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61:时瑾三连反击,滕茗与滕家的结局

361:时瑾三连反击,滕茗与滕家的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氏贸易。

    偌大会议室里,除了主位上坐的滕霄云之外,空无一人,约定的会议时间早就到了,陆家与董事局的人一个都没到场。

    滕霄云面色不善:“人怎么还没来?”

    随行的老管家道:“我去看看。”

    说曹操曹操到。

    陆氏的执行董事陆均推门进来,脸上堆着笑:“不好意思滕先生,我来晚了。”

    陆均是陆启山同父异母的弟弟,不同肚子出来的,自然,不是一条心,陆启山这才刚倒台,陆均就进驻了陆氏贸易。

    陆氏早在半年前就出现了财政赤字,资不抵债,那批粉钻就是陆启山翻身的机会,只是这次陆启山偷鸡不成,陆氏雪上加霜,濒临破产。

    滕霄云正好,抛出了橄榄枝。

    他看了看手表,神色十分不满:“我在这坐了四十七分钟,”抬头,目光炯炯,看着陆均,“这就是你们陆氏的诚意?”

    陆均三十多,身宽脸圆,笑起来像只滑不溜秋的狐狸:“您说的对,是我们诚意不够,那就,”他陪笑,“好走不送了。”

    一句解释都没有,就直接送客,拖着一个快破产的企业,他哪来的底气!

    滕霄云面如土色,沉声质问:“陆均,你是什么意思!”

    陆均笑笑,眼睛眯成细缝:“就是,”他略做思考,“就是送客的意思。”

    滕霄云起身,眼风扫过去:“你们陆氏是想破产吗?”

    陆均一副好脾气的样子,不气不恼:“这就不牢滕先生费心了,我们陆氏不会破产。”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笑着提上一嘴,“哦,滕先生应该还不知道吧,我们陆氏换老板了。”

    滕霄云错愕不已。

    陆氏那么大的资金缺口,整个绵州,除了滕家,还有谁能力王狂澜。

    他将信将疑:“谁?”

    陆均心情大好,笑得春风满面:“从下个月起,陆氏贸易会正式更名为秦氏贸易,到时,还请滕先生赏脸来喝一杯庆功酒。”

    秦氏……

    滕霄云脸如菜色,难以置信

    “我还有事,就不送滕先生了。”陆均人逢喜事精神爽,走路都是飘的,他能不爽吗?秦家那位开出的条件,是真豪。

    陆均走后,滕霄云也不急着打道回府,阴着脸坐在会议长桌的最前面:“给我问问,怎么回事?”

    老管家拨了个电话,听完那边的情况,转述道:“时瑾昨晚就见过陆均了,而且,”他看滕霄云脸色,“我们派出去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时瑾没有去机场,而是走了水路。”

    滕霄云听完,冷笑。

    他本打算一不做二不休,让时瑾和姜九笙没命回江北,却反被时瑾摆了一道,还让他截了胡。

    好啊,好个时瑾。

    滕霄云重重拄了一下拐杖,怒不可遏:“滕茗呢,他在哪?”

    “二少爷去码头了。”

    不声不吭地去,那就不是去阻拦,是去送行呢,时瑾步步紧逼,他倒好,心思全在一个女人身上,滕霄云气极:“去把他带我带回来!”

    老管家正要吩咐下去,门口有人敲门:“滕先生。”底下的人来禀报,说,“二少爷他出事了。”

    滕霄云拄着拐杖起身:“他怎么了?”

    下面人回:“二少爷中枪了,现在人在医院。”

    节节败退,噩耗一个接着一个。

    滕霄云指甲都要抠进拐杖的龙头里,咬牙切齿:“时、瑾。”他雷霆大怒,“我滕家和你势不两——”

    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咣的一声,他身后的落地玻璃碎裂。

    管家大喊:“先生!”

    滕霄云抱头蹲下,咣当几声,整块玻璃全部碎成渣,应声落下,碎片溅得到处都是。

    老管家上前,蹲下去扶:“先生,您没事吧。”扭头就大喊,“阿林!”顿

    时,十几个保镖冲进来。

    管家令下:“保护先生。”

    十几个男人围上去,将滕霄云堵得严严实实,领头那人蹲下查看,在玻璃碎片里发现了一颗子弹:“是狙击枪。”

    射程在五百米之内,男人走到落地窗前,眺望对面的大厦,狙击的人应该就在对面楼里。

    这时候,老管家兜里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号码,把手机递给滕霄云:“先生,您的电话。”

    滕霄云扶着桌子站起来,把手机放到耳边:“是你吧。”

    电话那头,时瑾懒懒幽幽的嗓音:“是我。”

    光天化日,还是在绵州的地盘上,竟敢派人狙击,这么明目张胆,滕霄云怒火中烧:“你以为我滕家好惹吗?”

    时瑾不紧不慢地反问:“你以为我好惹?”

