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禹戈番外6:遇刺,英雄救美大事件(20更

禹戈番外6:遇刺,英雄救美大事件(20更

        “伯伯,可不可以给我一个凳子?”

        摊主伯伯笑呵呵把自己坐的凳子搬过去了。

        天北从小包包里拿出一条手绢,垫在上面,然后脱了鞋踩上去。

        这孩子,教养真好。

        天北把枪扛在肩上,眯着一只眼睛在瞄位置,姜锦禹怕他摔倒,站在他后面。

        “砰。”

        第一发,偏了。

        摊主伯伯立马安慰:“没关系,打不中伯伯也给你一个小的玩偶。”

        天北说了谢谢,然后继续瞄准。

        小小的个子,扛着枪,站得笔直,有模有样地在校准,乍一看,真像那么回事,这粉雕玉琢的小奶娃娃,还别说,有几分风骨和气场。

        白白嫩嫩的小手扣动扳机,打出了第二枪。

        这一发,中了。

        摊主伯伯又惊又喜,连忙鼓掌:“哎呀!好棒啊!”

        被夸了的天北对老伯说了谢谢,又继续瞄准。

        第三发,又中了。

        摊主伯伯觉得小孩运气真不错,笑着夸:“太棒了!”

        第四发……

        摊主继续夸:“真是太优秀了!”

        第五发……

        摊主觉得不可思议了:“又中了!”

        第六发……

        摊主怀疑他眼花了:“不是吧?”

        第七发……

        摊主开始怀疑他的枪和气球:“还中?”

        第八发……

        摊主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又中?!”

        第九发……

        摊主摸了一把头,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妈呀!”

        第十发……还是中了。

        除了卧槽,摊主已经找不到词来表达他的心情了,他摆一天的摊,也就遇到那么一两个十发九中的,不是练过的,就是退伍的,这个三四岁的奶娃娃……

        噢,这个世界怎么了?

        摊主把放在架子最上面那个最大的毛绒熊拿下来,笑强颜欢笑:“孩子,你会打枪啊?”

        天北从椅子上下来,穿好鞋,把手绢收好:“我爸爸教的。”

        小团子语气是很自豪的。

        摊主笑得跟哭一样:“你爸真厉害。”惹不起啊惹不起

        天北用力点头,并且礼貌道谢。

        摊主不舍地把玩具熊给了姜锦禹,由衷地说:“这孩子以后必成大器啊。”

        姜锦禹没说什么,褚戈相当骄傲地说:“那当然了!”

        摊主呵呵嘿嘿。

        “舅舅,给我抱。”

        姜锦禹把玩具熊给了天北,那熊还不止两个他那么高,他吃力地用两只手抱着,因为有包装袋装着,也不怕掉在地上。

        天北抱着熊,走到对面卖花的小女孩跟前,那女孩穿得单薄,身上的体恤衫洗得有些发白,八九岁大,她看看天北,又看看他手里的玩具熊。

        天北说:“姐姐,我可以用这个跟你换一朵花吗?”

        女孩回头看了看母亲,母亲没有说什么,才点头,不禁笑了:“好。”

        天北把玩具熊给了她,女孩的母亲挑了一束最漂亮的玫瑰给他,他只要了一朵:“谢谢。”

        女孩笑得很开心,她母亲也笑了。

        天北带着那朵玫瑰走了。

        褚戈牵着他:“天北不喜欢玩偶吗?”

        他嫩生生的声音说:“天北是男孩子,可以不用玩偶。”他回头,看了看那个卖花的女孩,“那个姐姐看了很久,她一定很喜欢。”

        褚戈摸摸他的头。

        天北被教得很好,像他母亲一样善良,像他父亲一样睿智,是个小君子。

        姜锦禹的电话响了,是姜九笙,他说了两句,把手机给了天北接。

        “妈妈。”

        姜九笙在电话里问:“玩得开心吗?”

        天北笑着回答:“很开心。”

        “游乐园人很多,要跟紧舅舅知道吗?”

