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65:时瑾变小奶狗了,容历莺沉交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以前是,现在不了,我背叛了它,把最重要的位置挪给了别人。”他低头,声音压低,落在她耳边,“瑟瑟,我们结婚吧。”

    景瑟愣了一下,眼眶渐渐发红:“好啊。”

    霍一宁笑了:“怎么答应得这么快,我还没有下跪。”

    她转过身去,微微仰头,眼里有泪、有他、有星辰:“因为我也想嫁给你啊。”

    太乖。

    乖得让他心里发酸,心疼得厉害。

    “本来想慢慢准备,突然等不了了,连戒指都没来不及买。”他把脖子上挂的戒指取下来,看她时,目光专注,“这是我父母的结婚戒指,他们生前很忙,去世后,也没留下什么可以缅怀的东西,只有这一对婚戒,我带在身上很多年了,你要不要?”晃了晃链子上的对戒,他郑重其事地问她,“连同我一起,要不要?”

    要啊。

    景瑟刚要开口,他单膝跪下:“瑟瑟,如果你收了,我对着五星红旗向你许诺,我霍一宁这一生,只忠于你。”

    他的膝盖,只跪国家,还有她。

    一诺,千斤重。

    景瑟伸出手,摊开掌心,有金属微凉的触感,她握紧,蹲下看他:“你可以不用背叛你的红旗,你守它,我守你。”

    他笑了笑,把链子给她戴上,亲了亲她的唇:“最近能请假吗?”

    “能。”不能也得能,天大地大都不如未来老公大。

    “带你去帝都,给你公公婆婆上柱香。”

    她用力点头:“好。”

    五月中,霍一宁和景瑟去了帝都,那边的天还不算热,太阳微暖。

    下午四点多,刚下飞机,霍一宁拨了个电话:“我到了。”

    那边是霍常寻。

    不知在哪个欢场呢,电话里吵吵嚷嚷的,有年轻男女欢闹的声音:“这么快?”

    “飞机早了。”霍一宁问,“在哪?”

    他只说:“等我十分钟。”

    然后电话便被挂断了,霍一宁都想骂人了,这个家伙,讨骂。

    好在霍常寻来得很快,不到十分钟,他那辆骚气的车就开到了机场,不止他,副驾驶上还坐了个女人。

    霍二少最近口味变了,偏爱这种纯情灵秀的。

    除了霍一宁与景瑟,陈湘也来了,她有个合作要谈,便碰巧同行了,见霍常寻副驾驶上有人,陈湘便识趣地说:“我先去酒店了。”

    霍常寻关上敞篷:“送你。”

    坐不下啊。

    陈湘刚想不失尴尬地拒绝,便听见霍常寻噙着几分笑意的声音:“还要我给你开门吗?”

    副驾驶的小美人委屈,一双眼梨花带雨般:“寻少。”

    他直接从钱包里抽了张卡出来,放在女人腿上:“去买吧。”又笑,“乖,快点。”

    小美人红着眼,拿了卡下车了,还温柔小意地叮嘱寻少开车小心、晚点电话云云。

    陈湘:“……”

    这做派!长姿势了!

    霍一宁让两位女士坐后面,自己坐进副驾驶,瞥了霍常寻那个浪荡子一眼:“你怎么还这个德行。”

    霍常寻嘴角挂着玩味的笑:“我什么德行?”

    霍一宁笑骂了句,这混蛋,谁管得住。

    天气说变就变,突然阴了,好在这个点不怎么堵车,把陈湘送去酒店后,车开了二十来分钟,便到了军区大院,景瑟没来过这种军人家属院,觉得新奇,四处看着。

    前边路上,一男一女,相貌生的好,站在树下,好不赏心悦目。

    “容历。”

    女人很年轻,五官标致,她喊了一声,走在前面的男人便停下了脚,她走上前,穿得很居家,齐肩的头发柔顺地披着:“要下雨了。”

    她把手里的伞,递给他。

    “不用。”声音很淡,语气也很淡,目光没有不耐烦,只是平静,看上去很疏离,他站在花絮飞舞的树下,风骨入画。

    女人手垂下,问得小心翼翼:“你在躲我吗?”

