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40:笙笙挖坑虐渣,时瑾枪击苏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瑾说好:“不拦你,我帮你。”

    “是苏伏?”

    他点头:“我开了枪,没打死她。”

    三个小时前,他接到秦云飞的电话,只有一句话:“我有证据,可以证明徐家无罪。”

    他赶到时,把守在外面的人,全部倒在地上。

    门开着,秦云飞没跑,还姿态闲适地坐在沙发上。

    “时瑾他要杀我。”

    他拿着手机,气定神闲的神色,惊恐万分的语气:“这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做的,是他指使我的,那批文物是秦家的东西,他要杀人灭口,我没办法,我只能拿你威胁他,看你摔倒了,他就要杀我,救救我,救我——”

    秦云飞突然挂了。

    自导自演的一个求救电话,是打给姜九笙的。

    他抬头,看向时瑾:“证明徐家无罪的证据,已经给姜九笙送过去了。”他站起来,“捏造得完美,徐家无罪,都是你指使的。”

    时瑾眼波无痕。

    秦云飞笑了:“你觉得,姜九笙会不会交给警察?”

    那份证据是真是假无所谓,要的是姜九笙的背叛。

    他好整以暇地看时瑾,语气挑衅:“徐家和你,你猜她会怎么选?”

    波澜不惊的眼,忽然骤起风波,时瑾说:“我的忍耐力不多,”不疾不徐的语速,音色已经沉了,“秦三,你适可而止。”

    秦云飞不以为意:“你敢杀我吗?”他胸有成竹,肆无忌惮地寻衅,“要是我死了,我刚才给姜九笙的那通电话就一语成谶了,那正好,坐实了你杀人灭口。”

    他在激他。

    从秦三把他引来,到离间他和姜九笙,都是预谋,是故意为之。

    就是为了逼疯他。

    明知如此,他还是拔出了枪,枪口朝向秦云飞。

    “你——”

    秦云飞刚开口,子弹破膛而出,连续三声枪响。

    “砰!”

    “砰!”

    “砰!”

    手枪的后坐力并不是很大,时瑾却连退了几步,抬头,有突如其来的眩晕感。

    片刻安静。

    趴在地上的秦云飞抬起脖子,往后瞧,那三颗子弹,全部嵌进了后面的柜子里,一颗都没有打中他。

    时瑾的枪法百发百中,不可能失手。

    秦云飞大笑:“不敢杀我了吧。”他站起来,洋洋得意地笑,“姜九笙——”

    三个字,彻底惹怒了时瑾。

    枪口忽然抬起,子弹破膛,在半空擦出一道长长的火光。

    “砰!”

    秦云飞僵硬住,愣愣地抬手,摸到脖子,低头看手上,有血,那颗子弹,刚好擦过脖颈,只要再偏左一厘,必死无疑。

    他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再也不敢动一下。

    时瑾持枪的手垂下,身体一晃,踉踉跄跄地往后退,甩了甩头,视线依旧模糊,有什么念头冲进脑子里,叫嚣着要为所欲为

    他嗅到了,血的味道,令人狂躁、兴奋,猛地抬起了手,枪口再次朝前。

    门忽然被推开。

    女人轻柔的声音,响在安静的夜里:“时瑾。”

    是很熟悉的语调。

    他抬头,殷红的眼,额头细密的汗从顺着脸颊滚下来。

    “你不是答应过我不杀人吗?”

    女人走过来,一步一步靠近。

    他看不清楚她的脸,耳鸣声嗡嗡不停,灯光在晃,所有光影都沉沉浮浮摇摇欲坠,是幻觉还是倒映,都模模糊糊的,唯独胸腔里的心脏疯狂地在跳,呼吸紊乱。

    她说:“是我啊,我是姜九笙。”

    姜九笙。

    三个字,令时瑾涣散的瞳孔,微微聚焦,眼前的影子靠近、放大。

    不是,不是他家笙笙。

    他扣了扳机,砰——

    子弹打进了地板,刚刚好,就在一双黑色高跟鞋的正前方,高跟鞋停下来,站定不动。

    时瑾猩红的一双眼里,空洞却灼热,他一字一顿:“离我远点。”

    苏伏忽然笑了。

    “那么大药量,还清醒着呢。”她看了看手表,嗯,时间刚刚好,药效正起,抬眸,看时瑾趔趔趄趄,“好久不见,时瑾。”

    他身子摇晃,倒在了地上,手里始终拿着枪,目光涣散,却依旧严防死守,指腹始终扣在扳机上。

    谁若敢上前,他必开枪。

    苏伏低头,高跟鞋前,子弹深陷在地板里,位置不偏不倚,刚好阻止她上前。

    开了这么多枪,就是不取人性命。

    时瑾的底线啊。

    “三夫人,”一直僵硬地瘫坐在地上的秦云飞扶着桌子站起来,大汗淋漓,声音都哑了,“我已经都按你说的做了。”

    苏伏目光凝了凝,落在秦云飞的脖子上。

    真可惜,只擦破了一层皮。

    时瑾的枪法,总是这么分毫不差,没有一点失误。

    她似笑非笑:“很好。”

    秦云飞两眼顿时发光:“那秦家?”

