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16:霍瑟狗粮,苏伏被砸被烧(福利已发

316:霍瑟狗粮,苏伏被砸被烧(福利已发

        太乖了,想欺负……

        霍一宁钻进了被子里。

        景瑟立马捂住嘴,生怕自己叫出来。

        不合时宜地,手机响了。

        她猫叫似的,细细软软的声儿:“队长。”水光潋滟的眸子一眨一眨,“电话。”

        “不管。”

        霍一宁继续手上的动作,分开小姑娘怯生生并着的腿。

        可桌上的手机一直震动着,不厌其烦,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可能有急事……

        景瑟用脚很轻地蹬了一下霍一宁:“还在响。”

        “……”

        他从被子里出来,抓了一把乱糟糟的短发,烦躁地抓过手机,也没看来电。

        “喂。”

        语气不太好。

        而另一边,口吻波澜不惊:“是我,时瑾。”

        没有一点扰了别人好事的自觉,霍一宁差点气笑了:“我在休假。”

        “哦。”

        他表示知道了,仍旧置若罔闻不关心,直接说事:“交易时间有变,下午四点,和丰路38号。”

        霍一宁从床上坐起来,自然地摸到了柜子上的烟,刚拿出来一根,便被抽走了。

        景瑟用嘴型说:“不可以抽!”

        奶凶奶凶的小姑娘。

        他笑了笑,顺手把烟盒扔进了垃圾桶,单手把她的小姑娘抱起来,放在身上,手掌覆在她光裸的后背,指尖轻轻摩挲。

        “要截了那批货?”

        时瑾平铺直叙的语调,音色有些沉:“暂时不用,我的目的不是那批货,是秦行。”他稍稍停顿,“盯紧苏伏,她要动手了。”

        苏伏的目的也是秦行,她想要中南秦家的整个地下交易市场。所以,秦家得垮,不垮她没趁虚而入的机会。

        十年撒网,她要收网了。

        霍一宁笑说:“怪不得苏伏这么多年,都明里暗里地帮你,你和她的目的其实是一样的,都是要搞垮秦家。”

        只不过,时瑾是要摧毁,苏伏却要捡漏。

        如果这个少东家不是时瑾来做,她确实会多很多麻烦。

        “哦,差点忘了,”霍一宁慢条斯理地说,“还有个滕家在坐观虎斗。”

        只是,原本好好的一场烽火硝烟,多了个姜九笙,无端添了几分儿女情长了。

        时瑾不置可否,挂断了。

        霍一宁给警局回了个电话,便把手机扔回了床头柜。

        趴在他身上的小姑娘抬头,水汪汪的眼睛看他:“要出任务吗?”她还想多跟他腻一会儿,可是不能撒娇不让他去,要做懂事的女朋友。

        好矛盾啊。

        小姑娘眉头一会儿皱,一会儿松,纠结得不行,霍一宁被她逗笑了,用指尖轻轻点了点她眉心:“不用,今天一天都陪你。”

        景瑟立马眉开眼笑了,开心得想打滚,还没滚,肚子先响了:“霍哥哥,我饿。”

        霍一宁抱她下来,再放进被子里,给她盖好被子:“我去做饭,你再睡会儿。”

        她摇头,要爬起来:“你睡,我去做。”

        她要给队长当贤妻良母的,不可以好吃懒做。

        霍一宁拍拍她的头:“乖,听话。”

        她纠结了一下下:“好。”

        好吃懒做也要听男朋友的话……好吧,她躺着,闭上眼睛,打算听话地再睡一会儿。

        霍一宁低低笑了。

        怎么这么乖呢,乖得让他想为所欲为。

        “瑟瑟。”

        “嗯?”

        她睁开眼。

        霍一宁身体压下去,吻她,等她憋红了脸,才起床。

        下午四点,和丰路38号,交易结束,货物直接转移去了东林郊区。

        苏伏做事谨慎,从不直接参与任何一笔地下交易,去收货的是她的左膀右臂,一个人称年哥的男人,三十多岁,高高瘦瘦的,皮肤很黑。

        他对苏伏很恭敬。

        “大小姐。”

        房产开发中断的郊区,高楼建起来了,只是毛坯,没有装修,窗口被糊了一层不透光的厚胶皮袋,墙面和地上没有粉刷,砖头水泥随处堆砌,一楼往里,垒了几堆货物,或用蛇皮袋装着,或用纸箱、木箱。

        苏伏进来,立马有小弟去关了大门。

        她穿着高跟鞋与昂贵的职业套装,小心跃过地上的转头,扫了一眼:“货呢?”

        年哥在前面领路,走到木箱堆放的一隅:“都在这了。”

        苏伏往前,手触到木箱,毛坯楼落灰很快,沾了她一手脏污,没有打开箱子,她用手绢擦了擦手指上的灰:“查过了吗?”

