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21:时瑾的准爸爸焦虑症

321:时瑾的准爸爸焦虑症

        时瑾来柏林的那天晚上,一夜没睡,在看孕妇准则,甚至连线了天北医院产科的周主任,彻夜长谈各种注意事项,谈完了,他就出现了严重了焦虑症状,这种症状,一直持续,并且有加重的趋势,具体症状如下:

        怕她饿着。

        又怕她吃太多,或者吃太少。

        还怕她吃的不营养。

        怕她走太多路。

        又怕她缺少运动。

        还怕她走路被人撞。

        ……

        还有,怕她冷着。

        柏林气温太低,姜九笙不太适应,电影节结束的次日,时瑾便带她启程回国,当时,柏林在下大雪,外头气温很低。

        时瑾叫她多穿点。

        她穿了最厚的那件长羽绒。

        他拉着她回房间,脱了她的羽绒服,给她添衣服,先是加了一件束身的高领毛衣,毛衣外面又套了一件厚厚的套头卫衣,似乎还觉得不够。

        时瑾去行李箱里拿衣服。

        姜九笙跟在他后面:“时医生。”

        “嗯?”

        他应了一句,低头在找衣服。

        她蹲过去,说:“我不冷了。”

        “冷。”他很坚持,挑了件最厚的大衣,“今天柏林零下,孕妇不能受寒。”

        产科的周主任说的,孕妇感冒了很麻烦,不能吃药。

        姜九笙哑然失笑:“已经穿很多了,真不冷。”

        他把大衣给她穿上:“你冷。”

        “……”

        有一种冷,叫你男朋友觉得你冷。

        姜九笙没办法了,乖乖穿了。

        结果,时瑾又拿来了她那件长羽绒。

        “……”

        她哭笑不得,捏了捏臃肿得抬不起来的手:“再穿就走不动了。”

        “没关系。”时瑾帮她把手抬起来,套进羽绒外套的袖子里,然后拉好拉链,亲了亲她的脸,“走不动我就抱你。”

        孕妇一定要保暖,不可以受寒,而且,走路也很危险,万一被撞到……

        这么想着,他又去翻衣服了。

        穿得太厚,姜九笙动作笨拙了不少,拉住他:“不要再穿了。”

        “听话。”时瑾又从行李箱里掏出来一件,好声好气地哄她,“笙笙,把这个秋裤穿上。”

        “……”

        姜九笙的内心是拒绝的,可是,得听男朋友的话。

        十多分钟后,莫冰过来叫人。

        她有钥匙,直接敲了门进去:“笙笙,好了没——”莫冰愣住了,盯着姜九笙上上下下扫了好几眼,“就一晚上没见,你怎么鼓成球了。”

        姜九笙:“……”

        时瑾解释:“天气冷。”

        也不用穿成企鹅吧,姜九笙怎么说也是个正当红的艺人,形象很重要的好吧。莫冰问:“还走得动吗?”

        不等姜九笙点头,时瑾把她抱起来了。

        莫冰:“……”

        这碗狗粮莫冰是服的,可是,事实证明,时医生也有决策失误的时候,因为飞机上真的太!热!了!

        起飞不到一个小时,姜九笙脸就热红了,时瑾还怕她受凉,在她腿上盖了毯子。

        她喝了一口温水:“时瑾。”

        “怎么了?”

        他见她脸红红的,怕她是发烧,摸了摸她的额头:“是不是受凉了?不舒服吗?”

        姜九笙说:“我热。”

        “……”

        难道是保暖过度了?

        时瑾想了想,孕妇是不是也不能受热?产科的周主任好像没说这一点,他不太确定,用手背靠了靠她的脖子,果然有薄汗。

        他问她:“很热?”

        他的手凉,姜九笙把脸贴在他掌心里:“嗯,出汗了。”

        他便帮她脱了一件羽绒,又问她:“还热吗?”

