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15:时笙论结婚,瑟瑟扑霍队(福利已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女医生推了推眼镜:“那恭喜你,你怀孕五周了。”

    姜九笙莞尔一笑:“谢谢。”

    得偿所愿,她心情十分好,出了诊室,眼底的笑意都还散不去。

    莫冰好笑:“开心了?”

    当然!

    姜九笙尽量显得不那么兴奋,点了点头,淡淡地回:“嗯。”

    眼角都快弯上天了。

    莫冰还没见过她这般喜不自胜的模样,实在忍俊不禁:“你还年轻,怎么就这么想要孩子?”

    现代女性,更别说是女艺人,几个会这么急着要孩子的。

    姜九笙想了想,正儿八经地回答了:“因为我男朋友的基因好。”

    “……”

    对于时瑾的基因,莫冰没话可说了,她说正事:“《帝后》两个月内应该可以拍完,之后半年,你大着肚子,暂时演不了电影,演唱会呢?要推迟吗?”

    按照原定的计划,年初会出四辑,开巡演。

    姜九笙手自然地落在腹部:“推吧。”宝宝更重要。

    确定怀孕了,莫冰觉得她走路都慢了很多,才五周,她就这般小心翼翼的模样,等肚子大起来,还不知道怎么宝贝呢。

    莫冰没意见:“行,你安心养胎。”她看姜九笙,眼里微光流转,似笑非笑,语气玩味,“相信你的经纪人,就算你隐退个几年,复出的时候我照样让你大红大紫。”

    姜九笙从善如流:“那我也尽量不砸了你金牌经纪人的招牌。”

    走廊里,嬉戏的孩童冲冲撞撞,莫冰护着姜九笙走在里侧,突然问道:“你和时瑾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宝宝都有了,她当然是希望越快越好。

    姜九笙不是太在意:“还没想过。”

    她啊,性子懒,满脑子都是时瑾,这些形式问题都不太关心,不过,莫冰是她的好友,又是经纪人,得关心。

    “该想想了。”莫冰建议,“你到底是艺人,未婚先孕不好听,最好在肚子显怀前领证,婚礼什么时候办倒没什么关系,看你们两的时间。”

    姜九笙自然而然地回:“我问问时瑾的意思。”

    莫冰失笑:“不要什么都听他的,笙笙,你得当家做主。”

    大事也好,小事也罢,姜九笙对时瑾几乎有求必应,他说什么,她都依。

    她想想,说:“我大概有点夫管严。”

    莫冰哭笑不得:“大概?有点?”她毫不留情地戳破她,“是完全好不好,可能是你们徐家的基因如此,不仅你,徐青久和景瑟也是,宠夫炫妻的技能满分。”

    姜九笙笑而不语。

    莫冰又问她:“什么时候告诉时瑾?”

    “等我回国再告诉他。”她想亲口告诉他,想看看他知晓时的表情。

    两人正说着,前头有人喊:“笙笙。”

    异国他乡,说的是中文。

    姜九笙抬头,果然是熟人:“常医生。”

    是常茗。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喊她‘笙笙’,她没怎么注意,好像他只有在心理咨询室的时候才会喊她‘姜小姐’,两人相识多年,倒也只是君子之交。

    常茗走过来,穿了一身蓝色西装,搭配黑色衬衫,愈发显得斯文儒雅,他语气熟稔,稍稍带了关切:“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什么大问题。”姜九笙没有多做解释,“你呢?”

    “来参加一个精神心理的课题研究。”

    这时,他身后的护士喊他,说的不是英文,姜九笙听不懂,他与护士交谈了几句,才回眸看姜九笙:“我先过去了。”

    她语气淡淡的,与他道别:“嗯,那再见了。”

    常茗笑了笑,与护士一同离开。

    待人走远了,莫冰才问姜九笙:“你们私交很好?”

    她说:“一般。”

    “他看你眼神有点温柔。”

    姜九笙失笑:“心理医生看谁都温柔。”

    莫冰觉得,她家艺人对男人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两人刚走到医院一楼,身后,常茗追了过来:“笙笙。”

    姜九笙回头:“嗯?”

    常茗手里多了一把黑色的雨伞,似乎跑着过来的,气息有些急:“外面下雨了,你带伞了吗?”

    姜九笙摇头:“车停得近。”

    常茗将手里的伞递过去:“用我的吧,我暂时不用。”

    她迟疑了一下,接了:“谢谢。”

    语气礼貌周到,多了几分距离感。

    他道:“不用客气。”

    道别后,他折回三楼,目光微微掠过方才她走过的那条走廊,尽头只有一个科室,哦,她挂的是妇产科。

    电话响,他看了一眼,很快接起来:“褚先生。”

    褚南天简明扼要:“你在江北?”

