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禹戈10:天北想要弟弟妹妹,禹戈日常撒糖

禹戈10:天北想要弟弟妹妹,禹戈日常撒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北回答:“妈妈要出差,爸爸陪她,我去外公家小住。”

    真乖,跟他舅舅一样乖,褚戈摸摸天北的帽子,想偷回家……

    “舅舅,”天北歪着头,跟他爸爸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眼睛正盯着姜锦禹放在褚戈腰上的手,表情非常一本正经,“绅士是不可以随意触碰女士的。”

    姜锦禹and褚戈:“……”

    小绅士还不懂什么叫谈恋爱。

    “进来。”时瑾说。

    “哦。”

    天北拉着他的小行李箱进了电梯。

    时瑾按了键,等电梯门合上:“那是你舅妈,你舅舅可以碰。”

    天北第一次听到舅妈这个词,不懂:“爸爸,什么是舅妈?”

    “你舅舅以后的妻子。”

    哦,他懂了,周畅老师说,绅士要疼爱自己的妻子。

    从七栋出来,天北看见言叔叔在保安亭里当值,然后叶老师进去了,然后言叔叔牵着叶老师出来。

    噢,他又懂了,他们跟舅舅舅妈一样。

    “爸爸。”

    “嗯。”

    天北看着夕阳下特别黑的言叔叔,很好奇,就问爸爸了:“白皮肤的阿姨和黑皮肤的叔叔生了一个宝宝,宝宝的是什么颜色的?”不等爸爸回答,天北就迫不及待地问,“是灰色吗?我上美术课的时候,往白颜料里加黑颜料,调出来就是灰色的。”

    时瑾回:“等生了就知道了。”

    “哦。”

    他还是觉得是灰色的。

    小区大门的门槛有点高,时瑾把一大一小两个箱子先提过去,再把天北抱过去,秦中已经开了车过来,停在马路对面。

    天北拎好自己的小箱子,让爸爸牵着走:“爸爸。”

    “说。”

    他就说了:“挺挺姐姐和阔阔姐姐以后会有灰色的弟弟妹妹,我也想要一个弟弟妹妹。”

    荣荣的妈妈也生了一个弟弟,昨天在幼儿园,荣荣很高兴地跟他说她有弟弟了,特别可爱的弟弟。

    可是,他没有。

    时瑾惜字如金,三个字,一点幻想都没给天北留:“你没有。”

    天北立刻就问了:“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时瑾停下,表情严肃,“不准在你妈妈面前说你想要弟弟妹妹。”

    天北眨巴眨巴眼:“为什么?”

    时瑾把他抱起来,放在了行李箱上,没有回答,只问他:“听见没有?”

    “哦。”

    可是为什么呀……

    “抓紧了。”

    “哦。”

    天北抓紧大行李箱的拉杆,时瑾推着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以及行李箱上的天北,过了马路。

    再说谭妙唯那件事,褚戈在女厕教训了她之后,她连着请了两天的假,不过,仍旧没有公开道歉。

    又过了一天,谭妙唯突然换了个人似的,在校园贴吧、论坛里各发了一封千字的道歉书,公开承认她出于嫉妒,恶意摸黑姜锦禹与褚戈的关系,不仅如此,在那之后,她看到褚戈就躲,若是躲不掉了,就乖乖喊‘师母’。

    周二,姜锦禹有早会,褚戈上午没有课,下午才和king一起去了学校。

    她逛完了校园贴吧:“King,你怎么着谭妙唯了?”

    King开着车,表情淡定地回了一句:“没怎么着,就是让她在图书馆的顶楼待了一夜。”

    估计谭妙唯被吓得够呛。

    “谢了。”

    King拿出了金大侠的风范:“区区小事,不足挂齿。”

    褚戈哟了一声,调侃他:“你四个字的词语倒会得挺多。”

    金大侠江湖做派十足:“小姐谬赞,行走江湖,会些雕虫小技罢了。”

    褚戈:“……”

    被武侠剧荼毒得不轻啊。

    车刚停稳,褚戈还来不及下去,就看见停车线外面站了个熟悉的身影,看那身形就知道是谁了,褚戈干脆先不下去,让室友和金大侠独处。

    “金金金老师。”边落落捧着个很漂亮的点心盒,紧张地结结巴巴,“这这这是我做的小蛋糕,您、您您尝尝。”

    金大侠没接,一脸严肃,再加上脸上那道疤,外貌非常像武侠剧里的大反派:“无功不受禄。”

    边落落怯生生地看了他一眼,低着头,小小声地说:“您您帮过我,我想报答你。”

    金大侠不为所动:“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你不必放在心上。”

    边落落有点急,竟不结巴了:“那怎么行,我一定要报答你!”

