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30:狗血失忆走一波,时瑾父凭子贵(二更)

330:狗血失忆走一波,时瑾父凭子贵(二更)

        秦明珠又跑回来了,伞被他歪歪斜斜地扛在肩上,他站在路边,喊了句:“祝你幸福。”

        雨雾朦胧,看不清眼。

        时过境迁,哪个少年温如故。

        莫冰莞尔一笑:“谢谢。”看着远处的男孩,说,“也祝你幸福。”

        他转身,跑走了,背影笔直,灰色的卫衣,白色的球鞋,都渐进消失在雨里。

        祝你幸福。

        此后一别,各自安好。

        待日后,不留遗憾地将记忆与故人一起安放。

        翌日,天放晴,太阳落在窗上,将薄薄的冰凌融化,蒙一层水珠在上面,模模糊糊地,看不清窗外冰凌压着的枝头。

        病房里,监护仪与呼吸机有规律地响着,病床上的安睡的人,睫毛轻轻颤了颤,缓缓掀开了眼。

        他张张嘴,戴着氧气罩,没发出声音,抬起手时,才发现掌心被握着,暖意从指尖传来,缓慢地转头看过去。

        莫冰趴在病床上,睡得不安稳,眉头也紧紧皱着。

        他摘了氧气罩,喊她:“莫、冰。”

        两个字,很轻,却立马惊了她的梦,抬起头来,看见他睁着眼,她就愣住了。

        “莫、冰。”

        他吃力地喊她的名字,扎着针的手还攥着她的手,往自己那边扯了扯,脸色惨白,一双黑瞳却像泼了最浓的墨色,白色与黑色清楚分明。

        莫冰大梦初醒,猛地站起来:“你别说话,我去叫医生。”

        她才刚转身,手就被他拽住了:“别走。”

        莫冰有些慌了神,手忙脚乱地去按床头的急救铃,回头大声喊护士,另一只手始终都被他用力握着。

        她也不敢乱动,怕扯到他的伤口,僵硬地弓着背:“你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吗?”又伸出两根手指,“这是几?看得清吗?”

        她不确定,他有没有彻底恢复意识,伤在大脑,突发情况会很多。

        林安之很虚弱,唇上没有一点血色,眼神也有点散,嘴巴一张一合。

        莫冰听不清楚,弯腰凑近。

        他声音很小,梦呓似的:“等下次暑假我们不去海边了,你眼睛进了沙子会发炎,我又得给你写暑假作业。”

        她没听明白,有些急:“你说什么?”

        林安之抬起手,指腹轻轻碰了碰她的眼皮:“眼睛还痛不痛?我买了消炎药还在自行车上。”

        莫冰募地抬头,呆若木鸡。

        他累了,又闭上眼睛,睡意昏沉。

        后来,医生过来了,给他做了详细的检查,他中途便醒了,一直叫莫冰去擦药,说她眼睛发炎很厉害,一直肿着。

        哪里是发炎,她的眼睛是哭肿的。

        莫冰去见了脑外的赵主任,之后没有回病房,在走廊里踱步。

        姜九笙知晓情况后,从时瑾的办公室过来,看莫冰徘徊在门口:“怎么不进去?”

        莫冰有些恍惚,心神不定的样子,说:“不知道拿他怎么办了。”

        林安之的记忆停留在了十四岁的暑假,之后的十五年,一片空白。

        “那时候他刚来我家,很孤僻,没有一点安全感,也不爱说话,我故意挑了暑假带他去海边,才玩了一天,我眼睛就进沙子了,发炎肿得很厉害,看不了海了,我就又拉着他回去了。”

        莫冰靠着墙,与姜九笙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起从前,记忆有点远,像一场老旧的黑白电影,一帧一帧的却很连贯,清清楚楚。

        “那时候我皮,不愿意写暑假作业,就骗他说眼睛没好,看不清字,我爸妈不在家,他晚上骑了自行车去给我买药,在路上被车撞了一下。”

        姜九笙捋明白了,林安之的记忆,就卡在那次车祸。

        “当时他腿断了,我还赖着他,非要他给我写暑假作业,就是那次之后,他开始特别黏我,还是很孤僻,就只跟我说话,天天唠叨我要给眼睛擦药。”莫冰笑了笑,怅然若失,“还以为忘了,突然就都记起来了。”

        陈年旧事,藏得紧,以为忘了,恍然发觉都刻进了骨子里。

        “医生怎么说?”