    “我在柏林。”

    电话里停顿了短暂时间后,褚南天道:“褚戈偷偷去了江北,现在下落不明,我过两天才到那边,你先注意一下,帮我护着她点。”

    屋外大雨,柏林的冬天很冷,医院走廊里冷气森森,镜片上落了薄薄一层水汽,常茗取下眼睛,绿色的瞳孔里光影细碎。

    他应了褚南天:“嗯,我会尽快回国。”

    天气善变,上午晴空万里,下午滂沱大雨,到了黄昏傍晚,漫天阴翳,冬风凛冽,有少许冰雹夹杂着雪花,飘了满天。

    这个点,江北应该已经深夜了,时瑾却发了视频聊天过来。

    姜九笙不喜欢关门闭户,便开了窗户透气,是以,屋子里开着暖气依旧有些冷,她穿得很厚,还裹上了被子,抱着笔记本窝在床上与时瑾视频。

    时瑾穿着睡衣,也坐在床上,灯开得不够亮,隔着屏幕,光线模糊,越发显得他瞳孔漆亮:“那边很冷吗?”

    “嗯,下雪了。”她把笔记本转了个角度,让时瑾能看到她的窗,还有窗外越下越大的雪。

    时瑾没有什么心情看雪,眉头皱着:“你要多穿一点,不要穿裙子,会感冒。”

    姜九笙笑着点头:“知道了。”她问他,“你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他语气有些沉闷,“很想你。”

    她不在身边,他失眠得厉害。

    姜九笙把电脑端近一点,仔细看他的眼睛,确实没什么精神,显得神色恹恹,她有些心疼:“那也不能不睡觉。”

    时瑾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你呢?”

    她没反应过来:“什么?”

    他语气更闷了,心情很不好:“你还没说你想不想我。”有点烦躁,看不到她,他情绪似乎不受控。

    今天,他摔了两个杯子,砸了一面镜子。

    暴躁易怒,有暴力倾向,他的偏执症,在她不在身边的时候,肆意发作。

    隔着屏幕,她声音温软,带了安抚:“很想很想你。”

    因为她的话,身体里那头叫嚣的野兽消停了一点,时瑾嗓音簌簌,像窗外的风:“笙笙,我想亲你,现在就想。”

    姜九笙拢了眉头:“那怎么办?”

    他嗓音低低的,像哄她:“你靠过来一点。”

    她说好,乖乖把脸贴到屏幕,耳边,有他亲吻的声音,隔着千山万水,隔着电脑屏幕,他亲了她许久。

    他啊……

    她忍不住低笑出声。

    亲完了,时瑾更失落了,更想她了,声音没什么力气,一点都不像平时矜贵清冷的样子,他郁郁寡欢,像博美没吃饱时撒娇的模样:“宝宝,我好像越来越离不开你了,你不在家,我做什么都提不起劲。”

    时医生学会撒娇了,跟徐博美学的。

    姜九笙心里软趴趴的,像泡在柠檬里,又酸又甜,她哄:“乖,再等几天。”伸手摸屏幕里时瑾的头,像摸博美一样。

    他不满足:“你靠过来,我要再亲一下。”

    她哭笑不得,顺从地凑过去,对着屏幕啄了他一下,两人越相处,她越发现她家时医生粘人,尤其是分开的时候,他没安全感,总是患得患失,很难哄。

    “时瑾。”

    “嗯。”

    姜九笙停顿了一下,还是问了:“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时瑾眉头舒展,心情好了一些:“想结婚吗?”

    她回答得很快:“想。”手隔着被子,在腹部轻轻地拂。

    他们很少说结婚的事,因为现在的相处状态,与结婚也没什么差异。

    他没有多想,一贯的纵容:“你想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本来他的打算是在解决秦家之后,不过,他的打算不做数,以她的意愿为主。

    姜九笙有顾虑:“秦家的事还没有结束,结婚也没有关系吗?”

    时瑾靠得近,手拂着电脑屏幕里她的脸,又想亲她了:“没有关系,只要你想做,捅破了天都可以。”

    姜九笙笑了笑。

    她不捅破天,她就要一个时美人。

    “等我回国,我们去纹婚戒吧。”

    他们约定好了,要把婚戒纹在手上。

    “我纹,你不用。”时瑾说,“我后悔了,怕你疼,不想给你纹了。”他想过这个问题,自己肯定见不得她疼,浪漫什么的,还是算了。

    他一个人疼就行了。

    姜九笙想也不想,不同意:“不行,要纹,我不怎么怕疼。”说到这个问题,她突发奇想,冷不丁地来了一句,“以后生宝宝,我要顺产。”

