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小包子番外2

小包子番外2

        媒体全部被拦在秦氏酒店外面,今日参加婚礼的宾客不可以带手机进去,婚礼的保密性做得很好。

        六点零八分,是吉时,新娘入场。

        姜九笙挽着父亲的手,用手帕擦徐平征头上的汗:“爸,你别紧张。”

        徐平征抚平衣服的角:“闺女出嫁,哪有不紧张的。”

        她盖着盖头,只能看见父亲的鞋:“爸。”

        “嗯?”

        她微微哽咽:“谢谢。”

        徐平征拍拍她的手:“跟爸爸说什么谢谢。”他说得慢,与他平时在各种政要场合下的强势不同,现在的他,与天下送嫁的父亲都一样,满心担忧、不舍,“笙笙,爸爸一辈子没结过婚,也不知道怎么经营婚姻,爸爸就只有一句话给你,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委曲求全。”

        世事变迁,很多东西或许都会面目全非,可血浓于水,永远都割不断。

        “嗯,我知道。”

        主婚人在喊新娘入场。

        徐平征站直了背脊,带姜九笙进场,地上铺了百米红绫,上空坠九十九对红烛,红漆刷的罗马柱雕刻成了龙凤呈祥的图案,陈列摆放着夜明珠,古韵,古香,她穿着公主鞋,跨过火盆,一步一步,走到时瑾面前,身后,是一地玫瑰,还有长长的裙摆,裙摆上,绣的凤凰栩栩如生。

        摇曳生姿,环佩叮当,美得像一场梦。

        徐平征把红绸带的另一端交到时瑾手里,沉默良久,只说了一句话:“一辈子也不长,好好过。”

        时瑾重重点头,瞳孔微红。

        徐平征看了女儿一眼,从红绸的地毯上走下去,到了尽头,听见女儿喊:“爸。”

        他回头:“怎么了?”

        “当徐家的女儿,我很幸福。”

        徐平征点点头,摆手,让她跟时瑾走。

        幸福就好。

        当父亲的,盼的不多,子女过得好就行。

        六点二十八,也是吉时,新人拜堂。

        主婚人声音洪亮。

        “一拜天地。”

        一拜,夫妻恩爱,白首不相离。

        “二拜高堂。”

        二拜,父兄常健,岁岁常相念。

        “夫妻对拜。”

        三拜,执子之手,朝夕与君见。

        “礼成,送入洞房。”

        一段红绸,一人牵着一头,时瑾在前,把姜九笙带进了仿古布置的新房里,房间里没有一点现代化的痕迹,古床、小榻,沉香木的圆桌上摆放了几碟桂圆花生,还有酒盏与铜樽。

        大伯母王女士已经在房间里等了,扶着姜九笙坐在铺满八宝的鸳鸯被上,把新人的衣袖打了同心结,才说:“时瑾,可以掀盖头了。”

        他嗯了一声,手上动作有点急,有点乱,王女士瞧着不对,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就徒手把姜九笙的盖头给掀了。

        “你怎么用手了?”分明都说好了的!王女士剜了时瑾一眼,“要用秤杆啊!”

        时瑾一下子懵了。

        姜九笙笑,替他解释:“他有点紧张,忘记了,没关系的。”

        她刚说完,时瑾立马问:“会不吉利吗?”他拧眉,神情难得慌张无措,“再来一次可以吗?”

        “……”

        不知道怎么说好了,王女士看向喜娘。

        喜娘也没遇到过这种状况啊,有点犹豫:“可以……吧。”

        时瑾就又给盖回去,用秤杆再掀了一次,这次动作就很慢了,小心翼翼的,生怕再出错。

        盖头下的姜九笙,化了很淡的新娘妆,额前的流苏吊坠是明丽的金黄色,两侧的金步摇随着她抬头的动作,微微晃动。

        时瑾从未见过她红妆的样子,目不转睛地看着,眼里映出灼灼桃花,是她的眼,她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在眼角,描了一朵花钿。

        王女士提醒了他一句,他才问:“然后呢?”

        “喝合卺酒。”

        时瑾用铜樽盛了两杯清酒,递给姜九笙一杯,他在她身边坐下,刚抬酒杯,姜九笙探头看外面去了。

        “天北好像在哭。”

        时瑾想说,不管他。

        就是这时候,徐老爷子抱了时天北过来:“仲景不知道怎么回事,哭的厉害,时瑾,你是大夫,快给仲景看看。”

        他是心外科,不是儿科。

        时瑾面不改色:“先喝合卺酒。”不然不吉利。

        后半句还没说出口,姜九笙已经放下了酒杯,把时天北抱过去:“宝宝是不是饿了?”

