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39:黑化杀人?笙笙要反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青舶傻了一下,大声喊:“你拿刀干嘛?快给我放下!”

    时瑾置若罔闻,看着手术刀,刀光直直映进眼底。

    他是想放下屠刀,可总有人逼他发疯发狂。

    “咻——”

    刀柄脱手,被他钉在了门上。

    几乎同时,啪嗒一声,门开了。

    “……”

    一时间死寂。

    脑外科的赵主任愣了半天,回头,看门上,明晃晃的手术刀正插在门上,刀身已经刺入了一半。

    赵主任慢半拍地把头扭回来,脑袋上几根头发飘下来:“时、时、时医生。”

    咚——

    两眼一翻,赵主任昏厥倒地。

    徐青舶:“……”

    好头疼!腰更疼!

    他揉了揉还戴着腹带的老腰,又按了按太阳穴:“时瑾,你冷静一下。”

    时瑾看着镜中,通红的眼,一道血痕晕开在侧脸,他抬起手,用指腹抹去:“冷静不了。”

    徐青舶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没忍住,吼了句:“冷静不了也得冷静!”他表情不苟言笑了,慎重地告诫时瑾,“法治社会,你不能乱来,你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

    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时瑾沉默了良久,拿出手机。

    徐青舶草木皆兵,就怕他干出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来,忍着腰疼立马去拽时瑾的手臂:“你干嘛?”

    时瑾避开:“找心理医生。”

    还好,听进去了。

    徐青舶松了一口气了,时瑾还知道找心理医生疏导,就说明没病入膏肓,还能再抢救一下。

    他大方地举荐自己:“我辅修心理学。”挑着眉毛看时瑾,“兄弟,说出你的故事。”

    时瑾淡淡看了他一眼:“智障。”

    徐青舶:“……”

    虽然被骂了,可到底把时瑾的理智拉回来了,不过——

    他大吃一惊:“我艹,时瑾,老子还是第一次听你骂人。”这厮不管内心多阴暗,表面还是个贵族。

    时瑾没理这个‘智障’,走了。

    徐青舶给了个冷眼,扶着老腰去把灵魂出窍的赵主任叫醒:“赵主任,赵主任。”

    赵主任幽幽睁开眼,惊魂未定,喘了半天气,虚扶着墙:“刚才那是时医生?”

    “不是啊。”徐青舶笑得人畜无害。

    赵主任捏太阳穴:“分明是时医生啊。”太吓人啊,时医生的手术刀,差点给他开颅了,难怪医院有乱七八糟的传闻,说时医生不像表面上那样……

    徐青舶打断了赵主任的脑补:“赵主任您看错了,刚才那个是我神经科的病人,长得人模狗样的,和咱们医院的时医生还有几分像,就是,”徐青舶指了指自己的脑子,“就是这不好。”

    赵主任:“……”难道他老眼昏花了?他还是有点怀疑,“真不是时医生?”

    “当然不是。”徐青舶一脸肯定,“是个智障!”

    赵主任:“……”好吧,他可能最近太累了。

    哈哈哈,让你骂我智障!徐青舶心里顿时舒坦了。

    时瑾回了病房,脸上戴着口罩,眼底已经平静,愠怒消散后,有几分不确定的小心:“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了?”

    姜九笙摇头,从床上起来,古装的裙摆拖在地上:“莫冰和我说了,地上有弹珠。”

    “嗯,是有人想害你。”

    她宽袖长摆,环在他腰上:“你会报复回去吗?”

    时瑾没有犹豫:“会。”

    她踮起脚,把他的口罩摘下来:“你要相安无事,我只要求这一点。”

    她纵容他做任何事情,只有这一个前提。

    时瑾应:“好。”

    姜九笙没再说别的,拉着他坐下,拿了放在柜子上的消毒水和棉签,弯着腰给他擦脸上的伤口:“疼不疼?”

    “不疼。”

    她在伤口旁边亲了一下:“我心疼。”

    什么都不用问,她都懂。

    片场的摔跤事件,莫冰报了警,第二天就有消息了。

    霍一宁专门跑了一趟医院:“现场的机器开着,正好拍到了。”在时瑾办公桌上放了张照片,“是这个女人。”

    副导演助手。

    陌生的面孔,时瑾没有见过:“是谁指使的?”

