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34:明珠的官配,霍队霸气护妻(二更

334:明珠的官配,霍队霸气护妻(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景瑟杀青后,就开始了很长时间的休息,听说大表哥徐青舶洗澡闪着腰了,当天下午就赶去医院探病了,她妈妈是业余美食家,特地炖了大补汤让她带过去给大表哥。

    快到医院的时候,外公的电话打过来:“瑟瑟。”

    “嗯。”

    徐老爷子问她:“到医院了吗?”

    景瑟慢吞吞再倒车入库,好几次都倒歪了,又挪出来,重新倒,边讲电话:“到了。”

    老爷子也知道孙子他姑姑炖了汤,问瑟瑟:“猪腰子汤呢?”

    “在车上。”

    景瑟小脸皱着,怎么都倒不好,有点急了,开出来,重新倒进去。

    老爷子在电话那边叮嘱:“你要盯着你大表哥喝完哈。”

    她乖巧地应:“好哒。”

    想了想,徐老爷子还是提醒了一下:“瑟瑟啊,别提腰的事哈,我怕你大表哥自尊心受创,老男人嘛,腰不好丢人。”

    景瑟笑着点头:“嗯,我知道了。”

    “那我挂了哈。”

    “好,外公再见。”

    “么么哒。”

    挂了电话,景瑟双手扶方向盘,表情凝重地把车重新开出停车位,再重新往里倒……来回反复了七八次吧,她熄了火,抹了把汗,推开车门下车,看了看车轮,嗯,还是压了一点点线。

    算了,她真的尽力了。

    她带上汤,往医院电梯口走,忽然,后面有人喊她:“瑟瑟。”

    景瑟回头。

    是个男人在叫她,挺高的,头发染黄了,左边耳朵戴了一只黑色的耳钉,穿着工装裤,眼睛有点小,不过眼神很热切。

    景瑟又多看了两眼,还是不认得:“你是谁呀?”

    男人跑过来,突然抓住她的手,很激动地说:“瑟瑟,我好喜欢你啊。”

    景瑟不喜欢这么被陌生人攥着手,往外抽了抽,可男人抓得很紧,她有些生气了:“你放开手。”

    对方不放,眼神放肆地盯着她。

    景瑟有点怕了,用力往电梯口靠近,试图甩开他。

    男人却一个大力把她拽回去,急切得说:“瑟瑟,你别走,我还有好多话跟你说。”他眼眶慢慢红了一圈,激动地箍着她的手腕,“瑟瑟,瑟瑟。”

    一瞧就是私生饭。

    景瑟有点慌了,被男人拖着走,手腕特别疼,她把保温桶扔地上,腾出手去推男人:“你松手,松手。”

    男人猩红着眼看她:“瑟瑟你——”

    不等他说完话,手腕被一只白嫩的小手抓住,男人扭过头去。

    秦左看了景瑟一眼,目光回到男人脸上,她没有什么表情:“她让你松手。”

    见对方是个瘦瘦小小的年轻姑娘,男人根本不放在眼里,横眉竖眼地怒斥:“你谁啊,滚开!”

    她没说她是谁,掰着男人两根手指,用力一扭。

    咯嘣一声。

    男人撕心裂肺:“啊——”

    手指脱臼了!

    男人抱着手,痛得脑门冒汗,面目扭曲,惨叫声在整个停车库里回荡。

    景瑟目瞪口呆,眨巴眨巴眼,敬佩地对恩人说:“你真的好厉害啊!”她认得她的恩人,是笙笙的保镖。

    秦左不卑不亢地说:“一般。”世界第三。

    江北市局。

    小江大力敲了键盘,输入选择条件后,一键过滤生成,屏幕上,只剩一条信息录入,OK,大功告成。

    小江伸了个懒腰:“队长,筛选出来了。”把电脑转过去,双击信息关联打开,“郑成,男,29岁,江北人,高楼外墙清洗工,身高177,体重66公斤,左撇子,鞋码四十四,左边耳朵穿洞。”

    与秦氏酒店拍到的凶手,特征吻合。

    赵腾飞听完,附和:“所有信息全部对得上,应该就是他了。”

    霍一宁浏览了一遍基本资料,言简意赅:“抓人。”

    “OK。”

    赵腾飞带兄弟们出动了。

    霍一宁刚起身,电话响了,是景瑟打过来的,他坐回椅子上:“瑟瑟。”

    “队长。”

    声音闷闷不乐的,有点委屈难过。

    她一向不爱诉苦,定是被人欺负了才这样,霍一宁轻声轻语地问:“怎么了?”

