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小包子番外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天北应:“哦。”好想喝,可爸爸规定了一天只能喝三瓶。

    时瑾看了看手表:“天北,有没有要带的东西?”

    时天北想了想:“可以带上博美吗?”

    “可以。”

    时天北跟爸爸道了谢,开心地去拿装狗的小背包,把博美装好,然后他背着狗包一起出门了。

    不过,他就背了一会儿,爸爸就说:“给我。”

    时天北把狗包给爸爸了。

    时瑾一只手拎着狗,另一只手牵着时天北。

    他开的是七座的车,安全性能很高,打开车门,把时天北抱到儿童座椅上,时天北自己系安全带,白嫩的小手也像爸爸,修长漂亮,可他手不够巧,怎么扣都扣不好。

    “爸爸,系不好。”

    时瑾抱着他往上提了提,教他:“要先按这里。”

    时天北用嫩生生的小指头戳了爸爸说的那个地方,啪嗒一下,就扣上了:“我学会了。”

    时瑾摸了一下他的头,去主驾驶开车。

    时天北是个安静的小绅士,时瑾话也少,父子两各自沉默,开了一段,时瑾开了车载音乐。

    “是妈妈的歌。”

    时天北开心地跟着哼,徐博美开心地跟着叫。

    奶奶糯糯的的童音里,夹杂着鬼哭狼嚎般的狗叫声,时瑾看了一眼后视镜:“别吵我开车。”

    “哦。”

    时天北不唱了。

    “汪。”

    徐博美也不叫了。

    后视镜里,倒映出时小公子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珠,一眨一眨,嘴巴跟着车载音乐一嘟一嘟。

    时小公子最喜欢妈妈的歌了,虽然——

    “一句都不在调上。”

    时瑾只是陈述,平铺直叙,并不是批评。

    时天北点头同意爸爸的点评:“妈妈说,这叫五音不全。”妈妈还说,“像爸爸。”

    时瑾:“……”

    刚好,姜九笙的电话打进来。

    时瑾接了蓝牙,一接通,那边就问:“时瑾,你去接天北了吗?”

    “嗯,”他眉宇微拧,“已经在路上了。”

    都不在乎他。

    姜九笙轻声叮嘱:“车开慢一点。”

    他眉头松开:“好。”

    还是在乎他的。

    “那你专心开车,不要分心。”

    他嘴角往上:“嗯。”

    姜九笙的后半句是:“把电话给天北。”

    时瑾:“……”

    他抿唇,默了几秒,把蓝牙耳机摘了,开了免提后,手机给时天北:“你妈妈的电话。”

    小奶包眉开眼笑了,把小嘴凑到手机的听筒,甜甜地喊:“妈妈。”

    姜九笙被这一声给萌化了。

    “天北,”手机处理过的声音,温柔得不像话,“想妈妈了吗?”

    天北笑得像朵漂亮的小花,有点羞怯,脸蛋上两坨红,稚气未脱,声音软软的,他跟妈妈说:“想。”

    姜九笙心都软化了:“我也很想你。”

    时瑾:“……”

    她都没说想他。

    “天北想吃什么?妈妈给你买下午茶。”

    时瑾:“……”

    她也没问他想吃什么

    时天北乖巧地回答妈妈的话:“想吃冰激凌蛋糕。”

    姜九笙很宠孩子,只要在合理范围内,天北要什么,她都给,即便是不合理,天北多叫几声妈妈,她也就有求必应了。

    不像时瑾,不会惯着孩子,“天太凉,不能吃冰的。”

    “哦。”时天北就跟妈妈说,“不要冰激凌蛋糕了,要黑森林。”

    姜九笙温柔地说好。

    时天北很开心,想给妈妈表演苏倾舅妈教的钢管舞,可是妈妈在电话里看不到,还想给妈妈表演唱摇滚,可他像爸爸五音不全唱得不好听,哦,他想起来了:“曾外公今天教了三字经,妈妈,我念给你听。”

    “好啊。”

    时天北坐端正了,两只手拿着手机,小脑袋左右摇晃,脆生生地念:“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

    从徐家到影视城有四十分钟的车程,姜九笙和天北通话了二十分钟。

    停好车,时天北自己解了安全带,背好他随身携带的小水壶,然后把抱着博美,乖乖等爸爸开车门。

    影视城外面有很长的阶梯,时瑾把博美从包里放出来,系好狗绳,再给天北戴上棒球帽,一只手牵狗,一只手抱时天北。

    时小公子:“谢谢。”

