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番外3:容历要以身相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话的是容历的长姐,容家长孙女容棠,她长了容历近二十岁,因着母亲早逝,她这个长姐便把容历当儿子来养。

    容家六姐弟,除了容历,相貌都像母亲,轮廓偏柔和,看上去很温婉,不过容棠性子像父亲,当过几年女兵,看上去就很利索干脆。

    “宁也,”容棠使唤坐在沙发上玩游戏的儿子,“去叫医生。”

    容棠的夫家宁家也是军人家庭,宁也是她的独子,刚过二十,就读帝都大学物理系大二,一米八几的男孩子,长得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染了一头闷青亚麻色,显得皮肤很白,模样很乖。

    不过,性格就不乖了,宁家就得了宁也这么一个小金孙,被老人家惯的,有点公子脾气,对人总是爱答不理的,不过,宁也打小就怕只比他大了八岁的舅舅。

    他关了游戏,瞄了他舅一眼,起身“哦。”

    “容历。”见他呆呆望着房顶,容棠又喊了他一声。

    他坐起来,慌神似的,目光在病房里找了一圈“阿禾呢”

    容棠边给他倒水“什么阿禾”

    他怔坐着,嘴里喃喃喊着阿禾,失魂落魄了许久,掀开被子,下了病床慌手慌脚就往外跑。

    病房门口,陆启东刚办完住院手续回来,就看见容历魂不守舍地跑出来,鞋都没穿,陆启东拉住了他“这是怎么了”

    他眼眶殷红“阿禾在哪”

    陆启东没反应过来“谁”

    他头上有汗,眼里又慌又急“女消防员。”

    哦,那个很刚的女消防员啊。

    容历被她揍了,估计气坏了,身为兄弟,陆启东怎么可能不作为“你息怒,我已经帮你投诉她了,还特别嘱咐了公安七局的人,一定好好教训她。”说起来,陆爷也是很气的,“真是无法无天了,连你都敢打,太不知道天高地”

    “谁准你去投诉她了”

    音色冷冰冰,像刀子一样,扎得陆启东一个激灵“哈”

    “立刻去撤销。”他眼里凝了一层冰,裹挟着森森冷意。

    怎么像动怒了

    陆启东有点懵逼“容历,你是不是碰到头了那个女消防员”

    巧了。

    那个女消防员刚从急诊室出来。

    “阿禾。”

    容历的视线瞬间被这声阿禾抓住了,陆启东也回头瞧过去。

    何凉青刚赶过来“没事吧”

    萧荆禾把包扎手臂时卷起来的袖子放下去“轻微烫伤,没什么事。”

    陆启东抱着手,仔细瞧着那俩姑娘“真是冤家路”

    话还没说完,他兄弟已经冲过去,抱住人家了。

    陆启东“”

    这是什么骚操作

    腰突然被抱住,萧荆禾愣住了,抬头就看见一张熟悉的侧脸“这位先生。”

    他没松手,用了很大的力气,把她整个人都藏进怀里,低头,脸埋在她肩上“阿禾,我叫容历。”

    她知道,他叫容历,与炎泓帝同名。

    她推了他一下,没推动,眉宇蹙起“请你松手。”

    他不松,收紧了环在她腰上的手“你去哪”脸还伏在她肩上,他侧头,声音便吐在她耳边,“你把我带走,我要跟着你。”

    声音很软,像央求。

    陆启东“”

    容棠“”

    从来没见过,容历这样低三下气的样子,容历性子冷淡,便是对家人也未曾这样亲昵过。

    陌生的气息在鼻尖萦绕,绕得萧荆禾心神不宁,莫名地心慌意乱,她使了力推开他,脸色冷然了几分。

    容历被推得退了两步,立马又靠过去,眼眶通红,眸里全是血丝,看她时,目光痴痴缠缠,又战战兢兢。

    心像突然被扯了一下,疼得她皱紧了眉,越发觉得情绪来得莫名其妙,有几分烦躁,她往后退“我们不熟,你跟着我干什么”

    他身上的衬衫皱了,头发也被压得凌乱,没穿鞋,赤着脚踩在地上,刚醒来,脸上带着些许冷白的病态感,目光里总有几分小心翼翼。

    这般脆弱,一点都不像初见时画中走出来的清贵公子,多了凡尘的烟火气了。

    他紧抿着唇,很久才回答“你救了我。”

