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36:亲个热,搞个事,虐个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微表情来看,郑成没有撒谎。

    霍一宁眉宇深蹙,放下了笔:“你现在说的都是单方面证词,有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郑成立马说:“我有录音,我把它藏在了一家商场的储存柜里。”

    证据确凿,指向性越来越明。

    霍一宁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和你接洽的人是谁?”

    “蒋平伯。”

    老蒋。

    徐老爷子唯一的亲信。

    霍一宁捏了捏眉心,走出了审讯室。

    “队长。”

    汤正义欲言又止,表情很沉重,他在隔壁都听到了,徐家那可是嫂子的娘家,徐家人也就是队长的家人。

    霍一宁没多说,眼神沉得厉害:“正义,你带郑成去取录音。”

    要不要动点手脚什么的?

    汤正义还是把话咽回去:“好。”

    “腾飞,帮忙查一下徐家的户头,以及所有账目往来。”

    霍一宁说了帮忙二字,赵腾飞就知道他的打算了,得私下查。

    他不是多话的人,什么都不问,绝对的服从:“我知道了。”

    “另外,这个案子,”霍一宁舔了舔唇,难得和这帮兄弟郑重一回,语气里带了点拜托的意思,“帮我压下来,在彻底查明之前,暂时不要提交到检察院审查起诉。”

    毕竟不止是公事,还是家事。

    汤正义第一个点头:“队长放心,我们都懂。”

    外头已经天黑,霍一宁回办公室,见椅子上安安静静坐了个人,见他过去,立马站起来。

    她笑盈盈地跑到他跟前:“队长。”

    霍一宁伸手接住她,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你怎么过来了?”

    她笑得见牙不见眼:“来等你啊。”

    他把她拉到怀里,张开手抱着,低头,下巴在她肩上蹭,许久也没说话,就抱着她。

    “怎么了?”她身子不动,歪着头在他耳边小声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霍一宁摇摇头,一只手环住她不盈一握的腰,一只手顺着她的头发轻轻拂着:“有点累,抱一下。”

    “好。”

    她就不再吵他了,安安静静地让他抱住。

    “乖宝。”

    除了欢爱的时候,他很少这样叫她。

    景瑟心被他叫得要化掉了:“嗯?”

    他安静了片刻,呼吸有些乱,在她耳边:“要是哪天,我抓了你的家人,你怎么办?”

    景瑟拧拧秀眉,不太喜欢这样的假设。

    她还是想了很久,回答地特别认真:“我相信我的家人,我也相信你,他们不会做坏事,你也不会随便抓人,我会去找证据,证明你们都没有错。”

    懂事,也有自己的主见,到底是大家出身的女孩子,在男朋友这再怎么温软,心性是成熟的,聪慧又剔透。

    他又假设了:“要是找不到呢?”

    景瑟皱着脸。

    这么糟糕的假设,她想不下去了。

    一只大手罩在她头顶,揉了揉她的发,耳边,是霍一宁安抚的声音:“那就告诉我,我帮你。”

    她仰头:“要是你也找不到呢?”

    他没怎么思考,就回答了:“尽我最大的能力,徇私枉法。”

    徇私枉法。

    景瑟以为她家队长这样磊落又正气的人,不会做这样的事,她想,大概因为前提条件是她的家人,所以才摒弃了原则。

    “你是警察,能这样吗?”虽然心里欢喜他能为她做到这个地步,却又很舍不得,她知道的,他很尊重警察这份职业。

    “瑟瑟,”他手落在她脸上,轻轻地摩挲,声音温柔,娓娓低语,“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监狱里的人,不一定都是坏人,外面的人,也不一定全是好人,但如果我能确定好坏是非,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摆正它,即使要用不光明的手段,即使要脱下我的警服。”

    她懂他的意思了。

    他说他信她,信她的家人,会用他一身警服去护着。

    他的话,动人的让她有点难过,闷闷不乐地埋头在他怀里蹭脑袋:“不要说这个话题,我会慌。”

    霍一宁没有再继续,抱了她一会儿。

    手机响,他看了一眼号码,接了:“喂。”

    是时瑾。

    他说:“出来见一面。”

    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家伙,消息真灵通。

    “好。”霍一宁说,“地址发给我,四十分钟后我过去。”

    “嗯。”

    那边先挂了电话。

    景瑟问:“谁呀?”

