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23:时笙领证日,锦禹褚戈粉色相遇

323:时笙领证日,锦禹褚戈粉色相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谈墨宝抓了抓头发:“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吧,我这个人要是喜欢谁,就往死里喜欢,想藏也藏不住。”

    一鼓作气,说完了,她就怂了,低头看地。

    谢荡默不作声地瞅了她很久:“你不是要我以身相许吧?”

    谈墨宝慢半拍地抬头,眯着一双笑眼,玩笑的样子:“那你从吗?”

    他非常果断:“不从。”

    老子抵死不从!

    谈墨宝笑:“不用以身相许,你知道我喜欢你就行。”

    她没那么贪心,也没想过一蹴而就,唐僧取经都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谢荡这么好,值得她日积月累地把心捧出来。

    谢荡有点别扭,扭头哼了一声:“我又不瞎,看得出来。”不喜欢他,会把命掏给他?又不是傻子。

    谢荡正儿八经的严肃脸:“毕竟我这么优秀,你会喜欢我也不是你的错。”

    原本紧张得浑身出汗的谈墨宝:“……”

    这话让她怎么接。

    谢荡等了一阵儿,估摸着她想说的话都说完了,才开口:“你要不要喜欢我,是你的权利,我干涉不了,不过我这个人不喜欢弯弯绕绕,有什么事还是早点说清楚好,我不玩暧昧,不养备胎,还有,”他穿着杏色的毛衣,粉色帽子,这般娇艳的颜色搭配,却不损他一分清贵,抬头,看谈墨宝,毫不拖泥带水地表态,“我不心动你。”

    拒绝很果断,是他的作风。

    谈墨宝一点都不意外,顺着话问:“那你心动别人吗?”

    谢荡一噎。

    他耳根子红了,公主脾气上来了,吼她:“丫的,能别明知故问吗?老子还对姜九笙念念不忘行了吧!”

    炸毛了。

    谢荡脾气不好,谢大师把他惯成小公主。

    谈墨宝自然知道,小公主嘛,得宠着,她笑眯眯的,点头:“嗯,知道了。”表情很是狗腿,“那荡哥,等你不喜欢笙笙了,能让我先排个队不?”

    这明晃晃的笑容,跟把软刀子似的,不疼,可就往人心窝子里钻。

    谢荡烦躁地抓了一把粉色的帽子,也不知道烦躁什么,反正就是很烦躁,头一甩,傲娇十足地说:“随!便!你!”

    真可爱~

    想疼爱。

    谈墨宝笑嘻嘻的:“荡哥,你戴粉色的帽子真好看。”她真诚地夸,“最好看了!”

    谢荡:“……”

    这货,真是……

    告白完,谈墨宝给谢荡削了两个苹果才走,没有回去,她去了一趟普外科,后脑勺的伤这两天一直疼,她给自己挂了个号,去换个药。

    给她看伤的是个四十多岁男医生,护士喊他崔医生,崔医生很健谈,脸上挂着笑,谈墨宝也笑,从头到尾都笑眯眯的。

    “小姑娘,你笑什么呢?”

    她喜滋滋的表情:“嘿嘿,我中彩票了。”

    崔医生也乐了:“是吗,中了多少?”

    她用两根手指画了个大圈圈:“好多好多。”

    这姑娘!

    崔医生解开她的头发,用镊子把纱布拨开,一看吓一跳:“你不疼吗?”伤口一片狼藉。

    她眼角弯弯:“疼啊。”

    那怎么还在笑?

    崔医生拿了个手电筒,看了看这姑娘后脑勺的伤:“你这伤口情况不太好。”

    谈墨宝一听,脸色秒变,吓坏了,表情悲戚:“我不会要英年早逝了吧?别啊,我的大彩票还没到手,要是翘辫子了,肯定没法含笑九泉的,崔医生,救我小命啊。”

    她快哭出来了。

    她的荡哥……还没追到啊。

    崔医生被她逗笑了:“没那么严重,就是有点发炎了,伤口应该是处理得晚了,也没处理好,里面有脓血,可能要重新缝针。”

    哦,死不了啊。

    谈墨宝大大松了一口气:“小命还在就行,缝吧。”

    崔医生给伤口消毒:“那要剃头了。”

    她想了想:“要剃多少。”

    “旁边炎症的地方,都要剃了。”小姑娘都爱美嘛,崔医生就安慰她,“也不多,就一小块,等伤口好了就能长回来了,而且在后脑勺,头发遮一遮也看不到。”

    “这么少啊。”她纠结又惆怅的表情,总之,很复杂。

    被搞懵了的崔医生:“……”

    似乎很难抉择,谈墨宝咬咬牙,一脸赴死的悲壮:“崔医生,给我全剃了吧。”

    “……”

    这姑娘脑袋是不是坏了?不行,还是得做个ct检查。

    就这样,谈墨宝在医院理了个光头。

    中午,她就去买了一顶粉色的渔夫帽,然后戴上,拍了个九宫格,并且发了条微博。

    笙爷的地下情人010:“嘿嘿,新造型。”

    宅男粉:“……”

    能不能脱粉啊?

