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问听番外16:狗粮与恋爱的酸臭味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然,不是所有的粉丝都能理智地接受恋情。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说真的,苏问配不上听神,宁愿听神找体坛的,娱乐圈太假太脏。”

    天涯海角都有我的哥回复@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谁配不上谁啊,我问哥的奖杯拿的少了?宇文听就了不起了?还不是要靠我问哥来博眼球,没有苏问谁知道她宇文听!要不是苏问工作室并入了天宇,她那个老总坐得稳吗?既然当了老总就干老总该干的事,天天拉着我们问哥炒作,想出道就自己捧自己啊,别捆绑我们问哥?”

    诸如此类的留言,也不少。

    这是个多事之秋啊,娱乐圈的是是非非真真假假一波炸一波。

    苏问刚拍完一条,就在男二号吸油补妆的那几十秒的空档里,他急急忙忙跑去问刘冲:“听听有没有打我电话?”

    刘冲盯着自个儿的平板:“没有。”

    苏问很失落,伸长了脖子频频看向片场入口的方向,很期待,也很焦急:“她怎么还不来。”她说了要来找他的。

    这等待临幸的小媳妇啊。

    刘冲决定救赎一下他:“问哥,恭喜你。”

    苏问继续当他的望妻石,根本没理刘冲。

    他大人有大量:“你家听听给你正名了。”

    苏问扭头看他:“什么?”

    刘冲直接把平板扔过去:“自己看。”诶,他很惆怅啊,苏问这母胎单身二十六年的老雏儿都要翻身农奴把歌唱了,刚离婚且情路坎坷的他还在吃别人的狗粮。

    苏问刷完微博,脸上是难以置信的表情,眼神很矛盾,狂喜的同时还揣着两分害怕空欢喜一场的惴惴不安。

    他不敢相信:“会不会是微博被盗了?”

    刘冲恨不得把三金影帝这宛如中了巨款彩票后一系列的表情转变给拍录下来:“有可能,被你的女粉丝盗了,然后冒充宇文听跟你表白。”三金影帝的智商已经不在线了,刘冲给他指条明路,“打个电话问问宇文听不就知道了。”

    苏问手抖,拨了宇文听的号码。

    “喂。”

    他吞了吞口水:“听听。”

    “嗯。”

    他手放在桌子上,坐立不安,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抠着桌面,问:“你的微博是不是被盗了?”

    “没有。”宇文听舔了舔唇,“我们不是在交往吗?你说了不介意公开。”

    她的声音在他耳边缠缠绕绕,胸腔里那颗心脏在横冲直撞,撞得他魂都快没了。

    “我在停车,等我一分钟,我们当面说。”

    他后知后觉地应了一个字:“哦。”

    电话被挂断了。

    刘冲赶紧凑过去:“你家听听怎么说?”

    他没回答,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空白支票,放在桌子上:“金额自己填。”

    不得不承认,这掏钱的姿势,帅得一批,不过……

    “问哥,你精神失常了?”

    他嘴角上扬,漂亮的一双凤眼笑成了两个弯弯的月牙:“我脱单了。”然后,洋洋得意,“你这种高龄离婚单身狗真可怜。”

    一万点暴击来得猝不及防。

    刘冲:“……”

    可怜你妹!

    忍住,忍住!不要和恋爱中的傻子计较,还有正事,他先把支票揣进了怀里:“工作室怎么回复?”

    苏问眼里愉悦的笑意一层一层漾开:“我自己回。”他边登工作室微博,边说,“去帮我开微博。”

    刘冲说他:“你才注销微博没几天。”作为流量巨腕,这么善变好吗?

    苏问听不进去,满脑袋都是荡漾的粉色泡泡,固执己见:“我说过公布恋情的时候开通。”

    “你想干什么?”

    他又笑,本就妖气的眼神采奕奕的,带着一股子被爱情滋润过的媚态,给了个理所当然的理由:“秀恩爱。”

    刘冲:“……”

    老婆粉们摊上这么个本命,也是她们命不好。

    与宇文听官宣时间相隔十二分钟,苏问工作室回应了。

    苏问工作室V:我是苏问,我是宇文听的男朋友。@宇文听V

    这么简单粗暴!这么单刀直入!这么……就成了别人的男朋友,让人崩溃啊。

    问哥我偷蓝养你啊:“我不信,我老公怎么可能会在外面有人。”

    小哥哥网恋吗我是大哥哥:“我女朋友趴在沙发上哭,说她老公出轨了,作为他男朋友的我表示很开心。”

    刘静宁0812:“心在滴血,含泪祝福。”

    卫龙辣条忠实粉丝:“炒cp,公关危机处理,苏问性·虐一生黑!”

    再玩游戏我就是汪:“表示不惊讶,奸情的味道我早就闻到了。”

    住在凡间的小仙女:“宇文听配不上苏问,什么眼光,脱粉了!”

    苏问V回复@住在凡间的小仙女:“滚。”

    “……”

    楼上是苏问本人?粉丝们凌乱了,疯狂艾特。

    问哥的后宫大总管:“姑娘们,理智点,问哥也不小了,再不交女朋友,我都怕他哪天交个男朋友,而且宇文听很好,世界冠军,配我们问哥刚好。”

    苏问家的网瘾少女:“我记得问哥以前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为了避免女朋友和妈妈同时掉进河里先救谁的惨案,他要找个游泳世界冠军当女朋友,我怀疑问哥早就惦记上宇文听了。”

    葬爱家族在召唤我:“苏问,好好对我们听神,她可是我们的国宝,你要是对她不好,国家都不会原谅你的。”

    我老公今天出轨了:“夺夫之仇,不共戴天!@宇文听V”

    “……”

    苏问女粉居多,态度不一,有祝福的,也有不接受的,当然,他有不少男粉,多数是演技粉,对他公布恋情没什么抵触心理,相反,宇文听很得男粉丝的喜爱。黑粉就毫无道理可言了,死咬着周见薇性·虐的事,一口咬定恋情是假的,公关手段而已。

    不过,总的来说,他的脑残粉占绝大部分,口口声声喊着不要不要脱粉脱粉,身体还不是诚实地赖在苏问工作室的官博下面,精分地发泄了一通之后含泪祝福,最后默默地把老婆的定位改成了小三……诶,大型真香现场啊。

    相隔了十分钟,苏问用工作室的号又发了一条微博。

    苏问工作室V:可以不接受,都冲我来,骂我可以,骂我女朋友不行!

