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18:苏伏惨败遭虐,时瑾五杀全胜

318:苏伏惨败遭虐,时瑾五杀全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本来不的。”

    遇上她之后,怕的就多了,怕人心不古,怕天灾人祸,怕生离,还怕死别。

    她突然喊:“时瑾。”

    “嗯?”他目光深深,眼底全是她的倒影。

    姜九笙没说什么,伸出手,指尖隔着屏幕落在他唇上。

    翌日,天翻云涌,风雨大作,江边潮水猛涨,浑浊的水漫上了渡口。

    外边磅礴大雨,仓库里湿漉漉的,灯光昏黄,生锈的铁门被推开,脚步声杂乱又急促,有人逆着光从外面走进来。

    秦海道:“秦爷,人来了。”

    秦行抬头,略看了一眼,起身相迎,带着客套又不失威严的笑:“褚老弟,好久不见。”

    从门外风雨里走来的男人,戴着面具,身形高大,穿一身黑色的大衣。

    上次一见面,还是十年前,当时在金三角,褚南天也是这样,从不以真面貌示人。

    现在刚四点整,渡口,只泊了一条船,船头站了一个人,她身段窈窕,宽大的黑色雨衣依旧遮不住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材,雨衣的帽子很大,纯黑色,在昏暗的大雨里,更衬得女人肤白唇红,模样精致,额头,有一道半指长的伤口。

    她站在船头,远眺着仓库的方向。

    年哥从渡口跑过来,跑得急,雨水甩进了雨衣的兜帽里,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大小姐,褚南天到了,里边开始了。”

    苏伏勾唇浅笑:“传话给秦海,按计划行事。”

    “是。”

    轰隆!

    雷声响亮,随即,大雨滂沱。

    江北市局缉毒科外,停了七八辆警车,市武警部队全部出动。

    车上,信通科的同事戴着监听耳机,将监控设备调试好,直至屏幕上有图画显示出来,汇报:“林队,监听和摄像已经启动,地点定位出来了,沧江码头,七号仓库。”

    七号仓库,又是那个地方。

    缉毒队的林队开了对讲,号令:“各组准备行动。”

    “是。”

    七八辆警车飞速行驶,溅起一路水花。

    林队在车上连线了刑侦队那边:“霍队,你那边怎么样?”

    秦家那批货,今天分销脱手,有七条销货支线,刑侦队负责打捞。

    那边大雨,霍一宁的声音模糊不清,很大声:“收网顺利。”他停顿,估摸了一下,“再有二十分钟,能打捞完,小鱼小虾都抓了,你那边可以准备抓大的了。”

    林队迫不及待:“OK。”

    真他妈爽,苏伏这一手玩得漂亮,管她目的是什么,反正她给警方送了份大礼,借他们缉毒队的刀杀人也罢,能干掉秦家就行。

    林队突然想到一件事:“那个秦海,到底是苏伏的人,还是时瑾的人?”

    霍一宁的声音吹散在风里,混着大雨淅淅沥沥的声音:“苏伏以为是她的人。”

    那实际……

    林队懂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时瑾呢?”

    “苏伏那种人,太狡猾,不会留下证据的,要以暴制暴、以恶制恶。”霍一宁低笑,“这种事,时瑾更在行。”

    乌云压顶,才四点多,外边像是夜里,七号仓库里,白炽灯全部打开,又亮如白昼。秦行与褚南天各坐一方,身后,穿黑色西装的保镖严阵以待,气势十足。

    “降价百分之二十?”褚南天的中文很蹩脚,带着白色的面具,除了一双幽深的褐色眸子外,丝毫表情都看不到。

    秦中一身中山装,精神抖擞,气势威严:“在商言商,这个价不低了。”

    褚南天不置可否,手指摩挲着面具:“秦家要大批量高纯度的货,一般的供货商可做不到,至少短时间里,你秦家找不到更合适的供货渠道,秦爷凭什么觉得我会有钱不赚?”

    秦行目光矍铄,镇定自若地接了话:“我年纪大了,很多事都交给了家里的小辈,有十多年没有亲自出面了,今天来这一趟,我们秦家是抱着最大的诚意来的,如果这笔生意谈成了,我会送褚老弟你一份大礼。”

    褚南天语气幽幽,深邃眼窝里正酝着怒意:“抓了我的女儿,再来跟我谈筹码,这就是你秦家的诚意?”

