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景瑟一家番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景瑟和霍一宁的婚礼是在年底办的,办了两场,一场在帝都霍家,一场在江北景家,婚礼后,霍一宁难得休了一个月的大长假,同景瑟去了国外渡蜜月。

    婚后一个半月,景瑟还没有开工,她已经快忘了,她是个正当红的演员,然后,就在她想起来她还是个演员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她不得不继续停工的事情。

    验孕棒出现两条杠杠了!

    景瑟躲在浴室里,跟苏倾表嫂密谈了半个小时:“我家队长要是生气怎么办?”

    苏倾花心思一套一套的,说得是头头是道:“你就照我说的去做,免死金牌一亮出来,你家霍队绝对会赦免你。”

    “哦。”景瑟又开心又激动,真诚地夸奖她的军师大人,“表嫂,你真是太厉害了!”

    苏军师谦虚:“一般一般了。”

    霍一宁有任务在身,晚上十点才回家,怕吵醒景瑟,他在外面的浴室里洗漱好了才回卧室。

    景瑟还没睡,正在床上打滚,心情可好了。

    霍一宁进了卧室,她跳下床就扑进他怀里:“霍哥哥。”

    也不穿鞋。

    他把她抱起来,放回床上:“叫老公。”

    景瑟乖乖地叫老公了,穿着粉色的睡衣,钻到他怀里,问:“今天那个抢劫犯抓到了吗?”

    “嗯。”卧室里没有开空调,冬天刚过,晚上还有些凉,他把她放进被子里,掖好被角,俯身亲亲她的脸。

    景瑟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竖起大拇指:“你最棒了!”

    霍一宁忍俊不禁,掀了被子睡进去,把暖烘烘的小姑娘抱进怀里,带着她的手放在腰上:“瑟瑟乖,你帮我脱。”

    他低头,去吻她。

    她往后躲:“等一下。”推开他一点,“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霍一宁侧躺着,支着下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又是避·孕·套?”

    上个月,他家姑娘送了三次避·孕·套,都在在床上的时候送的。

    景瑟立马摇头了,语气很是郑重其事:“这次是很贵重很贵重的礼物。”她爬起来,伸手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来一个礼品盒,一脸期待地塞给了她家队长。

    霍一宁看了看她,打开来。

    礼品盒里,是验孕棒。

    “两条线是什么意思?”

    脸色严肃了。

    问题……严重了。

    景瑟摸了摸鼻子:“恭喜你啊,你要做爸爸了。”

    暗度陈仓,杀了他个措手不及。

    霍一宁眼里的笑意,彻底消失了个干净:“哪一次?”

    他们一直都有避孕,还怀上了,定是他家姑娘动了小心思。

    “应该,”她很心虚,眼珠子乱瞟,就是不敢看他,支支吾吾地说,“应该是第三次送避·孕·套的时候。”

    果然。

    霍一宁把她抱起来,用被子裹住,面对面坐着:“那个避孕套哪来的?”

    景瑟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能说!绝对不能出卖表嫂军师!

    “苏倾?”

    她大吃一惊,一时嘴快,就脱口而出了:“你怎么知道的?”

    他笑得很危险:“就知道是她。”

    糟糕!不打自招了……

    “景瑟。”

    声音凉凉的,让人毛骨悚然。

    景瑟条件反射,挺直腰杆,大声答道:“到!”

    霍一宁不苟言笑:“结婚的时候你怎么答应我的?”

    她怂唧唧的,像只小鹌鹑,嘀嘀咕咕:“先过两人世界,等以后再要宝宝。”说完,用眼角偷瞄了她家队长一眼,“可是笙笙家有天北了,表嫂也有小孩了,就我没有,我也想生个天北那样乖的宝宝。”

    “迟两年也一样。”

    “不一样。”景瑟不赞同,一本正经地纠正他,“你都过三十了,已经是中年无子了,再过几年,你就要老来得子了,别人会笑话你的。”

    “……”

    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老爷子教她的。

    霍一宁捏捏她的小脸:“不许强词夺理。”

    她立刻委屈了:“你凶我。”她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巴巴地控诉,“你是不是不疼我了?是不是不爱我了?”

    他哭笑不得:“不是。”

    她头一甩:“哼,就是就是。”然后,往后一倒,抱住肚子,滚了半圈,“哎哟。”

    霍一宁用被子裹住她,抱到怀里来:“怎么了?”