    时大公子:“不用谢。”

    路人:“……”

    徐博美:“汪~”好high哟,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高潮,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汪~”

    姜九笙听到狗叫声,下来接了:“天北。”

    “妈妈。”时天北一只手抱着爸爸的脖子,用一只手跟妈妈招手。

    姜九笙还穿着戏服,是一个黑衣剑客的装扮,很利索,她从阶梯上面跑下来,把天北抱过去,亲了亲他糯米团一样的小脸蛋。

    天北好开心呀。

    “汪~”

    徐博美也好开心,叼着妈妈的裙子,尾巴翘上天去,

    “时天北,”爸爸说,“闭上眼睛。”

    他不懂:“嗯?”

    爸爸把他的棒球帽往下拉:“把眼睛闭上,不准睁开。”

    “哦。”

    时天北就乖乖把眼睛闭上了。

    时瑾扶着姜九笙的脸,转过去,吻住她的唇,辗转了很久,才轻咬了一口,放开她:“电话里,你说了想天北,没说想我。”

    怨气很重,他凑过去,又咬了一口。

    姜九笙哭笑不得,舔了舔自己的唇,又用指腹把时瑾唇上沾到的口红擦掉。

    时瑾这才满意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时天北睁开眼睛,自己把帽子扶正,先看妈妈,再看爸爸,表情懵懵哒。

    “汪!”

    徐博美不知道兴奋个什么劲,在阶梯上蹦?来蹦?去。

    往上,还有几层楼的阶梯,时瑾怕累着姜九笙:“给我抱,你今天拍打戏会很累。”

    “抱一会儿没关系。”

    时瑾直接把天北抱过去,狗绳给姜九笙,然后腾出手牵她的手。

    到了片场,时瑾才把天北放下地,莫冰老远就看见了人,过去打招呼:“天北来了。”

    时天北乖巧地问好:“莫冰阿姨好。”

    两岁多的孩子,懂礼貌,教养好,小西装外面套小风衣,跟他爹一样一样的,可爱爆了。

    莫冰忍不住轻轻捏了捏那粉嫩嫩的小脸:“我们天北怎么这么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很大的彩虹糖给他。

    圆形的彩虹糖和天北的脸一样大

    他乖巧地拿着,脸都挡住了,就露出一双清澈的眼睛,礼貌地说:“谢谢。”

    这客套周到的绅士风度,也跟他爹一样一样的,不过,小萌娃比他爹就可爱多了,又乖又软。

    莫冰笑:“不客气。”

    正好,下午茶送到了。

    姜九笙请了全剧组,这会儿,是休息时间,都在进食,姜九笙牵天北去了她的休息区,很大的遮阳伞下面有一把桌子,一个躺椅和两个凳子,她去借了一把有靠背的椅子给天北坐。

    她把蛋糕盒子拆开,喂给天北吃。

    天北自己把水壶从脖子上拿来下:“妈妈,我可以自己吃。”

    怎么这么乖呢。

    姜九笙把勺子给了他,他给自己给自己围了一条手绢在脖子上,一只手扶着盘子,一只手像模像样地拿着勺子,小口小口地吃。

    说来奇怪,天北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徐家,老爷子亲自教养,可不管是坐姿站姿吃相睡相,都和时瑾如出一辙。

    “味道很好,”姜九笙把自己的盘子退到时瑾面前,“你尝尝。”

    他摇头,不喜欢吃甜。

    天北就喜欢吃甜食,这一点上,像他家笙笙,以前还好,怀天北之后,她嗜甜,母子俩有时候能把甜品当饭吃,时瑾很头痛,得管着大的,还要管着小的。

    姜九笙直接舀了一勺,喂到他嘴边:“张嘴。”

    他皱眉,张嘴吃了。

    姜九笙趴在桌上,撑着下巴看时瑾:“好吃吗?”

    他就事论事:“太甜。”

    她又给他喂了一颗樱桃,水果里面,时瑾最喜欢樱桃,给天北也喂了一颗,父子两吐籽的动作一模一样,抽一张纸,吐在纸上,折好了扔进垃圾桶里。

    助理小麻在一旁看着那令人赏心悦目的一家三口,不禁感叹:“时医生的基因好强大啊。”

    一刻钟之后,常务来叫姜九笙:“笙笙,要开工了。”

    “嗯。”姜九笙摸摸时天北的头,“天北,妈妈去工作了。”

    “好。”

    她亲了亲天北,再亲了时瑾一下才过去。

    姜九笙今天拍打戏,很多动作都在高空中完成,需要长时间吊威亚。

    天北不是第一次跟爸爸来探班,可是是第一次看妈妈被吊起来,他小脸都要皱成包子给:“爸爸,那个高高的是什么?”

