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49:苏伏死刑,容历莺沉古代现代(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案子主谋苏伏,因贩毒、走私、洗钱,以及杀人罪,四罪并处,最终被判处了死刑,立即执行。

    判决宣读完,苏伏毫无表情,身穿囚服,面色憔悴,由始至终目下无尘,倒是温诗好,在歇斯底里。

    她推开押送的警察,扒着法庭上的围栏,冲着温书华叫喊:“妈!”

    “妈,我不想坐牢!”

    温书华红着眼不说话。

    温诗好彻底崩溃了,扯着嗓子大喊大叫:“你想想办法,救我出去!”

    “我不坐牢!”

    “我不要坐牢!”

    面目狰狞,她像个精神失控的疯子一样,声嘶力竭。

    “妈!”

    “妈——”

    警察过去,直接把她拖走了,整个走廊里,回荡着女人的怒骂与尖叫。

    温书华捂着嘴,蹲在地上痛哭流涕,等人散了,才踉踉跄跄地出了法庭,整个人恍恍惚惚。

    她抬头,目光突然定住了:“锦禹……”声音嘶哑,几乎要哭出来。

    身影单薄的少年,站在法院大门的石狮旁,目光冷冷清清,他说:“我只是来看看,被你选择的那个人,下场是如何。”

    温书华张张嘴,哽咽,有很多很多话说,到了嘴边,却只剩最苍白无用的三个字。

    “对不起。”

    少年低着头,撑了一把黑色的伞,蒙蒙细雨湿了额头的发,眼角潮湿,他没有看她,声音裹着淡淡早春的凉意,他说:“好自为之。”

    四个字,薄凉无痕。

    然后,他便转了身。

    “锦禹!”

    温书华大喊着,脚步急,趔趄地摔下了台阶。

    他停下了,站了许久,还是回了头,走到石阶下面,朝温书华伸出了手。

    她红着眼,握住了少年冰凉冰凉的手掌。

    她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手掌长得这样宽厚,记忆里,他还是那个低着头不说话不哭不闹的孩子。

    他扶起她,便抽回了手,喊她:“温女士。”

    温女士……

    温书华咬着唇,眼泪夺眶而出。

    少年撑的伞很大,他高高瘦瘦的,站在她面前,沉默了很久很久,说:“你一个人,请保重身体。”

    是啊,她一个人了。

    温家散了,什么都没有了,午夜梦回,偌大的别墅里,只有她,孤苦凄凉,争一辈子了,也算了一辈子,到头来,形单影只家破人散。

    她泣不成声,断断续续地哭着求他:“妈妈……妈妈知道错了,你回来好不好?嗯?回来好不好?”

    她伸出手,去拉少年的手。

    他后退,眼眸里有潮湿的凉意:“我还没有原谅你。”

    有些事情,不是知道错了,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不是悔改了,就能重来的。

    也许,也许很久很久……

    谁知道呢。

    他不知道,这世上,和父母分道扬镳的子女,最后都赢了吗?最后都断干净了吗?

    他把伞放在了地上,转身走了。

    温书华在后面喊他。

    雨水湿了肩头,他走了他很远,回了头,再说了一遍:“保重。”

    “锦禹!”

    温书华站在风雨里嚎啕大哭,那把黑色的伞放在脚边,被风吹走了。

    姜锦禹没有回头,背脊挺直,手垂放两侧,始终紧握着。

    三四月芳菲,春天了,小区里的垂柳吐了新芽,一派生机盎然。苏伏执行死刑的日子定了,就在这周日的凌晨。

    早上,秦中的电话打过来,时瑾正在给姜九笙熬粥。

    “六少,已经查出来了。”

    他关了火,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小罐昨天刚做好的酸萝卜:“是谁?”

    秦中在电话里说:“拿药的员工,她那天精神恍惚,拿错了处方。”事无巨细,又道,“而且,我找了专业人员给她做测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时瑾尝了尝,很酸,味道与那日在瑜伽课上尝的相近,唇角扬了扬。

    嗯,笙笙会喜欢吧。

    他倒出来一小碟:“唐延呢?”

    秦中说:“也查过了,身家背景全部清白,没有问题。”

    时瑾道:“继续盯着。”

    “知道了。”

    挂了电话不到十分钟,霍一宁打过来。

    “查不出问题?”

    “嗯。”时瑾把粥盛好,端到餐桌上。

    “警局那边也什么都没有查到。”霍一宁停顿,思忖,“难不成还真是凑巧?”

    如果不是凑巧,那就麻烦了,一定是个比苏伏还难搞的家伙,不论是手段,还是计谋。

    “或许。”

    时瑾挂了电话,去喊姜九笙起来吃早饭。

    虹桥心理咨询室。

    上午九点,有预约客人,做了两个小时的咨询。

    客人出来,如释重负般,对常茗道谢:“谢谢常医生。”

    常茗笑得和善:“不客气。”

    把客人送走后,他问咨询台的秘书:“下午还有病人吗?”