    她捂住腹部:“我肚子疼。”皱着小脸,痛苦地哼哼唧唧,蔫儿吧唧地说,“我们宝宝不舒服。”

    霍一宁刮了刮她的鼻子,笑了:“又是苏倾教你的?”

    你怎么知道?!

    景瑟目瞪口呆了,她家队长好火眼金睛啊,是苏倾教的,让她用苦肉计,苏倾说了,她肚子里这块肉就是免死金牌。

    可是队长是怎么看出来的啊?

    霍一宁看她一脸不解的蠢萌样,好笑,“瑟瑟,你的演技太差了。”

    景瑟:“……”

    噢,她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演技啊。

    没办法了,只能撒娇,她挪到他身边,抱住他的腰:“霍哥哥,你别生我气了。”

    霍一宁拿她没办法了,她只要撒撒娇,他就心软得一塌糊涂,忍不住亲她的小脸:“生气有什么用,舍不得打舍不得骂。”他隔着被子轻轻揉她的肚子,“是不是真不舒服?”

    哄好了,真好哄。

    景瑟笑眼弯弯的:“没有,一点都没有不舒服,我装的。”

    霍一宁还是不太放心,这才刚知道她肚子里多了块肉,就有种不踏实的危机感:“明天我带你去医院检查。”

    “好。”她很开心,亲亲他喉结的地方,声音软乎乎的,说,“霍哥哥,我好爱你。”说完,还要去亲。

    霍一宁往后躲:“不准撩。”

    景瑟正儿八经地说荤话:“没关系,我可以用手啊,我还可以用——”

    他直接吻住她的嘴,咬了一口:“以后不准跟苏倾玩。”

    上次,苏倾还给他家小姑娘发了一部没打码的动漫,尺度真是……

    把景瑟哄睡后,他拨了徐青久的电话。

    “这么晚,什么事?”

    徐青久把声音压得很低,生怕吵醒苏倾。

    霍一宁简明扼要,没好气:“你管管你老婆,别天天给瑟瑟出馊主意。”

    徐青久就护短了:“不好意思,我妻管严,管不住。”

    “……”

    妈蛋!

    就这样,景瑟结婚不到两个月,就怀孕了。

    十月怀胎,景瑟算是比较幸运,没有一点不适反应,孕吐都没有过,胃口好得不行,景妈妈各种好吃的伺候,不过,只是肉没长她身上,都长肚子里那一坨了。

    预产期在次年的一月初,可在十二月底,孩子就出生了,是剖腹产,景瑟也想顺产的,医生不同意,说孕妇孕期伙食太好,胎儿太大了……

    宝宝出生八斤一两,是个大胖小子。

    霍家老爷子高兴地大摆了三天流水宴,逢人就夸宝贝曾孙八斤一两,反正,整个军区大院都知道了,霍家添了个八斤一两的小宝贝蛋。

    宝宝的大名是霍老爷子取的,名字取得非常恢宏大气,叫:霍——建——国!

    景爸爸:“……”

    他开始担心了,二胎不会叫霍大业吧?

    可嫌弃归嫌弃,但孩子曾爷爷取的名,也不好反对是吧,于是,景爸爸就取了字,叫子琛。

    不止霍家,景家的曾孙辈也就这么一个,一群长辈简直当宝贝疙瘩疼,尤其是景妈妈,对孩子溺爱得不行,好吃好玩的哄着疼着,要星星给摘星星,要月亮给摘月亮,景家的家教很好,倒不是怕把孩子惯坏,就是……

    建国吃得像个球了,但是他生得像爸爸,粉雕玉琢的,是颗漂亮的小肉球。

    建国两岁半的时候就有三十四斤了,比快三岁六个月的天北还要重一斤,团成一团,往地上一滚,就是个圆溜溜的球。对此,孩子的外公觉得不妥,太胖了,可孩子的外婆和妈妈却觉得不胖,说只是富态而已。

    富态的建国就这么继续富态着,好在医院的各项身体指标都很健康。

    建国说话很早,一岁左右,吐字就很清楚了,现在两岁半过了,已经能说很多句子了,最爱看动画片,但是不爱看海绵宝宝,他喜欢看英雄片。

    而且,建国很皮,是真的皮,是他家那一带的孩子王,过年的时候去帝都的曾爷爷家住了个把月,就成军区大院那一片的奶娃娃孩子王了。

    霍老爷子那个开心啊,说这家宝贝蛋就是当军人的料啊,怪不得抓周的时候抓了一把枪呢。

    孩子是皮,不过,孩子他爸管得也严,一物降一物,建国就只怕爸爸。

    周日,霍一宁休假,景瑟有通告,他便在家带天北,那小奶包,就没一刻消停。

    这会儿,建国披了张床单,手里举着把玩具剑,圆滚滚的小身子灵活地转了一圈,奶声奶气地喊:“奥特曼变身!”