    所以要跟着她

    萧荆禾不懂他的意图“我是消防员,这是我分内的事情。”

    他把唇抿得发白。

    她会信转生还魂吗会信前世今生吗会把他当疯子吧。

    没有这样手足无措过,很多话想跟她说,又不知道怎么说,没有人会懂的,没有人懂他历经轮回后刻进骨子里的痴念,像偷来的一场欢愉,他不敢明目张胆,怕突然惊醒后,还躺在棺木里,身侧,只剩她的骨灰。

    他走近她,伸手,想碰了碰她的脸,却被她用手挡住了。

    碰到了,不是骨灰,她有温度

    他抿着的嘴角弯了一点,眼底有很淡很淡的笑意,说“救命之恩要报。”

    萧荆禾把手收回去,指腹还有他手背的凉,她下意识摩挲了一下手指“所以呢”

    他说得认真“我要以身相许。”

    她一时间哑口无言了。

    不远处,容棠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这是我弟”

    陆启东掐了自己一把,不是做梦“是的,棠姐。”

    半晌。

    萧荆禾才回答他莫名其妙的话“我不接受。”

    他语气有点点讨好,又像商量“可以慢慢来。”不过,他很坚定,又拉住了她的袖子,“你先把我带走。”总之,以后她在哪,他就去哪。

    萧荆禾扯了扯袖子,他攥着没松,不知道拿他怎么办了,分明是陌生人,她却总有几分不忍。

    容棠看不下去了“容历。”她想把容历拉到一边,偏偏,他不动,还拉着人家袖子不放,容棠都觉得?澹??斯媚锏狼福?氨?福?业艿芸赡苌说酵妨恕!

    以身相许

    亏他说的出来

    容历否认“我没有。”

    萧荆禾用了几分力气,把袖子扯回去了“没关系。”见人家家属来了,她唤了何凉青一声,便与她一同离开。

    容历去追她,被他姐拉住了“你干什么去”

    他甩了,没甩开,有点急“我要跟她走。”

    “”

    白养这么大了

    容棠还能还看不出来他的心思先把人稳住“急什么,知道是谁就跑不掉。”她说正经的,“看上人家了”

    人已经走了,他收回目光“是。”

    他答得干脆果断,容棠都觉得匪夷所思,她知道他什么性子,冷冷淡淡了这么多年,便是对至亲也总是隔着三分距离,什么都入不了他的眼,更别说让他上心了。

    这下好了,一个女人,彻底让他神魂颠倒了。

    太来势汹汹,容棠不放心“你都不知道人家有没有男朋友,这么贸然”

    “我不管。”

    他对什么都不冷不热,难得这样不管方寸。

    容棠觉得事态严重了“那要是人家结了婚呢”

    容历眉头狠狠一拧,许久,认命似的“我可以当小三。”

    “”

    那么冷清的一个人,居然能说出这种任性妄为的话,容棠也是第一次见,她这个弟弟与寻常人不一样。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容历三岁时,容家请了先生给他算了命,命格便是这八个字,他早慧,他不像一般的孩子,他开口成诗文,书画也一绝,所有人都夸容家出了天才,可是外人不知道,容家的老幺不只是早慧,他对外界的感知几乎为零,封闭自己,把所有情绪都宣泄在一幅一幅没有人看得懂的笔墨丹青里。

    他突然说他要去当小三。

    容棠的第一念头不是道德伦理,而是她弟弟终于像个人了。

    当然,她不同意“别胡扯”她这个当长姐,怎么可能允许他们容家人去当小三,“至少得先想法子让她离婚。”

    容历思忖,似乎在想可行性。

    容棠是个干脆利索的性子,说做就做“东子,你帮我查一下。”

    目瞪口呆的陆启东“”

    他的三观已经碎得稀巴烂了。

    取药的地方在一楼,下了楼,何凉青才说起方才的事“那位容先生好像对你一见钟情了。”

    萧荆禾一向理智“一见钟情钟的都是皮囊。”

    何凉青打趣“那你觉得他的皮囊怎么样”

    她就事论事“上乘。”