    秦行双手搭在拐杖的铜色龙头上,龙头的眼睛是黑色玉石所缀,灯下煜煜生辉:“褚老弟是误会了吧,令千金毫发未损,我们秦家不是抓了她,是救了她。”

    他的话才刚落——

    “砰!”

    一声枪响,毫无预兆。

    秦行募地站起身来:“怎么回事?”

    仓库门外,有人推门进来,急急忙忙地小跑上前,慌张道:“秦爷,警察!”大口喘气,又喊道,“警察来了!”

    秦行闻言,大惊失色:“怎么会有警察?”

    这时,秦海接了一通电话,那边只讲了不到一分钟,挂断后,走到秦行跟前,低声耳语。

    “爷,我们的分销商被抓了。”

    秦行目色一沉:“哪一条支线?”

    秦海脸上冷峻,压着声音:“全部落网。”

    拐杖哒的一声,被重重拄在地上,秦行大发雷霆:“苏伏呢?苏伏在哪?她是怎么办事情的!”

    七条支线全部被剿,先不说损失,这样大面积落网,不是秦家出了叛徒,就是警方埋了线人,顺藤摸瓜,有极大可能查到秦家头上。

    秦海回话:“码头出口被封死了,三夫人还在船上。”

    只留有一条船,出口被警方赌死了,那是唯一的退路,为以防万一,特地留了那条逃生路,因为秦行最信任苏伏,所以,留她在把守。

    “砰。”

    “砰。”

    仓库外,枪声越来越近。

    褚南天从座位上起身,沉声说了一句英文:“秦行,这就是你送给我的大礼?”

    秦行脸色铁青。

    仓库门口,他的人已经开始自乱阵脚了:“秦爷,警察已经往仓库这边来了,您,”底气不足,支吾,“您赶紧撤吧。”

    话落的同时,又是连着几声枪响。

    只不过是一场谈判,无凭无据,警方就敢在外面开枪,那说明……

    秦行目光一滞,顿时阴冷:“你们当中,谁是叛徒?”

    他身后,十几个男人,全部噤若寒蝉,无一人做声。

    “咣当——”

    桌子被秦行一脚踹翻,底面,有一点红光在闪动。

    果然,有微型摄像头和监听器。

    秦行拄着拐杖过去,一脚踩碎,怒极,笑了:“好啊。”

    有叛徒。

    他转过身,拔枪,二话不说,当场打死了几个近身保镖,仓库里的气氛顿时紧绷,一触即发,没一人敢动。

    杀一儆百,既要诛杀叛徒,也要镇住下面的人。

    秦行下令:“谁都不准慌,给我把警察拦下!”

    无人敢忤逆,秦家的保镖全部听令行事,一涌而出。

    便是这时,门口传来中气十足的声音,一个字,不由分说:“撤。”

    秦行抬头,审视了良久:“你才是褚南天?”

    他眼角有疤,一声瞳孔是浅浅的棕色,隔得远,水雾迷糊了轮廓:“出门在外,哪能事必躬亲。”

    他抬手,打了个手势,下面的人便围住了他,全部拿着枪,严防死守,站在最前面的,便是那个带了面具代他出面谈判的男人。

    枪声越来越近,褚南天不再废话:“我和你的账以后再算,秦爷,退路都准备好了吧?”

    干这一行的,逃命的路,总要备着。

    仓库外,女人字正腔圆地接了褚南天的话:“当然。”

    是苏伏。

    秦行募地朝她看过去。

    她穿着宽大的黑色雨衣,从滂沱大雨里走进来,将兜帽取下,露出一张白皙的脸,目光略微扫视了一圈,道:“还请褚爷先行上船,我和秦爷还有些家事要处理。”

    秦家内斗,褚南天自然不会插手,带着人先行离开,

    秦行拄着拐杖,目光逼人:“苏伏,这件事你打算怎么跟我交代?”

