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问听番外3:问听奸情被拍,听听女总裁上任

问听番外3:问听奸情被拍,听听女总裁上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宇文冲锋单刀直入地戳穿他:“对我家听听有想法?”

    他反问:“不行吗?”

    这明目张胆的家伙!

    “不行。”宇文冲锋凉凉地瞥了他一眼,“等你苏家洗白了再说。”

    苏问默然。

    下午三点,手术结束。

    主治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摘了口罩,说:“手术很成功。”

    宇文冲锋用英文道了谢。

    苏问松开紧紧攥着的手,掌心全是冷汗。

    国内,宇文听锦标赛夺冠的余热还未退,她因伤退役的官宣就出来了,简直叫网友猝不及防。

    宇文听V:肩上开了刀,我游不动了,退役。

    言简意赅,她就只说了一句话,下面的留言却炸了,炸得天翻地覆。

    听神还缺老公吗:“为国而战,携一身荣耀与伤痛归来,你战,我们陪你,你退,我们送你!”

    不抽风就不舒服思密达:“当时我看比赛的时候就感觉听神的状态很不对,原来,这块金牌,是忍着疼拿来的。”

    你安静地看着就好:“这是卖苦情人设?现在的运动员也不容易,还要草人设。”

    张滚滚滚滚滚:“憋不住了,本仙女要说脏话了,草你妹!你**瞎吗?没看见听听脸都白了?你这种**就该被**!”

    叽里叽里咕噜咕噜:“拿了满贯就退役,输不起就输不起呗,找这么多借口。”

    只忙着可爱:“我想去听神家偷奖杯和奖牌,然后拿来砸死你。”

    天呐想名字太难了:“从体操到游泳,十五年体育生涯,两面墙的金牌,听神也该累了,歇吧,我们撑你,谁敢黑一句,屠他满门。”

    我偷香菜养你啊:“国家泳队的第一个金满贯,宇文听是我永远的女神。”

    身披战甲de小绵羊:“退役就回去继承亿万家财吧。”

    再也不熬夜哦:“听听,求你出道!”

    “……”

    片场,休息的时候,刘冲拿了平板过去,有些气弱地看了自家老板一眼。

    “问哥。”

    苏问心情不佳,精神也不振。

    刘冲把平板放到他面前:“你被拍到了。”

    他嗯了一声,也没看一眼,事不关己似的,没放在心上。

    刘冲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切入重点:“还有宇文听,你们两一起被拍了。”

    苏问愣了一下,一双总带了三分妖气的眸子,慌乱了:“先把消息压下来。”

    刘冲摇头:“来不及,你的女粉太恐怖了。”

    原本,热搜上全是宇文听夺冠和退役的消息,可就是这时候,惊爆一条八卦新闻——一线巨腕苏问情陷体坛明星。

    标题很带感,还有更带感的。

    娱记拍到了苏问在游泳赛场的照片,以及他抱着宇文听上救护车的照片,还有他频繁出入医院的照片。

    苏问出道八年,从没炒过cp,也没有任何绯闻,这是第一次,他与异性大面积同框被拍到。

    另外,华夏五千年盛世美颜苏问是第一个粉丝数破亿的艺人,一亿人里,女粉有七千万,七千万女粉里,老婆粉有六成,一旦他曝出恋爱绯闻,后果可想而知。

    微博快要瘫痪了。

    苏问我偷红养你啊:“我艹!这两人什么时候搞到一起了?”

    森森小姐不吃葱:“宇文听肩伤发作,问哥又恰巧在场,这时候帮一把手不是很正常吗?拒绝捆绑,拒绝造谣,姑娘们洗洗睡吧。”

    翠花的狗蛋:“刚退役就来这么一段绯闻,还不是炒作?想蹭我们问哥的热度出道吧。宇文听V”

    听神家的斗战胜佛回复翠花的狗蛋:“我们听神需要炒作?呵呵,你家苏问不过是个演员,我们听神是世界冠军,影帝有很多,可游泳皇后只有听神一个。”

    苏问的心肝宝贝甜蜜饯儿:“问哥,你这脾气,还是适合自攻,乖,别跟我们开玩笑。”

    苏问60cm的小蛮腰啊:“虽然光线很暗照片很糊,不过我5。2的火眼金睛还是看到了问哥心急如焚的表情,有奸情!”

    减肥这辈子都不可能减肥:“滚回你的体坛,别来蹭我家问哥的热度!宇文听V”

    你吃柚子皮吗回复减肥这辈子都不可能减肥:“我这暴脾气!憋不住了,苏问配得上我们听神吗?一个流量艺人,一个国家英雄,谁蹭谁热度啊?!”

    今天头疼上班睡不着:“难道就我觉得cp感爆棚吗?”

