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禹戈番外4:吃醋,锦禹醉酒,亲亲(18更

禹戈番外4:吃醋,锦禹醉酒,亲亲(18更

        “这个程序的输出结果是多少?”

        她懵了,她哪知道程序输出,字母拆开她都认得,编在一起就不知道是干嘛的了,愣着半天没回答。

        后面要微信的男同学往前凑,掐着声音提醒:“1。”

        褚戈跟着回答:“1。”

        姜锦禹没说对,也没说不对,语气有几分人民教师的气场:“既然来听课了,就好好听。”

        褚戈自知不对,连忙点头。

        姜老师说:“坐到第一排来。”

        褚学生应:“哦。”

        然后她一瘸一拐地坐到了第一排去,大学的课堂,第一排永远是摆设,学霸也顶多坐第二排,所以,就褚戈一个人形单影只地坐在那里,尤其是她书都没带,惹得不少人频频看她。

        “脸皮真厚。”

        谭妙唯突然咕哝了一句,声音很小,方圆还是听到了,压着声音回了她一句:“说话真酸。”

        谭妙唯回头,脸色很不好看:“你说谁呢?”

        方圆耸耸肩:“谁不打自招说谁呗。”她就看不惯这学委,假清高,懒得理她,扭头和室友耳语,“这是咱们姜老师第一次点名回答问题吧?”以前都是点学号。

        一节课,各怀心事。

        十二点十分,下课铃声响。

        姜锦禹刚关电脑,学委拿了自己的电脑过去:“姜老师,能帮我看看这个程序哪里出问题了吗?我修改了几次都运行不出来。”

        姜锦禹没有抬头,在拔U盘,说:“今天有事,下次。”他收好课本,绕开谭妙唯,走到课桌的第一排,“在学校吃,还是去外面?”

        褚戈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谭妙唯,笑了:“学校。”

        这会儿下课时间,食堂很多人,姜锦禹怕她被磕碰到,挑了个里面的位置让她坐着等。

        隔壁桌的男生在喊食堂员工过去收餐盘,声音很大,姜锦禹凑近了些,问:“想吃什么?”

        “都可以。”

        姜锦禹说了句‘别走动’,就去排队帮她买饭了。

        褚戈支着下巴,目光追着他走,人潮拥挤,她却能一眼就找到他,清瘦干净,总是站得笔直。

        像一株孤独的松。

        她出神地想着。

        这时,隔壁桌的声音传过来,扰乱她思绪了,是个男生在骂骂咧咧。褚戈瞧过去,见一五六十岁的老伯正在不停道歉。

        那男生边用餐巾纸擦身上的油渍,边骂那老伯没长眼,态度很不好,踢了椅子就站起来。

        “滚开!弄我一身油!”他掸了掸裤子上的米粒,连骂了几句粗话,冲着老伯发飙,“你他妈知不知道我这身衣服多少钱?老子才穿了一次。”

        老伯口音很重,低着头一直道歉。

        男生却不依不饶:“对不起有屁用,赔钱!”

        “那要多少钱?”

        他很快报了个数字:“五千。”

        老伯一听数字,面露难色了:“能不能送去干洗?我可以赔干洗费。”

        男生扯了扯身上的卫衣,很不耐烦:“都脏成这样了,还洗得干净?快点赔钱,不赔钱就把食堂经理叫来,我要投诉你。”话越说越难听,“年纪大了就不要出来丢人现——”

        褚戈听不下去:“义务教育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男生被打断了话,很不爽,扭头看她:“你骂谁呢?”

        她悠悠地扔了个字:“狗。”

        对方气得面红耳赤,正要骂回去,褚戈一脚把老伯打翻在地的那个餐盘踢了过去:“低头看字。”

        过道的地上,用黄色油漆写了一行字:请自觉将餐具放置餐车。

        方才,就是这二世祖叫老伯过来给他收盘子,老人家年纪大了,手有点抖,收拾餐具时滑了手,这才打翻了。

        自己作恶在先,还充祖宗。

        “你不识字吗?”褚戈用绑了绷带的那条腿指了指那一行黄色油漆刷的字,“还是眼睛有问题?”

        男生没了理,就耍横:“我想怎样就怎样?你管得着吗?”

        褚戈舔了舔后槽牙:“我不喜欢多管闲事的,可是你太欠揍了。”

        “你他妈——”

        她摸到旁边桌上的一根筷子,扔他脑门上:“嘴巴再不干净点,我就揍你了。”这要是在洗粟镇,依照她的脾气,早拔枪了。

        见是女生,对方毫无畏惧,破口就骂:“你妈*!”

        忍,忍……

        忍不住了,褚戈站起来,一拍桌子,直接左脚撑地,绑着绷带的右脚一个回旋踢过去。

        一米八几的男生被踹倒在地上,他恼羞成怒:“你——”

        褚戈抱着手,一脚踹在他小腿上:“你再骂人我就继续揍。”

        “……”

        艹!他闭嘴了。

        “道歉。”

        他不。

        褚戈捡起地上的餐盘,在他脑袋上咣咣磕了两下:“再不道歉,我打你了。”说着猛地抬起盘子。

        男生立马抱头:“对不起!”