    时瑾蹙眉:“威亚。”

    天北也蹙眉,问爸爸:“被吊起来会疼吗?”

    “会。”

    他眼睛红红的:“不可以把妈妈放下来吗?”他舍不得妈妈疼,而且那么高,好可怕。

    时瑾将目光从姜九笙那边收回来,看小孩子干净无垢的眼:“知道什么是工作吗?”

    时天北点头:“知道。”

    大外婆说爸爸妈妈都要工作,不工作没有钱买黄桃酸奶。

    “敬业呢?”

    他摇头,懵懵懂懂的。

    时瑾想了想,怎么跟两岁多的孩子解释这个成人都不一定能理解的东西,沉吟了片刻:“敬业就是对自己从事的工作负责,你妈妈是个优秀的演员,她不止负责,还会做到最好。”

    时天北似懂非懂。

    到底年纪小,再懂事早熟,也不懂成人世界的规则。

    时瑾换了个说法:“如果你答应了曾外公要陪他看阅兵,然后你很困,怎么办?”

    时天北思考了一下,才回答爸爸:“我喝一瓶黄桃酸奶就不困了,要陪曾外公看阅兵。”

    时瑾嗯了一声:“可以不答应,但答应了,要做好。”用指腹抹点天北嘴角的奶油,又嫌弃地擦在他脖子上的手绢上,问,“现在懂吗?”

    时天北点头:“懂了。”

    下次爸爸再带他来片场看妈妈,他一定给妈妈带黄桃酸奶。

    时瑾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下来点,接了。

    是他的医助肖逸:“时医生。”

    “有什么事吗?”

    “上午那个病人,生命体征有点异常……”

    后面说了什么,时瑾听得不太清楚,片场有点吵,他捂着听筒:“不要乱跑。”

    时天北乖乖点头。

    时瑾把姜九笙的助理小麻叫过来,让他看一下孩子,随后去片场外面接电话,只是,小麻中途又被叫走了。

    片场都是熟人,偶尔有几个母爱泛滥的女孩子过来跟天北拍照,天北都礼貌地拒绝了,妈妈说过,他的脸不能被别人拍。

    博美被拴在桌腿上,抱着一个苹果在啃,时天北把盘子里的黑森林吃光了,擦了嘴和手,坐在椅子上好奇地四处看,然后看见了一个驼背的奶奶在捡塑料瓶子,但是片场的阿姨不让她进来捡,只准她在外面捡。

    他皱着脸纠结了一下下,还是从椅子上爬下去,从垃圾桶里捡了一个袋子,装满了瓶子拿去给那个奶奶。

    他两只手提起来:“奶奶,给你。”

    那个奶奶的手很黑很皱,笑起来没有牙齿:“谢谢你呀,小朋友。”

    “不用谢。”

    把袋子里的空瓶子都倒进了老奶奶的大蛇皮袋里,时天北才回去,小短腿跑得很慢,他前面的一个姐姐推着挂满了戏服的铁架子,移动得很艰难,铁架的轮椅绊到了地上的线,突然往后倒。

    徐博美:“汪!”

    前面推架子的年轻女孩知道撞到了人,惊慌地叫了一声,正要去抚起来,一只修长漂亮的手先了一步。

    手的主人,正冷着一张脸,把孩子抱起来。

    “摔哪了?”

    “手。”时天北一只手抱爸爸的脖子,把另一只手伸出来,“爸爸,疼。”

    时瑾声音冷得厉害:“别的地方呢?”

    时天北要哭不哭,摇头。

    小孩子皮肤嫩,摔了一跤,手磕在金属架上,磨破了皮,白白嫩嫩的手掌心在渗血,时瑾脸色抬头看过去,眼里冷若冰霜:“地上都是线,不知道小心一点?”

    眼神,凌厉得像刀子。

    女孩被吓得不轻:“对、对不起。”

    片场都是熟人,没见过时瑾这样动怒,平日里温文有礼的时医生,原来生起气来,这么吓人,不过也是,当父母的,哪有不疼孩子的。

    姜九笙过来了,没说别的,她问:“有医药箱吗?”