    滕霄云咬牙,手机都要捏碎了。

    “这次只是给个教训,再打我妻子的主意,”时瑾停顿了一下,一个字一个字慢吞吞地说,“下一次,爆你的头。”

    说完,电话被挂断。

    滕霄云当即把手机摔了个四分五裂,然后怒火冲天地去了医院。

    滕茗伤在肩上,刚取出子弹,面无血色地躺在病床上,似乎料准了他父亲会来,气定神闲地样子。

    “这就是你费尽心思得来的结果。”滕霄云冷笑讽刺,“这下尝到苦头了?”

    “你想听什么答案?”他扯嘴笑,眼里幽幽冒着冷光,“忏悔吗?”

    语气,没有半点悔改之意。

    滕霄云气急败坏,怒吼:“你还不知错?”

    他垂着眼,肤色惨白,撕开了儒雅的表象,阴阴沉沉地发笑:“我的确错了。”用指腹点了点肩头渗出血的绷带,按在唇上尝了尝,说,“我不该带那把7403去,子弹硬度不够,被时瑾给打爆了。”

    他应该带那把7852,把时瑾的子弹打爆。

    滕霄云气得脸红脖子粗,捂着心口骂:“冥顽不灵!”

    滕茗笑,笑得让人毛骨悚然。

    滕霄云只觉得一口血卡在了喉咙里,咽不下,也吞不下。

    姜九笙次日中午抵达江北,因为老爷子一直惦念着,便直接回了徐家,大老远,就看见老爷子红着眼睛,等在门口。

    姜九笙走近。

    徐老爷子都快哭了:“笙笙。”

    徐华荣的妻子王女士搀着老人家,也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姜九笙心里酸酸酸酸的:“让你们担心了。”

    老爷子哭哭唧唧,脚边,徐博美嘤嘤呜呜。

    徐平征抹了一把眼睛,拍拍姜九笙的手:“回来了就好。”

    “还没吃饭吧,我去准备。”王女士红着眼去了厨房。

    一进屋,徐博美忍不住,要扑到妈妈怀里去撒娇,也不管妈妈怀没怀崽子,它就是要扑,可才刚迈开爪子——

    “到外面去。”时瑾面无表情。

    徐博美抗议:“汪!”

    它狗胆包天,伸出爪子去抓妈妈的裤腿。

    时瑾把它拎起来,扔出两米远:“出去。”

    徐博美:“嗷呜嗷呜……”

    这个卑鄙阴暗的人类啊,它是多么的鄙夷!算了,它灰溜溜地撤了,它是好狗子,不跟人类为敌。

    愚蠢的人类,等着自取灭亡吧。

    佣人姐姐外面喊:“博美,吃饭了。”

    它撒丫子就跑出去了。

    后面,肥橘大黄跟着,回头看了时瑾一眼,眼神怯怯的,抖抖毛:“喵。”

    饭后。

    徐青舶刚从医院赶回来,问候了姜九笙几句,走到秦左面前:“你过来。”

    她跟过去。

    徐青舶把人领到了院子里。

    秦左盯着他的腰:“徐先生,你的腰好了?”她表情一下就释然了。

    徐先生?

    真不悦耳!徐青舶抱着手,摆着长辈脸:“你就跟着笙笙叫一声大哥吧。”

    秦左是个爽快的,毫不忸怩:“徐大哥。”

    嗯,还挺乖。

    徐青舶感觉多日来的郁结不快一下子舒坦了不少,瞧人家小姑娘的眼神也友好了很多:“受伤了没有?”说完,又觉得不妥,就解释,“你别误会,我是要使唤你。”

    秦左利索地翻了个跟斗:“没受伤。”

    “……”

    谁让你翻跟斗了!

    徐青舶嘴角抽了抽,又若无其事似的:“没受伤就好。”债主一样的口吻,“去吧,给大黄盖个大房子。”

    秦左被抓去绵州的那天许诺了,要给大黄盖个大房子,江湖儿女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她撸起袖子,拿起铁锤就干。

    一锤子下去,木板从中间裂开了。

    她不气馁,继续敲敲打打。

    徐青舶忍了一会儿,实在看不下去,没好气:“你会不会啊!”嗯,有点燥了,“吃饱了没处使力吗,用那么大力。”

    咣的一声,又裂了一块木板。

    徐青舶看了看所剩无几的木板,忍无可忍了:“让开,我来——”

    他手才刚拍到她肩膀。

    秦左疾速转身,捏住他的手,重心放低,一掰一扭。

    “嘎吱!”

    骨头响了。

    “嗷!”

    徐青舶叫了。

    秦左傻了。

    噢,这该死的条件反射啊。

    姜九笙离开绵州的第四天,滕霄云收到了她寄过来的文件,是滕家地下交易的一笔账目,整个银货的来龙去脉,包括涉及到的人员,全部都一清二楚。整个滕家,除了他,就只有滕茗能接触到这些交易信息。

    滕霄云把他叫到了祠堂,一甩手将文件摔在他脸上:“这东西是你故意给她的?”

    他捡起来,看了一眼:“是。”

    “给她当保命符?”

