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问听番外22:终于一起睡觉觉了(5更)

问听番外22:终于一起睡觉觉了(5更)

        苏问立马摇头,解释说:“等你喜欢我喜欢到离不开我的时候,我就什么都告诉你。”

        本来生气的,因为他这一句话,她就又气不起来了。

        她想,他还是很乖的,虽然偶尔不听话。就算他把黄平中绑在弹力绳上‘蹦极’,她还是觉得他是个好人。

        苏问攥着她的手:“听听,你打我骂我都行,只要不跟我分手。”他带着她的手,往自己脸上放,让她打。

        这么漂亮的脸,她怎么舍得打。

        她摸了摸他的眉眼,踮脚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我练了六年体操,九年游泳,如果不是手坏了,肩坏了,我应该会一直当运动员。”她抱住他的脖子,又在他唇上亲了一下,“我做什么都坚持,苏问,我应该会喜欢你很久很久。”

        她很恋旧,习惯了一成不变,若是喜欢了,就会一直一直喜欢着,她就是这样的人,所以,就算他不是她以为的那么温良,就算他瞒她骗她,她都不会跟他分手的。

        苏问所有不安的情绪都被抚平了,心里酸酸胀胀的,有点疼,他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不停地亲。

        “手还会痛吗?”他突然问。

        她的手曾经受过伤,指骨与手指韧带重度损伤,

        宇文听摇头:“早不痛了。”

        月色昏沉,她看不到他微红的眼眶,他低着头,反复亲吻她的手。

        已经过了十二点了,苏问还在宇文听公寓里,他今晚格外的黏她,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她去洗澡他都要守在门口跟她说话,说着说着就表白,说他很喜欢巨喜欢超级喜欢她。

        宇文听被他弄得哭笑不得。

        他回去洗漱了,可又跑过来了,抱着她在沙发上窝着,什么也不干,就是不肯回去睡觉。

        宇文听看了一下时间,提醒他:“你明天六点要飞金州。”

        苏问抱着她没撒手:“我还不困。”他身体躁着呢,一点都不想睡。

        她把他的手拿开:“不行,你要睡觉。”熬夜会伤身体,不能顺着他。

        他有点失落了,可是不敢不听话,乖乖从沙发上爬起来:“那我回去了。”

        “嗯。”

        他弯腰在她唇上亲了一下,这才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地回自己家去,走到了门口,他杵了一会儿,又回来了。

        “听听。”

        “嗯?”宇文听失笑,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黏人。

        苏问小步地到她跟前去,蹲下,手趴在她膝盖上,仰着头看她,一脸期待。

        他问:“能不能一起睡?”小心翼翼地问,眼里亮晶晶的,一双妖媚的眸,含着点朦胧的雾气,一眨一眨,分明魅惑至极,偏偏又透着三分纯情的娇。

        没有哪个男人或是女人能媚成他这样,多一分过浓,少一分则太淡。

        宇文听认真地想了想:“能。”

        美人计,她从。

        苏问笑得像只得逞的狐狸,随即去自己屋里拿了个枕头,回头就打了个哈欠,说困了,拉着她去卧室睡觉,宇文听独居,也没有什么往来的朋友,客房被她改成了健身房,家里只有一张床,她有点犯难了。

        苏问心情好得飘飘然:“听听,你睡里面还是外面?”

        她说:“里面。”

        她说完,爬上了床,挪到里侧的位置,苏问把自己的枕头挨着她的枕头放好,也跟着上去了,躺在她旁边,手挨着她的手。

        她突然觉得有点热。

        苏问平躺着,歪着头看她,说:“我睡觉不打呼。”

        “嗯。”

        她也不打呼。

        苏问又说:“也不磨牙。”

        “嗯。”

        她也不磨牙。

        他还说:“还不说梦话。”语气跟自夸似的。

        宇文听想,他是不是怕她介意他说梦话?

        她立马说:“说也没关系。”

        苏问侧身,支着下巴盯着她看:“我睡相很好。”

        她想,他说这些,是不是想要她夸他?

        那么,她就夸他好了:“你很厉害。”可是不知道夸什么……

        苏问:“……”

        他家听听真的好单纯啊。

        他不是这个意思,他的意思是:“我以后能经常过来睡吗?”毕竟他睡相这么好。

        宇文听这才明白他的意思,认真地想了想:“能。”

        他是她男朋友,当然可以一起睡,她这样想的。

        苏问埋在枕头里开心得蹭了一顿,然后抱着他的枕头,连同他的人,一起挪过去,先挪过去一点点,见他家听听没说什么,他就又挪过去一点,直到整个人都贴着她。

        好幸福啊。

        宇文听一个人睡惯了,突然多了个人让她有点拘谨,不怎么敢乱动,身体绷得紧紧的,端端正正地躺好:“要关灯吗?”

        苏问把手放在她腰上:“不关灯你睡得着吗?”