    苏伏莞尔一笑:“时瑾垮了,秦家自然是你的。”

    秦云飞满意地点点头,松了一口气,擦掉头上的汗:“还望三夫人遵守约定,先把我送出国去避避风头。”

    “行,我这就送你上路。”她忽然收了笑。

    秦云飞心头一跳:“你——”

    一把枪,突然抵上他心口。

    “砰。”

    一枪毙命,血溅了一地。

    S&WM19型,时瑾素来喜欢这款枪型,她亦然,吹了吹枪口,扬唇笑了,抬步走向时瑾。

    哒。

    哒。

    哒。

    高跟鞋的声音不急不缓,时瑾忽然撑开眼,抬起手,扣住扳机。

    “砰!”

    苏伏捂住左肩,一声闷哼,血顿时浸湿了毛衣。

    他声音极哑:“不怕死,就过来。”

    血一滴一滴砸在地板,苏伏低头,看了看肩上的伤,冷笑,时瑾啊时瑾,就算沉睡,依旧是雄狮,死守着领地,不让外人近身一步。

    翌日,因杀人嫌疑,时瑾被警方拘留。

    现场除了时瑾和死者秦云飞的指纹与血迹,没有发现第三个人留下的痕迹,死者秦云飞脖子擦伤,致命伤在心口,一枪致命,子弹型号与时瑾手里的枪刚好吻合。

    所有证据,全部指向时瑾,直到当天晚上,才有了新进展。

    “有新证据了。”赵腾飞挂了电话,兴奋地说,“法证那边说,在凶案现场的一个杯子上检测到了血液反应,而杯子的位置离死者秦云飞很远,初步可以排除是死者的血液,也就是说,现场可能还有第三个人在。”

    “那时瑾就不是唯一的嫌疑人了。”汤正义其实不太相信时瑾是凶手的,虽然时瑾食用了大量精神类药物。

    时瑾这个人嘛,变态得很,这么简简单单的杀人案,不够逼格。

    霍一宁问:“能确认身份?”

    赵腾飞说:“还在匹配数据库里的DNA,最快后天能出结果。”

    这时,姜九笙从审讯室出来。

    因为时瑾的案子,她过来做口供,汤正义赶紧告诉她这个好消息:“时太太,有新线索了,时医生不是唯一嫌疑人了。”

    姜九笙点点头:“谢谢。”

    汤正义:“……”

    怎么啥反应也没有啊?

    等姜九笙走了,汤正义才忍不住叨叨了两句:“姜九笙怎么眼皮都不动一下,这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吗?”他纳闷了,“那反应,怎么跟她早就知道了似的。”

    法证刚出来的结果啊,姜九笙不可能知道。

    霍一宁托着下巴,笑了。

    姜九笙当然知道了,证据就是她搞出来的。

    这对夫妻啊,把警局当什么地方了……

    出了警局,姜九笙接到了莫冰的电话:“关于徐家和时瑾的消息我已经都买下了,而且景家那边帮忙盯着呢,不会有新闻曝出来。”

    景瑟的叔叔是传媒大亨,徐家的消息有眼力见的媒体,都不敢乱发。

    姜九笙说:“谢谢。”

    “客气什么。”莫冰又说,“你放心,媒体都盯着苏问呢。”

    姜九笙脚步停住:“他怎么了?”

    “被人砍了。”

    夕阳已经落了,天渐渐昏黑。

    老旧的居民楼里,皮鞋踩在石板上发出提提踏踏的声音,男人回头张望,没见异常,才推开门。

    黄昏后,光线是昏沉的,屋里没有点灯,很暗。

    男人上前:“大小姐。”

    啪嗒。

    灯忽然亮了。

    苏伏穿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坐到沙发上,点了一支烟,领口微微敞着,左边锁骨下,露出白色的绷带,脸上是重伤之后的苍白:“办妥了吗?”

    男人摇头。

    苏伏沐浴后潮湿的眼睛忽然冷下,顺手扔出了手里的打火机:“废物!那么多人拿不下他一个,我雇你们有什么用?”

