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50:苏伏被糟蹋,要一尸两命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北看守所。

    编号0712,苏伏,女,31,走私、洗钱、贩毒、杀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狱警核对完信息,隔着牢房的窗户,说:“周日早上六点行刑。”

    对方一言不发。

    狱警抬头。

    他四十岁上下,发量少,头顶微秃,很矮,稍胖,一双眼睛细长,眯着,看牢房里的女人,目光似有若无地打量:“还有没有亲属要会见?有的话今天之内提交申请。”

    苏伏坐在地上,头发剃了,摇头。

    她父亲也被苏问送进来了,堵死了她所有的生路。

    狱警收回目光,咧了咧嘴,好久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囚犯了,还是个公众人物。

    他又问:“遗嘱呢?”

    苏伏从地上起来,拿了一个信封袋,递出窗户。

    狱警拆开过目:“这不是遗嘱?”

    她抬头,剃了平头,棱角更显得分明,眉峰凌厉:“帮我送出去。”

    语气,照旧强势,哪像一般的死刑犯人。

    狱警探出头,看了看走廊,与他同往的两名女狱警正在楼道说话,聊得正起劲,没有注意到这边。

    他将声音压低:“我为什么要帮你送出去?”

    她摊开手,掌心放了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有五十万,东西送到后,我会告诉你密码。”

    狱警侧身,挡住外面女狱警的视线,微胖的身体堵住了投到窗口的阳光,他接了卡,包在掌心,用拇指摸了摸卡面,问了句:“你以前是央视的主播?”

    苏伏冷冷地看着他,片刻:“还有什么条件?”

    对方咧嘴一笑,露出两排黄牙,背着外面女狱警的视线,目光肆无忌惮在苏伏身上打转:“晚上一点我过来。”

    她嗤笑,眼神冷得渗人,光照不进牢房,她整个人都阴恻恻的:“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竟也敢觊觎她。

    男狱警摸了摸下巴的胡须:“知道,死刑犯嘛。”口气轻佻,嗤之以鼻。

    她盯着男人的脸,瞳孔里有两簇火光,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烧得尸骨不存。

    虎落平阳被犬欺。

    她竟也有今日。

    “不愿意啊?那算了。”男狱警直接把卡和信封袋扔在了地上,嗤了一声,扭头走人。

    苏伏咬咬牙,握紧了拳头:“等等。”

    男狱警折回去,咧嘴笑了:“这就对嘛,都要执行死刑了,还装什么贞洁。”

    他伸出手去。

    苏伏蹲下,捡起信封袋和卡,送到男人手里,他反手在她手背上摸了一把,她咬着唇,满嘴腥锈的血味。

    成为王,败为寇,她如今犹如丧家之犬,死期将至,怎么甘心,怎么甘心啊。

    她死,得有人陪葬。

    她垂下眼睫,遮住眼底所有阴鸷的杀气与疯狂。

    走廊那边,女狱警在催:“老黄,核对完了没?”

    男狱警把东西塞进袖子里,往牢房里瞥了一眼,说:“来了。”

    当晚,星辰漫天,初春的夜总是格外温柔,月亮的光很淡,风很轻,城市的霓虹很美。

    高楼俯瞰下去,满目流光,璀璨又迷离。

    阿弥推开门,进了包厢,唇红齿白的男人,低着头时,看起来很乖巧,可他一抬眸,眼神凶煞。

    包厢里放着歌,一首轻摇滚,微微沙哑的烟酒嗓听着让人熨帖,并不吵闹。

    阿弥上前,说:“少爷,看守所来消息了。”他把文件放在桌上。

    修长的手指翻了两页,常茗又靠回沙发:“照她的计划去办吧。”

    阿弥没有动,秀气的眉头死拧着,像是有话要说,又不敢放肆。

    常茗拿了杯红酒,目光落在包厢的屏幕上。

    MV是几年前拍的,那时候的姜九笙,才二十出头,不爱笑,清清冷冷的,手里拿了把吉他,自弹自唱,嗓音沙哑又低沉。

    他还是看着投影的屏幕,有心心不在焉:“说。”

    阿弥这才开口:“少爷,秦家的交易网已经拿到了,您迟迟不肯回绵州是为什么?您,”停顿了很久,小心打量主子的脸色,“您又为什么非要和秦六少作对?”

    秦家退出了地下交易市场,不再与他们滕家竞争,分明已经井水不犯河水了。

    苏伏已经是弃子了,没用了,何必与她为伍,还要去捋老虎的须。

    他想不明白,只能确定一件事,苏伏已经不算个东西了,不需要放在眼里,主子顺水推舟与她玩,定是还有别的目的。

    常茗晃了晃酒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问他:“阿弥有没有很喜欢的东西?”

    阿弥想了想:“猫。”他问主子,“算吗?”

    常茗抿了一口酒,浅淡的唇色被酒水染红了些,又问阿弥:“如果有一只很漂亮的猫,你很想要它,你会怎么做?”