        还是要打,看吧,打了就老实了。

        褚戈掂了掂手里的盘子:“不是向我。”

        艹艹艹艹艹……

        哪里来的女流氓!

        男生在心里把难听的话都骂了个遍,瞪了老伯一眼,违心地道歉:“对不起。”

        老伯受宠若惊。

        褚戈把男生掉在地上的校园卡捡起来,瞧了瞧:“16级工商管理方恒。”

        对方猛抬头。

        “我记住了。”褚戈把校园卡扔回给他了,从小包里拿出纸笔,写了个号码给到老伯,“他要是还找你麻烦你就打这个电话,我帮你打他。”

        老伯很感激:“谢谢呀。”

        “不客气。”她又写了个号码,扔给那二世祖,“把账户发到这个号码上,五千块我赔给你。”

        对方一把抢过去,捡起自己的校园卡,推开围观的人群就走了,等走远了,回头对褚戈竖了个中指。

        褚戈顶了顶腮帮子,最好别让她再碰到他,她肯定还会揍他,掸了掸身上沾到的米粒,她起身,回头——

        姜锦禹端了两盘饭站在那里。

        刚才揍人的气势瞬间没了,她心虚:“锦禹……”

        他看她的脚踝。

        她立马蹲下,抱住脚,叫唤:“哎呦喂,好疼啊。”

        还装。

        姜锦禹收回目光,没说别的:“先吃饭。”

        “哦。”她坐下吃饭。

        后面,他就一句话都没说。

        褚戈食不知味,心里七上八下的,语气放乖巧了很多,一点也没有刚才教训人的气势:“你生我气了吗?”

        姜锦禹低头在吃饭,没说话。

        她更心虚了,开始反省:“打人是我不对。”不过,“那位同学太欠揍了,我就没忍住。”

        她继续检讨自己:“还有,骗人也是我不对。”

        声音越说越没底气:“我脚不疼,只是轻微扭伤,能走路。”还能踢人……

        她老实招了:“我是故意骗你的。”

        “我没有生气。”姜锦禹回了她的第一个问题,然后说了三个字,“食不言。”

        “哦。”

        没生气就好,她埋头扒饭。

        等吃了午饭,出了食堂,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了安静的地方,姜锦禹停下脚步:“为什么骗我?”

        西交大的校园里种了大片的桂花,正在花期,淡淡花香到处飘散着,她站在桂花树下,瞳孔里有一树花影。

        她说:“因为我在追你呀。”

        她爸爸跟她说过,在喜欢的人面前要淑女一点,不然会把人吓跑的。

        姜锦禹脸又红了,耳朵也红了,怎么逗都不肯再说话了。

        褚戈觉得他纯情得一塌糊涂。

        三四天后,她的脚踝就拆了绷带,活蹦乱跳了。

        Yan当了御景银湾的门卫,褚戈听King说,Yan看上了隔壁的叶老师,要追她,当了门卫后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去给她修水管换灯泡。

        这天,天北从叶老师家回来后,有些无精打采。

        姜九笙问他:“怎么了?”

        天北走过去,抱着妈妈的脖子蹭了蹭:“言叔叔喂挺挺姐姐吃饭,还喂阔阔姐姐喝汤,爸爸没有喂我吃饭,也没有喂我喝汤。”

        他很羡慕。

        “妈妈,为什么爸爸不喂我吃饭,不喂我喝汤。”

        到底是三四岁的孩子,再怎么懂道理,也有孩子心性。

        姜九笙摸摸他的头:“因为爸爸要把我们天北养成顶天立地的小男子汉。”

        “哦。”

        他就知道,爸爸一定也很喜欢他。

        “汪。”

        博美突然叫了一声。

        是时瑾从医院回来了,天北立马爬到桌子上去倒水,端到时瑾面前:“爸爸,喝水。”

        时瑾接了水杯,蹲下和他说话:“今天学了什么?”

        天北乖巧地回答:“周畅老师教了文房四宝,我学会了握毛笔,还学了磨墨。”

        时瑾摸他的头:“很好。”

        爸爸果然很喜欢他~

        天北很开心,特别开心:“爸爸,我今天可以多看一集动画片吗?”

        “可以。”

        天北心想,他爸爸最最好了!

        他害羞地亲了一下爸爸的脸:“谢谢。”

        然后爸爸擦了。

        天北:“……”爸爸一定还是爱他的,只是不爱他的口水。

        时瑾把外套脱下,去了更衣室:“笙笙,晚上想吃什么?”

        姜九笙说:“都可以。”又问天北想吃什么。

        天北也说都可以,只要是爸爸做的,都最最好吃。

        然后爸爸把妈妈牵去了房间,天北乖乖在外面玩积木,玩了一会儿,妈妈放在客厅的电话响了,天北等了一会儿,妈妈还没出来,他就去敲书房的门了。

        “妈妈,电话。”

        是爸爸回答的:“你接。”

        哦。

        天北就接了:“你好,我是时天北。”

        接电话的开场白,和他爸爸是一模一样。

        这时门开了,姜九笙出来,让天北把电话给了她,时瑾跟在她后面,眼神竟有些幽怨。

        电话里是年轻男人的声音:“锦禹姐姐吗?”