    金大侠思忖了很久,联想了一下他看过的几十部武侠,突然醍醐灌顶:“你是要以身相许吗?”

    边落落胖乎乎肉嘟嘟的脸顿时红透。

    “我我我、我……”‘我’了半天,她羞得说不出话来。

    金大侠知道佳人相思意了,郑重地拒绝:“抱歉,我无暇于儿女私情。”说完,走了。

    褚戈:“……”

    江湖需要你去统一吗?正义需要你去匡扶吗?还无暇儿女私情?这个呆子!

    边落落拎着蛋糕,快哭了。

    谭妙唯道歉后,学校教务处也出面拨正了风向,算是默认了这两个人的正当关系,加之姜锦禹亲口承认了恋情,传闻慢慢得也就站不住脚,另外,褚戈专业的老师出来辟谣,公开化了整个专业的奖学金和评优情况,声明不存在任何暗箱操作弄虚作假的可能,这件事才告一段落。

    当然,学校里还是有人会对褚戈指指点点,但凡是键盘侠,姜锦禹会直接黑掉,直到有传闻说褚戈家里是混黑的,她本人很能打,一个人能放倒一群人,说她出行有两个黑人保镖护送,说她闭着眼都能拆卸手枪与炸弹,说她包里有枪,说她杀人越货无所不作……这之后,风言风语反而少了很多,毕竟,珍惜生命远离社会大佬。

    不管学校里怎么风言风语,姜锦禹和褚戈照常上课下课,和普通情侣一样,他们刚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很腻歪,尤其是褚戈,特别黏姜锦禹。

    比如——

    周日晚上,褚戈跟隔壁的叶老师学了冬菇排骨汤,她端了一锅汤去姜锦禹屋,然后,一待就是整个晚上,喝完汤,就窝在沙发里看《帝后》,一口气就看了三遍。

    姜锦禹看了一下时间,把环在褚戈腰上的手拿开:“十一点了。”意思是,该回去睡了。

    她不开心:“你赶我走!”

    姜锦禹摇头,耐心很好:“你该睡觉了,还想看明天我再陪你看。”

    她刚刚看《帝后》哭了,眼睛还是红的,看起来有点可怜,她抱着他的手撒娇:“我想跟你睡。”

    “……”

    他耳朵红了,不知道怎么说。

    褚戈是个小话痨,在说个不停。

    “我一刻都不想跟你分开。”

    “锦禹,要不要看鬼片?”

    “我想躲在被子里看。”

    “我想看很久了。”

    “可是我一个人不敢看。”

    她特别期待地看着姜锦禹:“你陪我看好不好?”

    他挣扎了一下:“好。”

    然后,她跑去自己公寓洗了个澡,并且抱了个枕头过来,熟门熟路地钻进了姜锦禹的被窝,别多想,盖着被子纯看鬼片,不过,这是褚戈留宿的第五个晚上,在这一周内,她每天晚上都有不重样的理由留下来。

    当然,不止在家里腻歪,在学校里也腻歪。

    比如,十点钟的大课间。

    褚戈气喘吁吁地跑到主教楼,在教室门口外面喊姜锦禹:“姜老师,出来一下。”

    姜锦禹皱着眉出去,把她拉到人少的楼梯间:“你又逃课了?”

    “没有啊,现在是课间。”她边说,还边喘,额头上有汗,脸蛋也红红的。

    姜锦禹用袖子给她擦汗:“你从机电楼跑过来的?”

    她上午有课,在机电楼那边的教室。

    “嗯,我跑过来的。”褚戈胡乱抹了一把头上的薄汗,看手上的手表,“还有七分钟就要上课了,我跑回去最快也要六分钟,你让我亲一下,时间要来不及了。”

    姜锦禹:“……”

    她跑这么远,就是过来亲他?