        “知道。”天北嗅了嗅手里那朵玫瑰花,跟妈妈说,“妈妈,我用赢来的玩偶换了一朵玫瑰,要送给你。”

        姜九笙心都要化了:“谢谢天北。”

        他奶气地说着大人的话:“不用谢,周畅老师说,鲜花要送给美丽的淑女,我想给妈妈送花,但是绅士不能折院子里的花,所以我给妈妈赢了一朵玫瑰。”

        周畅是个很厉害的礼仪老师,曾祖父曾是一位西方伯爵的启蒙老师,天北就被教得很好。

        姜九笙轻笑着说:“谢谢我的小绅士。”

        “不用客气。”

        他和妈妈又说了一会儿话,才把电话给了舅舅,舅舅他说了两句,然后才挂了。

        前面是过山车排队的地方,有很多人,天北还小,他们不坐过山车,挑了人少的地方去。

        褚戈怕有人撞到天北,便抱着他,可还是让人撞到了他的手,那朵玫瑰掉在了地上。

        天北拧拧秀气的眉:“叔叔,你撞坏我的花了。”

        对方穿着棒球衫,戴了一顶鸭舌帽,帽子压得很低,抬头后,突然伸出手。

        褚戈一把截住他的手腕,把天北往后藏了藏:“你是什么人?”

        对方揣在口袋里的那只手突然抬起来,攥了根注射器,直接就往褚戈手臂上扎,她松开手,立马后退躲开,放下天北,她挡在前面,大喊了一声:“King,Yan,帮我护着天北和锦禹。”

        姜锦禹把天北抱起来,护着往后。

        King和Yan就在几米外的地方,立马冲过来,Yan去护着姜锦禹和天北,King去褚戈那里帮忙:“Chuge小姐——”

        她没时间多说,命令:“你也去锦禹那!”

        King犹豫了一下,听从了。

        这时,人群里出来二十几个人,围着褚戈逼近。果然,不是冲着天北来的,是冲着她来的。

        她一脚踹倒了一个,选了个人少的方向把人引开。

        天北外出,时瑾自然是派了人跟着保护,十几个保镖都来了,还有秦左,牢牢把天北围在中间,King和Yan见这边安全了,立马追去褚戈那边援手。

        姜锦禹把天北给到秦左手里:“你把天北带去安全的地方。”

        他要去褚戈那里。

        秦左拦不住,打了电话求援。

        天北有点吓到了,小脸仓白,乖乖窝在秦左怀里,对姜锦禹说:“舅舅小心。”

        游乐园的海盗船在维修,那周围的空地都没有人,这会儿,十几个男人围着中间三个人,King和Yan一左一右地把褚戈挡在中间。

        领头的男人个白种人,眼睛是蓝色,手里拿了根铁棍,说的是英文:“最好乖乖跟我们走,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褚戈面不改色:“是谁派你们来的?”显然,这些人只是要抓她,不是要杀她。

        男人逼近:“跟我们走了你就知道了。”

        “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她卷起袖子,侧踢了一脚,踹倒了一个男人。

        对方二十几个人,顿时一起围攻上来,他们的目标是褚戈,刻意把King和Yan隔开,两人被逼得无路能退,King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拔了枪,几乎同时,对方也拔了枪,然而,谁都不敢轻易开枪,这里是江北,不是洗粟镇。

        就是这时候。

        海盗船里藏着的男人跳出来,站在褚戈后面,抡起了铁棍。

        她猛地回头,铁棒已经撞进了视线,出于防御本能,她抬手挡住头,没等铁棒落下,身体被重重撞开。

        是姜锦禹。

        他抱着她,在地上滚了几圈,她躺在草地上,这才看清他的脸,当即就怒了:“你是不是傻,不知道躲远点!”

        他说:“担心你。”

        他后面,那个白种人抬起了手里的铁棒,褚戈来不及思考,抱着姜锦禹转了半圈,位置调换,她在上面,那棒子狠狠打在了她头上。

        “褚戈!”