    顺产……

    时瑾的脸色因为这一句话,彻底阴郁了,满身烦躁,眼底情绪惴惴不安:“以后再说。”

    他是医生,知道女人分娩的痛与危险,谈之色变,这是个他想都不敢想的话题。

    江北。

    周一早上,天气大晴,徐老爷子兴致来了,约了几个老伙计一起钓鱼,期间,老伙计们说到他外孙女,一个个都是艳羡得不得了。

    那是当然了,他外孙女可厉害了。

    徐老爷子把钓鱼竿放到一边,给宝贝外孙女打电话。

    “外公。”

    声音真甜,比糖还甜。

    徐老爷子心里熨帖极了,心底的自豪感油然而生:“瑟瑟,我看新闻了。”

    小姑娘声音软软的,贼好听:“什么新闻啊?”

    徐老爷子只觉得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啊:“央视点名表扬你了。”他可劲儿夸,“我家瑟瑟真是太棒了,贼棒贼棒!”

    这个新词,是老爷子刚从微博上学到的。

    景瑟被夸的不好意思,羞涩地笑,还不忘跟着外公夸:“我们队长也很棒的,贼棒贼棒。”

    说到霍一宁,徐老爷子就不是那么愉悦了。

    他拖着调调:“哼~”

    棒个屁,他连外孙女的面都没见着,就把人拐走了!

    想到这里,不爽,老爷子呛了一口冷风:“咳咳咳……”

    景瑟听他咳嗽,好担心的:“外公,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

    瑟瑟是贴心的小棉袄啊,徐老爷子眼珠子转了转,计上心头,捂着嘴,装模作样地开始咳,边咳边诉苦:“咳咳咳……可能吧,嗓子不舒服,胃里也不舒服,吃不下,睡不好,咳咳咳……家里冷清,我孤家寡人,没个关心照应的伴,你们一个个都忙,也没人陪我,你回来了都不来看我……咳咳咳,不舒服,哪都不舒服啊。”说完,咳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这苦肉计,满分!

    这演技,666!

    景瑟心疼老人家了,立马说:“我明天就去看你,外公,你吃药了吗?”

    嘿嘿。

    徐老爷子心里狂偷笑,脸上却一脸痛色,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到他出神入化的演技,清了清嗓子,四十五度角忧郁望天:“要是你能多陪外公几天,不用吃药也行,最好在外公家住上几天……咳咳咳,诶,人老了,身子骨越来越不行了。”

    那股子留守老人的凄惨与悲凉啊,被老爷子刻画得栩栩如生。

    景瑟几乎立马心软:“好吧,我过两天就回家住。”

    嘿嘿。

    老爷子没忍住,把心底的偷笑给笑出声来了:“真乖,嘿嘿。”鱼线动了动,上钩了,他站起来,双手握鱼竿,循序渐进地往外收线,“哎呀,突然觉得身子舒坦多了,胃也不疼了,骨头也不软了,咳嗽都好了。”

    景瑟:“……”

    有种被外公钓了的感觉。

    徐老爷子用力一扯,大笑:“哎呀,好重,是条大鱼。”

    景瑟:“……”

    “瑟瑟呀。”

    “嗯?”

    徐老爷子掂了掂刚钓起来的那条大鱼:“今天我跟老霍通电话,跟他吵了一架。”

    景瑟体贴地问:“为什么呀?”

    说到这茬,徐老爷子又来气了:“老霍居然想让你俩结婚了去帝都定居。”

    想都别想!他宝贝外孙女怎么能去哪远的地方定居!老霍那个老狼狗,跟霍一宁那个小狼狗一样,都是土匪,专叼他家瑟瑟!

    徐老爷子赶紧循循善诱:“瑟瑟啊,你可不能丢下外公啊。”

    然而——

    景瑟get到的重点是:“嗯嗯,我们会尽快结婚,在江北结,原——地——结——婚!”

    徐老爷子:“……”

    欲哭无泪,他没催他们结婚啊啊啊啊!

    晚上,景瑟刚洗完澡,穿着嫩黄的小睡裙,非常乖巧自觉地钻到她家队长的被窝里,等他出浴。

    被子里全是他的气息,她欢喜地直打滚,心里想,今天一定不准先睡着,一定要……

    哎呀哎呀,好害羞。

    她红着脸,钻进被子里了,像只好动的小鹌鹑,在里面拱来拱去。

    霍一宁洗完澡回来,就看见被子里一坨,动来动去,好不欢脱。

    咚!

    景瑟滚到地上来了,哎哟了一声。

    “……”

    霍一宁走过去,连人带被抱起来,放回床上。

    她从被子里钻出一个脑袋,然后伸出白嫩的小手,乖巧地搂住他的脖子,眼睛弯弯的,很亮,像融了一捧清泉在里面。

    “队长。”

    “嗯?”