    网红圈第一个光头女主播谈墨宝,因为新造型,在平台小热了一把,她的粉丝表示,没眼看!没关系,谈墨宝不在意,她心满意足。

    谁说最浪漫的事情是一起慢慢变老,分明是一起剃光头!

    下午,她戴着她的粉色渔夫帽,去了医院,还带上了她亲手炖的猪脑汤,笑得跟汤圆一样灿烂:“谢荡,咱两的帽子是同款哟。”

    谢荡:“……”

    谢大师:“……”

    汤圆:“嗷呜!”人家也想要一顶帽子!

    虽然捅破了窗户纸,不过,好像也没什么不一样,谢荡还是该骂骂,该吼吼,谈墨宝觉得这样就很好,不刻意,也不尴尬,她也不用偷偷摸摸,可以光明正大地宠着谢荡小公主。

    两点多,谢荡午睡,她才打道回府,一出医院,听到熟悉的喊声。

    “旺财?”

    哦,她别名谈旺财。

    谈墨宝扭头,惊喜:“褚戈!”

    褚戈后面还跟着King和Yan。

    时瑾把她俩从苏伏的魔爪里救出来之后,就各奔东西了,好些天没见,褚戈瞅着谈墨宝,好生吃惊:“旺财,你怎么变光头了?”

    谈墨宝摸了摸帽子里有点扎手的脑袋:“最近流行,颜值抗打的都剃光头。”

    褚戈:“……”

    她果然没见过外面的世面!

    光头的事先不说,谈墨宝问:“你怎么到这来了?”她还以为褚南天带她回洗粟镇了。

    褚戈穿着刺绣的裙子,头发扎了丸子头,因为是混血,倒看着像少数民族的女孩子,她迟疑了会儿才说:“我有事情找你帮忙。”

    谈墨宝豪气云干:“尽管说,上刀山下火海都给你办得妥妥哒。”

    褚戈眼睛亮亮的:“不用上刀山下火海。”

    她对熟人有点小话痨,说话一顿一顿,喋喋不休,长长的睫毛像蝶翼,灵动地扑闪着。

    “江北我不熟,你能带我去找一个人吗?”

    “我只知道他在西交大。”

    “他是计算机系的教授。”

    她语气很骄傲的:“他才十七岁。”

    骄傲冲出地球了:“是个天才。”

    骄傲冲出宇宙了:“他可厉害了!”

    “……”

    谈墨宝不太确定:“不是姜锦禹吧?”她是知道的,褚戈和姜锦禹一直有邮件往来。

    褚戈眼神一亮,小鸡啄米地点头:“嗯嗯,是他是他。”

    谈墨宝摸了一把光溜溜的脑袋,怎么回事,她居然在两个没成年的小娃娃间闻到了滚滚奸情的味道,是她不正经了吗?

    没忍住,谈墨宝八卦了一把:“你不是想把他掳回洗粟镇当压寨夫人吧?”

    褚戈低头,耳朵红了,很小声地咕哝了一句:“我也想啊。”

    谈墨宝:“……”

    少女脸蛋绯红,娇羞又苦恼的样子:“可是我定了亲。”

    她好遗憾哦:“现在不能掳。”

    她坚定:“等我退亲了再掳。”

    谈墨宝:“……”

    她的光头里立马脑补了一部两百万字的小说,名字叫——女枭雄之囚宠小娇夫。最后,谈·旺财·墨宝架不住褚戈满心期盼的小眼神,带她去了西交大。

    褚戈迫不及待,在前面小跑着,Yan跟着她,谈墨宝和King稍稍落后。

    百无聊赖,谈墨宝和King闲聊,她英文不溜,磕磕巴巴:“好久不见呀,你什么时候来江北的?”

    King目视前方,脸上摆着他一贯的招牌表情,像被人欠了五百万。

    “你怎么不理我啊?”

