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14:笙笙怀孕,瑟瑟与队长同居

314:笙笙怀孕,瑟瑟与队长同居

        早冬,有风,气流微急。

        枫城飞江北的航班CA3612晚点了半小时,头等舱的过道里,身形窈窕的女孩子正在来回踱步,她穿着黄色的呢绒外套,白毛衣,搭配黑色的雪地靴,戴着粉色猫咪的口罩,只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亮晶晶的,像一闪一闪的星星。

        这看上去就像吃可爱多长大的女孩子,正是景瑟。

        她‘上蹿下跳’有几分钟了,陈湘忍不住说她了:“你干什么呢?走来走去的。”

        她回首,冲陈湘笑眯了眼睛:“我高兴呀。”她很高兴,眼睛都弯成了两轮月牙儿,“马上就能见到我家队长了,好兴奋。”

        兴奋地想跳舞!

        陈湘白了她一眼:“二傻子。”又不是几百年没见过,瞧这没出息的样儿!

        景·二傻子·瑟才不理会经纪人的鄙视呢,继续兴冲冲地在飞机过道上走来走去,像只好动的小黄鸭子。

        后面座位上,长卷发的女孩犹豫了很久,偷瞄了很久,还是上前了,不太好意思地问:“你是瑟瑟吗?”

        景瑟小声地告诉她:“我是。”

        女人很欣喜,不失礼貌地询问:“能给我签个名吗?我弟弟最喜欢你了。”

        哦,原来是粉丝家属啊。

        景瑟落落大方地笑了笑:“好呀。”

        家属小姐姐从包里找了本子,没有翻到笔,就拿了支眉笔,递给景瑟签名。

        她脾气好,声音软软的,眼睛很大,表情有一点蠢,却萌得不行,体贴地问:“你弟弟叫什么名字?我给他to签。”

        好乖呀。

        家属小姐姐对景瑟的印象超好:“我弟弟叫李玄武,玄武门的玄武。”

        景瑟端端正正地写上‘to李玄武’,握笔的姿势很标准,一笔一划,写得很认真。

        又漂亮又乖巧。

        一点明星架子都没有,家属小姐姐越看越喜欢,不像方才那么紧张,笑着说:“我弟弟可喜欢你了,他在公安大学念书,一回来就守在电视机前追你的剧。”

        景瑟抬头,很惊喜的表情:“他是公安大学的?”

        “嗯嗯。”

        她更惊喜了:“那毕业以后也会当警察吗?”

        家属小姐姐也不太确定:“是吧。”

        景瑟笑眯眯地夸赞:“那真是太棒了!”

        “……”

        额,被夸得有点懵。

        景瑟手里还握着眉笔,没签完,就忍不住她骄傲的小表情了:“我男朋友也是警察哦。”

        家属小姐姐:“……”

        怎么突然扯到男朋友了?

        兴奋点来得猝不及防,景瑟开心得不得了,笑得羞涩,眼珠子亮晶晶的,像两颗墨色的宝石,有点不好意思,但又忍不住自豪:“他可厉害了,是最年轻的刑侦队长。”

        家属小姐姐:“……”

        所以,这是被强行秀了一波?

        还不够,景瑟掩着嘴,喜滋滋地分享她的小秘密:“他长得也可俊了,我给你看他的照片。”立马掏出手机,献宝似的给家属小姐姐看,“好看吧,是不是最俊?!”

        屏保上的男人,确实,很俊。

        小姐姐:“……”

        一万吨狗粮,从天而降,不管你有没有防备,就往你脑门上砸。

        “我跟你说——”

        景瑟还没炫完呢,陈湘就喊她:“瑟瑟!”

        她扭头,不开心!还没夸完!十分之一都没夸完!

        陈湘受不了她那个蠢样,脑瓜疼得不行,压着声音催她:“你快点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不能继续夸男朋友,景瑟有点遗憾:“哦。”她赶紧签了个to签,跟家属小姐姐说了再见,才乖乖回到了座位上,问经纪人,“什么事啊?”

