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禹戈番外1:天北登场,褚戈归来(15更

禹戈番外1:天北登场,褚戈归来(15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锦禹是西交大最年轻的副教授,年二十二,教龄近五载。

    周五下午六点,他上完最后一节课回到办公室,同系的周老师喊住他。

    “姜老师,”周老师四十有五了,她家孩子比姜锦禹小不了几岁,“刚刚有个学生来找你。”

    他颔首,之外,便没什么反应了。

    他的自闭症与社交恐惧症已经痊愈了,不像少年时苍凉孤僻,却也不太爱说话。

    周老师笑,带着几分调侃的味道:“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哦。”

    他还是没反应。

    大概,平时来找她的女学生实在不在少数吧,年轻、俊朗、而且有名,用女学生的话来说,姜老师啊,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的人儿,也怪不得他会被票选为最受学生喜欢的老师。

    周老师边收拾东西,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还是混血呢,眼睛是棕色的,特别好看。”

    姜锦禹突然抬头。

    “她说了什么?”

    语气竟有些急,终于有反应了。

    周老师觉得欣慰又稀奇啊:“就问你在不在啊。”

    姜锦禹说了句谢谢,跑出去了。

    一旁在批改学生作业的王老师不禁停下了手头的事,笑着接了一句嘴:“还是第一次见姜老师这么火急火燎的样子。”

    周老师也笑:“邻家有儿初长成啊。”

    想当初姜老师刚来西交大任教的时候,还是个青葱少年,患有轻微的自闭症和社交恐惧,如今几年过去,他已经合群很多了,只是仍是不太爱说话,翩翩公子沉默忧郁,不知道又会是谁的青春啊。

    六点五十,姜锦禹回到家,走了一会儿的神,姜九笙打电话过来,叫他吃晚饭。

    对面公寓没有锁门,他推开,天北就从沙发上跑过来。

    “舅舅。”

    天北很喜欢舅舅,因为舅舅会教他玩消灭星星。

    “嗷嗷。”姜博美跟在天北后面,摇头晃脑直叫唤。

    姜锦禹摸了摸博美的头,把时天北抱起来。

    天北三岁十一个月了,比同龄孩子懂事很多,已经知道辨别大人的喜怒了:“舅舅不开心。”舅舅皱眉头了,天北问,“舅舅的学生也不听话吗?”

    小孩子声音清清脆脆的,有一点小奶音:“我不听话的时候,周畅老师也不开心。”

    周畅老师是时瑾给天北请的礼仪老师。

    “时天北,”时瑾从厨房里出来,不苟言笑的表情,“下来。”

    “哦。”

    时天北从舅舅身上下来了,乖乖端正地坐在沙发上。

    时瑾把晚饭端出来:“去洗手。”

    “哦。”

    天北搬了个小凳子,自己去浴室洗手了。

    吃饭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

    姜九笙起身去开门。

    年轻的女人站在门口,手里端着一盘卖相很好的饺子,羞怯地对姜九笙笑了笑:“你好。”

    “你好。”姜九笙把门打开一些,请人进来。

    女人并没有冒昧地进去,而是站在了门口,有些歉意:“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吃饭了吧。”

    姜九笙笑着摇头,是楼下601新搬来的邻居,叶青,白天在电梯里见过一次。

    “叶小姐吃饭了吗?”

    “还没有,我做了点饺子,送过来给你们尝尝。”叶青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女孩,四五岁大,是双胞胎,生得十分相像,很羞涩,似乎怕生,躲在妈妈身后不敢出来。

    姜九笙接过她的盘子:“谢谢。”

    “不客气。”

    天北这时从饭桌上下来了,去看门口的客人,看见是女士,他乖巧礼貌地问好:“阿姨好。”

    叶青是幼教,很喜欢小孩子,笑了笑:“你好啊。”回头看了看自家的双胞胎,“挺挺,阔阔,快来跟弟弟问好。”

    害羞的双胞胎姐妹这才探出头来,比天北大不了很多,只是小女孩长得快,比天北高了不少,奶声奶气地叫他弟弟。

    时天北有点小害羞,还是很绅士地上前去握了手。

    周畅老师说了,绅士时刻都不能失礼。

    叶青母女三人走后,天北又自己爬上桌吃饭。

    “妈妈。”

    “嗯。”姜九笙给他夹了一朵西蓝花。

    天北好奇地眨巴着漂亮的眼睛,放下他的儿童筷子,问妈妈:“挺挺姐姐和阔阔姐姐为什么长得一样?”

    三四岁的孩子,正是好奇的年纪,有十万个为什么。

    姜九笙回答:“因为她们是双胞胎。”

    天北又不懂了:“什么是双胞胎?”他从来没听过双胞胎。

    姜九笙想了想,似乎不太好解释,便做了个类比:“天北早上吃的双蛋黄还记得吗?”

    他点头:“记得。”

    “一个鸡蛋里两个蛋黄就是双胞胎。”天北还小,她不好跟他解释受精卵分裂的来龙去脉。

    不过,显然她低估了小孩子的脑洞。

    天北觉得很惊奇:“挺挺姐姐和阔阔姐姐是鸡蛋孵出来的吗?”他更好奇了,“她们是蛋黄吗?”