    “时瑾。”霍一宁去帮他拿包,“我待会儿要去见他。”

    她有点好奇:“这么晚了表姐夫找你做什么?”这个点,要是平常表姐夫肯定是在家陪着笙笙表姐的,她听外公说过,尤其是笙笙表姐怀孕之后,表姐夫什么也不干了,酒店和病人都不管了,寸步不离地守着。

    “没什么事,我先送你回家。”

    他不说,她也乖巧地不问:“好。”

    月上西楼,无风无雨,亦无星辰,御景银湾外,银松被路灯渡了一层花白。

    姜九笙从浴室出来,见时瑾拿了外套从衣帽间出来。

    “你要出门吗?”

    他把大衣搭在手臂上,取了车钥匙,走到她跟前:“嗯,有公事。”

    她不怎么过问他的公事,只是嘱咐他:“外面刚刚下过雨,气温很低,路上可能结冰了,你开车要小心。”

    “好。”

    姜九笙送他去玄关。

    时瑾拢了拢她的毛衣外套:“你去睡,我让锦禹和秦左过来。”

    为了照应怀孕的姜九笙,秦左也搬到了御景,就在同一层,往来很方便。

    她摇头拒绝了:“不用吵醒他们,我马上就睡了,没什么事。”

    时瑾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决,站在玄关的阶梯下面,刚好与她一般高,他扶着她脖子,在她唇上落下临别吻,本只是想浅尝辄止,倒又一时舍不得放开她,耐心极了,在她唇上与脸上亲了许久。

    呼吸渐乱,蜻蜓点水已经满足不了他,他扶着她的腰,越吻越深。

    手臂上的外套掉在地上了。

    姜九笙低头。

    他捧着她的脸,不让她分心,湿湿的舌尖,微凉的唇,缠着她不放。

    她错开一点点,唇被他吮着,含糊不清地问:“不赶时间吗?”

    “不赶。”

    霍一宁送老婆回家,不可能会那么快。

    时瑾继续吻她,睁开眼,灯光就在他们上面,明晃晃的光晕落在她的眼角,睫毛颤出了一点湿意,他的手,顺着她纤细的腰,往上去了。

    他含着她的唇,说:“好像大了。”

    她睁开眼,目光撞进他一双带笑的眼里:“什么?”

    时瑾手心微微发热,隔着睡衣,覆在她胸前:“这里。”

    姜九笙脸上有点发烫,埋头躲进他怀里:“可能是因为怀孕了。”声音越来越小,“莫冰说还是很小。”

    她偏瘦,骨架高挑纤细,用莫冰的话说,什么都好,就是胸小。

    时瑾在她耳边低笑:“是很小。”

    “……”

    她恼了,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不准说了。”

    她舍不得用力,牙齿磨着他的脖子,跟挠痒痒似的,时瑾有些动情,不说话了,抱着她等身体平复。

    姜九笙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不甘心地问了一句:“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她想。孕妇是不是会无理取闹一些,若是以前,她定问不出这样的话。

    时瑾侧头,在她耳边亲了一下:“你这样的。”

    她被哄到了,心满意足地抱着他。

    “笙笙。”

    “嗯?”

    时瑾短暂沉默后,说:“我送你去国外吧。”

    姜九笙不解,从他怀里退出来,抬头看他:“为什么去国外?”

    他的理由很简单:“养胎。”

    她没有问非要去国外养胎的理由,就问他:“你去吗?”