    景瑟纠结着,不太想给男朋友添麻烦,可是,一听到男朋友的声音,就更难受了,没忍住,就告状了:“有人欺负我。”

    霍一宁脸瞬间冷了:“谁欺负你?”

    她好委屈的,又被吓到了,忍不住跟男朋友撒撒娇:“一个私生饭,他跟踪我,还想拉我走。”

    私生饭。

    很好,他女朋友都敢碰,是想蹲局子了。

    霍一宁起身,顺手拿了手铐:“有没有事?你现在在哪?”

    “我在天北医院。”她不想让他操心,立马又说,“我一点事没有,有个女侠救了我,把坏人揍进医院了。”

    霍一宁低声哄她:“你乖一点,先不要乱跑,我马上过去。”

    本来应该懂事的,不能耽误队长工作,可她家队长一哄,她就找不着北,连忙点头了:“嗯嗯。”

    霍一宁挂了电话,跟赵腾飞打了个招呼:“腾飞,你带人去抓郑成,我去不了。”

    赵腾飞明白,打了个OK的手势:“行,小事儿,队长放心。”

    四十分钟的车程,霍一宁踩油门,三十分钟就到了天北医院,到的时候,景瑟正在时瑾办公室里打游戏,时瑾有手术,她一个人坐在一把小圆椅上,游戏打得飞起。

    她戴着耳机,很投入。

    “三级包!三级包!”

    景瑟很激动,一双漂亮的眼睛神采奕奕地盯着手机屏幕,手指飞快滑动:“我随便开几枪吓吓人行吗?”

    她跟队友说话呢。

    突然,屏气凝神,小姑娘眉头都拧一块儿了,掐着嗓子说:“当心,这里可能有人。”

    随后,屏幕里一阵扫射。

    景瑟兴奋极了,跟队友说:“明神,我能躲你后面吗?”

    站在门口的霍一宁掀了掀眼皮。

    明神……

    秦明珠,瑟瑟的偶像。

    景瑟好不容易跟偶像组队一把,别提多激动:“他刚刚还想用98K爆我头,明神,就是他,帮我打他,打到他流产!”

    “哇,好凶残。”

    “明神,你好厉害!”

    “好哒,我去舔包了。”

    屏幕的小人儿正乐颠颠地舔着包,景瑟耳边忽然想起了她家队长的声音:“瑟瑟。”

    她手指一顿,抬头,弯了弯眉毛,笑了,从椅子上跳下来,对耳机说了声:“明神,我男朋友来了。”

    秦明珠在那边说:“你躺下,我带你赢。”

    得嘞!

    有大神在,景瑟放心地放下了手机,颠儿颠儿地跑男朋友跟前,笑得灿烂:“队长,你来了。”

    霍一宁揉她头发:“你又打游戏。”

    她竖起两根手指,说:“我今天只玩了两盘吃鸡。”

    袖子往下滑,露出了她的手腕,有两圈红红的印,旁边的皮肤白皙,衬得那勒痕更显眼了,霍一宁看了心疼,用手指轻轻摩挲:“是那个私生饭弄的?”

    景瑟点头:“嗯嗯。”乖乖走过去,伸手抱他,虽然想和她家队长多待一会儿,但也不能影响他上班,就乖巧地说,“我有没有打扰到你工作?我已经没事了,你不用管我了。”

    霍一宁没说工作的事,亲了亲她手上的痕迹:“还疼不疼?”

    她摇头:“不疼,一点都不疼。”

    低头,他在她脸上亲了亲:“最近案子不多,不忙,我陪你会儿。”

    她立马开心得不行,特别满足:“好。”

    “那个家伙在哪?”

    “急诊室。”景瑟好敬佩的语气,“他的手被女侠弄脱臼了,女侠特别厉害。”

    抱了一会儿,霍一宁带他家的小姑娘去急诊室了,动他的人,这口气,得出。

    快晚饭时间,急诊室没什么人,只有个男人,两根手指包了纱布,坐在病床上,染了一头黄毛,耳朵穿洞,似乎很怕病床前的年轻女孩,一动不敢动地坐着,眼神到处飘,就是不敢看人。

    霍一宁问景瑟:“就是他?”

    “嗯嗯,就是他。”

    他走过去:“谢谢。”

    秦左说了声不用客气,便离开了。

    护士刚好出去,急诊室里没人,霍一宁环顾了一下,也没有监控摄像头,正好。他走过去,一脚把男人踹下了病床。

    目瞪口呆的景瑟:“……”

    虽然打人不对,可队长打人好帅!

