么的人品怎么样”

    容昼清六十有八,穿一身笔挺的军装,当了大半辈子的军人,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刚正与刻板,脸常年拉着,看上去严肃得紧,是个闷不吭声的性子,容历出生不久便没了母亲,容昼清对这个儿子是最偏爱的,虽总是不苟言笑,可心里总归是疼儿子的。

    容棠知无不言“是个女消防员,还不知道是谁家的。”

    老爷子笑得露出了牙龈,直夸消防员好。

    容昼清思忖了会儿“明天让消防总队的人来咱家坐坐。”他要问问看那姑娘品行如何,别的无所谓,容历喜欢就行,但品行一定得好。

    容棠说行。

    容历都二十八了,别说女朋友,这么多年身边连个异性都没有,他那些个发小,花丛都游遍了,就他,过得跟和尚似的,老爷子与容昼清一直担心他的性取向,这下放心了。

    容家爷俩进了病房。

    “子说啊,”老爷子一脸心疼地奔向病床,“没事吧,还痛不痛”

    容历把手上的书放下“无碍。”

    容历自小如此,说话很古派,与人都不大亲近,这些年才好了很多,大院里老一辈的都喜欢容历,觉着他沉稳,有学识,霍常寻与陆启东那帮子发小就不一样了,时常用老古董来调侃他,毕竟,哪个正常人像容历那样,五岁就满口经纶,七岁就不与女眷同席。

    老爷子心疼孙子,怎么看都觉得他瘦了一圈“清昼,给子说削个苹果。”

    容清昼“”他可是他老子

    容历背靠枕头,坐得端正“不用劳烦父亲了。”

    语气很客套,客套得不像父子。

    容昼清不满,拧着眉把军帽放下“什么劳烦不劳烦,说话的习惯改改,跟个老古董一样。”

    他板着脸说了两句,拿了苹果,不熟练地削着。

    儿子说了宝贝孙子,老爷子不乐意,横了他一眼,才又慈眉善目地看容历“我听阿棠说,你有喜欢的姑娘了。”

    容历应“嗯。”

    老爷子觉得孙子眉眼都温柔了不少,果然还是要女人的滋润,不过

    “前几天听老霍说,常寻那小子身边的姑娘又换了,换来换去的就是一个也不带回家。”老爷子旁敲侧击,“爷爷老了,也不太认人了,子说啊,你可别学常寻那小混账。”

    霍家那个小混账,女朋友都换多少个了,就是一个也没带回家过,也没一点要结婚的打算,老霍催了几次,那小混账说女人太麻烦,他不娶小祖宗,要自己当祖宗。

    当时老霍抽了皮带就抽。

    容历和霍常寻是发小,走得近,容老爷子就怕孙子跟霍常寻那个小混账学坏,在外边乱搞男女关系。

    容历言简意赅“我就这一个。”

    不亏是容家四代单传呀。

    老爷子很欣慰“那就好那就好。”有点迫不及待了,“什么时候带回家给爷爷看看”

    那边,削苹果的容昼清也竖起了耳朵。

    说到这个问题,容历眉头皱了“她还不是我女朋友。”

    平时总是冷冷清清的人,说起心上人,表情生动了许多,老爷子喜忧参半,喜的是孙子终于食人间烟火了,忧的是他有点吃醋了,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那你要加把劲了,爷爷年纪大了,小曾孙”老爷子作惆怅状,“不知道等不等得到哟。”

    半边身子都进了土的老人家,就盼着儿孙绕膝。

    容家爷俩走后,霍家的小混账就来了。

    霍常寻拉了把椅子坐下,饶有兴趣地瞧容历“东子说,你看上了个姑娘。”

    容历不置可否。

    霍常寻倒好奇了“是你一直找的那个”本来想问是不是他心口纹的那个莺沉,想着林家也有个莺沉,便换了话。

    容历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翻阅得很仔细,应了句“嗯。”

    果然呀,栽女人手里了。

    霍常寻笑“那你怎么还搁这躺着”不应该躺人姑娘床上

    嗯,他从来只走肾,不走心。

    容历翻资料的动作顿了一下“她不认得我。”

    啧。

    才一天呢,原本冷冷淡淡的家伙喜怒哀乐就都有了。

    霍常寻戏弄“那麻烦了,毕竟,不是谁都信前世今生。”他一脸玩味,说得又有几分认真,“你得重来了。”

    容历把资料放在一边“怎么追”他补充,“你有过很多女人。”

    霍常寻煞有其事地支着下巴思忖,懒懒散散的调调,给他支招“给钱,买包,再不济,”他看容历,笑得不怀好意,“睡了再说。”