    霍一宁坐在沙发上,看犯罪心理学,就抬了一下眼皮:“把床单给我放回去。”

    “……”

    建国肉呼呼的小脸气得鼓鼓的,默默把床单从脖子上拉下来,嘀咕着:“爸爸是大怪兽!”

    然后建国在儿童房里玩了一小会儿的积木,又开始闹腾了。

    乒乒乓乓的一顿响,霍一宁把书放下,在门口瞧了一眼,满屋子都是毛线,景瑟前阵子迷上的织围巾,这些毛线就是她买的。

    他问小团子:“这是什么?”

    建国小团子头上、手上、脚上全是红毛线,缠得乱七八糟的,他嫩生生地说:“这是我吐的丝。”

    吐丝?

    又是看了什么英雄动画片了。

    “给我收拾干净。”

    建国虎头虎脑的,弱弱地反抗:“我不要,蜘蛛侠不可以不吐丝。”

    “找揍是吧。”

    霍一宁从来不惯着孩子,该管就管,该揍就揍,也正是因此,建国虽然皮,但也是个听话的小霸王。

    他虽然不愿意把他的‘丝’都收起来,可是他不敢忤逆爸爸,小短腿小胖手麻利地开始收拾,边收拾,边嚷嚷:“爸爸是大蜥蜴,大坏蛋。”

    蜘蛛侠最大的仇人,就是大蜥蜴了!

    要不是爸爸不让他吐丝,他就是最厉害的蜘蛛侠了。

    哼!

    建国又去玩了一会儿积木,还是坐不住了,自己跑去阳台,拿了拖把去自己房间耍,他把一个熊娃娃放在地上,然后他用拖把打熊!

    他嗷嗷一句,学着动画片里的动作,圆滚滚的小胖身子麻溜得很,一棒子下去,大喊:“熊妖,吃俺老孙一棒!”

    这一嗓子,把他爸爸喊来了。

    “霍建国,谁准你把拖把拿进卧室来?”霍一宁冷着脸,训这皮天皮地的小奶团子,“给我放回去。”

    建国缩缩脖子,拖着他的金(拖)箍(把)棒(棍),小声地嘟囔:“爸爸是小妖精!”

    爸爸是小妖精。

    他是齐天大圣!

    这时,门口传来妈妈的声音:“建国,妈妈回来了。”

    建国扔下拖把,飞奔过去:“妈妈。”

    景瑟被这小肉团撞得后退了两步,才接稳他,蹲下来,想抱抱自家可爱的小团子,抱了两下发现……好重。

    嗯,她家宝宝又重了。

    景瑟艰难地抱起小肉团,满眼都是泛滥的母爱,摸摸小肉团的脑袋:“今天在家乖不乖?”

    小肉团点头:“乖。”他用小胖手抱住妈妈的脖子,“妈妈,我今天跟你睡好不好?”

    他好久都没跟妈妈睡了,爸爸总是不让。

    哼!

    暴君!

    景瑟对他们家小宝贝是有求必应的:“好呀。”

    建国抱着妈妈用力啵了一口。

    这天晚上,他如愿以偿地抱着妈妈睡了,可是……爸爸趁他睡着后,把他拎回自己房间了……

    好生气哦!

    他要反抗了,不能再被压在五指山下了!

    于是乎,他拿了妈妈的手机,给外公家的司机伯伯打电话:“周伯伯,我是建国。”

    周伯伯是个很慈祥和蔼的伯伯:“建国啊,有事吗?”

    小奶音萌萌的,软软的,问:“下午你能不能来接我?”

    周伯伯就问了:“你要去哪啊?”