    “是。”他笑了笑,把那几张纸捏成团在手里把玩,“滕先生,你现在可以安生了吗?要是再去招惹她的话,我跟你就都要去警局喝茶了。”

    他的父亲滕先生,便是到现在,都没有打消对姜九笙的杀念,甚至想整死时瑾,将整个秦家都纳入滕家版图。

    现如今,姜九笙手里捏着滕家的死穴,滕家就要处处受制于人。

    “滕茗!”滕霄云暴怒,“你给我跪下。”

    他掀起长衫,跪下。

    滕霄云沉声,中气十足:“给我拿家法来。”

    老管家赶紧相劝:“先生。”

    滕霄云不容置喙,寒着脸,眼里火冒三丈:“拿来!”

    老管家这下不敢再忤逆了,去拿了藤条,除了手握的顶端一截之外,整条藤蔓上都是刺。她

    滕霄云把拐杖放下,手拿藤条走过去:“你知不知道错?”

    “你不了解我?”滕茗抬头,一身青色长衫垂在地上,眼里一股子野性难驯,笑得阴沉,“我活了三十年,认过错?”

    不知悔改!

    滕霄云当即抬起手,挥了一下带刺的藤条,超滕茗背部重重打下去。

    一米长的藤条被人抓住了尾部:“父亲,打了这么多年了,不累吗?”

    滕霄云回头,目瞪口呆:“你的腿……”

    滕瑛松手,又若无其事地走回去,坐在轮椅上,拔了掌心的一根刺,用帕子擦了擦手,从容不迫地说:“怕被你打瘸,干脆自己瘸掉了。”

    反正,他对家业没兴趣,戒嗔戒贪戒情戒欲都罢了,他是俗人。

    滕霄云盯着他的腿,难以置信,又看滕茗,却不见他有一丝诧异,他瞠目结舌:“你们,你——”

    他身子摇摇欲坠,一口气上不来,横着脖子憋红了脸。

    滕茗对桌上的牌位磕了个头,然后站起来,把蒲团踢到了桌子下面:“秦行死了,苏津避世,父亲,”他看向滕霄云,笑得斯文儒雅,“你年纪也大了,该退了。”

    滕霄云大叫:“滕茗——”

    一口气卡住,整个人往后倒。

    “先生!”

    滕霄云病倒了,卧床不起。

    于次日,滕茗接手了所有滕家的事务,并明言,以后滕家大小事务,都直接向他汇报。下面一个个都是人精,怎么会看不出来端倪,滕先生这是被儿子夺权架空了,滕家以后二少爷独掌大权。

    也是从这之后,南方秦氏和北方滕氏,你争我夺开始了,谁也不让谁,把商圈搞得乌烟瘴气,然而这两家势均力敌,都不落下风,预计往后的几年,都不会有消停了。

    五年后。

    滕家突然毫无征兆地终止了所有地下交易,将近半数的资产都捐给了福利机构,自此,华夏商界,秦家独大。

    这里只是插句后话,当时,滕茗猝不及防地玩了这么一手,滕瑛都没想到,笑他:“怎么,学起时瑾了,要做个好人?”

    滕茗手里翻着本佛经:“玩累了。”

    都开始看佛经了,这是要遁入空门?

    滕瑛笑得怡然自得:“滕先生估计要气得中风。”他老人家守了一辈子的祖业,就这么被散尽了家财,估计要吐血了。

    滕先生可是到现在都梦想着搞垮苏家,成为华夏地下交易的太上皇。

    阿弥过来,说:“二少爷,老管家来电话,说滕先生中风了。”

    滕瑛:“……”

    果然,被气得死去活来。

    滕茗放下书,把桌上的眼镜戴上,遮住了瞳孔里的幽绿:“你去看看他,我去一趟江北。”

    滕瑛笑问:“你去江北做什么?”

    滕茗扔下一句:“找时瑾打架。”

    “……”

    这佛经是看到狗肚子里去了!这些年,这两人是动不动就打,两个魔鬼!

    扯远了,这是后话。

    且说回当时,姜九笙回江北的第四天,霍一宁就请她去警方做了一份笔录,江北大桥的车祸案也有了眉目,警方接到了报警,那具尸体的身份初步可以确定了。

    ------题外话------

    正文快完了,没那么快完结,还有很多番外

    新书《爷是病娇,得宠着!》求收藏

    父亲总是说:徐纺,你怎么不去死呢。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不会饿不会痛。

    萧轶博士却常说:徐纺,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因为她的视力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弹跳、臂力是三十三倍,再生与自愈高达八十四倍。

    周边的人总说:徐纺啊,她就是个怪物。她是双栖生物,能上天,能下水,咬合力不亚于老虎。

    只有江织说:阿纺,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那我喂你吃鸡蛋好不好?你醉了就答应嫁给我行不行?

    江织是谁?

    他是帝都的第一病美人,三步一喘,五步一咳,往那一躺,那群恃才傲物的公子哥们一个个都被他给掰弯了。

    都说,见过江织,世上再无美人。

    周徐纺只说:他是我的江美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