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17:秦家的祭日到了,笙笙孕吐厉害

317:秦家的祭日到了,笙笙孕吐厉害

        苏伏动作微微一顿,看着镜中,笑了:“连老天都帮我。”

        秦行多年不曾亲自参与地下交易了,捉贼捉赃,擒贼擒王,机会来了。

        她拂了拂脖子上的烫伤,眼底有蠢蠢欲动的光影,在跳跃,急促而又迫不及待:“明天分销,等我指令。”

        “是。”

        苏伏洗漱完,回了房间。

        秦行坐在床头,点了根雪茄:“那批货都安排好了吗?”

        苏伏穿着浴袍,边擦头发:“都安排妥当了。”

        秦行看了一眼她额头和脖子上的伤,也没过问,只是叮嘱:“这次交易量很大,不要出岔子了。”

        苏伏坐过去:“我办事您还不放心吗?”

        自然是放心,十年来,交于她的事情,从未出过半点差错,除了秦海,整个秦家,秦行最信任的就是她。

        “我刚刚得到了一个消息。”

        秦行抬头看她。

        她也点了一根雪茄,慢条斯理地夹在双指间:“褚南天来江北了。”

        秦行诧异:“他多年不出金三角,这次出来是为了什么?”

        不比国内,洗粟镇一带的毒品管辖做得不彻底,因为地势和当地经济限制,上面暂时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出了洗粟镇,想要褚南天命的人,就多了去了。

        越到高位,越深居浅出,褚南天这样,他也这样。

        “他的女儿跟着那批货,偷渡到了江北。”苏伏抽了一口烟,缓缓吐出烟圈,“这两年褚南天开价越来越高,爷,我们该和他好好谈谈了。”

        褚南天是秦家最大的供货商之一,也是要价最高的合作方。她了解秦行,他早有这个打算,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秦行果然有兴趣:“哦?”

        苏伏说:“褚南天的女儿在我手里。”

        这是压价的最好筹码。

        秦行思忖了良久,有顾虑,只是,野心勃勃:“时瑾不在江北,只能我出面,我上一次亲自上阵还是十年前。”

        苏伏笑了笑:“就是那次,您把我从金三角带了回来。”

        那次,她从毒枭的枪口下,救了秦行一命。

        秦行掐灭了雪茄,两鬓银白,眉宇间都是老态,却不减当年的果决:“你和秦海一起,安排好退路和善后。”

        “我这就去办。”

        苏伏与秦海,是秦行的左膀右臂,他最信任的两个人。

        当晚,褚南天这边就收到了秦家发来的消息。

        私人飞机即将起飞,James拿了平板,去了前舱:“天哥,秦行亲自发了电子请帖过来了,邀您面谈。”

        因为褚戈还下落不明,褚南天情绪暴躁:“不懂我的规矩吗?”

        和秦行一样,褚南天从不直接参与毒品交易,万事都留一线,小心驶得万年船,James跟了褚南天多年,自然知道他的规矩,上前,将平板递过去:“除了请帖,秦家还发了张照片过来。”

        是一块怀表,褚戈的东西。

        褚南天冷笑出声:“好他个秦行,主意都打到我这来了。”

        他倒不担心秦家会把褚戈怎么样,他们还不敢。

        “天哥,咱们去不去?”

        “我闺女都在他那里,我还能不去?”褚南天敛了敛神色,眼角的刀疤略显得狰狞,“去看看他玩什么花样。”

        空乘人员过来提醒关闭电子设备,James挥手让她下去。

        褚南天拨通了电话。

        “滕茗。”他简明扼要,“褚戈在秦家人手里。”

        电话那头,男人的英文发音醇正,慢条斯理地:“我知道。”他停顿,又道,“您小心两个人,秦六少时瑾,还有秦三夫人苏伏。”

        “苏伏?”