        “Chuge小姐!”

        “砰!”

        枪声响在上空,开枪的是秦左,她带了十几个人过来。

        对方领头的那个白种人立马用英文下令撤退。

        天北医院。

        时瑾手术结束后就去了急诊室。

        天北看见爸爸来了,从椅子上下来,跑过去:“爸爸。”

        时瑾摘了手套,把他抱起来,仔细查看:“有没有受伤?”

        天北摇头:“我没有,褚姐姐受伤了。”

        时瑾稍稍松了眉头,把天北放下来:“去我办公室里待着。”

        “哦。”

        时瑾从推车上拿了个干净的口罩,给天北戴上,对医助肖逸道:“肖医生,麻烦你帮我带他过去。”

        “没问题。”

        时瑾又拿了副一次性的医用手套给天北戴上,有点大,他把他的袖子都塞进去,嘱咐他:“不要乱跑,知不知道?”

        “知道了。”

        时天北乖乖让肖逸牵着,去了爸爸的办公室。

        “怎么回事?”时瑾问姜锦禹。

        他摇头。

        那群人已经撤了,是谁派来的还不清楚。

        时瑾没有说太多,简明扼要:“她身份特殊,你要是没想法,趁早断干净。”

        姜锦禹抬头:“有想法呢?”

        “做好心理准备。”

        时瑾没有再说什么,急诊室的大夫出来,问:“哪位是病人家属?”

        姜锦禹过去:“我是。”

        “去办一下住院手续,外伤没什么大问题,不过头部被重击,可能会有脑震荡,还需要留院观察两天。”

        褚戈晚上七点才醒。

        她一睁开眼,就看见了姜锦禹的脸,脑袋还不太清醒,愣愣地眨了两下眼。

        “锦禹?”

        “嗯。”姜锦禹把椅子挪近一点,声音比平时轻柔了许多,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褚戈摇头,揉揉眼睛:“跟做梦一样。”她咧嘴笑了,“一睁眼就能看见你。”

        她小脸惨白的,眼睛却很有神,说:“这一下挨得好值。”

        说着她就要坐起来。

        姜锦禹按住她的肩:“别说太多话,也别动,有可能脑震荡了,你躺着。”又问,“头痛不痛?”

        “不痛。”她笑,舔了舔干燥的唇,“看见你就不痛了。”

        姜锦禹起身,去帮她倒水。

        King从病房外面进来:“Chuge小姐,天哥的电话。”

        “给我。”

        她要坐起来,姜锦禹过去扶她,把水杯给了她,就起身回避了。

        她喝了一口水,才接通了电话:“父亲。”

        褚南天任何开场白都没有,言简意赅,且不容置喙:“立刻回洗粟镇。”

        就知道会这样。

        她用绝食威胁父亲来的江北,答应他的第一件事就是,一旦有危险,立马回去。

        褚戈不想回去,所以,她要先发制人。

        她换了一副委屈的语气:“父亲,你不爱我了。”她控诉,“我都受伤了,可你问都不问一句。”

        她非常委屈:“一开口就凶巴巴。”

        她哼了哼:“既然你都不爱我了,就不用管我的死活了。”

        又气鼓鼓的:“让我自生自灭吧。”

        最后,她深明大义般:“女儿不会怨父亲的。”

        还恶人先告状!

        褚南天不吃她这一套,语气很强硬:“你的伤King已经都跟我说了,少跟我东拉西扯,立刻回来。”

        她坚决拒绝:“我不要。”

        褚南天语气冷了冷:“褚戈,别胡闹。”他花了那么大精力把她出境的所有信息都遮掩,还是让人惦记上了,可见对方有多不简单。

        “我没胡闹。”她沉默了好久,用郑重其事的语气告诉她父亲,“我真的很喜欢他。”

