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问听番外31:圆满大结局,含番外(14更

问听番外31:圆满大结局,含番外(14更

        “要是我怀孕了,我哥应该不会再反对了。”

        “……”

        一股邪火,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他本来有些苍白的脸,粉红粉红……

        当然,那天他们没有在休息室造人,时间不合适,场合不合适,地点也不合适,就在苏问挣扎的时候,刘冲和宇文冲锋来敲门了。

        造人,下次吧。

        那之后,宇文听到哪苏问就跟到哪,生怕她会不见了,回了酒店,他还寸步不离地跟着宇文听,并且试图跟着她去房间睡觉。

        宇文冲锋冷漠脸,一副要揍人的样子。

        苏问这次收敛了点,毕竟是大舅子,不能太肆无忌惮。

        就这么相安无事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刘冲就看见苏问火急火燎地冲出酒店房间。

        刘冲看他魂不守舍的样子:“干嘛呢?”

        “我家听听不见了。”他方寸大乱,又急又慌,“你们有没有看到她?”

        刘冲摇头:“这么早能去哪?是不是吃早饭去了?”

        苏子苏也摇摇她的泡面头。

        旁边,宋融从容淡定地说了句:“宇文冲锋八点的飞机。”

        苏问愣了一下,拔腿就往外跑。

        刘冲抱着手看苏问狼狈狂奔的样子,感叹啊:“啧啧啧,命途多舛,情路曲折啊。”感叹完,吩咐苏子苏,“泡面头,你赶紧去吃饭,吃完了帮我送份合同去赞助商那里?”

        泡面头的外号,就是刘冲取的。

        刘冲还在叮嘱她,担心她智商,实在不放心:“知道哪个赞助商吧?昨天给问哥送手表的——”

        话没说,被宋融打断了。

        他直截了当:“你自己去。”

        冷风阵阵啊,怎么回事。

        刘冲抱紧自己冰凉的身体:“宋总监,泡面头是问哥的助理。”意思是,不干活光拿工资吗?

        宋融没说什么,直接拨了个电话:“是我,宋融。”

        那边接电话的小秘书受宠若惊。

        宋大总监不跟秘书对话,直接叫负责人:“让人事部的郭经理接电话。”

        电话那边换了郭经理接电话。

        天宇传媒上下员工,比起两任董事长更怕这位董事总监,这人别看文质彬彬的,心黑着呢,上次做个合并案,把对方公司老板搞到几次扬言要跳楼。

        宋总监笑得温文尔雅:跳楼?需要帮你报警?

        那个老板:……噢,mmp!

        扯远了。

        宋融言简意赅,只说了一句:“给苏问再招一个助理,把苏子苏调到总监室来。”

        郭经理连连称是。

        刘冲:“……”

        这波操作,真骚,果然,公司二把手就是高逼格。

        刘冲瞥了一眼捂嘴在偷笑的泡面头,八卦了一句:“宋总监,你跟泡面头什么关系?”

        这么维护,不会是一起吃煎饼果子的饭友吧?他上次还听宋融的秘书说,总监大人最近口味奇怪,总让她去买不加葱的煎饼果子。

        宋融如此回答:“要结婚的关系。”

        刘冲:“……”

        厉害了,Word泡面头。

        还有,能不能对刚离婚没多久的单身狗善良一点,怎么全世界都在屠他这只离婚单身狗,真他么惨无‘狗’道!

        柏林机场。

        宇文冲锋没有行李,这次来柏林是临时起意。

        宇文听送他到了机场里面,很不放心,一路都皱着眉:“不要再去那种通讯不通的地方,你要每天给我打一个电话。”

        宇文冲锋笑:“管好自己就行。”他把墨镜取下来,给她戴上,遮住她已经泛红的眼睛,“回去吧。”

        这世上,他就怕两个女人哭,他的心上人,还有他的妹妹。

        宇文听叮嘱他:“路上小心。”

        一路上,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

        宇文冲锋无奈,又应了一遍:“别担心我,顾好自己,知不知道?”

        她点头:“嗯。”

        他抱抱她,说:“听听,跟他好好过。”

        她吸吸鼻子:“你不是不同意我跟他在一起吗?”