    秘书陶婉回:“没有了。”

    他道了句‘辛苦了’,便回了办公室。

    隔壁陈医生的秘书肖婷婷端了杯速溶咖啡过来,递给陶婉,压低了声音与她闲聊:“常医生好厉害呀,每次病人愁容满面地进他的咨询室,出来就豁然开朗了。”

    陶婉很是自豪,说起常医生,眼睛都亮了:“那当然了,常医生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心理医生。”

    肖婷婷笑她:“你才见过多少心理医生。”

    陶婉看着办公室的门,眼底的欣赏与倾慕显而易见:“见过再多也没有常医生厉害,我大学的时候去听过常医生的讲座,他现场给我们演示催眠,跟恐怖片似的,超级惊悚超级神!国外好多学术报刊上都发表了常医生的论文,我以前学校的导师就拿常医生当偶像,说他是国内心理催眠的第一人。”

    肖婷婷被她滔滔不绝的夸赞逗笑了:“行了,我的小迷妹,你都说多少遍了。”

    陶婉有些脸热:“常医生就是很厉害嘛!”

    “知道了,你家常医生最厉害了。”

    两个小姑娘说说笑笑,时间一晃而过,到了午饭时间。

    下午,《帝后》的官方微博发了电影的预告片出来,不到一个小时,景瑟就打电话到姜九笙那里了,心情很激动的样子。

    景瑟问姜九笙:“笙笙表姐,《帝后》什么时候上映啊?”她很迫不及待的样子。

    姜九笙说:“下个月月底。”

    她好失落啊:“还要这么久呀,我看了预告片了,现在超想看正片。”好心痒痒啊,挠又挠不到。

    姜九笙好笑:“首映礼会快一点,到时我带你去看。”

    她立马欢欢喜喜了:“好啊好啊。”她捏着嗓子,说悄悄话似的,偷偷地问,“笙笙表姐,你能偷偷告诉我,容历娶莺沉当皇后了吗?”

    得,打电话过来就是这个目的,想要剧透。

    姜九笙哭笑不得:“剧透了就不好看了。”

    景瑟叹气:“可我好想好想知道。”她打着商量,笑吟吟地说,“那你就告诉我一件事好不好?”

    姜九笙拿这小可爱没办法了:“嗯,你想知道什么?”

    景瑟立马正经了:“莺沉她死了吗?”

    “战死了。”姜九笙补充,不无惋惜,“为了她的王。”

    景瑟难过得快哭了,摔了枕头,说要给编剧寄一车刀片。

    寄刀片的又何止她,还有千千万万看了预告片的网友们。一个小时前,官方预告片一出来,两位主演就转发了官博,姜九笙和苏问的粉丝后援会全部第一时间转发,流量可想而知,几乎不到半天,网上就沸腾了,实时热搜全是《帝后》。

    三分钟超长预告,有近一分钟,是炎泓帝容历与定西将军莺沉的镜头。

    是主线,也是宣传策略。

    初见时,容历白衣飘飘,端的清贵俊朗,在桥头拦了莺沉的路:“方才便是你,将我打落了马?”

    他懒懒将剑扛在了肩上,眉眼间尽是尊贵。

    他问道:“你是谁家的公子?”

    莺沉答:“永安侯府,秦三公子。”

    剑出了鞘,似是轻飘飘,却挑了她的发冠,打落了她的发,青丝散落,柔了眉眼。

    他莞尔一笑:“果然,是个女娇娥。”随即,抱着剑欠身行了个男子礼,“在下天家七子,历亲王,容历。”抬眸,目光微沉,看眼前女子,“敢问姑娘芳名。”

    后来,宫中乞巧,定西将军府莺沉赴宴,散席后,容历堵了她的路,非要与她比剑。

    赢了她后,他伸手拂了剑上落的花:“这把剑送你了,你父亲说,要做你的夫婿,必须打得过你。”他看着她眉眼,“乌尔那佳。莺沉,你觉得本王如何?”

    后来,

    秦三问过容历,为何一身剑术碰到了莺沉便使不出来。

    容历笑:我怕她输了会不欢喜,她不欢喜了,我不知道怎么哄。

    中秋月圆,桂花飘香。

    他在树下,瞧着女子英气的眉眼:“莺沉,你心悦我。”

    她没有否认。

    他拉着她的手腕,风吹着漫天的花:“八月二十八,历亲王府选秀,我等你。”

    “你来,我选你为妃,你不来,我便逃了来找你。”

    她说,她不愿入天家宫门,不愿三妻四妾。

    他便当着圆月许诺:“莺沉,我会称帝,我会把三宫六院都拆了,八月二十八,你来好不好?我想娶你,我想娶你当妻子。”

    “好,我当你的妻子。”

    八月二十八,历亲王选秀,边疆急报,她的父亲叔伯全部战死沙场,她脱了襦裙,穿上了戎装,在城门下点将出兵。

    “阿禾。”

    他拉着她,不肯放开:“别去行不行?”