    无冤无仇,只能是他人授意。

    霍一宁说:“审了几次,没招,不过,我查到她的账户里有一笔进账,汇款方是秦云飞。”

    时瑾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霍一宁慢悠悠地继续:“你给的地址我已经查过了,是一家茶苑,店里刚好有监控,拍到了蒋平伯和秦云飞碰面,但谈话内容还不知道。”

    姜锦禹恢复了黑匣子里的行车记录,蒋平伯就是这次碰面之后,开始行为异常。

    两件事,都查到一个人头上了。

    “证据的指向性都很明确。”霍一宁摸了摸下巴,“就是太明确了,很蹊跷。”

    坏事干这么明显,把柄也不收着,蠢吗?

    时瑾不置可否,眼神漫不经心,落在照片上:“我要让她坐牢。”

    霍一宁没意见:“秦云飞呢?你怎么处理?”他事先嘱咐,“你别乱来,检察院在查徐家博物馆走私文物的供货源,秦云飞是中间人,他还有用。”

    他是知道时瑾的脾气的,报复欲极强,惹他也就算了,不能惹姜九笙。

    时瑾抬头,眸间像一汪深海,深不见底:“说完了吗?”他看手表,说,“我三点还有约。”

    到底在想什么?

    霍一宁完全摸不到他的底了:“我的话你到底听见去没有?”

    时瑾起身,把白大褂脱下:“我有数。”

    虹桥心理咨询室。

    敲门声响了三下,常茗推门进来。

    秘书抬头:“常医生。”

    套间里面,是唐延的办公室,正关着门,常茗问秘书:“唐延不在办公室吗?”

    “不在呢。”秘书微微一笑,“唐医生在楼上给病人做心理测试。”

    他随意地问道:“是哪位病人?”

    秘书为难,涉及到病人隐私,她不好回答,正沉默着,常茗缓缓念到名字:“时瑾?”

    秘书吃惊:“常医生怎么知道的?”问完表情有些懊恼,这下透露了病人身份了。

    常茗只是笑而不语,没说别的,转身离开了。

    晚上八点,窗外一轮圆月,已经高高挂起。

    姜九笙洗漱完出来,看见时瑾在吃药,一小把药丸,他眉头也没有皱一下,扔进嘴里,吞咽后,才喝了一口水。

    她走过去:“苦吗?”她知道的,他今天去看了心理医生。

    时瑾说:“不苦。”

    她拉着他两只手,把他拉低了点,仰着下巴把唇贴过去,伸出舌头,钻进去,舔了舔:“骗我,明明很苦。”

    时瑾笑着往后躲:“那不要亲了。”等不苦了再亲。

    姜九笙抓着他两只手没放,说:“要亲。”

    他说好,弯下腰,张开嘴,随便她怎么亲。

    药味没散,他唇齿间都是淡淡苦味,她用舌头细细地舔,吮了又吮,姿势不是很舒服,她踮着脚,不一会儿脖子便酸了,退开一点,她问时瑾:“吃草莓吗?”

    时瑾点头:“你喂我。”

    草莓是时瑾回来的时候买的,她最近孕吐的厉害,只能吃些水果,草莓和芒果最得她喜欢。

    姜九笙拿了一颗,咬了一半,然后勾住时瑾的脖子,贴着他的唇,用舌尖把草莓渡给他。

    时瑾张着嘴,乖乖吃下去,含着她的唇在吻,来不及吞咽的草莓汁在唇上晕开,染了一层颜色。

    “还苦吗?”她问。

    时瑾舔了舔唇角:“不苦。”又贴上去,吮她的唇,“很甜。”

    姜九笙笑着又拿了一颗草莓。

    睡觉前,时瑾接了一通电话,把她安置好,盖好了被子,才对她说:“笙笙,我要出去一趟。”

    她没有多问:“早点回来。”

    “嗯。”

    晚安吻后,时瑾关了灯离开房间。

    怀孕之后,她嗜睡,睡眠质量很好,躺了没多久,眼皮就有些重了,又有些不放心,还是撑着睡意爬起来,穿了衣服去客厅等时瑾。

    约摸一个小时后,一通电话打过来,号码很陌生。

    “喂。”

    姜九笙话音刚落,那边男人急促地喊:“姜九笙!”声音惊慌恐惧,像被什么在追赶,“姜九笙,救我!”

    听起来,像是求救电话。

    声音有些熟悉,姜九笙不太确定:“你是谁?”