        陈湘看了看四周,还好没人偷拍,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景瑟一眼:“你能别像个傻子一样到处炫耀你男朋友吗?”

        她怎么像个傻子了?

        景瑟不服气,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我没有!”她理直气壮,非常自豪地说,“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家队长就是很棒啊。”

        “……”

        说不通了。

        陈湘好心累,深吸一口气,晓之以理:“行,就算是实话,咱低调点可以不?”

        就因为这厮自从公布恋情之后,三句不离男朋友,逢人就夸,因此得了个夫控的名声,宅男粉都掉了一大波了,不过,软妹粉倒是来了不少,还有cp粉。

        对此,景瑟自己也是十分苦恼的:“我也想低调啊,可我忍不住啊。”她叹气,很真挚的表情,“我家队长那么优秀,你叫我怎么忍得住。”

        “……”

        陈湘在原地凌乱了。

        还有那位家属小姐姐也在原地凌乱,看着本子上的to签,一头黑线,嘴巴角抽。

        “to李玄武:

        祝你以后成为我男朋友那样优秀的警察,当然了,我男朋友最优秀!

        景瑟。”

        家属小姐姐:“……”

        见过洒狗粮的,可真没见过这样硬塞的。

        机场大厅,人来人往。

        霍一宁环顾四周,将蓝牙耳麦打开。

        那边,传来蒋凯的声音:“队长,监控拍到了,人已经在机场了。”

        霍一宁压了压棒球帽:“你带人过去,联系安检部门,做好缉拿准备。”

        “是。”

        “腾飞,”他走到登机牌办理窗口,站在排队的队伍里,不动声色地睃视周围,“你让人守住各个出入口。”

        “OK。”

        指令下达完,霍一宁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眼底的冷峻瞬间柔和了:“瑟瑟。”

        “队长,我回江北了。”

        语气听起来很欢喜。

        霍一宁眉宇染上了几分笑意,只是不敢大意,目光始终严阵以待地观望:“乖宝,我在执行任务,等我二十分钟,嗯?”

        景瑟一听,立马正经了,叮嘱:“注意安全。”说完,她就挂电话了,每当这个时候,她电话都挂得很快,很乖,从来不撒娇,不闹脾气,不耽误他。

        挂了电话,她一双笑眼就耷拉下来了。

        陈湘问她:“怎么了?”怎么一秒晴转阴了。

        景瑟眉头紧紧地拧着:“队长在忙。”

        以为她是失落,陈湘就开导她:“所以说,你不要太黏他了,男人不能这样黏的,要收放自如。”

        景瑟用白眼瞟她:“才不是呢。”她揪着心口的衣服,表情很难受的样子,“我是在担心他。”

        好吧。

        懂事的女朋友。

        飞机着陆,停稳了,陈湘把东西收拾了一下:“先下飞机。”

        景瑟失魂落魄,心不在焉地站起来。

        陈湘拉住她:“诶,你戴口罩啊。”

        “哦。”

        机场安检柜台前,排了很长的队,安检员低着头,一个一个查实。

        “证件。”

        正排到队前的男人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到脸,他低着头,把身份证和登机牌递给了安检员。

        身份证放在读取的位置,滴了一声。

        安检员抬头,看了男人一眼,迅速挪开眼睛,说:“请稍等。”

        随后,她拨了电话。

        男人立马察觉到不对,背着旅行包扭头就跑。

        身份证上显示,姓名:邱明,是在逃杀人嫌犯。

        蹲守在安检柜台旁的周肖和蒋凯立马追上去,邱明慌张逃离,推开人群闷头就跑,正好,撞上了赶着登机的旅客,他摔倒在地上,背包掉下来。

        后面,警察已经逼近了。

        邱明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摸出包里的瑞士军刀,张望了一眼,从排队过检的人群里拽出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死死勒住,推出瑞士军刀的刀尖,抵在小孩儿的脖子上:“别过来!”

        人群顿时哗然,小孩儿的母亲急得大喊。

        蒋凯和周肖停在邱明前十多米,不敢步步紧逼了。

        邱明一手抱着小孩,一手握刀,鸭舌帽下一双金鱼眼凸出:“再过来,我先弄死她!”