    小奶包气鼓鼓地说:“我要离家出走,去外婆家。”

    周伯伯在电话里哈哈大笑:“好,我下午去接你。”

    下午,周伯伯就来接他了,他拿了自己蜘蛛侠的小行李箱,塞了一件衣服、一把玩具枪、一根如意金箍棒,还有他的‘蜘蛛丝’,和一瓶黄桃酸奶,就离家出走了。

    在外婆家的小区里,他看见两个比他还高的小朋友在吵架,一个小哥哥一个小姐姐。

    小哥哥说:“我爸爸是开飞机。”

    小姐姐说:“我爸爸是给狗狗治病的。”

    小哥哥又说:“我爸爸很厉害。”

    小姐姐就说:“我爸爸也很厉害。”

    小哥哥很生气,瞪小姐姐:“我爸爸更厉害。”

    小姐姐也很生气,插着腰噘着嘴:“我爸爸更更厉害。”

    才不是你们爸爸更厉害呢!

    建国拉着他的蜘蛛侠小行李箱跑过去,小胖腿很麻利,周伯伯都跑不过他,他把箱子放下,然后他站上去,威风凛凛地说:“你们爸爸都不厉害,我爸爸是警察,最最厉害!”

    小哥哥和小姐姐懵懵地看他。

    建国把箱子打开,把他的如意金箍棒拿出来:“警察是抓坏人的,还有抢,可厉害可厉害了,是大英雄!”他把充气的如意金箍棒举起来,像蜘蛛侠一样威风地说,“快说,我爸爸最厉害。”

    “……”

    “……”

    两小孩都呆住了。

    建国挥挥他的金箍棒:“不说我打你们哟!”

    这小奶音啊~

    小姐姐胆小,怕怕的,说:“你爸爸最厉害。”

    建国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巧克力给她,然后扭头,凶小哥哥:“还有你,快说!”

    小哥哥眼泪汪汪:“你爸爸……最厉害。”

    “那当然了,”他好自豪好骄傲的,给小哥哥也塞了一块巧克力,洋洋得意地炫耀,“那可是我爸爸,当然厉害了!”

    虽然爸爸总是欺负他,但是他爸爸就是最厉害的爸爸!

    小哥哥剥了巧克力的糖纸,一口吃了半块,然后转身去找妈妈了,哭唧唧地说:“妈妈,有个小胖子要打我,呜呜呜……”

    小胖子:“……”

    他才没有要真打,他不打人的,他就吓吓猴孩子们,因为他是齐天大圣呀!

    还有——

    他才不是小胖子!哼!他苗条着呢!

    他灵活地从箱子上跳下来,也不用周伯伯帮忙,自己麻利地收拾好他的如意金箍棒,就去外婆家了。

    外婆看见他来了,很高兴,去厨房给他做好吃的了。客厅里,小颗粒徐翘楚在玩洋娃娃,他坐过去。

    小颗粒抱着一个洋娃娃,奶声奶气地问:“建国,你怎么这么胖啊?”

    小颗粒的妈妈苏倾在卧室里放了一个电子秤,是用来控制体重的,小颗粒经常听见妈妈说胖了瘦了之类的,所以,小颗粒一点点大就知道胖瘦。

    建国不承认,虎着脸说:“我不胖,我妈妈说,我这是丰满。”

    “哦。”小颗粒就说了,“你好丰满啊。”

    刚才在小区里,那个小哥哥还说他是小胖子。

    本宝宝不高兴!

    他很认真地跟小颗粒说:“我外婆说,等我长大了,我就会抽条的,到时候我就瘦了。”

    小颗粒比建国大了八个月,坐在一起,只比他高一点点,穿着粉红的小裙子,扎了满头的小辫子,生得粉粉嫩嫩的,跟她妈妈苏倾很像,很是漂亮。

    “那你什么时候抽条啊?”小颗粒忍不住看建国屁股下那个她最喜欢的洋娃娃,“建国,你好胖呀,快把我的洋娃娃压瘪了。”

    “长大就自己抽了。”建国生气了,凶巴巴地说,“我不胖!我是丰满!”

    小颗粒是有点怕建国小霸王的。

    “哦。”她弱弱地问了,小奶音软绵绵的,“那你别用屁股压我的洋娃娃好不好?她嘴巴要歪掉了。”

    建国才没有挪开他的尊臀:就要压,用力压,让你说我胖!