    她踮脚,伸手挂在他脖子上:“锦禹,你低一点,我亲不着。”

    姜锦禹四处看看,脸比刚跑过将近一千米的她还要红,把她卫衣的帽子拉上来,罩住她的脑袋:“有人。”

    她从帽子底下抬起脑袋,委屈巴巴地看他:“你不给我亲……”

    “……”

    故意的,她很会撒娇。

    不过,姜锦禹就吃这一套:“给亲。”

    他低下头,凑到她唇边,让她亲够了才回教室。

    全班同学都盯着姜老师红彤彤的脸,后知后觉,噢,这一包狗粮塞的。

    那次,他们在楼梯间接吻被人拍了,还po到了网上,惊掉了一大波人的眼镜,实在是没想到姜老师接吻的时候居然是个听话又磨人的小妖精。后来姜锦禹就同褚戈约法三章,只有在没人的地方,比如他的办公室才可以亲亲,所以,褚戈跑他办公室特别勤。

    对此,同办公室的明奇每天都在遭受暴击。

    “姜老师,你女朋友又来了。”明老师羡慕嫉妒恨啊!

    姜锦禹往门口看了一眼,对女朋友笑了笑,然后转头对明奇请求:“麻烦你回避一下可以吗?”

    明奇一边挪位子,一边控诉:“能对单身狗善良一点吗?”

    这对小年轻啊!

    当然了,这对小年轻不仅只是腻歪,他们也会吵架。

    比如——

    姜锦禹有很严重的强迫症,严重到不仅要把褚戈公寓所有的摆设都从大到小依次排列,还连褚戈的一件牛仔外套都不放过。

    那件牛仔外套褚戈很喜欢,设计很潮流,后面有三个装饰口袋,形状、大小、裁剪、排布都不规则,中间那个口袋最小,最大的在上面,第二大的在最下面。

    这个周末,他们要去水族馆约会,她换好了衣服,在化妆,姜锦禹过来等她,从一进门,到她化完妆,足足十五分钟,他一直盯着她的外套看。

    “锦禹,你盯着看了好久了。”

    姜锦禹走到她后背,用手戳了戳她牛仔外套后面的口袋:“这两个口袋的顺序,能不能换?”

    她知道了,他强迫症犯了。

    “换不了啊,都缝好了。”她把包背上,挽着他出门,“而且这样更好看。”

    姜锦禹走到门口:“可以抠下来。”

    褚戈:“……”

    姜锦禹的小仙女不能生气,她告诉自己。

    他还不放弃,又用手戳了戳她牛仔外套上的口袋,试图说服她:“抠下来后,再给你缝好。”

    “……”

    要被他的强迫症气死了。

    褚戈拒绝:“不要。”按照从大到小的顺序排,衣服就很俗了。

    他不肯出门,拉着她讲道理:“换了顺序也好看的,抠下来好不好?我很快就帮你弄好,会帮你缝得跟以前一样好看。”

    他固执起来,八匹马都拉不回来,褚戈要被他气成河豚了,鼓着腮帮子控诉他:“你无情!”

    “你无义!”

    “你无理取闹!”

    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姜锦禹哄她:“褚戈,抠下来好不好?”他亲亲她气鼓鼓的脸,“嗯?”

    声音软软的,尾音故意提着,眼神柔软得像笼了一层软绵绵的雾气。他这个样子,特别像Yan送给叶老师的那只小奶猫。

    褚戈扭开头不看他:“不准撒娇。”

    “我不要理你了。”就扭头了几秒钟,还是转过去,她气冲冲地瞪着姜锦禹,“你连我一件衣服都忍受不了,是不是以后发现我有缺点了,你就要把我也抠掉。”

    姜锦禹摇头:“那不是一回事。”他抬手,手指在抠中间那个最小的口袋。

    褚戈气得甩开他的手:“就是就是。”水族馆也不去了,她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不想理你了。”

    姜锦禹不说话了,也不敢再惹他生气,很老实地坐在她身边,拉拉她的手,亲了一下,目光一会儿看她,一会儿看她外套后面那三个口袋。

    褚戈:“……”

    强迫症过分了!

    可是男朋友是自己追来的,除了宠着,她还能怎样,每次都这样,一开始她先生气,到最后妥协的总是她。

    她认命地把牛仔外套脱了扔给他:“好吧,给你抠。”

    姜锦禹心满意足,亲了她三四下,才去拿剪刀,拆了口袋的线,把中间和下面的口袋抠下来了,可他一个男生,只会抠,哪里会缝。

    最后,姜锦禹是用双面胶把口袋粘回去的,第二大的口袋粘在中间,最小的在最下面,亲手给女朋友穿上,并且说:“这样更好看。”

    褚戈甩开头,要跟他分手十秒钟。

    他凑过去亲她,向她保证:“我会找最好的裁缝,给你缝好的。”

    褚戈:“……”她被气笑了。

    ------题外话------

    **

    这对就是小甜饼,没多少就要收尾了,然后开始下一个番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