        几岁大的小孩子,吓得失声。

        霍一宁赶过来,立马拦下刑侦队的人:“全部听令,退后。”他安抚邱明,“别伤害她,你要怎么样我都答应你。”

        邱明神色慌张,回头看了一眼,迅速又转回视线,匕首的刀尖一直紧紧抵着小孩的脖子:“让门口的警察都退开,放我走。”

        霍一宁毫不犹豫,开了耳麦,下令:“所有人听令,停止追捕,全部撤离。”

        门口,便衣警察都站出来,退到一边。

        邱明挟持着人质,一步步后退,机场的旅客都自动退让,避之不及,生怕殃及池鱼,离机场大门越来越近。

        忽然——

        “哎呀。”

        一个戴着口罩的年轻女孩突然从人群里摔出来,像是被什么绊了一脚,跌坐在了地上,包包掉了,化妆品顿时滚了一地。

        正巧,一个罐装的防晒滚到了邱明脚下,他踩到了,脚步一顿。

        蹲在地上捡东西的女孩抬起头,口罩遮住了脸,声音软软的,睁着人畜无害的一双大眼睛:“你能抬脚让一下吗?你踩到我的防晒霜了。”

        邱明低头看地,愣了一下。

        就是这么一下,霍一宁趁机迅速上前,毫不迟疑地徒手伸过去,抓住了邱明握匕首的手腕,不等他反应过来,用力往外扳。

        邱明痛叫了一声。

        霍一宁拽住他的手臂,回身一个过肩摔,把人压在了地上:“拷上。”

        蒋凯和周肖赶紧上前,把邱明制服。

        被挟持的小孩摔在地上,冬天穿得多,倒没摔到,吓得小脸刷白,一落地,哇的一声就哭出来。

        小孩的母亲立马跑过去,心有余悸,直掉眼泪。

        一旁,戴口罩的女孩把掉在地上的瓶瓶罐罐都收拾进包里,又从里面摸出一块白巧克力,递给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孩,声音温软地哄着:“不哭了,要不要吃巧克力?”

        小孩儿吸吸鼻子,带着哭腔,倒没有再哭了:“……要吃。”

        真好哄。

        她笑了笑。

        霍一宁沉声:“景瑟。”

        蹲在地上的女孩立马站起来,挺直腰杆:“到!”

        可不就是景瑟。

        霍一宁脸色沉得厉害:“你在做什么?”

        她眨巴眨巴眼:“我做得不对吗?”刚才她跟队长打眼色了,她来转移视线,队长趁机行动。

        配合很完美啊……

        霍一宁摘了棒球帽,额头全是汗:“抓犯人是警察要做的事,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不知道躲远一点?”

        这么胡来,他恨不得打她一顿!

        景瑟表情有点无辜,很理所当然,一点都不悔改:“可我是警察家属啊,四舍五入也是半个警察。”

        还有理了!

        霍一宁走过去,摘了她的口罩,捧着她的脸,重重亲下去,她还乖得不行,张开嘴,把舌头怯怯地伸过去让他吮。

        他咬了她一口:“下不为例。”

        小姑娘被亲晕了,点头像捣蒜:“嗯嗯。”

        四周都是围观的人,她有点害羞,脸蛋红通通的,眼睛水汪汪的,不好意思,但也不躲,大大方方地给他亲,给他咬。

        见她这般乖巧,霍一宁重话是一句都说不出来了,不忍心训她,舒了一口气:“你刚才吓死我了。”

        万一,邱明把她也挟持了……

        他想都不敢想,压过去,抱着小姑娘的腰,提起来一点,低头就吻住了。

        四周全是人,景瑟没戴口罩,自然被认出来了,许多人起哄,也有许多人拿出手机在拍,她羞怯了,推霍一宁:“队长,有人在看。”

        霍一宁不管:“让他们看。”

        她又推,往后退一点点,回头红着脸对拍照的人笑,怯怯地,却大声地说:“这是我男朋友哦,人民警察,特别帅!”

