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68:狗粮有一千万种口味(大结局中)

368:狗粮有一千万种口味(大结局中)

        徐家老爷子大笑三声:“哈哈哈,是我孙女孙女婿来了。”

        众人瞧过去。

        圆滚滚的博美在姜九笙脚边撒娇,蹭蹭:“汪~”

        她蹲下,摸摸它的头:“博美乖,先去送戒指。”

        她指了指它脖子上的戒指盒,博美就懂了,摇摇尾巴回去了。

        “汪!”

        “汪!”

        狗子快乐得快要飞起来了。

        新郎徐青久取下戒指,给新娘苏倾戴上,徐博美站在两人中间,享受灯光和舞台。

        新郎:“……”扣一顿狗粮!

        就数徐老爷子高兴了,一边为新人鼓掌,一边朝姜九笙喊:“笙笙,到这来坐。”

        她坐过去:“爷爷。”

        时瑾跟着她,淡淡喊了声。

        徐老爷子有好长时间没见着孙女了,欢喜得不得了,骄傲地给多年未见的老友介绍:“老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孙女,笙笙,她是一名优秀的演员。”到了时瑾,就不怎么骄傲了,“我孙女婿,时瑾。”

        老钟看时瑾气度不凡,就问了:“小时是做什么的?”

        徐老爷子代为回答:“就一开公司的。”

        语气,是有那么点嫌弃的。

        开公司的时瑾:“……”

        想必老徐家的这孙女婿就是有几家店铺,上不得大台面,也就不继续戳人痛处了,转而问姜九笙:“笙笙演过什么电视?我看着面熟啊。”

        老钟旁边的年轻女孩抢着回答了:“爷爷,笙笙就是定西将军。”

        老钟大吃一惊:“哎呀,是莺沉将军!”他赶紧拿出老花镜戴上,很是激动,“笙笙啊,能给我签个名不?老头子我可喜欢莺沉将军了。”

        现在的老人家,都潮,追剧追星追电影,老钟最近最迷的就是莺沉将军了。

        姜九笙笑着应:“好。”

        她老钟的孙女赶紧从包里拿出纸笔,递给姜九笙。

        “我说怎么没认出来,原来是怀了小将军。”老钟乐呵呵地笑,“小将军几个月了?”

        姜九笙礼貌地回老人家的话:“六个多月了。”她习惯性地把手放在腹上,轻轻地抚。

        “老徐,你有福气啊,一下添俩。”老钟好生羡慕。

        徐老爷子笑:“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老钟:“……”这老家伙,笑得好?N瑟。

        台上,苏倾在扔捧花。

        除了四个伴娘,还有几个未婚的女孩子在后面接。

        “我扔了。”

        苏倾说完,用力朝后面扔出去。

        女孩子们都双手去接,后面,一只修长的手跃过她们头顶,稳稳地接住了,那是……男人的手。

        姑娘们:“……”

        姑娘们回头,乔清浅嘴角一抽,看厉冉冉:“你管管你家的,说好了男士不可以抢的。”

        “额……”厉冉冉挠挠头,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我家男人有他自己的想法,管不住,管不住啊。”

        听你扯淡吧。

        靳方林笑了笑,把捧花给他家那个:“回去就领证。”

        厉冉冉笑眯眯地捧着花,抱拳:“得罪了,各位。”然后故作无辜和惆怅,“霸道总裁爱上我,哎!我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啊。”

        姑娘们:“……”

        信你个鬼,这对狗男女!

        拿到了捧花,厉冉冉喜滋滋的,迈着欢快的步伐下台,回头,朝苏倾挤眉弄眼,掩嘴说悄悄话:“倾倾,高清无码,百度云,对接暗号17538!”

        苏倾比了个OK。

        这小动作,全部被苏倾旁边的徐青久看到了,不咸不淡地问了靳方林一句:“你老婆到底有多少个百度云账号?”

        苏倾and厉冉冉:“……”

        危险!保护我方高清无码!

        厉冉冉回头,对自家男人笑得真诚:“误会啊,都是误会。”她们少女们看点腐文怎么啊!怎么了!

