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禹戈10:暖饱思淫欲,时瑾父子撒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眯着眼笑,在他耳边说,“锦禹,我对你一见钟情哦。┏m.read8.net┛”

    他别开脸,笑了。

    害羞了呢。

    她发现了,他特别容易害羞,心里欢喜,她凑过去,在他脸上又啄了一下。

    他害羞,但也不躲,问褚戈:“你吃午饭了吗?”

    她摇头:“没有。”

    她是早上九点的飞机,十点多就到了南城,只是碰上了堵车,这才到得晚,从早上到现在一口水也没喝。

    姜锦禹松开扶在她腰上的手,改牵她的手:“我带你去吃饭。”

    她让他牵着,另一只手又去抱他:“我不饿,不用吃。”她仰着头,眼里亮晶晶的,“这就叫有情饮水饱吗?”她不饮水,都不饿。

    她中文还不太溜,成语和俗语都不太会用。

    以后再教她,姜锦禹去拿了放在沙发上的外套:“不饿也要吃,先去吃饭。”

    “好。”她又想到了一句出名的中文,活用了一下,“吃完了是不是就可以饱暖思淫欲了?”

    “……”

    他很无可奈何的表情。

    她笑着把手伸过去:“锦禹,我要牵手。”

    姜锦禹就牵着她的手,出了房间。

    因为还有课,下午四点,褚戈就回了江北,她自然舍不得,只是姜锦禹为人师表,有几分老师的做派了,不让她逃课。

    次日中午,褚戈刚挂完姜锦禹的电话,他说到了,她正兴奋着,导员就通知她说校长找她。

    校长办公室。

    “褚戈同学。”陈校长从真皮沙发上站起来,五十多岁,矮矮胖胖的,挺着个圆滚滚的肚子,笑得倒是慈眉善目,“不用紧张,先坐下喝杯水。”

    她不紧张啊,她找了个位置坐下了。

    陈校长倒了杯水给她:“没别的事,就是想向你了解一下最近校园网络上的一些流言蜚语。”

    锦禹果然是西交大的招牌,堂堂校长都关注她一个小小的学生了。

    褚戈放下杯子,坐得很端正:“你是指我和姜老师的事?”

    陈校长没想到这小姑娘不仅不生怯,还大大方方,也就不拐弯了:“如果有什么误会,我希望你能尽快——”

    澄清两个字还没出来。

    她就认了:“没有误会。”

    “那——”

    她说:“我和姜老师在交往。”

    一双浅棕色的眸子不同于同龄的女孩子,带着几分不加刻意的自信与张狂。

    真是个有胆识的女学生。

    陈校长不免对她生出了几分忌惮,态度柔和了些:“是这样的,你还是在校学生,姜老师又是学校最有声望的副教授,你们在一起的话,免不了一些闲言碎语——”

    又不等他说完,被打断了。

    “褚戈。”

    是姜锦禹的声音。

    陈校长有点尴尬,脸上堆着笑,看向门口:“姜老师来了。”来得也忒快了!

    姜锦禹视线直接越过了校长,对褚戈说:“你去外面等我。”

    她也没说什么,起身去外面等他。

    陈校长还想开口让人留下来,对对质,说说清楚,可看到姜锦禹已经明显不悦的神色,开不了口了。

    这姜老师不仅是计算机行业的领袖人物,关键是他还是秦家六少的小舅子,西交大的一栋教学楼就是秦六少捐的……

    这事儿不好办啊。

    姜锦禹坐下:“有什么问题跟我说。”

    陈校长尽量委婉:“网上的各种声音我也关注了一下,师生恋这个问题,学生还是比较敏感的,负面的评价也很多,不管是对学校,还是对姜老师你自己的声誉,都多少有所损害。”觉得说得太不近人情了,陈校长又把话说圆滑了,“当然了,校方也不是完全不通人情,只是希望姜老师和褚同学在校内的时候,能稍微注意一下。”

    言外之意就是,别在学校搞,外面随便你们搞啊!

    姜锦禹面无表情,只是,语气冷冽:“学校有规定老师不能和学生交往?”

    陈校长被他的话怵了一下。

    这姜老师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刚来西交大任职的阴郁少年了,这几年,锋芒更甚了些,气场越来越像他那位矜贵优雅的姐夫,翩翩风度里藏着逼人的气势。

    陈校长不禁底气弱了几分:“这倒没有,只是师生关系多多少少牵扯到了学生利益,难免就会有一些质疑声。”

    姜锦禹仍面不改色,目光微凉:“褚戈不是我专业的学生,她也没有申请过任何助学金、奖学金、评优、保研,还牵扯到了谁的利益。”

    陈校长有点虚,摸了摸啤酒肚:“我们校方是知道,可其他学生不知情,猜疑就避免不了。”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他从容自若地说,“学生的素质教育,是学校该做的,是校长你该做的。”

    陈校长:“……”

    他竟无言以对。

    姜锦禹起身,不欲多说:“如果校长还觉得不妥,我可以辞职。”