        说完了,她就乖乖钻霍一宁怀里了,踮起脚去抱他的脖子,把红红的唇送上去,给他亲。

        霍一宁笑,低头,撬开她唇齿,深吻。

        刑侦队的‘单身警犬们’怀着既兴奋又羞涩的心情,看队长直播……

        景瑟的经纪人陈湘掐了掐太阳穴,给公关那边电话,这一波头条铁定跑不了,提前准备一下,尽量把风向给带正了。

        就这样,景瑟带着他男朋友,上了头条,不仅是娱乐板块,还有民生、社会板块,微博被彻底刷爆了,国民女神与警察男友合力制服罪犯,当众拥吻,简直就是大型犯罪屠狗现场。

        不仅景瑟,霍一宁也圈了一大波粉。

        这事,不仅轰动了全网,当天晚上,央视都点名表扬了,国民花瓶女演员景瑟一跃成为正义的化身,成了励志代表。

        这就是后话了。

        江北市局。

        邱明落网,刑侦队第一时间提审了他,他供认不讳,态度很配合,审完了邱明,接着就是秦云良。

        霍一宁亲自审,对方神色一如既往的不耐烦,霍一宁从容自如:“邱明已经落网了。”

        秦云良脸色骤变,眼底惊慌一闪而过,迅速又恢复了常态,强装镇定地反问:“邱明是谁?”

        “还装傻?”霍一宁不急,懒洋洋地坐着,手搭在桌子上,把玩着钢笔,“他已经招了,说你买凶杀人。”

        秦云良嘴硬,振振有词:“空口无凭,这是诬赖。”

        不见棺材不落泪呢。

        霍一宁抬了抬眼皮,慢吞吞的语调:“汇款证明与录音通话都有,铁证如山,你还要抵赖?”

        秦云良绷不住了,脸色彻底变了,惊慌又难以置信,他怎么都料想不到,邱明会暗中留了证据,反咬他一口。

        本来推秦明立坠楼,警方根本找不到证据,这下,邱明落网,他的罪名也板上钉钉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

        “买凶杀人,可能要判个二三十年。”霍一宁停顿了一下,翻开本子,笔尖落下,开始记录,“从现在算起,你多说一句谎话,就多判你一年。”他笑,语气随意,“信不信?”

        秦云良沉默了很久:“秦明立是我杀的。”

        铁证如山,还怎么抵赖。

        霍一宁落笔,记了口供日期:“前因后果,说清楚。”

        秦云良低着头,不像先前那样嚣张不逊,他老老实实地招认:“二十八号那天中午,我收到一条消息,说秦明立手里有我私吞公款的证据。”

        霍一宁手中的笔顿了一下:“谁发的?”

        “不知道,匿名的。”秦云良继续,“我没敢全信,就打电话到秦明立那里确认,我套了他的话,他确实收到了一份机密文件,还说只要交给秦行了,他就有机会翻身,我当时就慌了,骂他过河拆桥,居然出卖我,然后我们在电话里吵了起来,不管我开什么条件,他都不肯缓一缓,非要去找秦行揭发我。”

        秦云良歇了一口气:“当天晚上我就赶去了华南公馆,本来只是想跟他谈谈,让他放我一马,可我没想到他居然拿着文件要去找秦行,我只能拦下他,拉他去了楼顶,他很不耐烦,根本听都不听我解释,我没办法,就趁他不备,把他推了下去。”

        霍一宁问:“那份机密文件现在在哪?”

        “当时太慌张,我怕有人会上来,就把文件袋压在了楼顶的盆栽底下。”

        秦明立坠楼之后,警方就封了华南公馆,也就是说,秦云良到现在都没有看过那份文件。

        霍一宁沉吟思忖了须臾:“继续,买凶杀人的部分。”

        秦云良知无不言:“秦明立住院的第一天,我就派人守在了医院,我以为他活不成了,可他偏偏恢复了意识,我怕他醒过来指证我,就找了杀手帮我杀掉他。”只是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邱明会坑他一把。

        霍一宁放下钢笔,目光直视:“那你为什么还要杀姜九笙?”