    时瑾没有立刻答,在思考。

    徐家的事,他要留下来处理,又不放心把她送走。

    姜九笙用手指戳了戳他犹豫纠结的蹙眉:“不用想了,”她态度明确,坚决,“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就当她孕妇无理取闹好了,她不想离开他,一天都不想。

    他们约在了一家茶楼,霍一宁到那时,时瑾已经在那了,一壶热茶,他已经饮了半杯,茶杯茶盏旁,放着一份文件。

    霍一宁落座,直接拿起文件。

    和他猜想的一样,时瑾叫他来也是为了徐家这宗洗钱案。

    他合上文件,看向时瑾:“这个案子,还没对外公布,你怎么知道的?”

    时瑾端着茶杯,用茶盖拂开上面漂浮的茶叶,不瘟不火地念了个名字:“林安之。”

    想来,林安之也猜到了。

    霍一宁开门见山:“都查过了?”

    “嗯。”

    又问:“属实吗?”

    “属实。”时瑾小抿了一口茶,放下杯子,薄款的白色毛衣的领子,刚好没过他的喉结,说话时,轻轻滚动,“那批文物是在徐家博物馆倒手的,款项很大,分了三次在林氏银行洗钱。”

    既然时瑾查过了,基本能确认了,徐家有账户在洗钱,不管是不是徐家人在操作。

    “问题出在哪?”

    时瑾一手握茶壶,一手按着壶盖,给霍一宁的空杯里斟了一杯茶,茶壶是透亮的乌黑色,更衬得他指尖盈白,动作不疾不徐,又放下了茶壶。

    “蒋平伯。”时瑾到,“他手里有老爷子的委托书。”

    就是说,蒋平伯在操作,徐老爷子授命,至少,现在的证据,都在朝向这个推论。

    霍一宁端起茶杯,品了一口,是苦茶,味道极苦,不知道时瑾怎么喝得面不改色,他放下了杯子:“有没有可能老爷子不知情?”

    时瑾点头:“有可能,徐家博物馆基本都是蒋平伯在打理,老爷子很信任他。”

    蒋平伯明面上是徐老的司机,实则是战友,三十多年情谊,不止徐老爷子,整个徐家都没拿蒋平伯当外人,从不设防,若他真有异心,想要做什么都轻而易举,委托书根本不在话下。

    在外人眼里,蒋平伯几乎就代表着徐老。

    “也就是说,”霍一宁往椅后靠,眸低沉了一层墨色,“除非蒋平伯揽下来,不然徐家脱不掉干系了?”

    时瑾添了茶,说:“他不担也得让他担。”

    霍一宁听明白他的意思了。

    时瑾的态度很霸道,不管是非,不管事实,都要徐家独善其身,若是没办法,他估计会想办法让蒋平伯一个人扛下,管他谁是谁非。

    霍一宁老神在在地看对面的人:“你相信徐家?”

    “不信。”他回得很快,声音很淡,眼底像一片深海,沉寂又冷然,没什么波澜。

    人心难测,他连他自己都不曾信过。

    他说:“我不需要真相。”

    霍一宁问:“那你要什么?”

    “结果。”时瑾说得平静,而随意,就像理应如此,“能让我家笙笙接受的结果,真假无所谓。”

    霍一宁无话可说。

    时瑾不是寻常人,他的是非观偏激,道德观更不用提,不过,也很容易揣度,总之,绕着姜九笙,她怎么好,时瑾怎么来。

    对此,霍一宁不置可否。

    时瑾碰了碰茶杯的温度,已经凉了,他抽手:“这件事不要公开,秘密拘留蒋平伯。”

    不言而喻,都是徐家的女婿,自然都护短。

    霍一宁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

    “在那之前,先解决个人。”

    霍一宁抬了抬眼皮:“谁?”