    姜九笙:“……”

    她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时瑾把剔好了刺的鱼肉放在姜九笙碗里,看了天北一眼:“不要一直烦你妈妈,吃饭。”

    “哦。”

    天北自己重新围好小围脖,乖乖吃饭,小绅士吃饭是不能说话的。

    晚饭后,姜九笙带天北去散步,这个点,小区里人很多,街坊邻里的,都认得天北,看见他一个人在那玩健身器材,旁边还有只拴了绳子的博美。

    六栋的李大妈边运动,边问:“天北,爸爸妈妈呢?”小区里都是熟人,保安也在,大人们便也都放心让小孩子四处戏耍。

    天北叫了声李奶奶,然后回答说:“爸爸牵妈妈在前面散步。”他把手里的狗绳给李奶奶看,“我溜狗狗。”

    “……”

    果然,父母是真爱,孩子是意外。

    李大妈感叹:“真是辛苦我们小天北了。”

    天北把狗狗身上沾到的树叶拂掉:“不辛苦。”

    这乖巧滴哟,很想偷到家里当孙子。

    李大妈忍不住伸手去轻轻捏小粉团子的小脸:“真可爱。”

    小粉团子脆生生地说:“谢谢。”

    哎哟喂,心肝儿都要化了。

    李奶奶决定,她要催儿子生二胎!

    这时,有个年轻女孩走过来,手里还抱着一个打包好了的纸箱子,博美冲她叫了两声。

    “你叫时天北吗?”她问。

    天北不说话,他没有在小区里见过这个姐姐,妈妈说不能和陌生人说话。

    女孩包子脸,杏眼圆圆的,眼角微微上翘了一点,三分张扬,七分桀骜,瞳孔是浅浅的棕色。

    她走近了,问时天北:“你能告诉我七栋怎么走吗?”

    李奶奶他们都在,天北不是很怕生人,就走到路口去指路:“在最里面。”

    “谢谢。”

    “不客气。”

    女孩回头,看着小奶团子,嗯,还是小团子本人更可爱,锦禹发的照片只拍出了十分之一的可爱。

    散步回来,时间还早,天北拿了蜡笔和画本,在书房的小桌子上画画,妈妈在旁边的吊篮椅上看剧本,爸爸开着电脑在办公。

    天北拿了画笔过去:“妈妈。”

    “嗯?”

    他把画笔给妈妈看:“这是什么颜色?”

    他的画笔是曾外公送的,有一大桶,总共一百多支,许多颜色他都认不得。

    姜九笙说:“这是棕色。”

    “刚刚我看到一个姐姐的眼睛也是棕色的。”他眨巴眨巴眼睛,“为什么我的眼睛是黑色的?”

    姜九笙回答:“因为爸爸的眼睛是黑色的。”

    他像爸爸,很多人这么说。

    “周畅老师说我和爸爸长得一模一样,可是为什么我和爸爸长得一模一样?为什么我不和妈妈长得一模一样呢?”

    这个问题,似乎又不好回答了。

    “问够了就回自己房间。”时瑾说,“八点半已经过了。”

    天北睡觉的时间就是八点半。

    “哦。”

    他把桌子上的纸笔都收拾好,拎着装蜡笔的小桶子回房间,走到门口,回头看了爸爸一眼。

    真的和自己一毛一样诶,好神奇的呀。

    次日一早,上班上学的时间,进出小区的人很多,保安室的小薛站在门口,热情地一一打招呼。

    “早啊,褚小姐。”

    褚小姐是昨天刚搬进御景银湾的住户,小薛昨天去做登记的时候已经见过了。

    褚戈笑着打招呼:“早。”

    见她年轻,又背着双肩包,小薛心想应该还是学生,就问:“上学去啊。”

    “是呀。”走近了,她才看见保安室里有个小身影,正端端正正地坐在小凳子剥鸡蛋,“小天北。”

    是棕色眼睛的姐姐。

    时天北礼貌地问了好。

    褚戈趴在保安室的窗口上:“你怎么坐在这里呀?”

    “等我爸爸。”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纸巾,垫着放鸡蛋壳。

    小薛帮着解释了一句:“天北妈妈行程取消了,要在家多睡一会儿,天北爸爸回去给天北妈妈温早餐了。”真是恩爱的小夫妻哟。

    褚戈从包里掏出一瓶牛奶:“别噎着了,喝点牛奶。”

    天北带了黄桃酸奶的,可是他没忍住,在电梯里就喝光了,他不是很喜欢纯牛奶,但是女士的馈赠,绅士不能拒绝。

    他就接了:“谢谢姐姐。”

    今天是军训后的第三天,初入大学,一群少年少女正是青春萌动的时候,对什么都好奇,除了学习。

    上课铃已经响了,门被推开,年轻的男孩手里拿着书,走进了教室。

    第一排的女孩子们立马被抓住了眼球,私下里咬耳朵议论。

    “卧槽!我们班终于来了个帅哥。”

    “班草啊。”

    “这么帅,军训的时候怎么没注——”

    话没说呢,就见小帅哥走上了讲台,他放下书:“我是姜锦禹。”

    声音清润干净。

    “我教汇编语言与微机原理。”台下安静了,姜锦禹的声音不大不小,很平缓,“你们可以叫我姜老师。”

    靠!