    她又有点苦恼了:“外公让我回家住。”

    他把她放到床上,还弯着腰,让她抱着脖子:“你住两天,我再接你回来。”

    景瑟不禁想起了白天外公和爸爸的电话:“我怕外公和爸爸打断你的腿,爸爸说不准婚前同居。”爸爸在电话里特别凶,严令她立刻回家,她坐了起来,往霍一宁怀里扎,笑眯眯地在他胸口画圈圈,“不过,我长大了,不听爸爸的话了,听男朋友的话。”

    霍一宁笑着亲她:“让他们打断好了。”

    毕竟,是他拐了他们的宝贝,平心而论,要是谁拐他家的宝贝,他估计不止打断腿这么简单。

    小姑娘睡觉不穿内衣,他被她蹭得难受,往后退了退,揉揉她的头发:“打断腿也要把你接过来,我时间不多,想要你多陪陪我。”

    景瑟不撒手,就往他怀里钻。

    “嗯嗯,只要你没案子,我就天天粘着你。”她仰头,又蹭了蹭,刚洗过的头发没有梳,软趴趴乱糟糟的,她睁着大眼睛,蠢蠢萌萌的那样子,特别像只黏人的小奶猫,软软地问他,“那你会嫌我烦吗?”

    陈湘说太粘人了,男朋友会腻。

    霍一宁没有回答,捧着她的脸亲吻:“明天我调休,可以晚一点起。”

    声音已经哑了。

    她一动,挑起他一身情欲。

    她听得懂他的意思,埋头在他胸口,害羞地点头,他压低身子,亲了亲她耳后,声音簌簌沙哑:“准备好了吗?”

    想要她,特别想。

    呼吸温热,又痒又滚烫。

    景瑟缩了缩,抬起头,眼里有星辰,流光溢彩,羞涩却丝毫不忸怩,小声地说:“我买了。”

    “什么?”

    她不敢看霍一宁的眼睛,埋头嘀咕:“套……”

    太害羞,有点口渴,她喉咙滚了一下,吞口水,继续磕磕绊绊地说:“有、有好多个味道。”声音越来越小,细细弱弱的,跟猫叫似的,“不知道你喜欢你什么口味,我就每种的都买了一点。”

    一说完,她捂着脸,下了床,去把行李箱搬来,然后打开,里面半箱子避、孕、套。

    这是一点?

    霍一宁:“……”

    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妈的,可爱死了。

    “我也买了。”

    “啊?”

    他走过去,直接把人抱到床上,俯身压下去,低头含住小姑娘嫣红的唇,手绕到她后背,将她的裙摆往上拉。

    景瑟小口喘着,眼睛里一片氤氲。

    “霍哥哥,”她糯糯地喊,“关灯。”

    霍一宁笑着亲她的锁骨,抬起她一双修长的腿,放在腰间:“不关,我要看。”

    “……好。”她就纠结了一下,红着脸舔他唇角,“给、给你看。”

    真乖。

    他将她的睡裙脱了去。

    怀里的姑娘,他脱了她的衣服,他日,便要给她穿上最漂亮的婚纱。

    地上扔了一地衣裳,窗外月圆,偶尔飘过几朵浮云,淡淡的白月光从窗台漏进来,落了一地温温柔柔的影子,纯黑色的被子落了一角在地上,到后半夜才被拾起。

    翌日,大晴。

    景瑟醒来时,太阳已经照到了床上,暖融融的,阳光稍稍刺眼,她眯了眯眼睛,睫毛颤了几下才睁开。

    霍一宁正支着脸看她,满眼笑意。

    她伸了个懒腰,滚到他怀里,抱他:“霍哥哥。”

    声音好哑,有点干。

    她正看着他,眼睛里还有水汽,惺忪却带着一丝媚态,明眸善睐,眉目温柔。

    霍一宁低头,唇落在她眉心:“还疼不疼?”她如此模样,又娇又媚,像有只小手在他腹下点了一团火,又开始燎原。

    景瑟小声地说:“不疼。”

    其实是有一点的,不过她幸福地要冒泡泡了,才顾不上疼,抱着他,脑袋顶在他胸口蹭蹭。

    霍一宁扶住她的腰,手掌顺着她的腰往下,她皱了一下眉。

    撒谎,肯定是疼的。

    他不动她了:“乖宝,你别动了,我看看。”

    她就听话了,把手举起来,放在枕头上,一动不动,漂亮的眼睛看着他:“好,我不动了。”

    太乖了,想欺负……

    霍一宁钻进了被子里。

    ------题外话------

    发现我节奏太快了,光速搞事情啊,所以,大搞之前,先发点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