    阿弥又想了想:“抓过来。”

    他们当保镖的,都是直来直往,用拳头解决事情。

    常茗笑,摘了眼镜,瞳孔幽幽绿色:“那只猫它有主人了。”

    就是说,漂亮的猫是别人家的,若是这样的话……阿弥说:“抢过来。”

    常茗看他:“它的主人可不答应。”

    他想都不想:“硬抢。”

    用拳头说话,是他一贯的作风。

    话到这里,阿弥更不明白了,分明是在说时瑾,怎么绕到猫身上了,他挠挠头,百思不解。

    常茗松了松领带,锁骨处,有一颗小小的痣,他说,语调懒懒的:“时瑾就是那个主人。”

    阿弥反应了很久,恍然大悟:“少爷要抢时瑾的猫?”

    常茗只是笑笑,没有继续,端着红酒慢慢地品。

    包厢的门又被推开,女人脚步款款地走来,穿得随意,卫衣搭牛仔裤,长发随意地散着,没有化妆,她抬头。

    阿弥看她,又看同屏幕里抱琴弹唱的女人,太像了,若是两只相像的猫他能认出来,毛色他都分得出来,可两个相像的女人,他认不出来了。

    韩渺走上前:“少爷。”

    常茗没有看她,目光落在投影的屏幕上:“签约了吗?”

    她说:“签了秦氏。”

    然后,他没有再问,将杯中的酒饮尽了,放下了杯子,头顶的镭射灯打下来,落在他脸上,落在他眼里,映出许多光怪陆离的影子,影影绰绰的。

    他若敛眸是,侧影都是温柔的,他若抬眸,就太冷漠,可若是抬眸看你,一双眼,能直直撞进你心里去,她就躲不过他的那双绿色的眼睛。

    她站了片刻,还是壮着胆子去给他添酒,半杯红酒颜色鲜艳,她端了递给他,指间不经意碰到了他手背。

    她便怔住了,目光落在他侧脸。

    常茗躺靠在沙发上,略略抬起了眸子,有些空,有些凉:“别这样看我。”

    她顿时慌了神,挪开了眼。

    他端起她斟的那杯酒:“笙笙她不会这样看我。”

    笙笙……

    韩渺苦笑,也不知道拿来的胆量,竟驳了他的话:“我是韩渺。”她一字一顿,重复,“少爷,我是韩渺。”

    常茗坐直了身子,眼里有笑,却依旧是凉的:“这重要吗?”他伸了手,拂过她的脸,一寸一寸,慢慢地摩挲,“渺渺,你是替代品,知道了吗?”

    嗓音真温柔,可说出的话,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子。

    韩渺抿着唇,红了眼,不说话。

    那落在侧脸的凉凉指尖,移到了她的脖子,张开手,掐住了她的咽喉,收紧,再问她:“知道?”

    呼吸瞬间被夺,她难以喘息,憋了脸与眼,只觉得毛骨悚然,像置身在寒潭,四肢百骸都是冷的。

    她见过的,他杀人的时候,不会眨眼。

    身体瑟瑟发抖,她不敢动,艰涩地别动声带:“知、知道了。”

    常茗松了手,手指拂了拂她的脖子,温柔地哄:“要乖,不要有别的心思,我不喜欢。”

    这个男人,乖张阴沉,喜怒无常,可以温柔地哄着你,也可以温柔地杀了你。

    她点头,再也不敢忤逆他。

    “渺渺,”常茗说,“给我唱一首歌。”

    “好。”她站起来,去拿了话筒。

    屏幕上,放的就是姜九笙的歌,轻缓的摇滚,一直不停地单曲循环。

    她声音发抖,一字一句,都刻意模仿,一曲罢,她掌心全是冷汗,包厢里突然静下来。

    常茗没有抬头:“继续。”他看着杯中酒,嗓音忽然冷了,“给我唱到像为止。”

    韩渺点头,颤颤巍巍的嗓音,唱到沙哑。

    常茗垂着眉眼,出神。

    苏伏开庭的前一天,找过他。真是个了不得的女人,即便关在了牢里,也有层出不穷的花样。

    她当时说:“帮我。”

    言简意赅,又势在必得。

    他倒好奇,这个女人怎么就笃定他进得来,隔着窗,他站在牢房外面:“帮你什么?”

    苏伏说:“杀了姜九笙。”

    死前,还要找好陪葬,果然是苏家养出来的人,是金三角爬出来的人,不怕死,够狠。

    常茗笑:“你未免高看我了。”

    “你能出现在我面前,不就说明了,恰恰相反,以前是我小看你了。”她孤注一掷,说,“最后一次合作,事成,我就把你的秘密带进棺材里。”

    他眼神略带了兴味:“我的秘密?”

    他们是合作关系不假,却也仅此而已。

    苏伏站在空荡荡的牢房里,穿一身深蓝的囚服:“秦家烂船三斤钉,不是都进了你的口袋吗?滕少爷。”

    时瑾把姜九笙保护得太好,她碰到碰不到,大抵,只有这个藏得最深的男人,能与时瑾玩玩心机了。

    常茗笑。

    这个女人啊,精明得让人讨厌。

    周六,晴,天北医院今日很多病人,高架发生了连环车祸,整个医院都忙成了一团。

    下午三点,急诊室才得以喘息。

    江护士揉揉脖子,这才想起中午送过来的那个病人,问旁边年长的女人:“护士长,人救过来了没?”