        “都查了,没有问题。”

        苏伏颔首:“让下面的人都做好准备,要收网了。”

        “我知道了。”

        忽然,有声响,咯吱了两下。

        苏伏蓦然抬眸,张望:“什么声音?”

        细听,又没了声音。

        年哥目光睃视了一圈,落在了正前方:“好像是箱子里。”

        苏伏问:“里面装的是什么?”

        “红酒。”年哥解释,“是用来掩人耳目的,二十箱货物里,只有两箱是毒品,其他都是进口红酒,没有打开过。”

        木箱很大,可以容人。

        二十个箱子,却有一个,锁头没有扣紧。

        苏伏上前,伸出手。

        她还未碰到木箱,盖子毫无预兆地被掀翻,随即,一个人影倏地蹿出来,她猛然后退,却迟了一步,箱子里面的人一手撑在木箱上,用一只手拽住了她。

        苏伏刚要出手。

        一支小巧的黑色手枪抵在了她头上:“别动,不然打爆你的头。”

        声音清脆稚嫩。

        再看握枪的那只手,纤细白嫩,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穿黑色刺绣的小袄,一双瞳孔浅棕色,炯炯有神。

        女孩身后的箱子里,还有个人,浑身脏兮兮的,头上还包着绷带,灰不溜秋。

        正是褚戈和谈墨宝。

        咔哒!

        连着几声子弹上膛的声音,顿时,苏伏身后十几个男人全部掏出了枪,枪口指向箱子里凭空冒出来的这两人。

        两方对峙,一触即发。

        苏伏面色不改,好像受挟持的并不是自己,镇定地问:“你们是什么人?”

        褚戈握着枪,单手扣着苏伏的肩,死死按着不让她乱动,一双圆圆的杏眼警觉地四处打量,反问苏伏:“你又是什么人?”

        她不疾不徐地道:“我是这批货的主人。”

        褚戈恍然大悟:“哦,毒贩子啊。”她扭头,盯着苏伏,浅棕色的瞳孔煜煜生辉,道,“我是你贩毒的目击证人。”

        打call!疯狂打call!谈墨宝觉得褚戈一定是上天派来的小仙女。

        苏伏勾唇,笑而不语。

        十几岁的女孩子,胆识过人,临危不惧,不是个普通人呢。

        褚戈扫了一眼前面严阵以待的十几个男人,当机立断,说:“放我们走,我就不举报你了。”

        一路上都没逮到机会逃,又遇到这个一看就不是好货的女人,褚戈觉得衰到家了。

        苏伏不反抗,当即下了命令:“都让开。”

        这么听话?

        褚戈押着人质往前走了两步,回头叫人:“旺财,跟在我后面。”

        谈旺财:“好的,老大。”

        褚老大:“……”

        谈旺财立马从箱子里跳出来了,碎步跟上了褚老大的步伐。

        苏伏被挟持着往前,眼底一点慌乱都没有,挥手让底下人让开,她开口:“你们是偷渡过来的?”

        褚戈没有回。

        她不紧不慢地继续探问:“洗粟镇的人?”

        “褚南天——”

        褚戈打断:“闭嘴。”

        苏伏忽而笑了笑,停下了脚,她抬起手,慢条斯理地握住了枪口,回头,看身后稚嫩的女孩:“这种仿真枪,我二十年前就玩过了。”

        遇到行家了。

        褚戈把枪口从苏伏手里抽回来,从容自如地也回了她一个笑:“原来你都这么老了,那你可能不知道,现在的仿真枪比二十年前厉害多了,要试试吗?”

        苏伏没说话,直接去截她的手腕。

        动作猝不及防。

        褚戈的手腕被捏住,她应机立断,直接松手,仿真枪掉落,她换了只手迅速握住,枪口一转,抵着苏伏的脖子就扣了扳手,毫不拖泥带水。

        “啊!”

        苏伏痛叫了一声,捂着灼伤的脖子连连后退。

        枪口喷出来的,是火。

        她瞳孔瞬间红了,怒不可遏。

        褚戈吹了吹枪口:“厉害吧。”她抬了抬下巴,清脆悦耳的女声带着张狂,“要不要再试试?还有更厉害的呢。”

        枪口又转了个向,指着苏伏的心口,她十几个手下,杵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那就试试。”苏伏用指尖刮了刮脖子上灼伤的皮肉,勾唇,冷笑,“看是你的仿真枪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话落,她忽然转身,手肘顶着褚戈的肚子,用力一撞,隔开几步距离,她旋即转身,几乎同时,拔出了腰间的枪,动作一气呵成。

        褚戈被撞得连连退了几步,一只手抱着肚子,脸都疼白了

        妈的,这女人是个顶尖的练家子。

        苏伏往前两步,抬起手就把枪口抵在了褚戈左肩上,嗤笑,神色阴翳:“怎么不接着嚣张了?”