    容历看着她反问:“我为什么要躲你?”他依旧是淡漠又寻常的声调,说,“我们并不熟。”

    女人脸色微微变了。

    容历转身,看见了霍一宁,平静的眼底,有了一丝波动:“回来了。”

    口吻随意,很熟稔。

    霍一宁颔首,牵着景瑟走过去,她这才看清容历的脸,美人如画,精雕细琢,给人一种贵而清俊、只可远观的距离感。

    “晚上聚一下。”容历道。

    他一向话少,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幅不冷不热的面相。

    “行。”霍一宁向他介绍身边的人,“你嫂子。”容历比他小上一岁,还有霍常寻,大院里,他们三个关系最好。

    尤其是容历,性子冷漠,一身清贵,与谁都隔着几分距离,除了霍家兄弟俩,大院里年纪差不多的,都对他敬而远之。

    他伸出手,介绍自己:“容历。”

    景瑟懵了一下:“容历?”

    她最近粉上的本命男神容历?

    霍一宁看她一脸蠢萌地盯着人家,忍俊不禁:“就是你最近很迷的那个炎泓帝容历,他是帝后的原作者。”

    景瑟上前去握手,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鼓起了勇气:“能给我签个名吗?”

    容历点头:“有笔吗?”

    她摸摸身上,好失望啊,没有笔。

    霍一宁揉揉她的头,语气宠溺:“回头我让他给你签一卡车。”

    景瑟乖巧地点头。

    容历看了手表的时间:“我先走了,公司还有事。”

    “嗯,地方定好了给我电话。”

    容历颔首,转身走了一段路,上了一辆黑色的宾利。

    他身后,女人还站着,手里那把伞上已经落了几片枯叶,站在远处,一动不动地望着,怔怔出神。

    近了,霍一宁才打了声招呼:“好久不见。”

    女人收回目光,淡淡莞尔:“好久不见。”

    景瑟不禁看向她,很漂亮的女人,就是目光太深,瞧不出喜怒。

    这时,不远处跑来一个中年妇人,先是对霍家兄弟俩点了点头,才对女人说道:“莺沉小姐,太太正在四处寻你呢。”

    她说了声‘知晓了’,撑开伞,转身前去,伞遮了一路的树叶。

    等人走远,景瑟才没忍住问霍一宁:“她叫莺沉?”

    “嗯,林莺沉。”霍一宁补充,“定西将军一样的名字。”

    就这么短短几分钟,她先认识了容历,又见到了莺沉,景瑟觉得不可思议:“我是不是粉了个假电影,怎么都有原型啊?”

    霍常寻嗤笑,双手插着兜,语气里有几分戏谑:“十几年了,容历看都没看她一眼,她怎么可能是莺沉的原型。”

    景瑟眼睛瞪成小金鱼:“!”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霍一宁没再细说,拉着还在震惊中的小姑娘进了一处院子,院子里种着葡萄,这季节,叶子也都抽了新,葡萄藤爬了满园架子。

    等在门口的霍老爷子见人来了,立马从藤椅上起来:“来了来了。”拄着拐杖笑着迎上去,“瑟瑟。”

    景瑟乖巧地喊人:“霍爷爷。”

    等进了院子,她才发现里头还有几个老人家,正在葡萄藤下下棋,见她来了,都停下了手头的事,一双双眼睛都瞧过来。

    景瑟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霍老爷子一个眼神扫过去,炫耀道:“我孙媳妇,漂亮吧。”

    一个穿着一身笔挺军装的老爷子来了句:“行啊一宁,哪骗来的小姑娘。”

    不等霍一宁说,霍老爷子护短了:“净捡没用的说,快,给我孙媳妇包红包。”嘴都要咧到耳后根给,“都给我包厚点。”

    几个老爷子一边骂霍家的老不休,一边给景瑟塞红包。

    五月下旬,中部国家突降大雨,连日来下个不休,大有一股泛滥成灾之势。雨打窗前,滴滴答答,病房里,淡淡消毒水味,也混着几分雨天的潮气。

    姜九笙刚推开病房的门,时瑾鞋都没穿,从床上下来:“笙笙。”他走到她跟前,拉住她的两只手,心急如焚的神色,“你去哪了?”

    “怎么了?”

    他声音闷闷的,发紧:“醒过来没看到你,吓到我了。”

    姜九笙看他,他眼里还有几分焦急与燥郁,崩着脸,心有余悸得很,她哭笑不得,去把他的鞋拿过来,放在他脚边。

    时瑾这才穿上鞋。

    她解释说:“我出去接电话了。”

    他走去拉她的手,用力攥着,眼里星辰浮乱,没个宁静,像只惊慌失措的兽,生怕被抛弃:“我怕你走掉。”

    时瑾第一阶段的治疗已经完成,还算顺利,目前他的现状算不上好,也称不上坏,狂躁暴戾是减弱了,可是极度没有安全感,而且极度粘人。

    主治医生说,等过了这个治疗阶段就会有所改善。

    姜九笙哄着他:“不怕,我要走的话,会带上你的。”