    苏伏用指尖抹了眼角的雨水,抬抬眼皮:“爷可曾听过一个人?她叫,”顿了顿,她笑着念,“苏必青。”

    秦行瞠目结舌:“你、你——”

    苏伏轻笑,打断了他:“这句自我介绍有点晚了,你好秦爷,我是苏必青,西塘苏家,苏必青。”

    西塘苏家隐世几十年,从未有过风吹草动,还以为是真的避世,原来,是一头闭目假寐的野兽,十年来,都在伺机而动。

    苏家老爷子有四子,除了从不问事的那位小太子爷,最为人知的就是苏必青,十二年前,苏家卷入一宗走私案,是当时才刚成年的苏家嫡长孙女苏必青用计摆了警方一道。

    十年前,苏伏才二十岁,在金三角救了他一命,这样的胆识和谋略……

    秦行盯着那张熟悉的脸,一字一顿地下令:“杀、了、她。”

    顿时,所有枪口指向苏伏。

    她勾了勾唇,处之泰然。

    秦行怒吼:“开枪,给我开枪!”

    话音才刚落,他后背突然抵上了一把枪,他愣住。

    随即,所有枪口转了方向。

    秦行回头,瞳孔募地放大,全是不可置信,他身后,秦海面无表情:“对不住了秦爷,人往高处走。”

    “你——”

    “砰!”

    一声枪响,在呼啸的狂风里,回荡。

    片刻后,骤雨初歇,灰蒙蒙的天四处都是昏昏暗暗的,七号仓库里却浓烟滚滚,隔着仓库四周的铁皮,外面乌云密布,里面熊熊大火。

    渡口只泊了一条船,半人高,可容纳百余人。

    苏伏提着雨衣厚重的摆,走到船尾,身后,跟着二十余人,各个手里持枪,她走到褚南天面前,闲庭信步从容自如:“褚爷,谈笔生意如何?”

    褚南天站在船尾,手下人替他撑了一把黑色大伞,昏暗的光线里,异色的瞳孔盛气凌人:“是你来谈,还是秦家?”

    苏伏回头,看了一眼七号仓库的方向,漫天大火融进她眼底,她笑:“秦家已经成为历史了,我代表的是西塘苏家。”

    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褚南天兴致勃勃:“说说看。”

    苏伏往前一步,她穿着黑色圆头的高跟鞋,光滑的皮面落了雨水,泛着幽幽冷光:“秦行开的那个价,我们苏家再加百分之五,褚爷有没有意向合作?”

    这是要接手秦家的地下交易。

    褚南天斜睨了她一眼,语气嘲讽:“苏家你能做主?”

    苏伏脸色稍变。

    褚南天冷笑,眼底阴翳与这暴风雨的天气一般逼人:“要谈生意,让苏四来,你算什么东西?”

    西塘苏家的老头子是个怪人,膝下四个儿子,前头三个跟捡来的一样,苏家老幺才是正主,真真正正的太子爷。

    偏偏苏家那个老幺,行踪诡秘,从不问事。

    这话,显然戳了苏伏痛处,白玉般的脸庞染了几分愠怒:“褚爷,您脚下这条船,是我的地盘,还有您的女儿还在我那做客呢。”

    若没有筹码,她也不会来谈判。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James接通后,递给了秦行,说了一句洗粟镇当地的话。

    “是我是我。”

    稚嫩清脆的少女音从听筒里传来,清清灵灵的。

    褚南天眉头舒展,眼角的疤都淡了几分,他开了免提,念了个名字:“Chuge。”

    苏伏听闻,猛地抬头。

    电话那头,少女委委屈屈的:“父亲。”

    褚南天用英文,问:“宝贝儿,你现在在哪?”一双滚烫逼人的眼睛,自始至终盯着花容失色的女人。

    褚戈吸吸鼻子:“我在很安全的地方,”

    “谁跟你在一起?”

    “很多很厉害的人。”说完行踪,小姑娘向父亲告状了,委屈得不得了,气愤得不得了,“父亲,有个女人打我了。”

    褚南天目光冷冽:“谁打你了?”

    褚戈在那头愤愤不平地说:“鼻子上有一颗很小的痣。”

    说一句,就会隔几秒,喋喋不休。

    “我用枪烧她了。”

    “她脖子上有烧伤。”

    “他们叫她三夫人。”

    褚戈很生气:“她抓了我。”

    非常生气:“抢我怀表!”

    气成了河豚:“还打了我!”

    褚南天抬眸,似有若无得瞥了苏伏的脖子,目光森冷“她打你哪了?”