    男人被踹懵了,腹部挨了一脚,痛得龇牙咧嘴,抬头吼:“你谁啊!”

    这张脸……

    霍一宁笑了,扫了一眼男人的耳钉与身形,慢吞吞道:“景瑟她男朋友。”说完,抬起脚,又是一脚。

    男人被踹中了肚子,抱腹蜷在地上,毫无还手余地,红着眼嚎叫,死死瞪向霍一宁:“警察打人也是犯法的!”

    景瑟的男朋友是警察,男人显然知道。

    霍一宁蹲下,捏住男人一只手,收紧力道,掐得他骨头作响,面不改色地问:“警察打人?谁看见了?”

    “……”

    内伤了,要吐血,骨头也要被捏碎了。

    男人痛得惨叫不停。

    霍一宁松了手,再补了一脚,教训得差不多了,回头看景瑟:“瑟瑟,打电话让你经纪人来接你,我不能陪你了,要先抓他。”

    景瑟乖巧地点头:“嗯嗯。”

    霍一宁把地上打滚的男人拎起来,拽住他一只手,拷上手铐。

    男人立马挣扎,面红耳赤的喊:“你凭什么抓我,我没跟踪,是碰巧遇到的。”目光游离,他心虚似的,不敢看霍一宁,虚张声势地拔高声音,“我是正常追星,我不犯法!”

    啪嗒一声。

    霍一宁把手铐的另一端锁在了病床上,扣紧了,抽出钥匙:“追星是不犯法,”抬眸,语气骤然凌厉,“可持枪伤人犯法。”

    男人目光一紧,慌了神:“什、什么持枪伤人?”

    霍一宁起身,踢了踢男人的腿,抱着手居高临下地瞧着:“郑成是吧,你涉嫌一起故意伤人的刑事案件,现在我要逮捕你,有话说可以,我都会记录下来,日后呈堂。”

    郑成顿时瞠目结舌,傻在了那里。

    哪里想得到,居然这样落网了……

    霍一宁拨了个电话:“蒋凯,人抓到了,让法证的同事去郑成的住处采证。”

    “说怎么找不到人,你怎么抓到的?”蒋凯在那边很激动。

    霍一宁顶了顶腮帮子,笑了:“你嫂子立的功。”

    蒋凯懵:“……”啥?

    霍一宁直接挂了电话,走到景瑟跟前,揉揉她的头,笑着夸奖她说:“这个人是我们正在抓的犯人,都是你的功劳。”

    这就是躺赢吗?

    她立马坚定地说:“我没做什么啊,队长你最棒!”表情很诚恳,崇拜的小眼神,“队长你最牛最厉害!”她觉得她家队长帅翻了!

    霍一宁被她逗笑了,也不理郑成的鬼喊鬼叫,牵着他的小姑娘去诊室外面,有话跟她说:“晚上不要吃饭,去我那,我给你做。”

    景瑟眼睛亮亮的,乖乖巧巧地答应:“好。”吃完饭她还要过夜,要跟她家队长共!度!良!宵!好喜欢好开心呀~

    “别跟秦明珠打游戏了。”霍一宁忽然说起这事。

    景瑟眉开眼笑的小脸纠结了:“他是我偶像。”因为笙笙的关系,明神对她很客气,而且他打什么游戏都很厉害,能带她上分吃鸡。

    霍一宁张开双手,把她整个抱进怀里,说:“我会吃醋。”

    虽然她也很喜欢他吃醋,但是合格的女朋友不能让男朋友没有安全感,景瑟犹豫了一小下下,就答应了。

    “那好。”她缩在霍一宁怀里说,“我跟原神打。”

    霍一宁抬起她的小脸,在她唇上啄了一口:“原神又是谁?”

    一说到电竞,景瑟整个人都神采飞扬了:“是明神的死对头,她是TYH战队的首发adc,原神才打职业一个月,不过她好厉害哒,是唯一一个能扛得住明神残暴打法的adc。”笑了笑,眯着眼很开心,也很崇拜,“而且,她是很漂亮的小姐姐,饭圈都说,她是暗恋明神才去打电竞的,才十八岁就在亚服登顶了,特别特别厉害。”

    霍一宁亲亲景瑟的额头:“那你以后就跟着她打。”

    她小鸡啄米地点头:“好呀好呀。”

    真可爱。

    霍一宁把她按在怀里,用力亲。

    ------题外话------

    **

    上一章可能乱码了,双引号都乱了,我马上修改哈。

    原神与明神的故事,嗯,你们脑补吧,知道有这么个人就行,应该不会细写,明珠还年轻,以后也会有他的爱情,我只是想说明这个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