        时瑾:“……”沉住气。

        王女士说:“刚刚喂过了。”

        姜九笙摸了摸天北的额头,并没有发烧,抱着轻摇:“天北乖,不哭了。”

        若是平时,抱着摇两下,天北就不哭了,这次却不顶用,他还是哭。

        时瑾手里还拿着杯子:“笙笙,合卺酒——”

        她打断了他,有点急:“你快看看,宝宝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时瑾脸色不太好。

        姜九笙只顾着孩子,还催促:“快点啊。”

        时瑾:“……”

        他用力拧了一下眉,才放下杯子,把哭个不停的时天北抱过去,冷冰冰的声音:“时天北。”

        哭声秒收,时天北睁着泪汪汪的眼睛,与爸爸大眼瞪小眼。

        徐老爷子:“……”

        见了鬼了!

        “天北已经不哭了,我来抱。”

        合卺酒还没喝呢,王女士赶紧去把时天北抱走,可才接过去,小奶娃娃瘪瘪嘴,又开始哭。

        王女士:“……”

        姜九笙舍不得孩子哭:“时瑾,你就抱着。”

        他黑着脸,一只手把时天北拎过去了,那姿势,着实不慈父,偏偏,时天北还咯咯笑了。

        想打。

        笙笙在,时瑾不敢打。

        最后,这合卺酒终究没喝成,就连敬酒,时瑾也抱着天北。

        九点多,婚礼才结束,新房没有安置在御景银湾,时瑾带姜九笙回了别墅那边。

        一天下来,便是她体力好,也累得够呛,身上还穿着敬酒服,裙摆没有拜堂的那套长,妆也没卸,窝在沙发里不想动弹。

        “天北呢?”

        时瑾过去,帮她把头发上的步摇与簪子取下来:“大伯母带他回徐家了。”

        她累得骨头发酸,不愿动,任由时瑾帮她解盘扣:“我们什么时候去接他?”

        “笙笙,”他停下动作,看她,“今晚是洞房花烛夜,你还要带他睡?”

        她笑:“知道了。”她把头上的凤冠取下来,放在沙发上,头发散下,有点乱,配上她的妆,却异样的美,伸手搂住时瑾的脖子,“那现在要洞房吗?”

        时瑾表情很严肃:“合卺酒还没喝,要补上。”

        她哑然失笑。

        她家时医生对这杯合卺酒怨念很深呀。

        婚礼之后有一个礼拜,时瑾都没再抱过时天北,几个月小娃娃似乎也知道父亲心情不好,乖得不得了,晚上饿了尿了都不哭。

        时天北五个月大的时候,多了个小表妹。徐老爷子取的名,徐翘楚,徐华荣取了字,皖之,苏倾取了小名,叫小颗粒。

        时天北半岁的时候,长了两颗小乳牙,喜欢磕东西了,老爷子给买了很多磨牙棒。而且,天北喜欢喝粥,坐得还不是很稳,但他很安静,乖乖坐着,摔倒了就躺下,躺着躺着就睡了,也不哭。

        时天北九个月大的时候,爬得飞快,还能在曾外公手掌上站几秒。

        时天北十个月大的时候,会说几个字了,就是不知道说的什么,能站许久,但还不太会走。

        时天北十一个月大的时候,开口叫人了,第一声,叫的是爸爸。对此,姜九笙有些难过,因为天北还不会叫妈妈。

        每天晚上,姜九笙就会抱着天北,教他喊妈妈。

        时天北咿咿呀呀。

        见她很挫败,时瑾拍拍她的头,安慰:“不急,以后就会了。”

        姜九笙不放弃,继续教:“宝宝,叫妈妈。”她一个一个字地教,“妈、妈。”

        时天北磕着几颗小乳牙,奶声奶气地喊:“粑粑。”

        姜九笙:“……”

        是谁说小孩通常都会先学会叫妈妈的!