        她点头。

        时瑾给她戴好口罩,喊了空姐过来:“你好。”

        头等舱的空乘训练有素,即便是认出了姜九笙,也依旧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微笑:“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时瑾温声询问:“能否借你们乘务人员的休息室用一下,我女朋友要换一下衣服。”

        相貌好,涵养也好。

        姜九笙的男朋友,名不虚传呢。

        空姐笑着点头:“好的。”

        时瑾道:“谢谢。”

        “请跟我来。”

        乘务人员的休息室在头等舱的座舱上方,空姐领了两人过去:“这边就是我们空姐的休息室,姜小姐,您随意就好。”

        姜九笙浅浅地笑:“麻烦你了。”

        虽说是艺人,接触下来,也没有一点架子,让人不禁随意了几分:“不麻烦,如果可以,等会儿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当然可以。”

        空姐开了休息室的门,做了个请便的姿势。

        座舱上面的空间不大,隔成了小隔间,都是女空乘休息的地方,时瑾止步:“笙笙,我不方便进去,就在外面等你,有事叫我。”

        “嗯。”

        便是一小会儿不在她身边,他也不太放心,叮嘱她:“要小心,不要磕到碰到了。”

        当她一碰就碎呢。

        姜九笙好笑:“好。”

        她进去后,时瑾等在门口。

        领他们过来的空姐走远了些,没有上前打扰,同伴这时过来与她耳语:“是姜九笙和时瑾?”

        “嗯。”

        同伴欣喜若狂:“真的是他们啊,我就远远看了一眼,两个人看上去好登对。”她很激动,急着询问,“怎么样?姜九笙是不是气质超好?时瑾呢?我听说时瑾医生本人长得特别好看,是不是真的?”

        网上没有多少姜九笙男朋友的照片,仅有的几张,不是侧脸就是不高清,不过,饭圈里都传姜九笙的男朋友颜值逆天。

        这位空姐想了想,总结了四个字:“传闻属实。”

        姜九笙确实气质极好,站在那里,就像幅画似的,而站在她身旁的时瑾,便是那画里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登对的两个人儿,真是处处都精致。

        这时,姜九笙出来了,对她道:“谢谢。”

        空姐笑了笑,摇头说不用谢,把已经准备好了纸和笔递过去,期盼地询问:“能签上我的名字吗?”

        姜九笙颔首:“好。”

        “我叫方清瑶,清澈的清,瑶池的瑶。”

        她签好了,双手递过去。

        不像一般艺人龙飞凤舞的签名,姜九笙写的一手楷书,字迹漂亮,端端正正的,笔递回去之前,她问另一位空姐:“你要签吗?”

        对方愣了几秒,喜出望外:“要、要!”

        “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说了个名字,姜九笙一笔一划,认真地签字。

        时瑾站在她身后,帮她拿着衣服,没有一点不耐,安静地等着,目光温温柔柔的,一直落在她脸上。

        事后,时瑾牵着姜九笙离开了。

        “这两人,太配了。”同伴说。

        方清瑶也点头:“是啊。”

        “我又相信爱情了。”

        她笑了笑,没说什么。

        爱情这东西,可遇不可求,不是每个女孩都像姜九笙那样幸运,可以遇到一个她深爱并且深爱她的时瑾,或许,许多人终其一生,都不知道何为情深。

        若能轰轰烈烈地赴一场惊心动魄的儿女风月,是三生有幸。

        头等舱的过道很宽敞,一双小孩正在嬉闹,是一对龙凤胎,哥哥追着妹妹跑,三四岁大的孩子不听话,莽莽撞撞。

        小男孩儿朝着姜九笙就撞上去。

        时瑾立马挡在她前面,让那小孩儿撞了个正着,小孩儿叫了一声,受惊的小兔子似的,瞪圆了眼睛看时瑾,怯生生地说:“对不起。”

        时瑾一言不发,冷着眼,定定地盯那个小男孩。

        小男孩缩缩脖子,很怕的样子:“对、对不起叔叔。”

        时瑾仍旧没说话,继续盯。

        小男孩瘪瘪嘴,哇的一声,哭了。

        “……”

        时瑾待生人一贯绅士温和,涵养礼貌极好,这还是姜九笙第一次见他这样正颜厉色,何况对方还是个孩童。

        她上前,要去哄,时瑾拉着,把她往身后藏:“笙笙,你离远一点。”他脸色依旧冷着,“危险。”

        “……”危险?

        从姜九笙怀孕开始,孩子这种生物,已经被时瑾彻底列入了黑名单。昨晚,他看了很多孕妇相关的资料,上面清清楚楚地提到,孕妇不能受重力撞击,而且他是医生,知道其中的危险。

        那小男孩越哭越凶了。

        她妈妈从厕所回来,见孩子在哭,立马过来询问:“宝贝,怎么哭了?”

        那小孩怯怯地偷看了时瑾一眼,怕得躲进了妈妈怀里,抽噎:“叔叔……叔叔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吓死我了,呜呜呜……”

        姜九笙and时瑾:“……”

        最后,是姜九笙用一块白巧克力把小男孩哄好了,回了座位,时瑾一直没有说话,拧着眉头若有所思。

        姜九笙戳他的脸:“怎么了?”