        哥哥说,苏家太危险了。

        他说,希望她余生平淡一点,安康无忧就好。

        所以,他带她去看山看水,在夕阳西下的宓罗河旁问她,听听,真的非他不可吗?

        她说是。

        然后,他就带她来柏林了。

        他笑着揉揉她的头:“我要是不同意,就不会带你来柏林了。”他说,“听听,我们是双胞胎,很像的,一辈子就只会爱一个人。”

        所以,他带她回来了。

        因为他亲眼见过了,她在宓罗河旁谈起苏问时,脸上的笑容。

        叹了一声,他无奈:“我怎么忍心。”

        怎么忍心让她跟他一样,爱而不得。

        他松开手:“苏问要惹你生气了,给我打电话。”

        她点头,说好,声音有些哽咽:“哥,珍重。”

        他拍拍她的头,转身,挥挥手:“走了。”

        一个人,四处飘零,是她哥哥。

        她陪了他一个月,看了他看过的风景,走了他走过的路,本以为会更放心了,没有,更挂念了。

        珍重啊,我亲爱的哥哥。

        她把眼镜摘下,目光追着那个背影,眼泪花了视线。

        “听听!”

        她回头,看见了苏问,他脚上还穿着酒店的拖鞋,慌慌张张地跑过来。

        “听听。”

        他看见她通红的眼睛,更慌了:“怎么哭了?”

        她抱住他,藏在他怀里,任性肆意地掉眼:“问问。”

        “嗯?”

        “我哥他一个人外出,一定很孤独。”

        “那以后你多陪陪他。”苏问又说,“还要带上我。”

        “好。”

        她埋头,把眼泪都擦他衣服上,他拍拍她后背,不停不停地哄……

        三天后,苏问和宇文听一起回国了,宇文冲锋去了东欧一个国家看雪了。

        两个月后。

        苏丙邺因逃狱、绑架,被判了死刑。

        苏丙羡的贿赂案也要终审了,律师跟他说,估计得判一年。

        苏丙羡急了:“李律师,你之前不是说撑死判三个月吗?”苏问也说了,就小住一段时间啊。

        李律师捏捏眉心:“二爷,你不是说只贿赂了吗?检察官手里怎么还有你漏税的证据。”

        苏丙羡:“……”

        他做得很隐秘啊啊啊啊!

        他要跳脚了,捶桌子,嗷嗷叫,仰天大骂:“苏问,你个狗犊子!”

        十一月的时候,宇文覃生带了礼,去了一趟西塘苏家,苏津大办,宴请未来亲家公,就是那次,被关了四个月的苏让青趁机出逃去了江北,找他的‘爱人’,他四哥。

        结果——

        秦霄周搂着个女人从酒店出来,那个女人很年轻,很漂亮,很英姿飒爽。

        苏让青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指着那个女人问:“四哥,她是谁?”

        秦霄周相当炫耀的口气:“我未来女朋友。”

        未来女朋友……

        苏让青痛不欲生,揪着心口:“那我呢?”

        秦霄周鸡皮疙瘩一抖,炸毛了:“老子都跟你说多少遍了,老子是钢铁直男!”

        妈的,他老爸还天天打电话过来,让他离开他儿子,甚至,给他账户打了一千万。

        秦霄周气得当天就花光了那一千万。

        苏让青接受不了爱人的冷酷无情,泫然欲泣:“她有什么好?你为什么喜欢她不喜欢我?”

        来来往往的路人都往这边看,秦霄周觉得老脸都丢光了,恨不得把这只小受踹回苏家。

        他哼:“她是个女人,她还会过肩摔。”死心吧,小受!

        “你——”苏让青流下了悲痛的眼泪,楚楚可怜的表情,痛彻心扉地大喊,“我恨你!”

        说完,他流着泪转身而去。

        秦霄周心情大好。

        “手,”他怀里的女人抬头,目光冷漠,“拿开。”

        女人二十四五,眉眼英气又利索,头发剪得很短很短,比秦霄周的还短。

        男人婆!