    “有。”

    常务跑去拿医药箱,导演让姜九笙暂时休息,先拍男主演的部分,她道了谢。

    拍摄过程中受伤是时有的事,剧组的备有外伤的药,绷带消毒水也都有,就是没有手套。

    时瑾倒了点消毒水,洗了手和镊子,再用棉球给天北清理伤口。

    他眼眶红红的,不吵不闹,乖得不行。

    姜九笙摸摸他的头,心疼得很:“疼的话,不用忍着,可以哭出来。”

    时天北摇头,跟妈妈说不疼,他不哭,他是小男子汉。

    “为什么乱跑?”

    时瑾没抬头,用棉球蘸了消毒水,擦掉伤口周围的血污。

    到底是小孩子,不敢看,把头扭到妈妈那边:“我看见一个奶奶在捡塑料瓶子,但她不能进来捡,我就拿给她了。”

    时瑾换了块棉球,用镊子夹着,浸泡了消毒水后,轻轻按压在伤口上。

    时天北缩了一下。

    他放轻了动作。

    “天北。”

    时天北看向妈妈。

    转移他注意力也好,姜九笙摸摸他的脸,这时同他说道理:“乐于助人很好,但是下次帮助陌生人,要让大人带着你知道吗?”

    他不明白,就问了:“为什么?”

    “上次曾外公给你看过拐卖儿童的视频,还记得吗?”

    “记得。”

    视频里的大坏蛋,偷别人家的小孩子。

    他看完就跟表姨夫说了,让表姨夫带着刑侦队的警察叔叔去抓坏人。

    姜九笙语速很满,耐心极好:“这世上有好人也有坏人,不能因为有坏人,就不做好事了,可是你又还小,辨别不了好人与坏人,也保护不了自己,所以呢,要带上可以保护你的大人去帮助别人,知道吗?”

    天北没有全懂,但他会听妈妈的话:“知道了。”

    姜九笙亲亲他的脸。

    这时,小麻和那个服装组的年轻女孩过来道歉,女孩子年纪不大,胆子小,犯了错,哭得厉害,红着眼睛一直道歉。

    女孩似乎很怕时瑾,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姜九笙问天北:“原不原谅姐姐?”

    他想了一下下,点头。

    妈妈以前教过他,可以生气,但不要气很久。

    年轻女孩子一会儿说谢谢,一会儿说对不起,眼泪花了妆。小绅士是不能让女孩子哭的,时天北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小手绢,白白嫩嫩的小手递过去:“是干净的。”

    手绢被折得四四方方,是素白色的,干净又整齐,边角上锈了一顿青色的小花。

    女孩子破涕为笑,收了手绢。

    已经清理完伤口了,时瑾用棉签蘸了外伤药涂上,又剪了一段纱布:“笙笙,我带天北去一趟医院。”

    “怎么了?”姜九笙很紧张,“是不是很严重?”

    他摇头,用医用的胶带粘好纱布,动作很轻,也很慢,说:“只是破了皮,挂衣服的架子上有铁锈,我带天北去打破伤风。”

    “我也去。”

    时瑾安抚:“不用,你的戏还没拍完,打完针我再回来接你。”

    时天北已经不那么疼了,看着爸爸给他包伤口,心想:我爸爸是最厉害最厉害最厉害的医生,爸爸包的伤口也是最漂亮最漂亮最漂亮的。

    晚上。

    白天累到了,八点不到,天北就睡了。

    姜九笙把时瑾拉去了阳台:“爷爷说,你要给天北找老师。”

    时瑾抱着她,嗯了一声。

    徐老爷子不仅只是说了,还告了时瑾一状,吹胡子瞪眼地说当爹的心狠,把儿子当情敌搞,总之,老爷子控诉了一个多小时。

    姜九笙这次和老爷子一个阵营,也是不同意的:“他还小。”

    时瑾把下巴搁在她肩窝里,蹭着:“他心智不小。”

    她戳他的脸:“那也是个宝宝。”

    时瑾站直了,抓着她的手,一根一根手指地亲,漫不经心地说了句:“天北的IQ135。”

    IQ118的姜九笙:“……”

    她都不知道时瑾什么时候给孩子测了IQ。

    她由衷地夸:“我们天北很厉害。”

    时瑾面不改色:“随我。”他看着她眼睛,不苟言笑地说,“我137。”

    IQ118的姜九笙:“……”

    好吧,他们家,是她拉后腿了。

    姜九笙正要继续说服时瑾,博美汪了一声,是天北过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穿着黄色小熊的睡衣,耷拉脑袋,怯怯地说:“爸爸,我做错了事情。”

    哦,来认错的。

    时瑾看他:“做错了什么事情?”