    肚子饿了就要吃啊:“楼上,你不是一个人。”

    “……”

    吃瓜的吃瓜,掐架的掐架,自我催眠的继续自我催眠,不管是苏问的微博,还是宇文听的微博,都快要崩了。

    宇文听躺在病床上,兴致缺缺地刷微博。

    她原本一千一百万的粉丝,三个小时内,涨到一千五百万,苏问的流量真不是盖的,也怪不得他的粉丝会喷她蹭热度想出道。

    她刷新了一下,哦,粉丝数已经涨到了一千六百万了。

    铃声响,是苏问的电话打过来了,右肩动了手术,不方便抓取,她把手机放在病床上,开了免提,接听:“喂。”

    “是我。”苏问语气有些急,“苏问。”

    她当然知道是他。

    她说:“你好。”

    礼貌,但客套。

    电话那边,苏问声音低低的,听起来竟格外乖巧:“对不起。”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报道说苏问脾气很差,她觉得,他脾气很好,性格也乖,果然,娱乐圈的新闻报道,九分假一分真。

    “如果是因为网上的绯闻,不用道歉,你当时还帮我叫了救护车,应该我道谢。”

    苏问还是很自责,挫败地认错:“怪我,这些狗仔都是跟着我的。”

    她心平气和地说:“没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网上那些刁民居然骂她,他都舍不得骂她!

    苏问小心翼翼地问:“那要我澄清吗?”

    她不太在意:“随你吧,我不怎么上网。”

    要不是刘冲拦着,说对听听名声不好,苏问直接披着大号去跟网友对骂了,挂了电话后,他就发了一条微博。

    苏问V:我是宇文听的脑残粉!宇文听V

    苏问的心肝宝贝甜蜜饯儿:“那五个感叹号,我怎么看出一股子猫腻来,糟糕,是我老公红杏出墙的感觉!”

    隔壁老王才是我爸:“问哥,这种绯闻你以前从来不澄清的。”

    苏问我偷红养你啊:“粉丝就粉丝,你加脑残两个字就过分了,搞得我都不敢骂宇文听勾引你了。”

    苏问的小蝌蚪都是我的:“怎么办,奸情味更浓了,老公,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苏问V”

    她说江南下着茉莉雨:“说我们听听炒作蹭热度的,打脸疼吗?”

    杨乐今天还是大混蛋:“就我觉得是苏问在单恋吗?”

    他眼里有星星而我眼里只有眼屎:“楼上,你是魔鬼吗?苏问,你谈恋爱就算了,你要是还单恋,我就死给你看!苏问V”

    抱抱你的奥利奥:“我听神是你永远得不到的爸爸!苏问V”

    “……”

    之后,苏问和宇文听都没有再发声,任凭网友再怎么心痒难耐,两个当事人都一句不提。

    四个月一晃而过。

    二月二十八,天宇传媒周年庆,不同以往的从简,这次天宇大办宴会,除了公司旗下的艺人,连合作过的艺人和导演都邀请了。

    苏问就在被邀请的艺人之列,本来,这种酒会他向来不参加,不过,天宇不一样,天宇传媒的名字里有个‘宇’,宇文听的‘宇’。

    不过——

    刘冲恨铁不成钢:“你来都来了,就在这里看视频?”

    苏问没理他,坐在喷泉池旁,继续看宇文听的比赛视频。

    苏问是刘冲见过的最没有上进心的艺人,可偏偏就是红的一塌糊涂,他苦口婆心啊:“不是我说你,该应酬的还是要应酬,说不定以后会合作。”今天来了那么多大导演啊。

    苏问抬抬眼皮,冷冷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要我去应酬,雇你干什么?”

    “……”

    他的嘴巴被孔雀胆泡过吧,这么毒。

    刘冲皮笑肉不笑:“老板您随意,小的这就去给您卖命了。”

    资本家的奴隶啊,能怎么办呢,得糊口啊。

    这边,刘冲前脚刚走,就有美人找准了时机,过来搭讪。

    “苏问?”喷泉池五米外,女人身穿黑色束胸礼服,妆容精致,有几分弱柳扶风的味道,正作惊讶状,“真的是你啊。”

    张一依,天宇传媒旗下的二线艺人。

    苏问懒懒散散地瞧了她一眼:“我们认识?”

    张一依走过去,笑得得体大方:“我也出演过洪平导演的《盲烟》。”

    《盲烟》是苏问上个月刚杀青的一部电影,大制作,他是男主,拍了四个月。

    他继续看他的视频:“没印象。”

    “……”

    张一依尴尬地笑笑,自己找了个台阶:“我只是演了个小角色,很少去片场。”

    苏问没抬头:“还有别的事?”

    眉头轻蹙,明显很不耐烦。

    张一依纠结了片刻,还是舍不得错过这个机会,声音故意放软,甜丝丝的:“我是你的影迷,能跟你合个影吗?”