        她点头。

        “那就不关。”

        他想看她,就侧卧着,看着看着就忍不住撑着身体凑过去了,趴在她上面,想亲……

        他放低身体,去亲她的唇。

        宇文听突然伸手,拉了拉他睡衣的领口,他右边锁骨就露出来了。

        他眼睛里热热的:“听听。”

        现在不止想亲,还想睡……

        他把上身再压低一点,伏在她身上,方便她脱自己的衣服。

        宇文听脸有一点红,伸手去解她睡衣的钮扣,解开了一颗,在解第二颗的时候,苏问喉结滚了滚,吞了一大口口水。

        “听听,”他声音都哑了,音色低低的,像在喉咙里厮磨,他挫败地说,“没有避孕套。”

        他是不介意了,就是不想这么快要宝宝。

        宇文听解扣子的动作停了一下,她眼眸里黑白分明,没有一点杂念:“我只是想看你肩上的伤疤。”

        满脑子黄色泡泡的苏问:“……”

        他都做好了未婚先孕的准备,然而,她只是想看伤疤……他心里堵得不行,郁闷死了,闷闷不乐地说:“我自己脱。”

        然后他抿着唇,表情不开心地把睡衣的扣子解开。

        他正在严重怀疑自己的魅力,脱了衣服他家听听都不想睡他,他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受宠吗?正想着,凉凉的手心覆在了他锁骨下两寸的地方。

        他怔住。

        她平躺着,盯着那个拇指大的伤疤看。

        苏问这才回过神,把衣服往上拉:“没什么好看的。”

        她按住他的手,又把衣服拉开,摩挲了两下那个伤疤。

        “听听,别看——”

        她突然抬头,唇贴在那里,轻轻地吮了一下。

        苏问身体突然僵硬,她唇分明凉凉的,可被她亲着的那处像是点了一把火,然后……

        宇文听愣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他,之后,默默地往后退了一点点,低下头,耳尖红红的。

        “……”苏问乖乖躺回去,深呼吸了几下,调整好呼吸,他尽量平静,尽量不吓到她,“听听,那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她小声地、细细地:“嗯。”

        然后,她往他那边挪,伸手抱住他的腰。

        苏问身体绷得更紧了,僵硬地躺着,一动不动,声音已经沙了:“听听,等我缓缓你再抱我。”

        男人都是禽兽,尤其在床上的时候,苏问当然也知道,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也是禽兽。

        宇文听说好,可刚松手,苏问就抓住了她的手。

        “苏问。”

        “听听,你别动,也别说话。”

        宇文听安安静静的,不动也不说话了,她是成年人,该懂的都懂,因为是苏问,她一点都不设防。

        苏问关了床头灯,然后侧躺在她旁边,带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腰上。他用一只手抱紧她,身体紧紧贴着,另一只手伸进了衣服里。

        他伏在她肩上,不一会儿后,开始轻喘。

        结束后。

        苏问出了一身汗:“我去洗澡,你先睡。”

        “嗯。”

        他去浴室后,她爬起来,看着垃圾桶里的纸巾,抿着唇笑。

        苏问是早上六点的飞机,他只睡了不到五个小时,起来的时候,宇文听还在睡觉,她睡相好,把头蒙在被子里,笔直地躺着。

        苏问把被子往下拉,让她露出脸来,亲了亲才离开。

        外面天蒙蒙亮时,刘冲就过来接苏问,他按了半天门铃都没人开,刚翻出备用钥匙,苏问就从对面出来了。

        刘冲惊讶:“你在那边过夜了?”

        苏问压着声音:“小声点。”听听还在睡。

        “放心,隔音很好。”刘冲嘿嘿一笑,贼兮兮地打量苏问,瞧着他这一副筋疲力尽没睡够的样子,刘冲心里不免描绘点黄色的东西出来,揶揄,“你这是一晚上没睡?”

        苏问懒得理他,抓了一把睡得乱糟糟的头发,回自己屋了。

        刘冲跟上去,离婚男人车开得很溜啊:“行啊问哥,战斗力不错,很持久嘛。”

        苏问回头,冷眼:“把嘴巴给我闭上。”

        咣的一声。

        他摔上门,把刘冲关在了门外。

        刘冲了然于胸:“得,是欲求不满。”

        快午饭的时间,周见薇约了宇文听吃饭,大概是为了方便宇文听的工作时间,周见薇约了天宇传媒附近的餐厅。

        “昨天晚上谢谢你。”

        宇文听说:“不用谢。”

        然后没有再提黄平中这个人,以及那件事。

        周见薇用了很重的粉底,嘴角的伤还是遮不住,有若隐若现的青紫,眼神有些空,眸光淡淡浅浅的。

        她的长相偏风情妖艳,本该美得浓墨重彩,可眼里没了几分神采,就更显得黯然失色了。

        “我和现在的经纪公司解约了。”吃饭的时候,周见薇随口提到。

        宇文听放下了筷子:“如果你愿意,可以签到天宇来。”

        周见薇笑,没想到她身败名裂后的第一根橄榄枝会是宇文听抛给她的,她摇摇头,拒绝了:“不了,我想休息一段时间,应该会在国外先住一阵子。”

        她累了,想歇一歇了。

        “电影呢?”她和苏问合作的那部电影没有拍完。

        周见薇说得平常,事不关己似的,不怎么关心:“我不适合再出演,导演已经找好了接替我的女演员。”

        宇文听没再说什么,安安静静地继续吃饭。

        周见薇又说了一遍:“谢谢你。”

        “什么?”