        这个名字,褚南天第一次听。

        那边,常茗摘下了眼镜,揉了揉眉心,屋内灯光暗,仿若所有光线都融进了瞳孔里,是绝对纯粹与清澈的绿。

        绿色的瞳孔,更显得面容妖异。

        他道:“她是西塘苏家人。”

        御景银湾。

        落地窗外,隐于绿化带里的路灯将雪松渡了一层杏黄,从高处往下俯瞰,满园雪松好似一床暖色的锦被。

        时瑾凭栏远眺,月色融进眼底。

        手机被随手扔在了阳台的柜子上,开了免提,阳台灯暗,屏幕的光很亮,那头,传来秦中的声音。

        “六少,计划有变。”

        时瑾背对着,手里是一杯红酒,她不在,他需要红酒助眠,只是不怎么起效,折回柜子,他又倒了一杯:“她又玩了什么花样?”

        秦中回道:“刺杀行动取消,苏伏派人联系了褚南天。”

        红酒杯摇晃,轻撞出声响,徐博美耳尖,听到动静,从狗窝里探出一个脑袋,瞄了几眼,又钻回窝里了。

        妈妈不在家,它不敢乱出来。

        时瑾微抿了一口,喉结轻轻滚动,月下,面色微微沉冷,领口的纽扣松了两颗,锁骨白皙,唇色被红酒染得嫣红,多了一分克制的美,却偏偏美得放肆。

        他问:“褚南天到哪了?”

        “明天就能到江北。”

        十年绸缪,苏伏的人早便渗入了秦家各个交易网。

        褚南天这批货,量大,秦明立被夺权,秦行全盘授权于她,少东家时瑾外出,分销脱手在即,正是她收网的最佳机会。

        原本,她是想直接了断了秦行,以暴制暴,待秦家落网,她便将秦家隐于暗中的交易网与各个分支线收入囊中,现在,计划有变,看来,她的野心还不止如此。

        时瑾默了片刻,简明扼要了一言:“明天下午,端了苏伏在江北的老窝。”

        “是。”

        刚挂了电话不久,霍一宁打过来了。

        时瑾已经喝了四杯了,没有睡意,也没有醉意,夜深,相思入骨,放肆得很,在他脑中反复喧嚣,他有些心神不宁了,即便是这样严峻的形势里,仍静不下心来。

        霍一宁说:“缉毒队收到消息,明天有七笔分销商交易。”他语气畅快,心情不错,“苏伏这是要搞死你们秦家啊。”

        苏伏负责分销这批货,她放了消息给警方,目的显而易见,送秦行上路,也送秦家上路,霍一宁倒佩服她,花了十年,将棋子一颗一颗下在秦家的交易网里。

        好耐心啊。

        时瑾只说:“照单全收就行,秦家也该退了。”

        管她苏伏是不是借警方的刀,能端了秦家这个毒瘤就行。

        “那苏伏呢?”霍一宁摸了摸下巴,这只千年道行的狐狸精,可不好抓。

        时瑾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红酒:“我来收拾。”

        窗外,突然风起云涌。

        时瑾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秦霄周正跟一帮纨绔在声色犬马呢,时瑾就说了一句话:“明天要变天。”

        秦霄周愣了一下,扔了手里的麻将。

        “嘿,你怎么打这一张。”狐朋狗友唐少华笑眯眯地捡起牌,“我胡了,清一色一条龙,给钱给钱。”

        秦霄周塞了一把现金给他:“华子,给我搞辆飞机过来。”

        唐少华边洗牌:“你搞飞机干什么?”

        “把我妈和我妹送走?”

        “啥?”

        秦霄周懒得解释,把自己的手机扔给唐少华:“给我家云女士打电话,你就说我快被人打死了,让她和我妹赶紧坐飞机来见我最后一面。”

        唐少华:“……”

        这货不是脑子进屎了吧?唐少华满脑的懵逼在刷屏。

        秦霄周踹了他一脚,恶声催他:“快打啊,考验你演技的时候到了。”

        身为狐朋狗友,这个时候,就起作用了,唐少华虽然有点懵,不过,他是个有演技的纨绔,拨了秦霄周家母后大人的电话。

        那边刚接通。

        唐少华就哭:“伯母,老四他、他不行了!”