    苏问抬头:“我不和圈子里的人私下合影。”

    所以说,一线巨腕的流量不好蹭,苏问啊,大牌着呢。

    张一依面红耳赤:“抱、抱歉。”离开之前,目光不禁扫了一眼苏问的手机屏幕。

    “你这脾气,”

    女人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过来,带了几分笑意与调侃:“这么多年了,一点都没变。”

    苏问抬了抬眼,瞧过去:“你倒变了不少。”

    喷泉水稀稀疏疏,因着天气凉,水雾迷蒙,朦胧了夜色与路灯,女人提着裙摆,从灯光里走来。

    她看着苏问,朝他走去。

    一袭白裙,是周见薇,她很美,美得浓墨重彩,妖艳又风情,是唯一一个会被苏问的女粉提及到的女演员,三年前,因为一部爱情科幻电影,她与苏问一同拿了最佳荧幕情侣奖。

    三金影后,同苏问一样,是颜值与演技俱佳的演员,也与他一样,是最受争议的演员,苏问是因为脾气差,而她是因为潜规则。

    她问:“我哪里变了?”

    她与苏问认识快八年了。

    苏问兴致缺缺,轻描淡写地反问了她一句:“你自己会不知道?”他起身,走人。

    周见薇喊住他:“苏问。”

    他停下脚,没回头。

    她沉默了许久,字字如鲠在喉般:“你和他们一样,也看不起我,对吗?”

    他们,指的是圈子里那些知情人。

    苏问云淡风轻的调儿,无关紧要似的:“别人没有资格看不起你,只有你自己有,而且,”他说,语气淡淡的,懒懒的,“跟我没关系。”

    周见薇苦笑。

    是啊,他怎么会在乎呢,如果不是她对他有提携之恩,他应该看都不会看她一眼。

    酒店的露天花园里,轻柔的钢琴曲缓缓流淌,香槟、鲜花、灯光,还有美人,娱乐圈里,从来不缺浮华。

    罗马柱上摆放着香槟玫瑰,几个衣着华丽的美人站在花前,无事闲谈。

    “今年的周年庆怎么搞这么大?连那几位大佬都请来了。”

    说话的女人是何夏,天宇传媒的女歌手。

    旁边穿星空裙的女人接了话:“我听我经纪人说,是新老板要上任了,借今天晚上露露面,先做个预热。”

    赵茹茹,也是天宇的艺人,一个不温不火的三线女演员。

    “锋少真的不管事了?”女人拿着红酒杯,刻意将声音压低。

    唐蜜,天宇旗下女演员。

    赵茹茹算是知情人,忍不住向几位好友透露:“人都不在国内,不会有假,我们天宇真换主了。”

    何夏问赵茹茹:“那谁来接任?锋少家里是军人背景,也没听说过他有什么兄弟姐妹。”

    “请职业的管理人也不一定。”

    一旁,张一依有点心不在焉,突然开口:“她怎么也来了?”

    唐蜜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谁?”

    张一依抬了抬下巴,指了一处:“那个游泳的。”

    语气,不免鄙夷。

    想来那位体育明星与张一依有过节,唐蜜瞅了一眼,平心而论,盛装出席的宇文听很漂亮,即便是在美人环绕的娱乐圈,也美得很独树一帜。

    而且,那张脸,和天宇传媒的老板是真像,因为同姓宇文,之前有不少人猜测两人是亲戚,不过,两边都没有承认,传闻也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的体育明星只要有几分长相的,不都跑来混娱乐圈吗?”唐蜜司空见惯了,“有什么好稀奇的。”

    张一依哼了一声:“混娱乐圈没什么,拉着苏问炒作就恶心了。”

    哦,想起来了,张一依的偶像是苏问来着。赵茹茹就事论事:“不是苏问自己说是她粉丝吗?”

    “谁知道耍了什么手段,连苏问的热度都给她蹭上了。”

    张一依话落时,宇文听已经走过来了,淡紫色的裙子到脚踝,她似乎不习惯高跟,走得很慢:“你们在谈论我?”

    赵茹茹与唐蜜都悻悻住嘴了,只有张一依被气昏了头,不知收敛,端了杯红酒走近,冲宇文听笑了笑:“这不是我们国家的女英雄吗?”语气戏谑,带了几分刻意的调笑,“游泳皇后是吧?”

    宇文听不言。

    张一依嗤笑一声:“我还动感超人呢。”

    她皱眉:“请你说话先过过脑子,在什么场合,什么样的话能说,什么样的话不能说,天宇的艺人培训课程都应该教过了。”

    “教我做人?”张一依拉着脸,冷嘲热讽,“你还是教人游泳吧,少跑来娱乐圈蹭别人热度。”

    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后面跑过来,语气恭敬地唤宇文听‘二小姐’,说:“可以开始了。”

    这个男人,张一依认得,是天宇传媒总裁办的秘书。

    二小姐……

    她眼皮一跳,有种不祥的预感。

    ------题外话------

    正文里,宇文冲锋有没有公开是听听她哥?我居然给忘了,好像是没有,你们谁记得?给我提个醒,帮我找找bu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