    他一身帝王之气,眉眼里全是九五之尊的深沉与贵气,却一抬头,在一个女子面前,红了眼眶。

    “潼关一役,我父兄叔伯全部战死,定西将军府只剩我了,容历,我是大楚的世袭护国将军。”

    她穿戴银色的盔甲,站在称下,字字掷地有声:“你守着京都,我给你守边疆子民,待我归来,”

    容历接了她的话:“不要战死了,无论如何,为我保住性命,待你归来,我娶你为后。”

    西北风沙起,狼烟滚滚。

    莺沉扛着剑,一身战甲被染得血红,她望着大楚京都的方向:“容历,我回不来了,别等我。”

    宫中传报,定西将军战败。

    最后一幕,是大楚的帝君从龙椅上跌落,眼眶通红:“朕要亲征,违抗劝说者,杀。”

    镜头,就到了这里。

    三分钟长的预告,在网上,引起了热议,粉丝与网友沸腾一片。

    旺仔牛奶与小馒头:“为什么一个男主天下的大权谋电影,让我哭成了狗。”

    不减十斤注孤生:“疯狂为苏问打call,疯狂为姜九笙打call!@姜九笙v@苏问v”

    我没穿内裤你知道吧:“正片呢?快放出来啊!莺沉战死了没有?电影名叫《帝后》,容历封她为后了对不对?导演你给我出来,我保证不砍你!”

    男朋友和游戏结婚了可网恋:“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容历和莺沉,如果他俩不在一起,我就在电影院哭,淹了电影院!”

    我就是微商蕾蕾本人:“全程没在看权谋,我不管,我就想看容历和莺沉谈恋爱。”

    别戳我头像少儿不宜:“就一次吻戏,还是替身,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姜九笙用替身,苏问也用替身,差评!五星差评!@姜九笙v@苏问v”

    孟婆今天只卖娃哈哈:“这演技……@景瑟V,让你表姐给你上上课,我觉得你还能抢救一下。”

    景瑟V回复@孟婆今天只卖娃哈哈:“好哒~”

    孟婆今天只卖娃哈哈:“……”

    这家伙可爱得她都不忍心黑她了,犯规!

    雕花空镂,九曲回廊,此处是帝都一家高级会所的观景区,仿古的设计,有小桥流水,有假山莲池,小经尽头,蹲了个人,手里拿着手机,悲凉的曲调悠悠不停。

    这个是《帝后》电影的主题曲,绕是霍常寻完全不关心影视,也不得不熟悉,因为容历发疯了似的,放一天了。

    他抬头,清俊的一双眸里,沉寂得像一潭死水:“有烟吗?”

    霍常寻顶了顶上颚,目光懒懒地瞧他:“我都不知道,你居然抽烟。”他摸到烟,扔给了他。

    容历点了一根,蹲在那里吞云吐雾,手机放在地上,还在放着那段电影预告。

    他不止会抽烟,还是个老手呢。这要让大院里那群成天讲容历挂在嘴边夸的老顽固们看见,估计都要跌破老花镜了。

    霍常寻扫了一眼手机屏幕:“有什么好看的,看这么多遍。”

    他伸手,要去关了,容历截了他的手。

    “让它放着。”

    霍常寻笑骂他有病。

    容历没说什么,靠着桥头的石柱,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目光很空,满池争奇斗艳的莲花一朵都没映进去。

    忽然,他目光定住,不知看到了什么,指间的烟落在手背,他也不知道疼,怔愣着。

    霍常寻喊他:“容历。”

    他置若罔闻,转身追了出去。

    “容历!”

    “容历!”

    霍常寻骂了句,拿了手机跟上去,容历追到了街上,这会儿华灯初上,车水马龙,他不要命地穿梭在车道上,盲目地寻寻觅觅,出了一头的汗,失魂落魄。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霍常寻拉住他,烦躁地抓一把头发:“你到底在干什么?没看见车吗?”

    他精神恍惚,什么都听不进去。

    霍常寻骂了句粗话,把他拽到了路边。

    “常寻。”

    容历突然叫了句。

    霍常寻没好气:“干嘛?”

    他自言自语似的:“我要是这辈子都找不到她了怎么办?”

    帝都第一贵公子容历,什么时候这幅鬼样子过,要死不活,哪有半分平时的清贵沉稳。

    霍常寻瞧着他:“找谁?”

    他抬头,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她叫莺沉,字,阿禾。”

    霍常寻也看过那个电影预告,骂:“你是疯了吧。”

    他是疯了,还记得他五岁的时候,大梦一场,昏睡了三天,嘴里喋喋不休喊的便是这个名字。

    ------题外话------

    月票哥哥,我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