        秦霄周腹诽了一句,冷哼:“碰一下会死啊。”手还搭在她肩上,偏偏不拿开。

        对方蹙了蹙眉,懒得废话,直接动手。

        她扯住搭在她肩上的那只手,一个过肩摔把他整个人都撂出去了。

        秦霄周:“……”

        他痛到五官扭曲,痛到质壁分离,指着女人,咬牙切齿:“你——”

        女人拍拍手:“碰一下不会死,摔一下也不会死。”

        秦霄周:“……”

        他自从遭了一次桃花劫,挑女人的口味就变了,喜欢会玩过肩摔的,然后他就遇上了这个不仅会玩过肩摔,还会各种摔跤姿势的女人

        这个女人叫容辛。

        她是他见过最粗鲁的女人,没有之一,她是个代驾,他是她的常客。

        常客今天扔了一张支票,说,冒充一下女朋友。

        她没接支票,说:我帮你这一次,以后再敢打差评,弄死你!

        当天,秦霄周就让狐朋狗友去刷五星好评,狐朋狗友都说,完了,老四要遭第二次桃花劫了。

        年终的时候,苏问工作室发了一条微博,做了以下声明:

        一,苏问一年只接一部电影。

        二,苏问不接感情戏。

        三,苏问不出席任何综艺。

        四,苏问任职天宇传媒董事秘书。

        声明一出来,粉丝都躁动了。

        苏问粉:“我们问哥这是被包养了吗?”

        听神粉:“是的,不用怀疑,你们问哥被我们宇文大总裁包了。”

        除夕夜,宇文听是在苏家过的,祁玉很开心,把自己的糖果都给了她,她给祁玉包了一个红包,还送了他一个亲手织的毛绒玩具。

        正月初一的早上,发生了一件大事。

        宇文听匆匆忙忙从卧室里跑出来,撞到苏问怀里:“问问。”

        苏问扶住她的腰:“嗯。”

        他们穿了情侣款的红色外套,在大雪纷飞的初一早上,格外令人赏心悦目。

        宇文听眼里有笑意,心情很好的样子,对苏问说,“我有份新年礼物要送给你。”

        他满脸期待:“什么?”

        她把验孕棒放他手上:“你要当爸爸了。”

        苏问:“……”

        晴天霹雳好吗?

        他被惊吓得结巴了:“我、我们不是避孕了吗?”

        宇文听也很诧异:“我也不知道。”她看苏问,“你不开心?”

        不敢……

        他声音闷闷的:“我还没准备好。”二人世界还没过够。

        宇文听难得笑得开怀,抱着苏问的腰,来回摇晃着,说:“我很开心。”

        苏问把头埋在她肩窝里:“你开心就好。”他自己郁闷。

        蹲在不远处装模作样修花的苏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儿媳妇开心就好,儿媳妇说喜欢祁玉,想生个一样可爱的宝宝,儿子嘛,无视就行,生儿子不拿来坑,那将毫无意义!

        初七,民政局有人上班,苏问和宇文听去领了结婚证,回家他就开始晒结婚证。

        苏问V:我老婆,宇文听。@宇文听V

        听神粉:“带着我的祝福,滚!”

        问哥粉:“滚床单的滚~”

        次年十一月九号,宇文听诞下一子,五斤八两,苏问取名苏爱听。

        这名字,说实话,挺俗。

        没错,你们问哥就是这么俗气。

        苏爱听小朋友四岁的时候,在幼儿园被别的小孩笑话了,他瘪着嘴回家,跟爸爸说:“小红说我的名字很娘。”

        四岁的奶娃娃,长得像妈妈,粉粉嫩嫩的,特别漂亮。

        苏问在看剧本,没抬眼:“小红是谁?”

        苏爱听小朋友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有一点害羞:“我们香蕉班里最最漂亮的女孩子。”

        苏问不咸不淡:“是很娘。”

        苏爱听奶声奶气地控诉:“那为什么给我取这么娘的名字?”

        苏问抬眼:“生儿子不拿来坑,那将毫无意义。”

        “……”

        这话,爷爷也也说过,可是小爱听还不懂,有点怕爸爸,但是他很勇敢:“爸爸,我要改名。”

        苏问继续看剧本:“哪凉快哪待着去。”

        小爱听瘪瘪嘴,委屈巴巴地回头喊,带着点哭腔:“麻麻……粑粑欺负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81763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