        洗粟镇是一个没有春天没有梦幻的地方,只有杀生予夺,从她的十七岁到现在,所有青春里偷偷做过的梦,都是姜锦禹。

        褚南天于心不忍:“我帮你把人一起绑来就是了。”他女儿喜欢的,他抢也要帮她抢回来。

        她说不好,说不要:“父亲,我在洗粟镇都不快乐,怎么能把他也困在那里。”

        她的太爷爷,她的爷爷,都在洗粟镇称霸,她的父亲也例外不了,就是想退都退不出那一滩烂泥,还有她也是,从她出生,她就在洗粟镇了,那个地方,罂粟开得越盛,越让人压抑,越让人喘不过气来。

        褚南天沉默了很久:“那也没你的小命重要。”

        她毫不犹豫:“有,他很重要的。”声音有点哽咽,她求父亲,“别让我回去好不好?”停顿了一下,“父亲,我不喜欢洗粟镇。”

        也不喜欢洗粟河,不喜欢河边的罂粟花,不喜欢年幼时父亲送的那把枪。

        褚南天久久沉默。

        “我会给你准备那边的国籍和身份,再多派一些人过去,今天这样的事情如果再发生,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要把你带回来。”

        他还是妥协了,到底还是心疼她。

        她眉间的阴郁消散了:“谢谢父亲。”她又问父亲,“查到了吗?是谁做的?”她想了想,“对方好像并不想要我的命,只是想抓我。”

        褚南天一向不让她沾手这些事情:“你不用管,我会处理。”

        翌日上午。

        姜九笙带了天北来医院探病,褚戈精神已经好了很多,也没有出现脑震荡的症状。

        “叶老师有课来不了,”姜九笙把保温桶放下,盛了一小碗出来,“这是她煲的汤。”

        褚戈尝了尝,味道很好:“一起喝吗?”

        姜九笙摇头,天北也跟着妈妈摇头。

        “锦禹是男孩子,有不方便的地方,给我打电话。”

        “好。”

        姜九笙还说了些要注意的事项,褚戈都一一应下了。

        “褚姐姐,”天北站到病床旁边,“你还痛吗?”

        褚戈摸了摸天北的小帽子:“不痛了。”

        天北以为褚姐姐喜欢他的帽子,就把帽子拿下来给她玩,他去水果篮里拿了一根香蕉:“我给你剥香蕉。”

        小可爱呀~

        褚戈感觉她已经被治愈了:“谢谢天北。”

        “不客气。”

        “天北来了。”是普外的小晴护士,她过来换药,也认得时医生一家,尤其是小天北的脸,和他爸爸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医院上上下下的医生护士没谁认不得。

        天北记性好,认得许多护士阿姨,上前去问好:“小晴阿姨好。”

        小晴护士瞧着那张粉嫩嫩的小脸,母爱顿时泛滥成灾:“哎哟喂,我的小乖乖啊。”实在忍不住,轻轻捏了捏‘小时医生’的脸。

        ‘小时医生’很严肃:“阿姨,不能捏绅士的脸。”

        哈哈哈!

        这正经严肃又不失周到礼貌的样子,跟他爸爸一样一样的,小晴护士被逗乐了:“好好好,不捏,我们小绅士要不要喝酸奶?”

        天北看妈妈,妈妈点头了,他才点头说要。

        小晴护士心都被萌软了:“像谁呀,这么乖。”

        这么乖。

        想偷。

        天北认认真真地回答了一句:“像爸爸。”

        你爸爸可不乖。

        小晴护士捂嘴笑,天北这个小爹控啊。

        下午四点。

        姜锦禹下完课就来医院了,褚戈正无聊,在看高数,他一来,她就把书放下了。

        “你帮我请假了吗?”

        姜锦禹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请了。”

        褚戈又问他:“导员问请假原因了吗?”

        “没有。”

        褚戈的导员认得他,没有多问细节。

        她笑得很坏的样子:“那有没有问我们什么关系?”

        她的导员是位年轻的女士,比起请假原因,她对八卦更好奇一点。

        姜锦禹停顿了三秒:“……有。”

        褚戈凑过去:“你怎么回答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81782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