        “他睡了人家老婆,被砍了六刀。”

        秦霄周:“……”

        妈的,就不能编个体面点的理由?他不睡人家老婆很久了好吗!

        唐少还在华声泪俱下:“我让老四跟你说两句。”

        “老四啊,你说话啊,你妈叫你呢,你别闭上眼睛啊。”

        “老四,你要撑住,你妈马上就来了。”

        唐少华泣不成声:“伯母,您和七妹妹赶紧来,我怕老四他……”哭得说不出话来了,“飞机已经安排好了,您和七妹妹来见老四最后一面吧。”

        秦霄周:“……”

        艹你大爷的戏精!

        时瑾答应过他,搞垮秦家的时候,会给他们二房留了条路,这么看来,明天就是秦家的祭日了。

        因为秦云良的案子还没有开庭受审,警方还封着华南公馆,秦明立葬礼之后,秦家人便落脚在秦氏大酒店。

        九点左右,秦二夫人和秦萧轶急匆匆出了酒店,谁也没知会,出了大门上了辆面包车,咻的一声,人和车就都没影了。

        外边,厚厚的云层忽然遮了月,这天说变就变,寒风凛冽的,看来,是大雨将至。

        再说警局那边,缉毒队接到了消息,明天将有一批高纯度的毒品,分七笔,全部在江北脱手出去,不管消息真假,都惊动了整个警局,这不,马不停蹄地连夜筹备。

        这样大批量、大面积,且集中的销赃行为,处处都透着诡异。

        缉毒队的头儿连夜连线霍一宁了,做最后确认:“霍队,消息可靠吗?”他将信将疑,唯恐是陷阱。

        都盯了秦家这么多年了,突然露出了狐狸尾巴,反而让人不安了。

        霍一宁老神在在地:“您尽管出警。”

        林队还是不放心:“七条分销商支线,这么大一块肉,怎么就好端端地自己送上门了?”

        消息还是亲自送过来的,这真是送人头啊。

        霍一宁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一下:“秦家内乱,我们警方去捡便宜就行。”霍一宁笑,“盯了那批货这么久,不就等着销赃的时候一网打尽吗?管他是谁借刀杀人,警方去杀就好了。”

        林队想想也是,秦家水深,都是能玩心计的,不比一般道上混的,秦家整得像一出宫斗大剧,斗来斗去,最后窝里反。

        还有个疑问:“时瑾默认了那个女人的动作?”那个女人明显是想搞垮秦家,然后趁机收入囊中。

        秦家光是交易支线,就有独立的几十条,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这个摊子,苏伏都谋了十年了。可怎么说,时瑾都是秦家的头儿啊,他哪是软柿子,这边都要燥起来了,他那边怎么还不冷不热的。

        霍一宁透露了一句:“就是时瑾他挖的坑。”

        也就是说,苏伏就是个炮仗?

        搞了半天,是时瑾要搞死秦家,林队放宽心了:“哦,他的手笔啊,那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啧,手段狠就算了,关键是时瑾还最擅长算计人,这样的人,还好不是警方的敌人。

        晚上十一点,雨淅淅沥沥开始下,冬天的雨,格外的冷,刺骨似的,滴滴答答敲打着窗台。

        阳台上,徐博美被雨声惊醒,抱紧自己,莫名有点怕怕的。

        江北与柏林有六个小时的时差,这个点,那边才刚过五点,每天这个时候,时瑾都要和姜九笙视频。

        大抵因为怀孕的缘故,姜九笙最近总是犯困,柏林今天天晴了,这会儿太阳还没有全部落下去,暖洋洋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她窝在沙发上,懒洋洋的。

        “明天晚上八点半有空吗?”

        明天是周四,电影节颁奖晚会会直播。

        明天,苏伏收网。

        时瑾眉宇轻蹙着,这几天,她不在,他总是恹恹的,说:“可能会有事情。”问她,“怎么了?”