        “我是。”

        男人说:“锦禹喝多了,抱着路灯死活不肯走,你能来接一下吗?”

        锦禹酒量很一般,很少喝酒。

        “麻烦你了,请问地址在哪?”

        男人报了个地址。

        姜锦禹与姜九笙没有血缘关系,可是,姐弟俩醉酒的样子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算吵闹,但会卖萌。

        褚戈赶到的时候,姜锦禹正蹲在路灯下面,仰着头看天,表情专注得有点呆萌。

        褚戈走过去:“锦禹。”

        姜锦禹看她,眼里水汽蒙蒙的,先是放空了一下,然后瞳孔聚焦,亮了:“我认得你。”他笑,“你是褚戈。”

        他平时很不爱笑,一笑,漫天星辰融进眼里。

        褚戈蹲过去:“我来接你回家了。”

        他用很大力摇头:“我不回去,我还没有数完。”然后继续仰头,盯着天空。

        褚戈哄着问:“你在数什么?”

        “数星星。”

        她也抬头,漫天的星子密密麻麻,数到天明也数不完:“那你数到多少颗了?”

        姜锦禹想了想,一脸挫败了:“我忘了。”他很忧伤的表情,“你跟我说话,我就不记得数到哪里了。”

        这么萌,跟个孩子似的。

        褚戈就哄着他:“那我帮你数好不好?”

        他立刻点头:“嗯嗯。”

        她仰头,伸出手,对着星星一颗一颗点过去,装模作样地数。

        姜锦禹也有样学样地跟着数。

        数了一会儿,她就说:“我数完了。”

        他好惊讶的样子,很好奇很期待地问她:“多少颗?”

        褚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天上有一千颗星星。”

        他眼睛瞪大了一点,瞧着她说:“你好厉害。”

        哈哈哈,反正他不知道有多少颗。

        褚戈笑眯了眼睛:“一般一般啦。”

        姜锦禹还蹲着,往她那里挪了一点点,满怀期待地问:“那你能摘一颗星星给我吗?”

        命都给你!

        褚戈点头:“好。”她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说得特别认真,跟真有那么回事似的,“星星很远,要摘星星要走好久的路,我们要坐车去。”

        姜锦禹被骗到了:“那我们现在就去坐车。”

        “好。”

        她起来,又把他牵起来,带他去了车上,她舒了一口气,终于骗到车上了……

        姜锦禹乖乖坐在车上,看了看窗外的星星,又看她:“要多久才能到?”

        褚戈想了想:“你睡一觉就到了。”

        “哦。”

        然后他就闭上眼睛睡觉了,脑袋摇摇晃晃了两下,栽到了她肩膀上,不一会儿,呼吸就沉了。

        真好骗。

        褚戈歪着头看他,姜锦禹睡觉的样子很乖,不像平时沉默寡言时的样子,褚戈总觉得他太淡漠,眼里总有几分揉不开的苍桑,像一股随时都要飘散而去的风,可他这样闭着眼睛,长长密密的睫毛遮住了所有眼底的伤,美好得像一幅精心上色的画,好看得让人忍不住想藏起来,占为己有。

        她慢慢靠过去,想近距离看看她的画……

        King的声音不合时宜地从主驾驶传过来:“Chuge小姐,偷香窃玉不是君子所为。”

        最近他疯狂迷恋武侠剧,熬夜看了很多,作为资深武侠迷,他最深恶痛绝的就是偷香窃玉的采花大盗,简直人人得而诛之!

        褚·采花大盗·戈扬唇一笑:“King,我看你是太久没喝洗粟河的水了。”

        行,他闭嘴。

        采花大盗在美人脸上啵了一下,心满意足地哼起了洗粟镇的摇篮曲。

        次日一早。

        姜锦禹刚从浴室里出来,就看见褚戈开了他家的门,手上还拎着一个保温桶:“早。”

        钥匙肯定是他姐给的,昨晚也肯定是他姐让她去接他的,醉酒后的事情,他有印象,只是断断续续不连贯。

        姜锦禹没说话,刚洗完澡,头发还没干,眼睛也湿漉漉的。

        褚戈熟门熟路地去厨房拿了碗,把保温桶放在餐桌上:“头还痛不痛?”

        姜锦禹摇头,坐在沙发上,宿醉后,脑袋还有些混混沌沌。

        褚戈拧开保温桶,舀了一碗汤出来:“胃呢,难受吗?”

        他还是摇头,坐着发呆。

        她端了碗过去:“这是解酒汤。”她说,“是叶老师教我的。”

        她还说:“我做了很多遍才做成功。”

        最后问他:“你要不要尝尝?”

        姜锦禹点头,把碗接过去,安静地喝着,一勺一勺喝得很慢,皱起的眉头也一点一点松开。

        褚戈期待地看他:“好喝吗?”

        姜锦禹点点头:“嗯。”

        “我也尝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81776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