    然后,洋娃娃的嘴歪掉了。

    小颗粒:“……”

    哼,不理你了!

    正好,天北来了,今天景瑟妈妈做了新点心,请大家都过来吃,但大人们都没空,小孩子都来了。

    小颗粒抱着一个洋娃娃从沙发上爬下来,开心地喊:“天北哥哥。”

    小颗粒很喜欢天北哥哥,因为天北哥哥长得好看。

    天北跟送他过来的司机叔叔说了谢谢,然后跟小颗粒问好:“翘楚妹妹好。”

    小胖墩建国一听见天北的声音,开心得不得了,扑腾扑腾跳下来:“天北哥哥!”

    好嗨哦~

    他最喜欢天北哥哥了~

    好嗨哦,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高潮,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天北很礼貌,穿着漂亮的小西装,是个小绅士,走过去握握建国的小手,说:“建国弟弟好。”

    建国弟弟开心地要飞起来。

    他跑过去,把他蜘蛛侠的小行李箱拖过来,打开箱子,把里面的黄桃酸奶拿出来,笑得像个小迷弟。

    “天北哥哥,我给你带了黄桃酸奶了。”他给天北,“给你喝。”

    天北接过去:“谢谢。”

    “嘿嘿,嘿嘿。”

    建国高兴得不得了,除了妈妈,他最喜欢就是天北哥哥了,天北哥哥的积木堆得可好可好了,天北哥哥的拼图也拼得最好最好了,天北哥哥还会玩塔罗牌,天北哥哥还会打枪枪,天北哥哥还会骑马马。

    天北哥哥是他的偶像!

    建国像只小蝴蝶,围着天北转来转去:“天北哥哥你还要不要喝奶?”他知道天北哥哥最喜欢黄桃酸奶了。

    天北吸了一口奶:“我一天只可以喝三瓶。”

    这已经是第三瓶了。

    小颗粒就跟建国说:“天北哥哥的爸爸可凶了,不让天北哥哥喝很多奶。”

    她也怕天北的爸爸。

    不过,建国是个大胆皮实的,天不怕地不怕:“天北哥哥,你藏到柜子里去喝,我给你把风,这样你爸爸就不知道了。”

    时天北很听话乖巧的,可是……黄桃酸奶真的好好喝,他纠结了一下下,躲到客房的柜子里了。

    “天北哥哥,我去拖一箱奶来给你喝。”

    然后,建国小胖团飞奔去了放零食的屋子里,偷了一大箱黄桃酸奶出来,可是,好重好重啊……

    他一边拖,一边气喘吁吁。

    “我帮你。”

    天北从柜子里出来,帮建国一起拖。

    建国在前面推,天北在后面拖,地上有一把玩具枪,卡住了,拖不动,建国就使出吃奶的劲,用力一推——

    可是,他太丰满了,整个浑圆的身子翻过去,压在了天北的脸,就跟刚才压那个洋娃娃一样……三十四斤的建国压在三十三斤的天北身上……

    小颗粒快哭了:“天北哥哥……你流鼻血了。”

    时天北没哭。

    建国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景妈妈听见哭声,跑过来:“怎么了?”

    建国哭得鼻涕泡泡都出来了:“外婆,我把天北哥哥压坏了。”他哭唧唧,“我要减肥……”

    景妈妈:“……”

    ------题外话------

    **

    抱歉,又卡文更晚了,QQ阅读潇湘都求月票~

    萌妻入怀:谭总,须节制。

    作者:嘉霓。

    简介

    婚宴现场,女囚蓝忆荞持凶挟持人质,成功破坏未婚夫和小三婚礼。

    并再次入狱。

    以为自己会老死狱中,人质却把她捞了出来。

    她费解的看着人质:你是以德报怨?

    人质叫谭韶川

    谭氏集团现任总裁。

    跺跺脚能让青城地震的男人。

    传闻他是个奸商!

    奸商从不做赔本买卖,她得去他家为奴为婢抵消欠他的债。

    开始她很不情愿,几日后却窃喜。

    因为,她的奴婢生涯惬意的像女皇。

    在她肆意睡遍他家大床、沙发、露台观景榻之后,实在没地折腾了,她便把他也——睡了。

    她很负责:“我不赖账。”

    “领证去!有了证你想赖也赖不掉!”他是个利益最大化的商人,既睡他,就一定要对他负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