    混账东西。

    容历惜字如金“你可以出去了。”

    霍常寻笑骂了句,起身走人,刚到电梯口,随意抬头,就瞧见对面楼梯间里白色的裙角一晃而过。

    呵。

    这么喜欢穿白裙子。

    他顶了顶腮帮子,双手插兜,跟过去了。那姑娘去了天台,蹲在那里掉眼泪,抱着膝盖一声不吭地把眼睛哭红。

    霍常寻只觉得那妖风作怪,偏偏吹起女孩的裙摆,又偏偏只掀起一角,白色脚踝若隐若现。

    真他么晃他的眼想给她撕了

    他靠在门口看着,点了两根烟,抽完没什么耐心了“哭够了”

    抱膝蹲着的人被毫无预兆的说话声吓了一跳,猛一回头,眼泪都来不及擦,红红的眼眶里水蒙蒙的,像只受了惊的兔子“你在这多久了”

    他把手里的烟蒂摁灭,扔进垃圾桶里“没多久,抽了两根烟。”抬了抬眼皮,瞧那双通红的眼,“这次又哭什么”

    第一次见她时,她也是哭得这么让他想欺负。

    她用袖子胡乱擦了一把眼睛,红得更厉害,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偏生,很倔“这是我的私事。”

    说完后,她起身离开,裙摆带起一阵风,风里有淡淡栀子花清香。

    霍常寻抬了修长的腿,把门口的路给堵了,她瞪他,像只生气的兔子。

    这样子,更让人想欺负。

    “纪菱染,”霍常寻似笑非笑,“你要不要跟了我”

    兔子立马急了。

    她眼睛瞪得圆圆的“你”她显然不会骂人,气得小脸通红,“你不要脸”

    呵。

    这只兔子急了都不会咬人。

    真他妈纯,想搞。

    霍常寻被这气急败坏的小姑娘逗笑了,放下腿,从口袋里摸了张名片塞在面红耳赤的小姑娘领口里“这是私人号。”

    纪菱染只在偷闲居弹筝时,听人谈起过霍常寻,知他是个十足的浪荡子,她很是厌恶,气得说不出话,把名片撕了,想不到骂人的话,又骂了句不要脸才跑开了。

    霍常寻在后面低低笑出了声,摸到烟盒,又点了一根,容家人总怕他带坏容历,哪里知道他们这群发小抽烟喝酒是容历带的。

    夜里,起了风,晚春的月色还有几分凉意,十一点,万家灯火明明灭灭,小区的正门外,靠边泊了一辆车,车窗开着,一只手伸出来,中指食指间夹了一根烟,白烟一缕,安静地燃着。

    那修长的手指点了点烟蒂,将烟灰抖落,然后手伸进去,开了车。容历走下来,摁灭了指间的烟,才拿出手机拨了号。

    “喂。”

    夜深,声音也有些慵懒。

    容历听着。

    “喂。”没有得到回应,萧荆禾又喊了一声。

    他开口,刚抽完烟的嗓子微微带着几分哑“我是容历。”

    电话里安静了片刻。

    她问“你调查我了”不然,哪来的号码。

    容历认“嗯,查了。”她的电话、住址、工作地,甚至身份证,他都查了,“我只是想跟你联络。”

    他只是怕再把她弄丢了。

    萧荆禾没有追究,只是不太确定地问他“你以前认识我”她停顿了会儿,“在电梯里,你叫了我的名字。”

    他叫她阿禾。

    除了最亲近的人,没有别人这么喊她。

    他沉默了须臾,说“不认识,偶然听到的。”

    偶然真多。

    帝后里的定西将军也唤阿禾。

    “你是帝后的原作者吗”她知道帝后的作者叫容历。

    他嗓音低低沉沉的“嗯。”

    果然,签售会那个容历不是作者,这个容历才是。也怪不得他喊她阿禾,他求她不要去西北,他看她时目光痴缠。

    萧荆禾说话的语气疏离了几分“容先生,我不了解你们作者对一部作品的投入会到什么地步,但是,我不是你书里的阿禾。”

    她想,他大概还在书里,走不出来,就像她一样,她也会夜夜入梦,梦见兵临城下,梦见炎泓帝在城墙上哭着喊阿禾,恰好,她也叫阿禾,或许他这个作者只是在她身上找到了钟爱的影子。

    容历否认得很快“不是这样。”

    前世今生,他不知道如何同她讲诉,谁会信呢。

    “可不可以,”他语气放得很低,“可以不可以见面我在你家楼下。”