    陈校长立马慌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还敢有异议吗?学校化学研究室里还有一批器材在等着秦氏签字批下来,学校上个月刚拿国际大奖的计算机设计也是姜老师主程主策的。

    陈校长挣扎了一下,只能违心了:“没什么不妥,姜老师放宽心,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帖子,我会让教务处去处理。”

    姜锦禹淡淡嗯了声,出了校长室。

    陈校长心累地坐在沙发上,感叹这个钱权至上的世界啊。

    姜锦禹出来的时候,褚戈正踮着脚,手扒在窗户的边缘,试图跳起来看校长室里面,他走过去:“我已经出来了。”

    褚戈猛地转身,趔趄了一下。

    他扶住她。

    她立马问:“校长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

    “那我们能光明正大地谈恋爱吗?”

    “嗯。”姜锦禹牵着她,带她出去。

    她不太相信,嘀嘀咕咕地说着:“不能也没关系。”

    她心情很好的样子:“我们可以地下情。”

    “偷偷摸摸的话,”她摇晃着被他牵着的手,很雀跃,“肯定很刺激!”

    姜锦禹:“……”

    她的回路,总和一般人不一样。

    就这样,姜锦禹堂而皇之地把褚戈牵进了教室,一进去,教室里就安静下来了,两个班一百多双眼睛都盯着门口的两人,以及他们牵着的手。

    姜锦禹简单介绍:“你们师母。”

    后面,就是一片嗷嗷声,也不知道激动什么,反正就是很激动。当然,除了第二排的谭妙唯,她死死咬着唇,眼里全是不甘与愤恨。

    姜锦禹松手,看褚戈在第一排坐下了,才走到讲台:“开始上课。”

    这堂课,和往常也并没有很大的不同,课上,姜锦禹与褚戈并无互动,一个上课,一个听课,完全不掺杂任何私人情绪。

    若真要找出什么不同的话,嗯,姜老师这节课声音温柔了不少。

    倒数第二排,一哥们踢了踢旁边的人,掩着嘴:“兄弟,你可以死心。”

    廖成光正在撩妹呢,抬了个头:“我早就死心了。”他叹了个气,“我撩了她一个月,她还当我是热情好客,也是很无力啊。”

    十二点十分,下课。

    姜锦禹在帮学生拷课件,褚戈先出去了,他拧了一下眉。

    教室外面,褚戈一只脚搭在楼梯扶手上,把谭妙唯拦下了。

    下课时间,来来往往的学生很多,有不少注目的人,谭妙唯有些难堪,脸色很不好:“你要干什么?”

    她抱着手,分明站在台阶下面,仰着头,眼里的气势却强盛,语调也很随心所欲:“看不出来?堵你呢。”

    谭妙唯绕开。

    褚戈一只手撑在墙上,把她挡住了,语气已经不耐烦了:“非得我动手是吗?”

    谭妙唯在她那里吃过苦头,知道她这话不是唬人的,不少路人已经认出了褚戈,拿出手机在拍,谭妙唯不敢把事情闹大,只好对室友说:“你们先回去。”

    两个室友犹豫了会儿,还是先走了。

    褚戈走在前面,扔了两个字:“跟上。”

    这一层最里面的女厕在装修,还没有对学生开放,她直接领着人进去了,反手就把门摔上了。

    谭妙唯这才有点慌了:“你想怎样?”

    褚戈凉凉地看着她:“还能怎样,女厕这种地方,不知道用来干什么的?”

    “你——”

    她没耐心听,顺手开了水龙头,直接用蛮力把人拽过去,抓着她的头发,摁进了洗手池里。

    谭妙唯挣扎,挥着手大叫:“褚戈!”

    褚戈把她的手扭到后背,死死锁住:“叫我没用,叫救命。”

    女厕还没装修完,池子里都是脏污,堵住了出水口,不一会儿水就满到了谭妙唯脸上,她拼命扭头挣扎:“你他妈的发什么疯!”

    “再骂一句。”褚戈松了一点力气,让她骂。

    谭妙唯转过头,满脸的泥水,一双眼睛冒着火光:“你——”

    褚戈突然使力,又把她摁到洗手池里,不松手,让她整张脸都浸在水里。

    “还骂吗?”

    水龙头的水还开着,谭妙唯头发全湿了,呛了一口水,一边咳嗽一边摇头。

    真是不打就不老实。

    褚戈这才松手,谭妙唯身子一软,瘫坐在了地上,妆全花了,脸上都是泥水,她边咳嗽,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褚戈看着地上的人:“你有没有听过关于我的传闻?”