        时瑾见不得姜九笙不高兴,把时天北拎过去,命令他:“时天北,叫妈妈。”

        时天北被提溜起来了,小短腿蹬了几下,吐着口水泡泡,冲时瑾口齿不清地喊:“麻、麻。”

        姜九笙哭笑不得:“天北,我才是你妈妈。”

        时天北小短手挥舞,可劲地冲时瑾喊麻麻麻麻麻麻……

        时瑾捏着他嫩生生的小脸,掰过去:“这是你妈妈。”他命令,“叫妈妈,”

        时·奶娃娃·天北脆生生地喊:“麻麻。”

        虽然是强迫的,但姜九笙还是感动地红了眼眶。

        天北十二个月的时候,会走路了,还不太稳,走几步就摔跤,摔了也不哭,自己站起来。

        徐家给天北办了周岁宴,放了一桌子东西,让天北抓周。

        徐老爷子围着圆桌,冲小娃娃勾手指:“仲景,到曾外公这来。”把放在桌上的勋章拿起来,晃悠晃悠,用拐卖儿童一样的口吻,哄,“你不喜欢曾外公的勋章吗,你到这来,曾外公给你玩。”

        旁边,徐青舶好笑:“爷爷,你这样就犯规了,说好让天北自己抓的,谁都不能诱哄。”

        徐老爷子会承认吗?他当然不承认:“我什么时候诱哄了?”说着,拼命晃手里的勋章,冷眼瞥徐青舶,“你俗不俗,放个金锭子在那。”

        徐青舶掂了掂手里的金锭子,又多放了一锭在桌上:“说不准我们天北就喜欢俗的。”

        庸俗!

        徐老爷子骂:“闭上你的乌鸦嘴。”

        时天北坐在桌子中间,穿着大红的小马褂,还戴了一顶大红的帽子,眼珠子清澈,漂亮得像两颗不含杂质的黑玛瑙,奶奶地喊:“妈妈。”

        喊完妈妈,又喊爸爸。

        在桌子上爬了小半圈,时天北刚好面向老爷子。

        “公公。”

        天北还不太会叫外公,不管是外公还是曾外公,一律喊公公。

        徐老公公笑得像朵花:“天北,到公公这里来。”

        天北眨巴眨巴眼,朝老爷子爬了两步,然后就不爬了,自己站起来,扭头就往时瑾那跑。

        徐老爷子:“……”这小兔崽子!

        天北跑到爸爸那里,坐下去,玩那几把塑料的手术刀。

        徐华荣的妻子笑:“我们天北以后要和爸爸一样,当医生啊。”

        才刚说完呢,时天北扔了手术刀,抓了妈妈面前放的一块古玉,长开小短手:“妈妈,抱。”

        姜九笙母爱泛滥地一塌糊涂,抱着天北亲了亲。

        时瑾皱眉,把时天北拎过去,用袖子擦了擦姜九笙亲过的地方,时天北也不哭,被拎惯给,蹬着短腿喊爸爸,口水泡泡吐个不停,时瑾用手给他擦了一下,嫌弃得不行。

        苏倾抱着女儿小颗粒:“抓了块古玉是什么意思?”

        徐青久想了想:“卖玉的?”

        徐老爷子一个冷眼过生日:“什么卖玉的,那是古董收藏家。”

        当然,时天北长大后没有成为古董收藏家,而是当了一名优秀的文物修复师,这就是后话了。

        天北两岁的时候,能说很多句子了,比之前更要安静一些,模样是越来越来像他父亲时瑾了。

        后来,具体也不知道是哪天起,天北不怎么黏时瑾了,也不只是时瑾,谁都不黏了,徐老爷子开始头疼了,怎么一转眼这孩子连性子也开始像他父亲了,往那一站,腰是腰,脖子是脖子,贵族小绅士的做派跟时瑾是如出一辙。

        好在笙笙教的好,时天北比他父亲乖很多。

        姜九笙和时瑾都很忙,天北大部分都住在徐家,徐老爷子亲自带,因为天北很少在自己家,也没什么机会在新别墅的院子里玩,时瑾与姜九笙便也很少住那边,而是依旧住在交通相对便利的御景银湾。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时天北乖乖坐在儿童椅上,奶声奶气地念曾外公教的三字经,念的时候还自己摇头晃脑,是曾外公说的,念三字经是要晃脑袋的。

        徐博美趴在地上打盹。

        徐老爷子坐在摇椅上慢慢摇,嘴角都咧耳后根了,自豪得不得了呀,看他曾外孙多厉害,都能背这么多了。

        “苟不教,性乃迁,”时天北的小脑袋左边摇半圈,又右边摇半圈,“教之道,贵以专。”

        屋子里,脆生生的童音高高低低。

        徐博美突然一个打挺,跑去了门口。

        “汪!”

