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禹戈8:褚戈被黑,师生恋情曝光(22更

禹戈8:褚戈被黑,师生恋情曝光(22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锦禹回神,眉头一皱,他说:“抱歉,我不太舒服。”

    周教授:“额……”只能用呵呵表达他的心情了,“您看——”

    他捏捏眉心:“头很晕。”

    周教练:“?”

    他起身:“我需要休息一下。”

    周教练:“……”

    有一种被塞了一口翔的感觉。

    体育馆里,正人声鼎沸,广播里主持人慷慨激昂在念通讯稿,运动场上,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挥洒着青春的汗水,观众席里尖叫欢呼声一波接一波。

    女子三千米已经接近尾声,正在做最后冲刺,跑在最前面的是弹药工程与爆炸技术专业的参赛选手,几乎领先了第二名半圈。

    前面的评委看了一眼秒表,要破纪录了。

    弹药工程与爆炸技术117班五十七个男生激动地上蹿下跳,看他们班花,气都不喘一下!

    “褚戈,加油!”

    “快到了!”

    “褚戈!”

    “褚戈!”

    褚戈瞥了一眼跑道外面陪跑的体育委员与班长,再一次感受到了华人的古道热肠,她咬咬牙,加了把劲儿,一鼓作气地向终点冲刺。

    评委掐了一下表,朝后面扬扬手,意思是:破纪录了,广播通报。

    过了终点,褚戈慢慢减速下来,她体力好,身体素质也好,只是太久没有长跑,几圈下来腿有点软,踉踉跄跄了两下,他们班的体育委员扶了她一把:“先别坐,原地慢跑几步。”又回头冲室友喊了一句,“晓中,你那还有运动饮料吗?”

    这家伙,要不要这么明显……室友送了一瓶运动饮料过去。

    褚戈说没事,把手抽回去。

    体育委员很热心:“头晕不晕?”

    “不晕。”

    体育委员拧开了运动饮料的瓶子,递给她。

    褚戈刚想说不用,抬头就看见了姜锦禹,她开心地挥手:“锦禹。”结果——

    他扭头就走。

    她顾不上体育委员和他的运动饮料了,跑着去追:“锦禹!”

    姜锦禹头也没回,越走越快。

    她刚跑完三千米,腿还在发软,打着颤,跑得又太急,左脚绊到了右脚,整个人就往前扑了。

    “褚戈!”

    这一声急切的呼喊,是后面的体育委员喊的。

    姜锦禹脚步顿时停住,回头,只愣了一下,然后跑向她。

    褚戈坐在地上,委屈巴巴地看他。

    他蹲下来:“摔哪了?”

    “膝盖。”他一问,她更委屈巴巴了,把手摊开给他看,“还有手。”

    他看看她的手,破了皮,拧着眉头又把她的裤腿卷起来,膝盖更严重,破皮的地方渗出了血。

    体育委员过来了:“褚戈,你没事吧。”

    姜锦禹抬头,看了他一眼:“跟你没关系。”说完,他拉着她的手环在自己脖子上,把她抱起来。

    体育委员:“……”

    他一颗青春萌动的少男心,碎了。

    褚戈老实待在姜锦禹怀里,有点不确定:“你是生气了吗?”

    姜锦禹看着前面的路:“没有。”

    他板着脸,抿着唇,气得不轻。

    褚戈不说话了,伸出手,抱住他的脖子。

    后面,体育委员:“……”

    青春萌动的少男心,稀巴烂了。

    姜锦禹抱褚戈去了医务室,坐诊的女医生年纪不大,目光在姜锦禹俊逸的脸上停留好几秒,才问:“哪里不舒服?”

    “摔到了膝盖。”

    女医生把放在白大褂口袋里的近视眼镜戴上,看了看褚戈的膝盖,又抓着她脚踝活动了两下:“疼不疼?”

    褚戈摇头。

    “没什么大事,先把你女朋友放病床上。”说完,女医生出去配药了。

    姜锦禹弯下腰,把褚戈放在了里面的病床上,刚要起身,她拽住了他的袖子:“她说我是你的女朋友啊啊啊啊!”