    时瑾把文件袋推过去,语气淡淡:“温诗好。”

    霍一宁瞧了眼。

    封口的证物袋里面,有只手机。

    他舔了舔后槽牙,嗯,这个人,心存坏心,不知收敛,是该尝尝苦头了。

    翌日,江北市警局。

    温诗好被带进了审讯室,姿态闲适,神色傲然。

    她坐下,说:“我的律师说,凶手已经招了。”

    霍一宁坐对面,懒洋洋地靠着椅子:“消息真灵通。”

    “既然凶手已经伏法了,”温诗好语气强势,“你们警察是不是该放了我了?”

    霍一宁抱着手,抬了抬下巴,语调慵懒:“不急。”

    温诗好冷了眼:“霍队,要拘留人,得有正当理由。”

    他勾勾嘴角,笑得痞里痞气:“我有啊。”

    哒。

    他敲击了一下电脑的空格键,把屏幕转向温诗好。是林安之出事时的视频,视角是他的房门外,长度前后不过几分钟。

    待播放完,霍一宁暂停了事情:“看出什么了吗?”

    温诗好防备地看他:“你什么意思?”

    他不紧不慢地把暂停的视频往前退了一段:“林安之受伤后,你在房间里待了五分钟。”

    “那又怎么样?”

    他抬眸,淡淡地看她:“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温诗好嗤笑,眼里慌乱一瞬就过,然后很笃定,“霍队,见死不救不犯法的。”

    “看来你的律师还没有仔细钻研过律法。”霍一宁换了个坐姿,双腿伸长,手肘放在桌子上,往前倾,“见死不救,可以分为两种,一是有作为义务的见死不救,二是没有作为义务的见死不救,而不作为也能构成犯罪行为。”

    温诗好失色,立马反驳:“不是我约林安之到那间房的,我没有义务必须救他。”

    霍一宁不否认,却肯定:“但你阻止了他求救。”

    她大声:“我没有。”

    “你有。”

    温诗好目瞪口呆。

    霍一宁依旧不紧不慢,声音徐徐,慢条斯理地戳穿她:“你进去的时候,门是开着的,你离开的时候,却关上了门,林安之的秘书在你离开后,去敲过门,如果不是你故意关上门,林安之会更早被发现,伤势也会更轻。”

    头部重伤,晚一秒急救,都有可能致命。

    温诗好猛地站起来:“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

    她面红耳赤地咆哮:“你有什么证据?”

    眼神恐惧,方寸大乱。

    终于,绷不住了吧。

    “你带走了林安之的手机。”霍一宁把证物袋放在桌上,“手机是在你的车上发现的,上面有你的指纹,在法律上,已经构成了故意伤害罪。”

    她觉得难以置信:“这也有罪?”

    是,她是想林安之死,他死了,她就是银行最大的股东,谁也阻止不了她回董事局,所以,当她看到林安之倒在血泊里,她的第一想法,就是让他死。

    她花了五分钟冷静,然后带走了他求救的手机,并且关上了门。

    霍一宁冷眼瞧着对面花容失色的女人:“犯罪情节不算重,可你别忘了,你还在缓刑期间。”

    缓刑期间,她只要违法了法律法规,再小的罪名,也能把她打回原形,两罪并罚,重新入狱。

    温诗好大口喘息,虚脱地瘫坐在椅子上。

    ------题外话------

    **

    我觉得,温诗好该进去了。

    坏人!牢里去吧!

    s级绯闻,影帝撩上她/八月橘

    简介:

    宋南妩,二十七世纪第九军团团长,意外穿越二十一世纪,遇上了知名影帝,后来将他睡了!

    【影帝恋爱前】

    游戏中:“菜得抠脚,还想杀回来,理想不错。”

    日常嘲:“听说你的理想职业是去超市卖菜,呵,真是个伟大的理想,你咋不下地种菜?”

    日常讽:“看你一马似平川,我给你买了一箱木瓜。”

    【影帝恋爱后】

    游戏中:“我媳妇就是厉害,一杀五完虐,技术就是这么牛!”

    日常夸:“在我眼中,我媳妇最好看,知道我媳妇是谁吗?她叫宋南妩。”

    日常夸:“不好意思,我看脸,我媳妇最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