    何凉青笑了。

    她太了解萧荆禾,那人对她总是有些不同的,不然,抱也抱了,手也牵了,怎么可能不挨打,以前大学时,不是没有对她穷追猛打的男孩子,可谁碰得到她一寸皮肤。

    何凉青心里有数,不说破,调侃了句“阿禾,你该找个男朋友了。”

    她说“我随缘。”

    嗯,何凉青觉得她的缘分到了。

    “你坐一会儿,我去帮你拿药。”

    “好。”

    何凉青去拿药,她找了个位子坐下,有些烦躁,又不知道烦躁什么,心绪难宁。

    排队取药的人很多,何凉青等了十多分钟,还没有到她,后面突然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回头。

    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子,穿黑色的卫衣,头发染成了闷青色,很少年气,白唇红齿的,生得漂亮。

    他脸有一点红“你的钱掉了。”

    何凉青看地上,果然有一张红色的纸币“这不是我的钱。”她的包在阿禾那里。

    旁边一位老大爷大声说了句“是我的”

    说完,老大爷就把钱捡起来,东张西望一番,塞进了口袋。

    何凉青继续排队。

    不一会儿,她又被拍了一下肩膀。

    还是那个男孩子,隔着一个人站在她后面,声音细细的,听上去很乖“地上还有一百块,是不是你的”

    何凉青低头,钱就在她脚下,她摇头“不是我的。”她钱包都不在身边,怎么会有钱掉出来。

    隔壁的老大爷又大喊了一声“是我的”

    老大爷赶紧捡起来,塞口袋了,笑得眼睛都眯了。

    又等了几分钟。

    “喂。”

    何凉青回头。

    男孩子脸比刚才更红了,他把卫衣的帽子戴上了,黑色帽子更衬得脸白,表情不自然,看她时眼神也有些闪躲“还、还有一百块。”

    何凉青失笑,还是摇摇头。

    隔壁老大爷忍不住笑,激动开心得不行“我我我,都是我的”

    哈哈哈

    老大爷赶紧把钱捡起来了。

    这会儿,已经排到何凉青了,她把手里的单子递给拿药的护士,护士问她

    她说

    然后她拿出手机,正要扫码付钱,一个手机突然挡在付账码前面。

    叮

    她扫了一个陌生的二维码,抬头,看见一只修长干净的手,那手的主人立马把手缩回去,她回头,看见男孩子一张通红的脸,正是方才喊了她三次的人。

    “你”

    他拔腿就跑了。

    何凉青“”

    一米八几的男孩子,腿长,几步就跑远了,拉了拉卫衣的帽子,又折回来,眼神飘着看她,支支吾吾地说了句“你、你点一下同意。”

    说完,他扭头,又跑了。

    何凉青捂嘴,笑得温柔。

    旁边,老大爷正在讲电话,嗓门很大“刚刚有个傻子,为了跟女孩子搭讪,自己往地上扔了三百块,全让我给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何凉青“”

    她想了想,点了同意。

    然后,很快弹出了一句话“我叫宁也。”

    宁也靠墙站着,把何凉青的朋友圈刷到了最底下,懊恼地一脚踹了垃圾桶,骂自己是猪,神色恹恹地回了病房。

    “不是让你叫医生吗”容棠想揍人,“医生呢”

    他有气无力“忘了。”

    “”

    亲生的,亲生的

    容棠一脚踹过去“滚。”

    宁也麻利地躲开了,把头上的帽子扯下来,耳朵红红的“妈,你能不能给我买个牙科医院”

    容棠怀疑自己听错了“买什么”

    宁也平时性子懒,除了玩对什么都不上心,脸上是少见的认真“牙科医院。”

    “你买牙科医院干什么”

    他还有点不好意思,抓了抓染了闷青亚麻色的短发“我喜欢的女孩子她是牙医。”

    二十了,知道怀春了。

    二十了,可以打了。

    “买医院多麻烦,我帮你把牙打掉,你再去找那个姑娘给你补牙。”

    “”宁也给她妈翻了个白眼。

    容棠让他滚,扭头,就看见她家里的俩老头。

    “爸,爷爷,”容棠赶紧过去搀扶,“你们怎么来了”

    ------题外话------

    **

    以后你们早上看哈

    何凉青和宁也以前就有故事,听我慢慢讲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地址

    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