    他一直皱着的眉松开了,淡淡嗯了声。

    中午,褚戈在寝室里午休,翻来覆去的毫无睡意,她爬起来,坐在上铺,抬手就能碰到上面的墙,她抠了抠墙上不知道哪届同学贴的小星星贴纸,和边落落说起了今天运动场上的事。

    “落落,你说锦禹为什么生气啊?”

    她不太懂了:“这两天我总是惹他生气。”这次,还有上次廖同学的事。

    她很苦恼啊:“他又不告诉我他在气什么。”

    她躺下,用脚踢着墙顶:“我又想不明白哪里做错了。”

    边落落把正在播放的国产剧按了暂停,寝室里另外两个女生都去考研教室自习了,只剩她们俩,边落落就直问了:“你是不是没谈过恋爱?”

    “嗯。”

    哪止没谈过,她看都没怎么看过,洗粟镇不通网络,镇上的人都忙着在那片血染的土地上挣扎着生存,爱情是奢侈品。

    边落落很肯定的语气:“姜老师这是吃醋了。”

    褚戈和姜老师都是新手,一个懵,一个闷,凑一起就傻傻纯纯的。

    褚戈一听,一个打挺,坐起来,表情很兴奋:“真的吗?”

    边落落用力点头:“肯定是。”她胖乎乎的小脸上,满是坚定的神色,“我看了那么多言情小说,绝不会错的,姜老师一定是看见你跟别的男同学说话了,所以嫉妒了。”

    褚戈眼睛都发光了,心脏在乱蹦?,她捂着心口,在床上打滚:“那真是太棒了!”

    边落落也替她开心:“嗯,太棒了。”

    因为秋季运动会,下午放假,褚戈本来想约姜锦禹出来,问问他是不是吃醋了,可不巧,姜锦禹下午三点的航班,要去南城开研讨会,她只好作罢,等他回来再当面问。

    姜锦禹一去就是好几天,褚戈无精打采了好几天,谁跟她说话都有气无力,尤其是是男同学,她一个都不理了,连好心给她占座位的体育委员,她都不搭理,若是被她的礼仪老师见了,肯定要说她失礼,失礼就失礼吧,不能让未来男朋友嫉妒。

    姜锦禹走的第三天中午,她觉得自己快得相思病了,实在忍不住,又给他打了个电话。

    “研讨会顺利吗?”她手里抱着两个饭盒,边讲电话,边从食堂往寝室走。

    姜锦禹有问有答:“嗯。”

    “吃午饭了吗?”

    “还没有。”

    “那你去吃。”

    “嗯。”

    “你什么时候回来?”

    “后天。”

    她一听,圆圆的包子脸就皱了:“还要这么久啊。”

    她开始话痨了,喋喋不休,一句接着一句蹦出来。

    “你不在我都不想去蹭课了。”

    “我还积了好多不会的高数题。”

    “放学一个人回去也没意思。”

    “King太无聊了,天天在车上跟我谈江湖侠义。”

    “他自己沉迷武侠就算了,还带着天北一起看。”

    “昨天天北还问他爸爸,能不能帮他买一把倚天剑。”

    “时医生说没有倚天剑。”

    “天北说屠龙刀也行。”

    “King都把天北带歪了!”

    “还有Yan,忙着追隔壁的叶老师。”

    “不是去给叶老师修水管,就是去给她装灯泡。”

    说到这里,她重重叹了一口气,可怜巴巴的语气:“就我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他说,声音轻轻柔柔的:“我很快就回去了。”

    褚戈还是很郁闷:“一点都不快。”

    她无精打采:“还有两天。”

    她有气无力:“四十八小时。”

    她唉了几声:“两千八百八十分钟。”心情忧郁到了极点,“好多好多秒。”

    姜锦禹不知道怎么接她的话了,也不挂电话,听她呶呶不休地说着。

    说了一路,到了寝室楼下,褚戈才挂电话,走了一段路,她觉得奇怪,觉得好像有人在看她。

    难道是因为她破了女子三千米的校纪录?

    她把卫衣的帽子扣在脑袋上,遮了遮脸,低调地上了楼,到了寝室门口,她边开门,边说:“落落,没有红烧茄子了,我给你买了肉末茄子。”

    边落落没有像以往一样开心地过来接饭盒,皱着圆乎乎肉嘟嘟的的脸,表情很复杂:“褚戈,你和姜老师在一起了吗?”

    “还没有啊。”不过差不多了,她问,“为什么这么问?”