    褚戈告状:“肚子!”

    对熟悉的人,她有点话痨,呶呶不休,说话总是停顿,一句接一句,旺财说,像冲天炮。

    “她捅我肚子了。”

    “还要打死我。”

    “然后把我扔到海里喂鱼。”

    褚戈用英文骂:“这个坏女人!”

    她切换了中文:“妈的!”大声说,“我才想把她踹到洗粟河里去喂鱼!”

    这个状,告得很刻意,也很及时。

    谁呢,掐算得这么准。

    褚南天哄好受了惊吓的女儿:“宝贝儿,不要乱跑,跟着那个救你的人,我等会儿去接你。”

    “哦。”

    告完状了,褚戈挂了电话,把手机递给前面的人,那人伸手来接,纤纤玉手,他骨节修长,比女子的手还要美上几分。

    轰隆。

    突然雷声响,雨滴将下不下,乌云快要压下来了,狂风大作,船帆被吹得呼呼作响,船身摇晃,荡起水波汹涌。

    “秦三夫人还有什么要说的?”

    苏伏抬头,对上褚南天的视线:“我没有伤害令千金。”

    他冷目,本就硬朗粗犷的长相,拉下脸,气场逼人:“你的意思是说我女儿撒谎了?”

    苏伏立马辩解:“我——”

    根本不听她说完,褚南天一脚踹在了她肚子上,她毫无防备,抱着肚子摔在了船上,脸色煞白,痛得汗都逼出来了。

    “把她给我扔到水里喂鱼。”

    褚南天话落,两方人马几乎同时拔枪,枪口相对,立马剑拔弩张了。

    苏伏忽然冷笑了一声,也不急着起来,坐在床上,抬头仰视:“褚爷,这可是我的船,不是你洗粟镇的地盘。”

    “三夫人,”

    苏伏回头。

    秦海走上船,撑着一把黑伞,花甲之年两鬓斑白,看向苏伏的目光矍铄:“这可不是您的船。”

    他说完,苏伏身后的保镖全部转了枪口,指向她。

    猝不及防,形势逆转。

    苏伏难以置信,愣了许久,站起来:“你到底是谁的人?”

    她以手里所持秦家百分之五的股份为条件,和秦海合作,这是第三个年头,哪里想到,自己也养了一头狼。

    是她大意了,她能潜伏在秦家十年,怎么就没想到别人也能。

    秦海只说:“三夫人觉得我是谁的人,我就是谁的人。”

    “呵,好啊。”

    苏伏冷笑出声。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谋划了这么久,却给他人做了嫁衣。

    “我输了。”

    她扔了枪,举起双手,趁其不备,下一秒突然纵身一跃,跳进了海里。

    “噗通!”

    水花溅了半人高,不一会儿,水面便没了动静,只有淅淅沥沥的雨滴落在上面,漾开浅浅的水纹。

    逃得真快。

    秦海回首,示意手下人去追。

    褚南天作壁上观,也问了苏伏同样的问题:“你是谁的人?”

    秦海用中文说:“秦六少,时瑾。”

    时瑾……

    褚南天笑:“果然,秦家还是他做主。”

    搞了这么大动静,时瑾从头到尾借苏伏的手翻云覆雨,甚至连面都没有露一个,却是最大的赢家,心思之深可想而知。

    秦海上前,明说此番的目的:“警方最多十分钟就能追过来,这艘船,还有令千金,都是我们六少送给褚爷您的见面礼。”

    算计得真好,每一步,都准确无误。

    褚南天沉吟,抬眸问:“他的条件。”

    “二十年之内,你洗粟镇的货,一两一钱都不要销入我国境内。”

    秦家是个毒窝,秦家的少东家,竟然是个缉毒的。

    褚南天完全没有想到,眼角的疤拧着,似笑非笑:“没想到你们六少还是个爱国的。”

    秦海摇摇头:“我们六少不爱国。”

    他就爱一个姑娘。

    六少说,坏事做太多了,怕报应,得积德,给他的姑娘积积德。

    褚南天顶了顶上颚:“成交。”

    若是他不答应,恐怕,很难安然回洗粟镇了,江北,是时瑾的地盘。

    ------题外话------

    又被时瑾帅到合不拢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