    被欠了五百万的脸上,流露出悲伤的情绪,King说:“我和褚戈小姐过几天就要回洗粟镇了,以后应该不会再出来。”

    他拧眉,脸上的疤也拧着,说:“以后都见不到面了。”

    说完,King目不转睛地看着谈墨宝,欲言又止,他长得大块头,把身后的阳光全部挡住,总是凶神恶煞的脸上,不知是不是因为光的阴影,柔和了很多。

    谈墨宝也有点难过了。

    King像是纠结了很久,才看着她问:“你能跟我去洗粟镇吗?”他神情专注,认真又诚恳,“以后我的鸡蛋都给你吃。”

    在洗粟镇,鸡蛋是很珍贵的食材,是除了枪之外最好的东西。

    谈墨宝突然想起了King曾经送给她的那个生鸡蛋,这个粗犷的大男人,有一颗细腻又赤诚的心,会把他最好的跌打损伤的药都一声不吭地送到她房间里。

    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她已经分不太清了,洗粟镇那样的毒窝里,也有褚戈和King这样的人,他们没有选择,生来就在那个罪恶地了。

    眼睛突然有点热了,她吸吸鼻子:“我去不了了,这里,有我喜欢的人,和你一样,如果我有鸡蛋,我也想都给他吃。”

    King眼神暗下来:“我明白了。”他默了片刻,对她说,“King是我的代称,我母亲给我取的名字叫墨菲。”

    只不过,他母亲去世之后,再也没有人喊过他的名字。

    谈墨宝冲他笑了笑,眼睛微微红:“真巧,我的名字也有一个墨字,墨宝,谈墨宝。”

    King用蹩脚的中文,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谈墨宝笑着应,突然说了中文:“墨菲。”

    “很高兴认识了你。”

    他听不懂,只是笑笑。

    四点,西交大的下课铃声响了,主教楼机房里的学生陆陆续续离开,讲台上,姜锦禹收好课件和书本,转身离开。

    十七八岁的少年,已经很高了,总是习惯性地低着头,他任教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还是不太适应人群,手放在身前,防备的姿态。

    门口,女孩子等在那里,见教室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她才上前去,红着脸,怯怯地喊:“姜老师。”

    姜锦禹不习惯靠得太近,退后了些:“有什么事?”

    少年生得精致,一双眼总是薄凉,带着几分沧桑与沉稳。他是西交大最年轻的教授,甚至还未成年,比许多刚入学的新生还要年轻。

    私下,总有人传,他是计算机天才,是国内最顶尖的黑客。神秘莫测极了,或许正因为如此,女孩子们总是格外青睐。

    比如眼前这个,羞怯的女孩,年纪不大,是最青春的年纪,双手捧着一张折叠得整整齐齐的粉色纸张,紧张得结巴了:“给、给你。”

    姜锦禹看了一眼那张纸:“直接给课代表。”

    女孩子一愣:“啊?”

    少年皱了皱眉:“以后随堂作业不要拖延。”

    “……”

    谁的随堂作业用粉色的纸啊。

    少年眸色微凉:“还有事吗?”

    女孩子抬头看了一眼,立马又低头,捧着纸张的双手不自觉轻颤,吞了吞口水:“姜老师,不是作业,是、是、是情书。”

    姜锦禹又看了一眼那粉色,眉头皱更紧了:“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子很紧张,红着脸不敢抬头:“陈祺。”

    “是你啊。”

    女孩惊喜地抬头。

    计算机的小老师性格孤僻,从不记人,即便是课代表,他也是熟悉了半个学期才记住脸,女孩惊讶,他居然记得自己的名字。

    少年特有的嗓音,低低的,清润又飘渺:“你已经连续两次随堂作业都没有交,平时分扣六分,以后要按时交作业。”

    “……”

    女孩无地自容极了,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我知道了,那这个——”

    话还没说完,一只嫩生生的手,接了那封粉色的信。

    少女带笑的声音响在耳边:“你们姜老师还是未成年人,是祖国的花朵,姐姐,不要辣手摧花哦。”

    女孩抬头,撞进一双浅棕色的瞳仁里,漂亮得不像话的一双眼睛,有神又干净,带着几分毓秀灵动,还有几分张扬肆意。

    只看了一眼,她落荒而逃。

    哼!勾引未成年!

    褚戈一把把那粉色的信纸揉成一团,鼓着腮帮子,不太开心:“你还看吗?”

    姜锦禹摇头,有些意外在这里看到她。

    她撕了信,扔进了垃圾桶,走到他跟前问:“你们学校允许师生恋吗?”

    两人邮件联系了许多次,可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隔得太近,他不习惯,退了一小步:“没有明文规定。”

    怪不得那个女学生肖想他。

    褚戈撇撇嘴:“我想转来你们学校。”

    不等姜锦禹说什么,她就开始喋喋不休了,说一句顿几秒,话很多,跟她碎碎念地抱怨。

    她说:“我父亲肯定不会同意的。”

    眨巴眨巴眼睛,她有点苦恼:“怎么办?我要不要绝食?”