    粉丝:“……”

    一万点暴击!

    可是,来自本命真爱的暴击能怎么办,受着呗,噢,这该死的、不可收拾的真爱。

    影视城的仿古宫殿外,有一段很长的台阶,苏问就站在台阶的最下面,古装戏服的外面套了一件外套,他低着头,踢着地上的石子,时不时抬头,直至熟悉的人影撞进眼底,他因为焦急等待而紧蹙的眉宇松开了。

    “听听。”他跑到她身边去。

    下午下过雨,地面还是潮的,她抬头,眼眸像雨后的露滴:“你在这等我吗?”

    苏问笑,点头:“嗯嗯。”

    她也笑,很浅很淡的弧度,同他并肩走在台阶上:“周见薇的事情已经压下去了,你可以不用管,安心演戏就好。”

    苏问突然停下:“听听。”

    “嗯?”她回头,站得比他高一阶台阶,目光刚刚好对上。

    他牢牢盯着她的眼,目光灼灼,有一丝的不安:“你是为了帮我辟谣才愿意跟我交往吗?”

    他想,就算是这样,他也要赖着她。

    宇文听没有迟疑:“不是。”她站在台阶上,才与他一般高了,瞳孔像水洗了的琉璃,清清楚楚地倒映出他的影子,“我选择在这个时间公开恋情,确实是想帮你辟谣,但和你交往是因为喜欢你。”

    如果不喜欢他,她不会每次都叫两人份的外卖,不会在家里准备一双男士的拖鞋,不会在买洗发水的时候多买一瓶,不会让他抱她,亲她,不会醉酒后安安静静地搂着他。

    她了解自己,若不是绝对纵容,她不可能任由一个异性在她生活里肆无忌惮地来去。

    她攥紧了手,每一个字都说得郑重:“苏问,我也喜欢你的。”

    两情相悦。

    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此。

    苏问笑了,眉间那点不安惶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千树万树的花开,眉眼里倒映的她,胜却人间无数。

    他笑得傻气:“听听,你真好。”手揣在兜里,愉悦时他会不自觉地左右摇晃着身子,说,“我要开心死了。”

    宇文听眸间也有淡淡的笑,把手递给他:“要不要牵手?”

    “要。”

    他牵住她的手,十指相扣,和他一样,她手心也是潮的。

    他边走,边看她,一直看她。

    “听听。”

    “嗯。”

    他笑得眯了眯眼角,目光比月温柔:“我好开心。”

    她是害羞的,耳尖与脸都红了,还是大胆地回应他:“我也很开心。”

    她以前不知道,原来还有比拿奥运冠军更让她心悦的事情,现在才知道,还有个他,比金牌还更让她喜欢。

    皇城前的这段台阶,有九十九步。

    为什么只有九十九步呢,一下子就走到了尽头,苏问觉得意犹未尽,还牵着她的手,不舍得放开了:“我们再走一遍好不好?”

    “不用拍戏吗?”她问。

    他随便找了个理由:“我演技好,拍得很快,待会儿去补。”

    宇文听想了想:“好。”

    她也想跟他再多待一会儿的。

    于是……

    他们牵着手,在那段台阶上压了四遍。

    等苏问再回到片场已经八点了,导演找他都快找崩溃了。

    刘冲一看被苏问牵着的宇文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热恋期的酸臭味啊:“你怎么才来,早到你了。”

    苏问大大方方地解释:“我去接我女朋友了。”

    这就秀上了?

    刘冲拒绝狗粮:“先给他补个妆。”

    Vivian过来给苏问补妆。

    他坐着没动,但手还拉着宇文听的手:“听听。”

    “嗯。”

    宇文听觉得稀奇,盯着造型师在他脸上涂涂抹抹,不一会儿,便给他化了个血迹斑斑的负伤妆。

    这张脸,受伤都这么好看。

    “你要看我拍吗?”

    “嗯。”要看的,他好看。

    “那你别生气。”他有点没底气了,声音弱下去。

    宇文听没明白:“生什么气?”

    苏问在化眼妆,半眯着眼,小心翼翼地瞄她:“待会儿,女演员会抓我的袖子。”

    他怕她会介意。

    宇文听很明事理:“没关系,只是演戏。”也只是抓袖子。

    苏问立马撑开了眼睛:“你都不吃醋。”他也不敢表现得很生气,有点委屈的意思了,“你不在乎我吗?”

    语气像是在质问,更像撒娇。

    Vivian手一抖,那人造血的位置给化偏了,他赶紧道歉:“对不起,问哥。”

    宇文听:“……”

    她这个男朋友,和电视里有点不一样。他穿一身黑色的盔甲,手握重剑,站在城墙上,字字沉声,铿锵有力。

    “战,还是降?”

    电影的女主演站在他身边,羞怯地抓住了他的衣袖,满眼柔情。

    宇文听这才发现自己是个小气的人,抓袖子她都觉得不妥了。

    ------题外话------

    **

    苏问:我什么时候吃肉?

    顾总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走一波~

    苏问: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