        姜九笙说:“我准备了获奖感言,是说给你听的。”

        她从出道以来,拿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奖项,懒惯了,获奖感言总是三言两语,随心情说,认真准备获奖感言,这还是第一次。

        时瑾阴郁的心情好了许多,答应了:“好,我会听。”

        她不解:“你不是说有事情吗?”

        他坐在床上,背靠着枕头,拿了床头柜上的红酒杯:“这世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事情,都能用钱搞定。”

        嗯,确实是这样。

        他喝过酒,唇色很红,睡衣是黑色的,深色与深色相交,经暖黄的灯光折射,颜色分明得像一帧浓墨重彩的画。

        美人如画,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很想他,想拥抱和接吻。

        姜九笙舔了舔唇,也想喝酒了:“你不要喝太多。”

        时瑾嗓音闷闷的:“我睡不着。”他还是把酒杯放下,“红酒不怎么助眠。”

        她还想说什么,胃里忽然翻江倒海,她猛地起身,去了浴室,干呕了一阵,又什么都没吐出来。

        她的孕吐反应有一点早,而且,严重。

        再坐回电脑前,那边,时瑾脸色比她的还难看:“宝宝,你怎么了?”

        姜九笙没打算现在告诉他,多事之秋,他还有事要做,孩子的事等见面再说,只说:“胃不舒服。”

        她本来就有胃病,时瑾不疑有他,没说什么,拿了手机拨电话。

        “你打给谁?”

        他眼底有隐隐怒意:“秦左。”

        舍不得训她,他只能对她身边的人发作。

        姜九笙制止:“不用打了,不怪她,我有好好吃饭,是这边太冷了,我还不太适应。”

        时瑾低头,在按号码。

        他很狂躁,情绪很不对,她不在身边,他这个偏执病人,总是容易失控,

        “时瑾。”姜九笙声音软软的,难得撒娇。

        时瑾把手机扔地上了,把笔记本电脑抱到跟前,整个眼里都阴阴沉沉的,像乌压压的浓墨,化不开颜色。

        重重叹了一句,他说:“笙笙,你不要生病。”不知是气她,还是气自己,眉头紧紧拧着,“你这样,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又不能替你。”

        时瑾有点燥郁,这两天一直这样。

        姜九笙安抚他:“哪有那么严重,过两天就好了。”

        他不说话,眼里雾霭沉沉。

        “怎么了?”她声音很软,轻轻柔柔的,“为什么不说话?”

        他往前,脸靠电脑很近,屏幕的光打在侧脸,阴暗分明里的轮廓,处处精致:“突然有点怕,好像不管我怎么谋算,也总有事情是我掌控不了的。”

        暴躁,易怒,而且悲观,想做点什么。

        噢,想把所有不定因素都毁了,所有阻碍的人都杀了。

        就是这种感觉,惴惴不安得想毁天灭地,徐青舶说,偏执成狂,病的不轻,能怎么办,他的药不在身边,当然会恶化。

        姜九笙靠近一点点,在屏幕上他侧脸的位置亲了一下,耐心极好:“就这个问题,我和你想法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时瑾抱着电脑,更想亲她。

        她声音很轻很缓,却让人安定,平铺直叙的:“我比较大胆,反正人是你的,心是你的,命也是你的。”笑了笑,她说,“很奇怪,我现在都不怎么怕死。”。

        死。

        这个字他是听都听不得。

        时瑾皱眉,语气很严肃:“别说不吉利的话。”

        姜九笙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时医生,你也迷信?”

        他凑过去,隔着屏幕亲她的唇:“本来不的。”

        遇上她之后,怕的就多了,怕人心不古,怕天灾人祸,怕生离,还怕死别。

        ------题外话------

        是我福利写得太好看了还是怎么的?招来那么多p图行骗的盗版,求你们了,别来加群,加了也看不到福利,每一个读者我们管理都会仔细验证,不是全文正版订阅不要加行不?乖~

        另外,说明一下,进了正版群看完福利就退群的,就不让再加哈,反复进进退退,增加管理很多验证工作。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30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