        莫冰叹,心里五味杂陈乱得很:“子弹擦到了大脑,导致记忆缺失。”

        姜九笙默了片刻:“能不能恢复?”

        “不知道。”莫冰指了指自个儿的脑袋,“人的大脑跟人的心脏一样复杂。”

        病房里,林安之又睡着了,他身体虚弱,一天中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昏睡,清醒的时间很短。

        莫冰回了一趟家,再回医院,护士来跟她说,病人一直在找她。

        她刚进病房,林安之就立马坐起来,一双幽深的眼盯着她,定定地看着,眼神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

        那刚来她家的时候,就是这样,孤僻防备的同时,又矛盾地依赖着。

        莫冰走到病床前。

        “你在生我的气吗?”他目不转睛地看她。

        十四岁的林安之,眼神总是很孤独,又荒凉,只有对她的时候,会多一点点生气与鲜活,很没有安全感,所以,总是这样如履薄冰地看她。

        莫冰坐下:“我为什么生气?”

        他想了想:“因为我没给你写暑假作业。”很快,又说,“你拿到医院来,我给你写。”

        与那年车祸一模一样,他明知道她是装眼睛痛,最后还是在医院熬了几个晚上,把她的暑假作业写得工工整整。

        莫冰觉得好笑,可怎么都笑不出来,心里酸酸涨涨的:“现在不用写了。”

        林安之曲解了她的话,眼神一下子就颓了,嗓音都低了很多:“你要送走我吗?”不等莫冰说话,他眼里的渴求越来越浓,带着不确定的讨好与谨慎,他说,“住院的钱,我会赚了还给你,能不能别把我送回去?”

        他在莫家的前半年里,一直都没有安全感,怕被送回孤儿院,所以总是战战兢兢。

        莫冰凑近他,指了指自己的脸:“你看我的脸,像十四岁吗?”

        他茫然失措地看着她,手抓着被子,攥得紧紧的。

        “林安之,我们都长大了。”

        说完这一句,莫冰是准备与他摊牌的,可话才刚到嘴边,林安之就抓住了她的手:“别把我送走,我会听你和宁姨的话。”

        她彻底哑口无言了,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十四岁的林安之,只用一双眼睛,就能让她心疼得缴械投降。

        时瑾下午有一台手术,结束后,天都已经黑了。

        姜九笙在办公室等他,刚在躺椅上小眯了一会儿,懒洋洋得不愿意动,睡得有些热,把毯子掀开:“林安之失忆了。”

        时瑾没说什么,帮她把毯子盖回去。

        她还有点困顿,许久才又漫不经心地补了一句:“他只记得十四岁的莫冰。”

        “也好。”

        别人的事,他兴趣不大,俯身去亲她。

        姜九笙把手拿出来,搂住他的脖子,思绪跑得有点远了:“时瑾,如果是我,把你给忘了,你会怎么办?”

        怀孕了,喜欢多想。

        时瑾拧眉,不喜欢这个莫须有的假设:“没有如果。”

        她固执地非要听答案,又问一遍:“你怎么办?”

        他不满地在她下巴上咬了一个浅浅的印:“要听真话?”

        “嗯。”她有点好奇。

        “不会有耐心慢慢来,肯定要把你绑在我身边,若是你不肯,”他的话,说到这里,顿住了。

        尝过了得偿所愿的欢愉,怎么忍受得了大梦一场的孤独,他肯,他身体里那只野兽也不肯,叼在嘴里的宝贝,若是丢了,得疯。

        姜九笙接着问:“若是我不肯呢?”

        时瑾把手伸进毯子里,轻轻戳了戳她的肚子,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成分,他说:“父凭子贵,拿我们的孩子威胁你。”

        姜九笙一点都不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没有继续下去,这并不是个愉快的话题。

        ------题外话------

        嗯,往后看,没这么狗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31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