        时瑾抓住她的手,包在掌心里:“我在想,若是生了儿子要怎么教。”绝对不能像刚刚那个小鬼,爱哭又黏人。

        姜九笙也认真思考了,觉得:“教成你这样的就好。”

        长得像时瑾,性子也像时瑾。

        她想要一个这样的孩子。

        时瑾扭头看她,问得一本正经:“能不能打?”

        “……”

        姜九笙哑然失笑:“不能,我反对棍棒教育。”

        不能打啊……

        时瑾有点头疼了,手放在她平坦的肚子上,轻轻揉着:“但愿这里面是个小公主。”最好像她一点。

        长途飞行,姜九笙孕期嗜睡,在飞机上睡了一觉。

        时瑾一路无眠,在想产科周主任说的注意事项,越想,越焦虑,心外科与产科交叉很少,他对产科了解的不多,以前只觉得十月怀胎有风险,如今觉得……危险至极、危机重重。

        飞机晚点了,中午十二点才着陆,江北气温也很低,下飞机前,时瑾又给她穿回了厚衣服,一层一层,裹得严严实实,姜九笙拿奖的消息在国内传遍了,前来接机的粉丝很多很多。姜九笙的粉丝素质普遍很高,很有秩序,不推不挤,可尽管这样,时瑾仍然很戒备,牢牢护着姜九笙,生怕她被碰到一下,连握手都不给握。

        笙粉:“……”

        过分了哦!

        而且,姜九笙是真穿得多……

        当天晚上,姜九笙因为机场穿着上了热搜,她是第一个因为穿得多上头条的艺人,这是后话了。

        徐家派了司机来机场接人,昨晚就说好了,中午去徐家吃饭,因为飞机晚点,来不及回御景银湾,莫冰和小麻帮忙把行李送回公寓,姜九笙和时瑾则直接去了徐家。

        到徐家时,已经快十二点半了。

        是徐华荣的妻子王氏来开的门,姜九笙喊了声:“大伯母。”

        王氏笑:“饭已经做好了,都饿了吧,快进来。”她把人迎进屋,吩咐佣人准备吃饭,又知会老爷子说,“笙笙来了。”

        姜九笙和时瑾进去,把厚外套脱了,先去问候了长辈。

        别墅里一屋子人,老爷子三个儿女都在,景瑟和霍一宁来了,还有徐青久和苏倾也在。

        “笙笙表姐。”

        最乖的就是景瑟了,软软地叫人:“表姐夫好。”

        时瑾颔首,看了霍一宁一眼。

        霍一宁看天看地,不看时瑾,要他叫姐夫,想得美。

        苏倾走过来:“笙笙,恭喜恭喜哦。”

        她头发长了许多,刚过了耳朵,徐青久跟在她后面,追着给她喂苹果,说还没吃午饭,怕她饿。

        徐青久和徐青舶年纪与姜九笙也差不了多少,喊堂哥她不太习惯,叫名字多一些,倒是徐青舶,见了时瑾便调侃,让他叫句哥哥来听。

        时瑾哪会如他的意,问他去非洲医疗救援准备得怎么样。

        徐青舶:“……”

        无fuck可说了。

        “笙笙,”徐老爷子喊她,笑得跟朵菊花似的,“坐我这来。”

        姜九笙坐过去。

        老爷子拉着她的手,想了又想,还是没忍住,语重心长:“笙笙啊,爷爷有个事问你。”他欲言又止,不知道咋说好,支吾了半天,“你想好了,真要结婚?”

        一想到她要嫁到别人家,老爷子不无心酸啊。

        姜九笙点头,不似对外人的清冷,神情温顺:“嗯,想好了。”

        徐老爷子心里好空:“你还这么年轻,缓缓不行吗?”才刚认回来没多久,他舍不得嫁出去啊。

        不等姜九笙组织语言,时瑾代她回答了:“缓不得,再缓肚子就大了。”

        徐老爷子抬头:“啥?”