        她答非所问:“你和苏问很相配。”她眉眼里有沧桑,也有怅然与洒脱,释然一笑,“祝福你们。”

        单相思,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现在,她要投降了。

        “谢谢。”宇文听说。

        周见薇离开的那天,江北下了雨,因为是周末,机场的人很多,她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她的父母都定居在国外,来送她的人只有经纪人和助理。

        上了飞机,她把帽子摘下来,有几个年轻的女孩拿出手机来拍她,小声地议论着什么。

        空姐在提醒乘客关闭手机,声音很温柔。

        她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手指摩挲着关机键,许久,终究还是没有按下去,拨了那个记得滚瓜烂熟的号码。

        “苏问,我走了。”她先开口。

        苏问似乎没睡好,声音倦倦的,带着点轻微的鼻音:“去哪?”

        她说:“国外。”

        苏问接得很快,很随意:“一路顺风。”

        他的话里,听不出喜怒,没什么特别的情绪,苏问对圈子里的‘同事’都这样,不冷不热。

        她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就跟他通讯录里的张某王某林某一样。苏问存号码都是这样存的,他说懒得打名字。

        周见薇见过,她的号码在苏问手机里,存了周某1,因为周某被一个导演占了。

        这个让人心塞的男人啊。

        周见薇笑了笑,说:“我喜欢你。”

        “……”

        就是这么让人无语。

        苏问大概没想到她会这样直接地说出来,沉默了会儿:“我知道。”

        还是不喜不怒的语气。

        周见薇眼里的情绪很平静:“我知道你知道。”

        她只是想再清醒地告诉他一次,然后,她和她的独角戏就可以好好地落幕了。

        苏问回答,着重强调:“我只喜欢宇文听,这辈子只要她,只娶她,只跟她生孩子,你可以死了那条心了。”

        “……”

        这个欠揍的家伙,她都要走了,他还要补一刀。

        她故意重重咬字:“那你以后一定要跟她结婚。”

        “还用你说。”

        她哑然失笑。

        以前她总忍不住想,能受得了苏问那个脾气的女孩子,性子得有多软,原来不是,苏问在喜欢的人面前,一点都不硬气呢。

        她苦笑了声:“再见了,苏问。”

        说完,她把电话挂断,按了关机键,然后把墨镜戴上,眼角有泪落下来……

        ***

        “今天又下雨了,我总在是在下雨的时候想起他。”

        “想起了那次在枫城,黄平中用烟头烫我的时候,说了很多过分的话,我以为我会记恨很久,可现在想起来,却一句也不记得了,只记得我拼了命地跑到门口喊救命,只记得苏问从隔壁的房间出来,他说,刚刚是你喊的救命?”

        “我点头,他没说什么,把外套给了我。”

        “他当时穿的衣服,脸上的表情,还有说话时的语气,我可能很久很久都不会忘记。”

        “想到了那句俗套的话,我喜欢的人,他是个盖世英雄。”

        “我很后悔,把一条错了的路当成捷径来走,可我很庆幸,我呼救过,也很感激在我求救的时候,那个盖世英雄来救我了。”

        “苏问,遇见你,我三生有幸,纵使苦难。”

        ——摘自周见薇的日记。

        金州影视城。

        苏问的日程排得很紧,一整天都在拍戏,导演直夸他越来越刻苦奋进,刘冲呵呵了,说苏问这是急着拍完回去陪女朋友呢。

        导演直叹年轻就是好啊。

        镜头准备就绪,两位演员就位。

        女演员的感情很充沛,眼里情深脉脉:“君越,带我一起走。”

        男演员一身黑色劲装,背一把大刀:“你可想好?”

        女演员抓住了男演员的手臂,毅然决然:“带我走。”

        后面的台词是:为了你,我可以不当一国公主,可以不要荣华富贵,可以清茶布衣浪迹天涯。

        苏问用力甩开了女演员的手,表情嫌恶地像碰到了什么脏东西。

        女演员刘梨:“……”

        搞什么?!

        导演喊停:“CUT!”他都被苏问搞蒙了,苏问向来一条过,居然NG了!导演很不解,“苏问,你甩开公主干嘛?”

        你们可是要是私奔的!

        “我女朋友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81752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