    小帅哥是老师?!这么年轻帅气?!

    台下的男生女生们集体起哄,嗷嗷乱叫。

    二排一个平头的男孩子举了手:“姜老师,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可以。”姜锦禹说,“只能问三个。”他带三个班,只有一个大一的班级。

    那个平头男孩咧嘴一笑,肤色很黑,一口牙特别白:“姜老师,贵庚呀。”

    “二十二。”

    二十二?

    听说这门课的老师是副教授呀。

    就有同学问了:“您这么年轻怎么当上副教授的啊?”

    姜锦禹把课件插上,开了电脑,不紧不慢地回答:“实力。”

    学生们嗷嗷呜呜了。

    这时,后门突然嘎吱一声响。

    那扇门有些生锈,一推就会响,里头的学生们自然地循声望去,只见姗姗来迟的女孩用书挡着脸,坐到了最后一排的位置。

    姜锦禹抬头看了一眼,微微出神了片刻,又将目光收回。

    前排一个留着学生头的女孩子羞怯地朝讲台看了一眼:“上课点到吗?”

    “不点。”姜锦禹从容自若地打开了课件,“抽到一次没来,挂科。”

    台下又是一片嗷呜。

    十八九岁的男孩女孩,最感兴趣的话题……嗯,是男女话题,胆大的男学生在底下问:“姜老师,你有女朋友吗?”

    姜锦禹面不改色:“第四个问题了。”他调了调扩音麦,目光不经意般扫了一眼后排,“现在开始上课。”

    说完,他直接点开了PPT,开始讲第一章的概述内容,语调不紧不慢,没有什么废话,授课方式很简单明了,可能因为声音好听,晦涩难懂的编程课程也显得生动有趣了。

    十二点十分,下课铃声响。

    姜锦禹没有拖堂的习惯,铃声完,他关了PPT:“下课。”

    一下课,学生们簇拥离开,路过讲台时,男孩女孩都不免多看了几眼年轻的老师,只见他慢条斯理地收拾好书本和U盘,走下讲台,没有从正门出教室,而是走到最后一排去。

    “你怎么来了?”

    是那个姗姗来迟的姑娘,班里的学生之前都没见过她。

    她抬头,一双眼睛是浅浅的棕色,笑起来杏眼弯弯:“来蹭课啊。”

    是个混血女孩。

    而且,不是这个班的。

    而且,和姜老师认识!

    还没离开的学生都有意无意地瞟过去,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姜锦禹不太习惯被人围观:“出来说。”

    褚戈收好东西,跟着他从后门出去了。

    两人一走,教室里的女孩子们就开始议论了:“姜老师和那个蹭课的女同学什么关系啊?”

    年轻女孩,幻想总是特别多。

    “不会是师母吧?”

    “别啊,我连我和姜老师以后的孩子叫什么名字都想好了。”

    “我连我和他埋在哪都想好了。”

    “……”

    外头,主教楼的走廊里,女孩正追着男孩的脚步,背包的拉链还没拉好,她边拉拉链边小跑着。

    “锦禹,你做什么走那么快?”

    褚戈话痨的毛病,比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她说一句停一下,喋喋不休。

    “你不开心吗?”

    “我不喜欢我来蹭课吗?”

    “我来找你,你不惊喜吗?不欢喜吗?”

    “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

    “我——”

    姜锦禹回头:“没有生气。”他说,“别人在看。”所以才走那么快。

    姜锦禹是学校的明星老师,年纪轻轻就是副教授,凡是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没有不知道他大名的,在校园论坛里被传得神乎其神,加之还生了一张漫画脸,在这个网络自媒体发达的时代,想低调都难,各种短视频流传,学校小半数的女生都认得他。

    这会儿,他身后跟着个女生,又是下课高峰期,自然引来了不少注目。

    褚戈没空管别人:“我跟不上了。”

    姜锦禹脚步就慢了,选了一条僻静一点的小路,等她走到了身边,问:“昨天你来学校找过我?”

    他追出去之后,已经找不到人了。

    她点头:“嗯嗯。”

    她走到他前面去,倒退着走:“这些都不重要。”她看着他,“我有个很重要很重要的问题要问你。”

    姜锦禹停下。

    “刚才课上的第四个问题。”

    她一顿,又说:“我也想知道答案。”

    她目不转睛地看他,眼里的光张扬又明媚:“姜老师,你有女朋友吗?”

    ------题外话------

    Ps:番外里的人,以及人物关系,性格,相遇过程等等,都在正文里有,番外就是完整配角的感情线,其他相关事件见正文。

    还是那句话,不要跳看,我绞尽脑汁完美故事里的整个世界,你们不要随意丢掉。

    注意时间轴哈,这条感情线进展时天北快四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