    他规规矩矩地站好,奶声奶气地说了一大段:“小麻叔叔送我的夜光手表我很喜欢,尿尿的时候我突然想看夜光手表发不发光,就尿到了马桶盖上。”

    天北的表达能力比同龄人好很多,说得很有逻辑。

    他看了爸爸一眼,又继续认错:“然后我用洗手液洗马桶盖,不小心挤多了,泡泡很多,我就用很多水洗,地上弄到了泡沫水,我踩到了就摔倒了。”

    姜九笙的关注点一般都是在孩子身上:“摔哪了?疼不疼?”

    她蹲下,检查天北有没有摔倒,才发现他的睡衣湿了,就屁股那一块。

    时天北转过身去:“我没摔到,可睡衣湿了。”又扭头看爸爸,把手伸出来,很难过的表情,“夜光手表弄到了水,不发光了。”

    做错了事,要勇于承认。

    他用糯糯的童音说:“对不起。”

    然后,自己乖乖去墙壁站着,面壁思过。

    时瑾靠着桌子,看那一小团,问:“知道哪错了吗?”

    他点头,笔直地站在墙壁面前,反省错误:“我不该尿尿的时候看夜光手表。”声音都未脱稚气,却老气横秋地说,“做事情不能三心二意。”

    三心二意这个词是大外公教的。

    “行了,不用面壁。”时瑾唇角微扬,罢了,到底是个会尿在马桶上的奶娃娃,请老师迟些再说吧。

    “哦。”

    时天北转过身来,屁股湿了,潮得有点痒,他想挠,可是想到不雅,他就忍住不挠,小眉毛纠结得皱成了八字。

    姜九笙哭笑不得:“妈妈带你去换衣服。”

    “可浴室还没洗干净。”

    “让爸爸洗。”

    姜九笙抱起他,去了更衣室。

    时瑾就去洗浴室了。

    时天北开心地亲了妈妈一下,在他家里,他听爸爸的,爸爸听妈妈的,妈妈最疼他了。

    换了一身粉色的小猫睡衣,他不喜欢粉色的,妈妈说好看,所以他勉为其难地穿给妈妈看,然后他去了浴室。

    “爸爸。”

    时瑾冲掉了浴室地上的泡沫,在洗手,头也没抬:“说。”

    天北有点犹豫,可还是说了,小声地问:“你能不能给我买一块一样的夜光手表?”

    他真的很喜欢,而且,他很好奇为什么夜光手表会发光,还好奇为什么夜光手表弄到了水就不发光了。

    他又不敢叫妈妈买,因为爸爸说过,不准什么事都麻烦妈妈。

    时瑾擦了擦手,出来。

    时天北跟上去:“可以吗?”

    “嗯。”

    时瑾倒了杯水喝。

    时天北立马笑了,乖乖地说:“谢谢。”

    “不用谢。”

    天北脱了鞋爬到椅子上,看了爸爸很久,然后怯生生地问:“爸爸,我能亲你一口吗?”

    时瑾:“……”

    天北凑过去,用力啵了一口。

    一股奶味!

    时瑾放下杯子,不苟言笑:“把口水给我擦干净。”

    “哦。”

    他赶紧用袖子去擦。

    时瑾把他抱下去:“去睡觉。”

    “哦。”

    他乖乖去房间睡觉,心里很开心很开心,虽然爸爸很嫌弃他的口水,但他很喜欢爸爸。

    客厅里,时瑾站了一会儿,摸了摸自己的脸,勾唇笑了,这小讨债鬼,又跟他妈妈一起偷喝黄桃酸奶了。

    ------题外话------

    抱歉,今天外出,更晚了,到现在都没吃上饭。

    时瑾很严厉,但也爱自己的孩子,天北很怕时瑾,但依旧崇拜喜欢爸爸,感觉中国很多父亲都是这样,严肃寡言地爱着自己的子女。

    天北的年纪修正了一下,是两岁半多,不满三岁。

    PS:我是先发布后修改,错别字、bug、情节不合理,我都会在正版网修改,精修仅在正版,所以,看正版,乖~让自己做个可爱的小仙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