        “汪!”

        “汪~”

        前面两声很高亢,很激动,后面一声,就很狗腿,很胆怯了。

        嗯,是时瑾来了。

        时天北自己爬下凳子,把小西装抚平,小碎步走得端端正正、规规矩矩,去了门口,看见时瑾是高兴的,但还是很乖巧地站在边上:“爸爸。”

        小孩子饿声音软软糯糯的。

        时瑾嗯了一声,进了屋。

        时天北走在后面,进屋后,自己去倒了一杯水,还洒了一点,两只手端到时瑾面前:“爸爸喝水。”

        时瑾接了:“谢谢。”

        时天北乖乖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不客气。”坐相站相都很好,与时瑾一模一样。

        徐老爷子哼哼,父子俩,干什么呢,什么谢谢不客气,两国总统会见?老爷子心里就纳闷了,天北怎么就跟他爸学了这幅老干部一样的小君子做派。

        “时瑾来了。”大伯母王女士从厨房出来,问时瑾,“吃午饭了吗?”

        “吃过了。”时瑾道了句谢谢,对徐老爷子说,“下午没有手术,我带天北去他妈妈那里。”

        徐老爷子舍不得小曾孙:“那什么时候送天北回来?”

        时瑾说:“周六。”

        然后,没话聊了。

        王女士这时端了水果出来,放在桌上:“天北,吃葡萄。”

        “谢谢大外婆。”

        时天北道完谢后,摘了一颗葡萄。

        时瑾说:“去洗手。”

        语气不是对着姜九笙时的温柔宠溺,也不是对外人那样疏离客套,不亲不疏,大部分,都是命令式。

        “哦。”

        时天北把葡萄放下,自己去洗手。

        两岁大的孩子,姜九笙教的是是非黑白,时瑾教的是克制懂礼,还有两分天真烂漫,是徐老爷子教的。

        “我给天北请了礼仪老师,下个月就开始上课。”时瑾说。

        不是商量,是通知。

        徐老爷子不同意了:“天北才多大,哪用这么早就请老师。”天北上上个月才刚过完两岁的生日,同龄的孩子还在玩泥巴呢。

        时瑾语气淡淡:“只是教礼仪,一周两节课。”

        徐老爷子哼了一声,他曾外孙的童真他还保护!坚决的口吻:“别人还在用尿不湿呢,你就开始教礼仪,你这不是揠苗助长吗?”

        这时,天北洗完手回来,王女士用湿巾给他擦干净水,他一本正经地道谢:“谢谢大外婆。”

        王女士看着这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就欢喜:“不用客气。”

        时天北坐回小凳子上,规规矩矩地坐直,给曾外公拨了一颗葡萄,放在小碟子里,给爸爸也剥了一颗,然后自己抽了一张纸,擦了擦手:“爸爸。”

        “嗯。”

        他小声地说:“马桶太高,我爬不上去。”

        哦,原来是要上厕所。

        王女士摸摸天北那张跟他爸爸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脸蛋:“曾外公跟爸爸在谈事情,大外婆带你去。”

        时天北摇头,说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

        他奶声奶气地说:“男女有别。”

        王女士:“……”

        徐老爷子:“……”好吧,这孩子可以请老师了。

        时瑾起身,时天北跟上。

        然后洗手间里,稚嫩的声音说:“爸爸,你抱我到凳子上就可以了。”

        时瑾把他放在了凳子上,然后转过去。

        一会儿后,稚嫩的童音跟水声一起响了:“可以了。”

        时瑾抱天北下来,先出去了。

        天北自己去洗手,才刚长到水池那么高,踮起脚来可以开水,挤了一点点洗手液,洗干净了,把池子旁边的水也擦干净了才出来。

        然后,他规规矩矩地坐回去,剥吃了八颗小葡萄来吃,吃完后,问时瑾:“爸爸,我能喝一瓶黄桃酸奶吗?”

        天北很喜欢黄桃酸奶,跟他妈妈一样,可以喝酸奶喝到不吃饭。

        时瑾问:“今天喝了几瓶?”

        他想了想,伸出三根手指:“三瓶。”乖乖说,“早上喝了两瓶,中午喝了一瓶。”

        时瑾言简意赅:“不可以再喝。”

        时天北应:“哦。”好想喝,可爸爸规定了一天只能喝三瓶。

        ------题外话------

        抱歉,有点卡文,更晚了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32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