    护士长摇头。

    可惜了,还那么年轻,江护士不禁感慨。

    护士长又问:“她的家属来了吗?”

    江护士说:“还没有,已经在往这边赶了,最快也要明天晚上到。”

    护士长想了想,神色沉重:“你先把尸体推去太平间,另外再报警。”

    江护士不解:“为什么要报警?”

    “脸上有指痕,周医生说很可能是他杀。”

    “他杀?”江护士觉得匪夷所思,“真是可怜啊,一尸两命,她肚子里的孩子才刚刚显怀呢。”叹了一声,江护士很有感触,“我昨晚还在看她的电影呢?今天人就没了,世事无常啊。”

    “谁说不是。”

    江护士叹气,回头去安排尸体,一转身,看见了心外科的时医生,连忙打招呼:“时医生。”

    时瑾在接电话,点了点头。

    因为连环车祸,他做了一天的手术,始终能嗅到淡淡的血气,皱着眉,继续讲电话。

    “嗯,手术结束了。”

    姜九笙问:“顺利吗?”

    “很顺利。”时瑾对护士站的人颔首,问候完,往心外科走,边问姜九笙,“今天怎么样?宝宝有没有闹你?”

    姜九笙心情很好,语气轻扬:“没有,那个酸萝卜很有用,今天一次都没有吐。”

    时瑾低笑,低着头,靠墙避开人群:“晚上我再给你做。”

    “好。”

    到了办公室,时瑾把沾了血气的衣服脱下,还换衬衫:“等会儿我过去接你。”

    今天天北医院有很多车祸病人,姜九笙也知道,便说:“忙就不用过来,我自己回去。”

    时瑾说好,嘱咐开车要慢点,不能离保镖太远。

    她笑,说都没见过那些‘保镖’。

    时瑾挂了电话后,霍一宁打电话过来。

    “喂。”

    霍一宁说:“苏伏要见你。”

    时瑾语气淡淡的:“不见。”

    就知道是这个结果,霍一宁道:“她说有个秘密要告诉你,关于你那个药。”

    傍晚时分,天北医院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护士长!”

    “护士长!”

    江护士火急火燎地跑来护士站,满头大汗地喊:“护士长!”

    护士长停下手头的事情:“怎么了?”

    “尸体,”江护士大喘气,急得面红耳赤,“尸体不了!”

    护士长赶紧从护士站出来,便往外走边问:“别急,说清楚,哪具尸体?”

    江护士上气不接下气,用力吸了一口气:“那个演员,一尸两命那个。”

    夕阳将落,半边天被晚霞染红。

    徐家别墅的院子里,发出哒哒的敲打声,是徐青舶正在给家里的橘猫大黄钉房子,因为姜九笙怀孕,老爷子发话,以后大黄不准进屋,就差使徐青舶来做苦力,让他整个猫屋子出来。

    院子里放了把摇椅,徐老爷子躺在摇椅上,喝着茶,吃着酥糖,悠哉悠哉地指挥着徐青舶干活,时不时,还要吆喝两声:“没吃饭啊,用力点。”

    徐青舶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一锤子钉在木头上:“爷爷,你让我早点回家,就是让我来给猫搭房子?”

    老爷子理所当然:“不然我叫你回来干什么?”

    徐青舶好笑:“爷爷,我是你捡来的吧?”

    徐老爷子一脸嫌弃:“你要是捡来的,我早扔了。”

    “……”

    这老爷子,最近以怼他为乐了。

    徐青舶摇头,觉得最近不太顺。

    老爷子摇着摇椅,喝着小茶,像个地主一样,催促:“别磨磨蹭蹭,天都要黑了,要是房子没搭好,晚上你睡这,大黄睡你屋。”

    徐青舶不满地哼唧了一声,拿这老顽童没办法,继续敲敲打打。

    秦左从客厅出来,走过去:“我帮你。”

    江湖儿女,要乐于助人。

    徐青舶正好手酸了,把锤子给她了,揉揉手臂,说:“不能太用力,这个木板很脆。”

    这姑娘,虽然长得小只,可体力好,力气大,一看就是能干活的。

    秦左接了锤子:“哦。”要小力一点。

    她就轻飘飘地抬起手,一锤子下去……然后,木板碎成渣了。

    徐青舶:“……”

    本来就差一颗钉,现在好了,钉都被她一锤头砸到地里去了,他看着一地的碎木板,头不是一般的疼,小姑娘,又不能骂,心塞:“说了不能太用力。”

    秦左很无辜:“我已经很轻了。”她就用了一成力。

    徐青舶:“……”

    知道她力气大,哪里知道这么大!

    ------题外话------

    Ps:一般来说,女监狱里,很少有男狱警,而且就算有,也不在监管一线,若工作需要接触女服刑人员,也会有女干警陪同,男狱警要搞事情,难如登天。

    此处略有虚构,请知悉,别被顾总带歪了,她就是个一肚子坏水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