        时瑾声音不大,清清楚楚:“笙笙怀孕了。”

        细听,语气很复杂。

        像不怎么高兴,又像洋洋得意。

        徐老爷子听完,呆滞了,徐平征也呆滞了。

        时瑾重复了一遍,不紧不慢地:“笙笙已经怀孕了,孩子五周。”

        徐平征倏地站起来了。

        一屋子人,目光全部盯在姜九笙平坦的肚子上。

        徐老爷子半天才缓过神来,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一会儿欣喜若狂,一会儿咬牙切齿,深吸了一口气:“你们先吃午饭。”扭头看姜九笙,慈眉善目地,“笙笙,你先去吃饭。”又转头看时瑾,表情秒换,横眉冷对,“时瑾,你跟我谈谈。”

        姜九笙不放心,想跟过去。

        时瑾对她说:“笙笙,先吃饭,你不能饿着。”

        她想了想:“好。”

        嘱咐完,时瑾跟着老爷子去了书房,徐平征也过去了。

        不管老爷子什么心态,大伯母王氏很开心,连忙嘱咐佣人去给姜九笙盛汤,饭也不吃了,一边给姜九笙加菜,一边同她说各种怀孕要注意的事情。

        大厅里,其乐融融。

        景瑟把霍一宁拉到一楼的客房里,说悄悄话。

        “队长。”她欲言又止,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

        霍一宁好笑:“怎么了?”

        景瑟瞄了他两眼:“笙笙表姐怀孕了。”表情很复杂,眉头拧着,纠结得不行的样子。

        霍一宁凑过去,亲她揪着的眉:“我知道啊。”

        景瑟不好意思,但又很期待,怕被拒绝,又忍不住:“队长,我们要不要也生一个?”

        她好羡慕啊!

        她也想生个小娃娃给队长玩。

        霍一宁低声笑了,摇头说不要:“你还小,等过两年再生。”他存了私心,不想过早地生一个孩子出来分她的心。

        景瑟是想听话的,只是,她好多顾虑,更加纠结了,苦恼地皱着漂亮的小脸,说:“可是你不小啊,你马上就要三十了。”

        霍一宁刚想纠正,他才二十九岁零五个月。

        景瑟自顾说着她的烦恼:“前几天霍爷爷跟我打电话,说你已经是中年无子了,要是再过几年才要宝宝,你就是老来得子了。”

        霍一宁:“……”

        不到三十,都要老来得子了?

        老爷子想孙子想疯了,居然给小姑娘洗脑!

        霍一宁正色,表情严肃:“瑟瑟,不要听爷爷的,你要听男朋友的话。”

        她乖乖点头:“哦。”

        真乖。

        他亲她。

        她站着不动,让他亲,边说:“那我们现在不生吗?”语气有点遗憾。

        霍一宁含着她的唇亲吻,含糊不清地说:“以后再生,我们不要学时瑾家,这么年轻就带个拖油瓶。”

        景瑟:“……”

        仔细一想,队长说得好有道理啊。

        嗯,还是要听男朋友的话,男朋友的话即是真理。

        徐老爷子和时瑾密谈了二十分钟,出来时,姜九笙已经吃完饭了,她有些担心,把时瑾拉到厨房。

        她边给他盛饭,边问他:“爷爷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时瑾神态轻松,唇角噙着淡淡笑意,“他在给我们挑日子,选个吉利的日子,我们先领证。”

        姜九笙这才放心了。

        当然,时瑾没有告诉她谈话的内容。

        一开始,徐老爷子当然很生气,徐平征也没有好脸色,不难理解,毕竟是未婚先孕,怎么可能对时瑾和颜悦色。

        老爷子一开口就训:“时瑾,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让笙笙未婚先孕呢?你这个大猪蹄子,不负责任的负心汉!”

        时瑾神色不变,淡然自若,没有狡辩,就说了一句:“等孩子生下来,可以给你带。”

        徐老爷子眼神募地发亮:“真的?”

        脑子里立马有画面了,粉粉嫩嫩的小娃娃追着他喊曾外公。

        哎哟,心都要化了。

        时瑾点头,声音沉稳令人信服:“嗯,可以养在徐家。”

        徐老爷子和徐平征交换了个眼神,相顾点头。

        老爷子欣慰了,心里也熨帖了:“嗯,不错。”满脑子就只有曾外孙了,很爽快地说,“我挑个黄道吉日,你们先把证领了吧。”

        时瑾勾唇:“行。”

        就这样,一举两得,搞定了。

        ------题外话------

        昨天正版群在研究群机器人的使用,几个管理都不太会用,误踢了几个小可爱,赶紧加回了哈,我们不是故意踢错的。

        另外,看完福利就跑了的,机器人都加了黑名单哈,加不进来了,望知悉,毕竟这样总是退退进进增加很多重复工作,所以退了就不能进了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30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