    时瑾还是很慌神,张开手,说:“你抱我。”

    她环住他的腰。

    他埋头在她肩上蹭蹭,亲亲她的脖子,又亲亲他的脸,又说:“你抱紧一点。”

    姜九笙失笑,再用力了些。

    她家时医生啊,哪个样子都这么让她喜欢。

    “笙笙。”

    “嗯。”

    时瑾松开一点点,看她的脸:“你今天没说你爱我。”

    物理治疗与药物一起作用,时瑾性情大变,脆弱、不安,甚至会对生人产生严重的排斥,都是正常的阶段反应。

    最明显的症状,是他对姜九笙太依赖,依赖得让主治医生都有点担心。

    不过姜九笙很镇定,时瑾性情怎么变,她都没有脾气,全部由着他,再肉麻兮兮的话,她也会每天说。

    “我爱你。”她说。

    时瑾眉头松开:“还要。”他执拗得过分,像非要得到某件玩具的孩童,缠着她,“你再说一遍。”

    “我爱你。”姜九笙笑,耐着性子,“老公,我爱你。”

    他被她哄得舒坦了,可还没舒坦一分钟,眉头又皱了,他盯着姜九笙的肚子:“那你爱他吗?”

    第一阶段治疗后,伴随症状还有——排他性。

    时瑾排斥任何出现在姜九笙身边的人,护士、医生、路人,甚至是她肚子里那个五个半月胚胎。

    所以,类似这样的问题,他隔三差五能问上一次,最严重的一次,他问姜九笙,是爱她还是爱窗台的那盆花。

    姜九笙当时回答,那只是盆花。

    而这个答案,不是时瑾要的,他当天就砸了那盆花,甚至隔壁病房的花,他都要砸,硬是踢了隔壁的门,把花盆砸了个稀巴烂,隔壁住了个严重被害妄想的患者,那患者被时瑾吓得几天没敢出厕所,现在看见时瑾就哭,他主治医生都崩溃了,很紧安排了换楼层。

    总之,这是一道送命题,也是送分题。

    姜九笙的求生欲在时瑾治疗的这段时间里,被锻炼得如火纯情了,想也不想就回答:“最爱你,和谁比都是最爱你。”

    嗯,时瑾满意了。

    他蹲下去,把她的上衣掀起来,露出隆起的小腹,他伸手在上面戳了戳,语气冷冰冰:“听见没?最爱的是我。”

    姜九笙哑然失笑,把时瑾拉起来,放下衣服,踮脚去吻他。

    时瑾刚想把她按到墙上用力亲,动作一顿,有点懊恼:“我刚吃了药,嘴里很苦。”

    是新药。

    治疗狂躁与偏执都很有效果,就是苦得不行,而且副作用也大,时瑾最近因为这个药,很厌食,瘦了很多。

    姜九笙不管,手挂在他脖子上,把唇贴上去:“张嘴。”

    他就纠结了一下,乖乖张嘴了,让她舌头进去,一边亲,手一边往她衣服里放。

    这一点,主治医生又头疼了,其实,时瑾服用的药多少会减弱性·欲,可偏偏在他身上没反应出来。

    至于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主治医生也说不出所以然,时瑾的病是个怪病,药也是新药,都还在摸索中,但总体来说,已经好很多了,至少时瑾很久没解剖苹果了。

    姜九笙按住他作乱的手:“时瑾,我下周要回国一趟,有电影首映礼。”《帝后》的首映礼,她作为主演,不便缺席。

    他不满,不摸她了,把她的手放进自己衣服里,要她摸,说:“带我一起去。”

    “好。”她把手放在他腹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

    能摸到骨头,他真的瘦了好多。

    不一会儿,他眼睛有水汽,声音带一点喘,很急:“笙笙,你摸重一点。”

    姜九笙:“……”

    治疗中的时瑾,意外萌她一脸血。

    ------题外话------

    新书那边,扣扣阅读被打了很多低分,一觉醒来9。9分变8。3,留言说我占着茅坑不拉屎、不更新……老书暗黑系都还没写完,下个月还要爆更番外,而且暗黑系也要弄出版,我就是一天有四十八小时也拉不出这么多来啊……啧,不乖哦。

    扣阅的大可爱们,新书如果觉得合口味,打个五星,打分的时候注意一下哈,系统默认好像是三星,记得改五星呀,潇湘的可爱们,有免费的评价票可以投,但是不要花钱去购买评价票,钱省着过年买新衣服穿~

    陪我再战,爱你们,我顾氏的功臣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