        靳方林笑得有杀气:“过来。”

        厉冉冉嬉皮笑脸:“小的来嘞!”

        “……”他被气笑了。

        爱情嘛,有时候很简单,你在闹,他在笑。

        爱情还有很多模样。

        比如景瑟和霍一宁这样的,‘男强女弱’模式,一旁的景爸爸看得很上火,感觉快要心肌梗塞了。

        景瑟偷偷摸摸地,塞了一个白酒瓶子给霍一宁。

        “什么?”

        她偷偷说:“我兑了水的。”她怕被人看见,做贼心虚地四处张望,就看见自家老爸正盯着,她一个‘你说出去我就再也不理你’的眼神过去,然后扭头继续和男朋友说悄悄话,“霍哥哥,要是二表哥让你挡酒,你就喝这个。”

        霍一宁笑:“知道了。”

        景瑟把酒瓶子塞他外套里面:“我帮你藏好,你别被发现了。”又看了一下四周,然后发现自家老爸在夹她碟子里的蟹腿,景瑟立马不开心了,板着小脸,“爸爸,这个蟹腿是我帮霍哥哥剥的,你怎么给吃了。”

        景爸爸“……”

        养了二十几年的闺女啊,吃你一条蟹腿,怎么了!怎!么!了!心好塞好塞好塞……

        景瑟瘪瘪嘴,不理她爸了,继续剥蟹腿肉给她家队长吃。

        这时,霍一宁的电话响了,他捂住传声筒,转过身去接听,说了十几秒钟就挂断了,然后把景瑟藏他外套里的那瓶酒拿出来:“瑟瑟。”

        她知道了,把手套摘下:“有任务吗?”

        霍一宁看了一眼她碟子里刚剥出来的蟹腿,抽了纸给她擦手:“要去抓坏人。”

        她声音越来越小,怎么忍,都还是忍不住失落:“会不会危险?”

        “我会平安回来。”不敢受伤,更不敢死,怕她哭。

        她垂头丧气,很想拉住他,不让他走,可话到了嘴边,变成了沉甸甸的叮嘱:“你要小心。”千叮咛万嘱咐,“要很小心很小心。”

        霍一宁亲亲她的唇:“乖,不怕,我去去就回来。”

        “嗯。”

        她也不闹,看他离开。

        可等他一走远,她就忍不住红了眼睛,吸吸鼻子,哭了。

        景爸爸一见女儿哭,就心如刀割,赶紧心肝宝贝地哄:“宝贝,怎么还哭了?有什么委屈跟爸爸说,不哭不哭。”

        她不是委屈。

        她小声嘀咕:“我担心他。”她总怕他去了就回不来。

        景妈妈也舍不得女儿,思前想后了一番:“要不让一宁换个工作吧?”霍一宁的工作性质太危险,不只是侦破命案,缉毒缉私都有做,别说瑟瑟,她也担惊受怕得不行。

        景瑟摇头,把眼泪擦掉,坚定地说:“妈妈,他是一名优秀的警察,除了我,还有很多人需要他。”

        景妈妈拍拍她后背,没有再说什么了。

        爱情,有时候,是舍得,是背着你时,擦掉泪,转身时,对你笑,

        当然,还有很多样子。

        比如林安之和莫冰。

        “这样吧,我让人重新拟定合同,明天约个时间,我们再谈。”莫冰坐在饭桌上,尽量把接电话的声音压到最低,“行,明天说。”

        喜宴才过了一半,这是第三通电话了,金牌经纪人,就是这样拼出来的。

        林安之往她碗里夹菜:“先吃点东西。”

        她还在看手机:“我还有个重要的电话。”她手底下,光是上升期的艺人就有两个,尤其是这阵子,忙得天昏地暗。

        林安之拧了拧眉,放下筷子,抽走了她手里的手机:“先吃饭。”

        莫冰看他。

        他怕惹恼她,又去哄:“不要生气。”还是把手机还给了她,妥协讨好的口吻,“你胃不好,先喝点汤行不行?”