    自话自说,她又摇头:“不行,我挨不住饿。”

    嗯,拿不定主意,她还是苦恼:“还是去求我母亲算了。”

    “我父亲虽然很凶,但他超怕老婆的。”

    “我母亲很疼我。”

    “她肯定会同意我转学的。”

    “要是我父亲不从,我母亲就会罚他睡沙发。”

    “不用三天,父亲就会认怂了。”

    她还是这样,对他有说不完的话,私事家事一股脑地讲给他听。

    教室的门开着,走廊里上课下课的学生来来往往,时不时有人往里面瞟两眼,然后会发现,传闻中拒人千里的计算机系小老师,靠在讲台,低着头和少女在说话,神色淡淡,可却轻松又自然。

    “你怎么来江北了?”姜锦禹问她。

    褚戈笑着回:“我来见你了。”眸子弯成了月牙的形状,往前了一步,“我漂洋过海跋山涉水来了。”

    姜锦禹想后退,却发现后背已经抵住了讲台的桌子,便没有躲了:“什么时候回去?”

    上一秒还欢喜的少女,立马蔫儿了,耷拉着眼皮:“我父亲说过几天就拎我回洗粟镇,”

    这一次出来,还是她用母亲来威胁父亲,才得了半天时间出来寻他。

    少年什么都没问,问她:“饿吗?”

    褚戈愣愣点头。

    他说:“我带你去食堂吃饭。”

    多云转晴,她眉开眼笑了:“好啊。”

    这天晚上,无风无雨,月朗星稀。

    九点,时瑾接到了秦海的电话,说中南主宅着火了,烧毁了一栋楼,那栋楼,是秦行与苏伏的住所。

    翌日早上,才八点,霍一宁的电话打过来。

    时瑾道:“你好。”

    霍一宁习惯了他的客套见外,直接说事儿:“苏伏在看守所越狱了。”

    时瑾默了几秒,声音没什么起伏:“她跑了?”

    “追捕的途中,”霍一宁语气一顿,“车毁人亡。”

    时瑾沉吟须臾,问:“尸体验了吗?”

    “验了,可毁得太厉害了,基本面目全非,只提取得到DNA,偏偏不凑巧,公安系统里所有关于苏伏的资料,全部遗失。”

    也就是说,警方目前确认不了尸体身份,

    霍一宁笃定:“我觉得她是蓄意诈死。”

    先金蝉脱壳,再隐姓埋名,苏家背景大,苏伏很有可能改头换面再卷土重来。这个女人,真他妈难搞!

    时瑾从容自若,依旧没什么情绪:“秦家主宅也着火了。”

    “那就没错了,她在销毁证据。”

    次日,就有新闻曝光,央视主播苏伏身亡,原因警方尚且没有透露。与此同时,秦氏集团多家子产业被法院查封的消息不胫而走,秦家产业链一时受到重创,股价大跌,集团出现前所未有的危机。消息曝光没多久,知情人士透露,秦行已经在医院自杀,警方并没用公布任何相关秦家的案件的详情,一时间,秦氏资不抵债的揣测疯起。

    也因此,网上都在猜测,时瑾什么时候破产。

    不少眼红嘴酸的黑粉,趁机黑姜九笙,说她千挑万选,选了个伪豪门,轰轰烈烈的求婚,转眼变成笑柄。

    笑你妹!

    我们笙爷需要嫁豪门吗?她自己就是豪门!

    笙粉披起马甲就是干。

    就是在这风口浪尖上,偏偏,有个宜嫁宜娶的良辰吉日,二十二号,是个万事皆宜的好日子,徐老爷子亲自挑的,时瑾和姜九笙就定在这天领证。

    窗外,才刚翻鱼肚白。

    姜九笙眯着眼,醒了会儿,睡眼惺忪地看枕边的人:“几点?”

    时瑾正支着脸看她,眼里没有一点睡意,瞳孔灼灼:“五点。”

    她翻了个身,往他怀里钻,刚睡醒,声音慵懒又沙哑“你怎么醒这么早?”

    “我不困。”他把被子压紧,在她耳边哄,“你再睡会儿。”

    “嗯。”

    她迷迷糊糊,又睡过去。

    早上刷牙的时候,她才发现,无名指上多了一枚戒指,款式简单大方,戒指很轻便,内嵌了黑钻,尺寸很合适,也不容易刮到东西。

    姜九笙笑,亲了亲无名指上的戒指,抚了抚肚子:“宝宝,今天妈妈要嫁给你爸爸。”

    ------题外话------

    晚上九点半左右刷哈,九点半!

    锦禹褚戈的戏份,正文不多,会有番外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