        褚戈瞪她。

        苏伏再走近一步:“跟我玩,你还——”

        话还没说完——

        “咣!”

        手臂粗的红酒瓶,在苏伏脑袋上,应声而碎,红酒当头浇下。

        重击下,目眩耳鸣,苏伏身子一麻,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尖锐的东西就抵在了后颈。

        “换我嚣张了。”

        谈墨宝就着砸破了底的红酒瓶,用尖端往前扎了一点,几乎刺破了苏伏后颈的皮肤:“让我们走,不然割破你的喉咙。”

        进口的红酒,久酿,醇香,淌了苏伏满脸,有血顺着额头滚下来。

        她抬手,摸到一把血,黑色的瞳孔一点一点染红,抬起头,一字一顿:“给我开枪。”

        谈墨宝and褚戈:“……”

        这个女人,怎么不按套路来?!不怕死吗?

        苏伏大吼,眼底杀气腾腾:“没听见吗?给我杀了这两个人。”

        她一声令下,顿时,正前方十几把枪瞄准了方向,子弹上膛,一触即发。

        谈墨宝握着酒瓶子的手都软了。

        这个女人,是干大事情的,好狠……

        形势不妙,褚戈一把推开苏伏,拉着谈墨宝闪身躲到了箱子后面,几乎同时,枪声响起。

        “砰!”

        “砰!”

        “砰!”

        “……”

        连着数枪,击穿了木箱,里面的红酒瓶爆破,流了一地红色的液体。

        艹!还真开枪?!

        褚戈和谈墨宝抱着头,躲在箱子后面。

        枪声停了,杂乱的脚步声逼近,男人嗓音粗犷,请示:“大小姐,怎么处置?”

        苏伏用手绢擦着脸上的狼藉,皮肤白皙,沾了血水酒水,异常殷红,她红唇轻启,字字森冷:“杀了,尸体扔到海里去喂鱼。”

        喂鱼……

        卧槽,遇到变态了!

        脚步越发逼近,子弹上膛的咔哒声就在身后,褚戈杏眼转了两圈,没有时间深思熟虑,她当即取下脖子上的怀表,扔了出去。

        她站起来,举起手:“别开枪,让我说句话。”

        额头破了一道口子,苏伏用手绢按着,满身杀气,眸光阴森:“还有什么遗言?”

        少女举着双手,前面十几把枪,她不避不闪,圆脸圆眼,明媚的眸,依旧张扬。

        “我是褚南天的女儿,我叫褚戈,你可以去查。”她字字掷地有声,不疾不徐地高声说,“不查也没关系,要不了多久我父亲就会查出来我藏身在此,若是我有个三长两短,”

        她停顿了一下,目光如炬,盯着苏伏:“你是做这行的,应该知道我父亲的能耐。”

        雄霸一方的大毒枭,道上,谁会没有耳闻。

        苏伏捡起地上的怀表,打开,瞧了一会儿里面的照片,合上:“去查一下。”

        年哥称‘是’。

        “要是你撒谎了,可不只是送命这么简单了。”苏伏抬眸,目光望向褚戈旁边的人,语气幽幽,阴冷邪佞,“那她呢?是谁?”

        一字一句里,全都是杀气。

        这是个杀人如麻的女人,不怕死,更不怕弄死别人。

        褚戈一把将谈墨宝拉到身边:“她是我爸的干女儿,是我干姐姐。”

        谈墨宝想,她要是个男的,一定要娶褚戈!要不是心里有了个人,没准她会以女儿之身以身相许给这个小仙女。

        晚上八点,月华浅淡。

        秦氏酒店顶楼,俯瞰而下,霓虹璀璨。

        浴室里灯光明晃,镜中,映着一张漂亮的女人脸,皮肤白皙,红唇黑眸,精雕玉琢的一张脸,唯独,额头红肿,破了一道半指长的口子。

        指尖沾着药膏,女人细细涂抹,微微仰着下巴看镜中,脖颈修长,右侧,有一块烫伤。

        浴室外,男人粗犷的声音响起:“大小姐,那个女孩的确是褚南天的女儿,而且褚南天明天上午就到江北。”

        苏伏动作微微一顿,看着镜中,笑了:“连老天都帮我。”

        ------题外话------

        昨天熬夜码了五六千字的福利,可能太……热血沸腾了吧,我还没缓过神来,容我瘦更一天。

        瑟瑟霍队福利已经发了,怎么看,置顶评论里有。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30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