    男人不敢抬头:“四爷他——”

    “够了!”指尖的烟被她捏得变了形,“我不需要解释,只要结果。”

    “我会再安排。”

    她讥笑:“已经打草惊蛇了,苏问会蠢到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男人默不作声了。

    “让下面的人都给我安分点,不要再被抓到了把柄。”

    “是。”

    苏伏狠狠抽了一口烟,将怒火压下。

    好个苏问,真是能耐,暗的不行,明的还是不行,到时命硬。

    铃声响了。

    苏问接通。

    电话里那头,说:“大小姐,警局那边有消息,”顿了顿,“说在现场发现了第三个人的血迹。”

    苏伏脸色骤然沉下。

    这天晚上八点整,姜九笙收到了一份快递,寄件人:死者秦云飞。

    里面只有一个u盘,姜锦禹用程序检查了没有问题,才打开里面的文件,一个视频还有一个音频。

    视频文件姜九笙见过,是蒋平伯与秦云飞在茶苑会面的视频,不同的是,时瑾从店里调出来的监控是没有声音的,而这个视频,是近处拍摄,能清楚听到谈话内容。

    “这人是谁,认得吧?”秦云飞把放在桌上的照片推过去。

    蒋平伯脸色立马就变了。

    视频里看不到照片的内容,秦云飞又拿出了一个文件袋:“DNA我已经帮你做过了。”

    蒋平伯疾言厉色:“你到底想干什么?”

    秦云飞耸耸肩:“没什么,就是请你儿子去我那做做客。”

    蒋平伯毫不犹豫:“我会报警。”

    “行啊,你尽管报警。”秦云飞端着茶,“那我就不能保证你还能不能见到你儿子了。”

    蒋平伯默了。

    很久,他妥协:“你要我做什么?”

    秦云飞笑了笑,很满意他的识趣:“我手里有批货,想借徐家的博物馆销出去。”

    蒋平伯一听,冷着脸立马拒绝:“不行,走私是犯法的。”他忍着愤怒,双拳紧握,“再说,徐老不会同意的。”

    “让他签个委托书就行了,他那么信任你,要弄个签字不难吧。”

    蒋平伯默然。

    “我也不会亏待徐家。”秦云飞说,“等货脱手了,把那笔钱存进银行转几趟,再汇给徐家就行了。”

    蒋平伯怒目圆睁:“这是洗钱!”

    “说那么难听干什么——”

    视频就到这里。

    短短三分钟,来龙去脉一清二楚。

    蒋平伯二十五年前,在老家结过婚,并不知到妻子孕有一子,秦云飞以此要挟,让其打着徐家的幌子,走私文物,且在林氏银行不法洗钱。

    除了视频,还有一个音频文件。

    姜锦禹点开。

    “六少,已经办好了。”

    是秦云飞的声音。

    他说:“等这批货销出去后,钱会汇入徐家的账户,您到时再用姜小姐的名义转出来就行了。”

    音频只有两句话,不到三十秒,矛头最后指向了时瑾。

    姜九笙又听了一遍,问锦禹:“鉴定过了吗?”

    “嗯,我用自编程序查过了,视频和音频都不是伪造的。”姜锦禹想了想,问姜九笙,“要销毁吗?”

    “不用。”她说,“帮我发给检察院,不要立刻发,等明天晚上。”

    姜锦禹不理解,拧眉:“你不信姐夫吗?”这东西交出去了,姐夫牢底都要坐穿。

    没有多做解释,姜九笙只说:“这两份文件,可以证明徐家清白。”

    那姐夫呢?

    姜锦禹抿了抿唇,没有问出口。

    隔天晚上,于方明检察官收到了姜九笙的邮件。

    于次日,刑侦一队先后提审了蒋平伯与时瑾,从被捕到现在始终沉默的蒋平伯开口了,他指证了时瑾,言明所有事情,都是秦云飞与时瑾指使。

    另外,根据姜九笙提供的证据,缉私局查到了那批文物的来源与销路,确实出自秦家。

    对此,时瑾不认,也不驳。

    如此一来,徐家已证实是清白,拘留与停职也撤销了。

    翻天覆地,案子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逆转。

    ------题外话------

    QQ阅读和潇湘都求月票

    朋友的文:权爷谋妻:重生全能女王/君子凌

    【前世子弹穿膛过】她以为醒来是重生,其实不是;

    【重生为顾家丑女】她以为能远离顾白,原来不能;

    今生,她拥有一双灵慧之眼,能读懂所有人心,却偏偏读不懂那一人。

    【醒来被人爬了床】他睡了即将与人订婚的小侄女,被丑到了;

    【三番两次抢了婚】他绑了胆敢私自嫁人的未婚妻,被撩倒了;

    后来,权门顾爷重口,不仅挑战伦常娶了侄女,这侄女还是个丑八怪。

    全京云城都知道,顾小姐丑得惨绝人寰、悍得天下无双、蠢得独一无二;唯独无人知晓,她是怎么把自家小叔叔骗到手的?

    于是,纷纷询问之——

    顾梅钦: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众人又问:何为其一,何为其二?

    她勾唇撩发:只知我丑,不知他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