    电话那头的人很急,语速非常快:“我是秦云飞,时瑾他要杀我。”

    是秦家老三。

    除了小楼那次大火,积了怨,她和这个人从来没有往来过,这通电话又是何意,姜九笙蹙眉:“时瑾为什么要杀你?”

    秦云飞大口喘着气,惊恐万分地在那边喊:“这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做的,是他指使我的,那批文物是秦家的东西,他要杀人灭口,我没办法,我只能拿你威胁他,看你摔倒了,他就要杀我,救救我,救我——”

    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嘟嘟嘟嘟嘟嘟……”

    电话到这里,突然断了。

    姜九笙再拨回去时,已经关机了,她又拨了时瑾的手机,响了很久没有人接,放下手机在沙发上坐了片刻,又站起来,反复几次,坐立难安。

    她拨了姜锦禹的电话:“锦禹,帮我定位你姐夫的手机。”

    五分钟后,锦禹发过来一个地址,是一个旧小区,离御景银湾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她叫了秦左陪同,刚到那里,就听见小区里有警笛声,旧楼下面,全是围堵的居民,秦左护着她靠近。

    站最外头的门卫大爷提醒她:“姑娘,别进去,里面发生命案了。”

    姜九笙没有时间多说,说了句抱歉,压低了头上的鸭舌帽,把口罩戴好,往人群里面挤,最里面,楼梯口附近,拉了隔离带,有刑警守在那里。

    年轻的警察,显然认出了姜九笙,“姜小姐,里面还在采证,您不能进去。”

    这时候,霍一宁从楼梯里走出来,后面,是时瑾,他手上,戴了手铐。

    姜九笙怔住。

    时瑾抬眸,也看到了她,他走过去,脚下踉踉跄跄。

    “笙笙。”

    他脸色纸白,唇被咬破了,殷红。

    姜九笙顾不得那么多,跨过了隔离带,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时瑾,你怎么了?”

    时瑾眼神有些涣散:“药。”

    声音沙哑,几不可闻。

    她抱住他:“什么药?”

    耳边没了声音,时瑾倒在了她肩上。

    “时瑾!”

    天北医院。

    急救室临时手术室的灯亮了许久,值班医生才出来。

    守在门口的姜九笙立马上前:“他怎么样了?”

    “还在昏迷。”

    她脸色不太好,由秦左扶着。

    霍一宁眉宇紧蹙,问值班医生:“怎么回事?”

    “时医生体内有致幻药和麻醉药的成分,”值班医生想了想,初步推测,“应该是服用了某种特殊的精神类药物。”

    姜九笙沉吟。

    半晌,她问霍一宁:“死者是秦云飞吗?”

    霍一宁点头:“一枪毙命,接到报警后,警察第一时间赶过去,在凶案现场发现了时瑾,当时他意识不太清醒,手里还拿着枪。”他停顿,又说,“整个案发现场,除了时瑾,没有发现第三个人留下的痕迹。”

    而且,时瑾还有动机。

    表面来看,完全是服药后的过失杀人行为。

    姜九笙对此不置可否,只问:“我能不能见见时瑾?”

    半个小时后,时瑾转醒。

    他睁开眼,看见了床前的人:“笙笙。”

    姜九笙靠近,贴耳过去:“嗯。”

    眼里已经没有方才的涣散与空洞,平静又深邃,他说:“所有事情我都搞清楚了,只有一件事不确定,”他停顿片刻,说,“我不确定我有没有杀人。”

    他是真的想杀秦云飞。

    而且,最近他的暴力倾向与狂躁症状,都很严重,他无数次臆想过,杀了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杀了所有想害姜九笙的人,偏执焦躁到失控,药物作用下,精神紊乱,幻觉、臆想与事实,在脑子里有点模糊。

    姜九笙伸手,覆在他手背上,用很坚定的声音告诉他:“我跟你正好相反,所有事情我都没完全搞清楚,但只有一件事情我能确定,你一定没有杀人。”

    她不想他做的事情,他从来都不会做,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可能会有例外。

    时瑾蹙眉松开。

    “秦云飞死前给我打过电话,说你要杀他灭口,我大概能猜到凶手的目的了。”姜九笙说,“时瑾,不要拦我,我要反击了。”

    因为她是孕妇,先前,这件事时瑾不希望她插手。

    时瑾说好:“不拦你,我帮你。”

    ------题外话------

    **

    最近难产,求药!

    卡得好难受,恶性循环,不知道怎么回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