    她没有迟疑“很晚了,不方便。”然后,她挂了电话。

    然而

    啪,自己打自己脸了。

    五分钟不到,她提着个黑袋子站在了小区门口。

    容历把手里的烟下意识藏到后面“阿禾。”

    她晃了晃手里那个黑袋子“我只是下来扔一下垃圾。”她走出小区,把袋子扔在了外面的大垃圾桶里。

    其实,每个层楼都有一个大垃圾桶,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跑六楼,而且垃圾袋里只有一片敷到一半的面膜,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连面膜都没洗干净就跑下来了。

    容历看着她,站在路灯下笑。

    她脸上还湿漉漉的,很是窘迫“你笑什么”

    他眼里盛了欢愉的笑意,目光比月温柔“我很开心。”

    萧荆禾就觉得他在笑她。

    她不看他,看着垃圾桶。

    他把攥在手里的烟扔进垃圾桶,走到她跟前来,弯腰看她,目光仔仔细细的,像缠了一张灼热的网,把她的影子牢牢锁在里面。

    他还在笑,唇角都弯了“阿禾,我很开心。”

    她被他目光缠得不自在,也躲不开,干脆低着头“我上去了。”说完也不看人,转身走人。

    容历拉住了她。

    她回头,看握在她手上的那只手,是很干净的冷白色,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

    他还没有松开,声音低低地问“以后我可以经常给你打电话吗”

    她挣了一下,没挣开,下意识舔了舔唇“随你。”

    他嘴角又弯了一点,眼睛更亮“那我能来找你吗”

    萧荆禾没多想“不行。”

    容历眼底的光开始暗,唇抿着。

    她很快补充了理由“我工作的时间不固定。”

    她也不知道她在胡言乱语什么,只觉得他笑得实在勾人魂魄,他笑着说“我知道了,我来之前会先给你打电话。”

    她的外祖父是书画大师,她耳濡目染见过不少顶好的画卷,有山水,也有美人,可没有一幅水墨丹青能及这幅容颜十之一二,皮相美,骨相更美。

    过了很久,她嗯了一声,算是应了。

    她低头站了一会儿,脸上没有洗掉的面膜已经风干了,脸绷得有些不舒服,尤其滚烫“我上去了。”

    容历松开手“好。”

    她借着路灯的光看了他一眼,才转过身去。

    罢了,定西将军的影子她也认了,何必事事一清二楚,她不也稀里糊涂地下楼来见他了吗或许,她与他一样,都在彼此身上找钟爱的影子,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轮廓,很巧,就是容历的样子,那双她看了会泪流满面的眸子,很巧,也是容历的眼。

    走到楼栋下面,还是忍不住,她回头看了一眼,容历还站在原地,目光一对上,她就立马挪开,然后快步跑进了一楼。

    等电梯的时候,她遇上了同一楼层的邻居。

    他叫江裴,三十出头,气质文质彬彬,是个畅销书作家,因为不怎么出门,皮肤异常白皙,他先打了招呼“萧小姐,还没睡吗”

    “我下来扔垃圾。”出于礼貌,萧荆禾回问了一句,“江先生也扔垃圾”

    江裴摇头“写书卡住了,下来找点灵感。”他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笑得温和,“不介意的话,可以直接叫我名字。”

    她没说什么,安静地等电梯。

    江裴的书很畅销,畅销到什么程度,新闻都报道过,模仿江裴书中犯罪的案例,已经出现了两例。

    当然,有弊也有利,江裴书中关于犯罪心理学的剖析,对警方侦破案件有很大指导作用,因为江裴当作家之前的专业就是犯罪心理。

    萧荆禾看过江裴的采访,某天拿外卖的时候,她才发现,哦,原来是邻居。

    下了电梯,走廊里的灯毫无预兆地暗了。

    “灯又坏了。”

    昏昏暗暗的,看不清江裴的脸,她只听见他这么抱怨了一句。

    她拿出手机来照明,或许因为在黑暗的环境里,她突然想到了江裴最近连载的那本书,书名叫罪孽。

    “你的书我一直在追。”她说。

    江裴笑笑“我的荣幸。”

    她租的公寓在江裴前面,进屋之前,她拿着手机往回照“能问一个你一个问题吗”

    江裴眯了眯眼“可以。”

    “王太为什么要杀乔平”

    王太是罪孽的主角,一个连环杀手凶手。

    江裴轻描淡写的口吻“因为王太是反社会人格障碍者。”

    他啊,就是见不得别人比他过得好。

    ------题外话------

    **

    昨天的章节有个bug,宁也是被扫好友,何凉青不用点同意,我去改

    下载地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