    边落落把她的笔记本电脑转过去给褚戈看:“有人把你和姜老师的照片放到了校内贴吧和论坛上,而且很明显在刻意带节奏抹黑你。”

    发帖的人放了十几张照片,有褚戈蹭课的照片,有她跟着姜锦禹走在校园里的照片,还有运动场上她追着姜锦禹跑、他抱她的照片。照片的选取很刻意,都在表达一个意思,她对姜锦禹死缠烂打。

    褚戈放下了饭盒,把留言拉上去,一条一条看过去。

    “我艹!勾引我男神,要不要脸!”

    “这女的何方妖孽,谁有她的资料,马上po出来,我要带刀去砍她。”

    “现在的女大学生脑子里都装的什么啊,不好好念书,净动些歪心思。”

    “找棵大树好乘凉呗,教授在手,天下都有,多划算啊。”

    “要祸害找别人行不行?我们姜老师还小,隔壁工商管理18届二班的的导员了解一下。”

    “楼上,能一样吗?姜老师可是西交大的颜霸。”

    “有什么不一样,反正灯一拉眼睛一闭,都一样。”

    “工商管理18届二班导员无故躺枪,正火速赶往现场。”

    “这一定是我男神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大家都理智一点,姜老师才不会被这种妖艳贱货迷惑,这明显是个倒贴货。”

    “我就在姜老师班上,这个女同学经常来蹭课,的确是居心不良。”

    “……”

    评论完全一边倒,留言的大部分是女生,女生对女生的恶意,总会格外的大,大概因为姜锦禹名声太大、光环太多,不愿意承认他那样的人会被拉下神坛,那么,就只能肆意抹黑那个拉他的人。

    也大概因为是师生恋,在校的学生多少有点抵触,一个学校的资源是有限的,各种名额也是有限的,若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不能绝对纯粹,自然就会有人怀疑资源分配的公平性,甚至直接抹黑。

    褚戈看完底下的留言,拨了个电话:“King,查一下帖子是谁发的。”简单说明了一下问题,她就挂了电话。

    边落落很担心她,肉末茄子都没有胃口吃了:“姜老师那边怎么说?”

    “他还在南城开研讨会。”他应该还不知道,这种贴吧论坛,他不会看的。

    “你不跟他说吗?”

    褚戈摇头:“等他研讨会结束后再说。”

    这件事,还在发酵,论坛和贴吧里越传越神乎了,有人po出了褚戈的信息,下面就有人爆料,说她不仅在班上殴打女同学,还在食堂殴打男同学……

    有图有真相,爆料的人还贴上了软件工程谭妙唯和工商管理方恒被打的照片,结论是,这个女的,很社会!

    南城。

    十二点半,研讨会结束。

    “姜老师,中午去哪吃?”说话的男人叫明奇,三十多,长相周正,是西交大计算机系的讲师。

    姜锦禹走出电梯,直接往房间走:“你们去,我论文没写完。”

    “年轻人就是拼劲足啊,不像我们老年人,没干劲了。”这‘老年人’是系里的副教授,上个月刚过了四十岁的生日,迈进了奔五的大军。

    明奇跟他熟,说话也随意,推了‘老年人’的肩一把:“去,谁跟你我们,我不老,我三十一枝花。”

    张向阳四十了,自从当了码奴,就跟编程结婚了,单身狗一只,不过他心态好,乐观,还贫嘴:“行行行,上哪吃啊一枝花。”

    “我知道一家斋菜馆很不错。”明奇又问了姜锦禹一遍,“你真不去?”

    他摇头,从口袋里摸出钥匙开门。

    明奇托着下巴装深沉:“诶,年少成名帅气多金也就算了,还这么努力,怪不得那么多女学生前仆后继。”

    说着,话锋变了。

    “不过你也要小心,别过火了,小心坏了你的名声,虽说时代变了,老师跟学生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但在学校还是要收敛点。”明奇作为大了姜锦禹快一轮的过来人,觉得得提醒他一下,“你也太不小心了,还让人拍了照。”

    姜锦禹开门的动作一顿,回头:“你在说什么?”

    ------题外话------

    **

    有妹子问怎么没有莫冰林安之番外,因为他们在正文已经写圆满了哈,结局圆满了就没什么好写的了

    爆更结束,顾总肾已掏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