    谭妙唯抬头,眼眶猩红。

    “我出行有两个黑人保镖护送,我闭着眼都能拆卸手枪与炸弹,还有,”褚戈顿了一下,摸了摸斜挎的小包,杏眼弯弯,似笑非笑,“我包里藏了一把银色的女士手枪。”

    谭妙唯惊恐万状地盯着那个包:“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笑了笑:“我是你惹不起的爸爸,所以,”她收了笑,眼神冰冷,“不要再来惹我。”

    突然,她蹲下,谭妙唯下意识往后缩,眼里的怒火愤慨被惶恐取而代之。

    “明天之前,我要看到你的公开道歉,不然,”褚戈慢慢悠悠的调儿,“你可以试试。”

    撂完了话,她起身,把水龙头关了,目光似有若无地掠过地上瑟瑟发抖的人,勾了勾唇,走出去了。

    女厕外面,姜锦禹靠着墙在等她。

    他听见开门的声音,抬头:“怎么这么久?”

    褚戈也不瞒他:“我在教训谭妙唯。”

    这次的事情,便是谭妙唯去网上爆的料,kg查到了,姜锦禹也追到了ip地址,是该教训一下,她不动手,他也会想办法,不然,谁知道还有没有下次。

    姜锦禹只说:“要注意分寸。”毕竟是在学校,应该去外面的。

    “我就吓吓她。”

    他嗯了声,牵住她的手,动作已经很自然了。

    十一月,姜九笙要外出拍戏,时瑾跟她过去,傍晚,他给天北打包行李,要送他去徐家小住。

    天北舍不得爸爸妈妈,愁眉苦脸的:“妈妈不可以一起去住吗?”

    时瑾解释:“妈妈要去很远的地方拍戏。”

    他把天北的衣服都搭好,一套一套整理,装进真空袋,徐家也有天北的衣服,这是这阵子过去住得少,小孩子长得快,徐家那边还没添置。

    天北很难过:“爸爸呢?不去外公家住吗?”他舍不得妈妈,也舍不得爸爸,不想一个人去住。

    姜九笙起身,去给天北收拾鞋子,被时瑾抓回来,让她坐着,他去收拾,对天北说:“我要陪你妈妈。”

    天北黯然伤神,他也要人陪啊……

    时瑾补充:“让博美过去陪你。”

    姜博美开心地叼着天北的袖子直叫:“汪。”

    天北把袖子拽开,他不要博美陪,他要爸爸妈妈……可是妈妈要工作,不能闹性子,他乖乖去帮爸爸收拾行李了,收拾完了,他跑去问妈妈:“妈妈,我想你了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姜九笙把他抱起来:“当然可以。”

    时瑾把行李箱立起来,加了一句:“每天晚饭后视频,其他时间不准打扰你妈妈。”

    天北记下爸爸的嘱咐,答应:“哦。”

    太听他爸爸的了……

    姜九笙亲亲他的脸:“不听爸爸的,想妈妈了,就给妈妈打电话。”

    他看了爸爸一眼,偷偷在妈妈耳边说好。

    时瑾拿了顶儿童的鸭舌帽,给他戴上:“在那边不能挑食,要吃蔬菜。”

    天北有一点挑食,尤其不喜欢绿色叶子的菜。

    天北说好。

    行李都收拾好了,一大一小两个亲子箱,天北从妈妈身上下去。

    姜九笙舍不得孩子,蹲下去,帮天北把衣服的拉链拉好:“亲妈妈一下。”

    天北亲了。

    姜九笙摸了摸他的头:“再去亲爸爸一下。”

    他说好,走过去,仰着头:“爸爸,你太高了,我亲不到。”

    时瑾皱了皱眉,蹲下了。

    天北啵得一口,亲得特别响。

    时瑾抬手就要擦口水,看见小家伙笑得很开心,忍了,没擦那一股子奶味的口水:“拉你自己的箱子。”

    “哦。”

    天北拉着他的小海绵宝宝行李箱,那个大的海绵宝宝,就给爸爸拉,爸爸一定很爱他,虽然很嫌弃他的口水,但也没擦掉,爸爸也很嫌弃他挑的海绵宝宝行李箱,但爸爸每次都会用。

    这么一想,天北就开心很多了。

    时瑾把姜博美装进专门的箱子里,绑在大行李箱里面,回头对姜九笙说:“我送天北过去。”

    “一起去。”

    时瑾没同意:“你拍了一天的戏,乖,去睡一会儿,等我回来给你煲汤。”

    姜九笙摇头。

    天北就说了:“妈妈你休息,爸爸带我去。”

    真乖。

    姜九笙又亲亲天北的小脸,才送父子俩出门。

    到了门口。

    时瑾说:“天北,转过去。”

    “哦。”

    他乖乖转过去。

    时瑾放下箱子,把姜九笙拉过去,深吻了很久:“在家等我。”

    “嗯。”

    他在她唇上又啄了一下,才带天北出了门,他一手拉着箱子,一手牵着时天北。

    父子两,一人拉一个箱子,穿着同款的亲子装,好不赏心悦目,在电梯里,遇到了刚从学校回来的姜锦禹与褚戈。

    “舅舅好。”天北乖巧地问好,“褚姐姐好。”

    褚戈看他们父子拉了行李箱,问:“天北要去哪呀?”

    天北回答:“妈妈要出差,爸爸陪她,我去外公家小住。”

    ------题外话------

    **

    卡文,所以把天北和天北爸拉出来了,欢迎我们的男二男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