        莫冰最受不了他这个样子,放下手机:“知道了,管家公。”

        林安之抿唇笑,用公筷继续给她夹菜,把她碗里堆成小山。

        莫冰拧了一下眉。

        他就紧张了:“怎么了?”

        她动动脚脖子:“脚有点不舒服。”新鞋子,磨脚。

        林安之想训她,又不舍得说重了,埋怨似的说她:“让你等鞋子磨软了再穿,非不听。”他蹲下去。

        莫冰拉住他:“这么多人呢。”

        他不管,蹲在她脚边,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来两张创口贴:“还好我带了。”

        莫冰笑了,忍不住伸手,摸摸他头发。

        这也是爱情的样子,失而复得之后,小心翼翼地把整颗心脏挖出来,捧给他的心上人。

        可以卑微的尘埃里,再在尘埃里,开出花来。

        隔壁一桌,坐着程会和秦萧潇,又是另一番模样了。

        席间,她接到了学校来的通知,欣喜若狂:“程老师,我的留校申请通过了。”认真来说,她算是出道了,只是一直不瘟不火,这两年更是淡出了娱乐圈,所以,临毕业前,她提交了留校的申请,做什么都好,助教导员的都行。

        程会嗯了一声,食不言。

        她旁边,坐了个两三岁的男孩,很闹腾,不肯吃饭,扯着桌布玩,别扯着扯着,汤碗就飞了,一碗汤整个泼在了她衣服上。

        “对不起啊。”男孩的母亲一个劲道歉,“真对不起。”

        “……”

        若是她以前那个脾气,能把这母子俩搞死。

        秦萧潇抽了几张纸,垫在裙子上:“没关系,反正是黑色,也看不到。”

        男孩的母亲仍旧很愧疚:“实在抱歉,你这裙子多少钱,我赔给你。”

        这条裙子多少钱她不记得了,最少六位数吧。

        她摇头,笑笑:“地摊上买的,没多少钱,不用放在心上。”

        刚说完,她肩上多了一件外套,程会抚着她起身:“我带你去清理一下。”

        她愣了一下,然后低头,耳根子红了,脑袋里像有烟花炸开,炸得她晕晕乎乎了,话也说不清楚,结结巴巴。

        “你、你拉我的手了。”她头都不敢抬,“程老师,我,我,”

        ‘我’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

        程会送她到了洗手间的门口:“以后叫我的名字。”

        她懵懵地抬头:“为什么?”

        “男朋友的话,叫老师不合适。”

        她咧出一个很傻的笑:“好。”

        这是秦萧潇追程会的第四年,终于,老师变成了男朋友。

        爱情呀,有时候是收起所有的利爪,变成最好的样子,就像秦萧潇遇见了程会,把她曾经赖以生存的刺,一根一根拔掉。

        她总记得,第一次向程会表白的时候,他拒绝她说:我不喜欢刁蛮刻薄的女孩。

        然后,秦家那个最嚣张跋扈的秦八小姐,从了良。

        这该死的爱情啊。

        喜宴还在继续,酒过三巡之后,少不了谈天谈地谈人生了。

        “老谢啊,这位是?”同桌的老伙伴好奇了很久,看了看谢大师左手边亭亭玉立的小姑娘,忍不住问了。

        谢大师嘿嘿笑,介绍说:“这是我家荡荡的副会长。”

        右手边的谢荡:“江北粉丝后援会副会长。”

        谢大师那点心思,老伙伴还能不知道,年纪大了嘛,没几个老家伙不催婚的,他对谢大师挤眉弄眼:“噢?副会长呐。”

        未来儿媳妇?

        意味深长,只可意会啊。

        谢大师秒懂:“嗯,副会长啊。”

        是呀,不错吧。

        老伙伴给了个微妙的眼神。

        谢大师心理乐开了花,开启了他的炫耀模式:“墨宝,跟各位爷爷打个招呼。”

        谈墨宝有点?澹?评镂砝锏乇焕??醋??忠煌肺硭?囟嗔艘蛔酪????械悴恢?涝趺春昧耍?蔷托Χ匀松?桑骸耙??呛谩!

        谈墨宝是个机灵的,看着狡猾灵动,可眼里又干干净净,性子活泼,笑容又甜,最讨老人家喜欢了。

        “这姑娘长得真灵气。”老伙伴纷纷夸奖,“老谢,有福气啊。”

        谢大师骄傲冲出地球:“那可不。”

        老伙伴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调侃,谈墨宝会说话,性格好,把一群老人家哄地哈哈大笑。

        哄人之余,她把白灼虾转到谢荡面前:“荡哥,这个好吃。”

        谢荡公主病得很,娇纵得一批:“懒得剥,会脏手。”还说,“我这拉小提琴的手,怎么能剥虾。”

        那个娇气哟!

        谢大师横了他一眼:“谁惯的你。”说着,夹了一只虾,给谢荡剥壳。

        谈墨宝立马把自己的碟子递过去:“吃我的,我剥了一碟了。”

        谢大师:“……”

        以后这剥虾的工作,可以卸任了。

        谢荡这才抬起他尊贵的手,夹了一块虾肉,沾了酱料慢条斯理地吃出一股子高级感。

        谈墨宝看着他吃,一脸欣慰啊,又问:“排骨汤要不要?”

        谢公主:“只要汤,不要排骨。”

        她给他盛了一碗,把里面的排骨和辅料都挑出来,然后给谢荡。

        说实话,谢大师这个亲生的爹都受不了谢荡这个娇气样了……给惯的呀。

        谢荡喝完汤,想起来一件事:“谈墨宝,你是不是又在网上骂人了?”

        “你说薛宗祺?”她毫无悔改之意,“他活该,他居然说你拉的小提琴是垃圾。”

        “……”

        妈的,薛宗祺这个垃圾!

        谢荡就说了:“要骂也别再网上骂。”背地里搞死他!

        “行。”

        谁再敢骂她荡哥,她阴死他!

        谈墨宝是个简单的姑娘,她的爱情,就是往死里疼那个人,直接粗暴地挖心挖肺,你若是要天上的星星,她就造一架飞机,飞到外太空去给你摘。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男女风月,都是你侬我侬忒煞情多,还有一种缘,叫孽缘。

        “喂。”

        电话那边不做声,秦萧轶问:“谁?”

        还不说话。

        她不耐:“说话。”

        对方简明扼要:“我。”

        一个字,够日天日地的。

        秦萧轶明知故问:“你谁?”

        他老神在在般,闲情逸致得很,说:“你睡过的男人。”

        妈的!

        秦萧轶一碰到这货,理智就出走:“滕瑛,你他妈够了!”

        滕瑛笑了笑:“出来。”他不容置喙的语气,很气定神闲,“我在外面。”

        手里的筷子都要被她捏断了:“你们滕家可是绑过姜九笙,你还敢到这来。”

        他没听见似的,还是那副流氓无赖相:“给你三分钟,你不出来,我就进去把你扛出来。”

        秦萧轶冷笑:“好啊,你进来试试。”

        说完,她直接挂了电话,手下一个没控制住,筷子被她折断了,她深吸一口气,心口堵的那口气还是咽下不去。

        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频频看门口,还不到三分钟,那个家伙还真来了,依在门口,朝她挥手,笑得从容淡定。

        她攥了攥拳头,起身走过去,拽着他出去了,到了外面,甩手就把人推在墙上:“滕瑛,你他妈——”

        他低头,堵住了她的嘴,直接给了一个热吻。

        秦萧轶:“……”

        她前世一定造孽了。

        滕瑛含着她的唇,亲了又亲,然后抱住她:“宝贝,想你了。”

        她推了一把,没推开,腰被他紧紧扣住,她深吸一口气:“我艹。”

        滕瑛笑,从善如流:“好啊,给你操。”

        “……”

        这是强取豪夺的爱,畸形的爱!

        男女之间的情愫,有时候,会让你觉得很操蛋,比如,秦萧轶居然被这个混蛋亲软了腿。

        ------题外话------

        **

        结局的氛围越来越浓了。

        这本书里的爱情,都在这一章里了,美好的不像话,弄得我差点相信了……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32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