        秦云良募地抬头:“什么姜九笙?我只让他替我杀秦明立。”

        表情惊讶,不像是装的。

        “邱明的口供里指出,你花了两百万,买的是两条人命,秦明立一个,还有一个是姜九笙。”

        秦云良一听,立马矢口否认,语气很愤慨:“没有!我没有说过,我跟姜九笙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杀她,不是我,我只要秦明立的命,姜九笙被害跟我没有一点关系。”

        秦云良很配合,全部认了,除了‘姜九笙’遇害一事。

        霍一宁从审讯室出来,汤正义立马过去问了。

        “队长,是秦云良吗?”他在隔壁监听室听了二十多分钟了,还是有点一头雾水,“山寨的姜九笙也被注射了麻醉成分,邱明注射器都保留了,确实是他啊。”

        霍一宁往办公室走:“注射器都保留了,通话记录也有,怎么就偏偏没有保留秦云良让他杀姜九笙的那部分录音?”

        这个雇来的杀手不简单啊,像是有备而来。

        “是哦。”汤正义左思右想了一阵,也就是说,“邱明接了两条人命,但不是一个人授意?”

        “嗯。”

        那问题又来了,汤正义追问:“那要杀姜九笙的是谁?邱明为什么要把两条人命都推给秦云良?”

        霍一宁脚步有些快:“邱明身上背了人命,反正牢底要坐穿,只要开让他满意的条件,谁指示的对他来说都一样。”

        就是说,有人借着秦云良买凶杀人的东风,顺手牵羊地干掉‘姜九笙’,反正邱明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多给点好处,他自然会全部推给秦云良,而且证据都提前备好了,分明是早有绸缪。

        汤正义挠头:“那我们怎么查?”邱明这种八成要判死刑的犯人,铁定撬不开嘴的。

        霍一宁拿出手机,按了个号:“凶手就是要让我们查不出来。”接通后,他说,“苏伏钻了空子,把罪名都推给秦云良了。”

        电话那边,是时瑾。

        他波澜不兴:“我也没打算用法律的手段收拾她。”

        借刀杀人。

        苏伏从来不自己沾血,做事滴水不漏。

        霍一宁嘱咐了句:“这个女人太狡猾,褚南天那批货,你小心。”

        “嗯。”

        挂了电话,霍一宁去了独立办公室,景瑟还在等他,推开门,她正坐在椅子上,捧着本党章在看。

        她不肯跟经纪人走,推了个行李箱,跟他来了警局,天都黑了,她等了快两个小时,霍一宁心疼她,有些自责,走过去抱她:“瑟瑟。”

        景瑟放下书,立马回抱他:“犯人招了吗?”

        “嗯,都招了。”

        她一点怨言都没有,很开心地夸他:“我家队长真棒。”

        懂事得让他难受。

        霍一宁亲了亲她的脸:“我送你回家。”

        她立马说:“我要跟你回家。”她仰着头,呢绒外套里白色的毛衣衬得皮肤更白皙,一双滴溜溜的瞳子漆黑明亮,炯炯有神地看着他,“我杀青了,有半个月的假期,我要住你那,你收不收留我?”

        她这么乖。

        要他命都给!

        霍一宁在她唇上啄了一口,眼里的温柔满得要溢出来:“先给家里打个电话,免得他们担心。”

        她笑眯眯地抱他:“好。”

        傍晚时分,日暮西陲,晚霞没入地平线,华灯初上了。江北与柏林有五六个小时的时差,那边还是下午。

        姜九笙下了飞机,去了一趟下榻的酒店,也没有歇歇脚,拉着莫冰要去医院,一刻也不等,莫冰没法子,联系了熟人,打听到了一家隐蔽性很好的私立医院,她用自己的名字替姜九笙挂了号。

        早孕血检不用空腹,也不需要等很久,莫冰陪姜九笙在医院等结果,来来往往的路人里有不少黄种人,莫冰让姜九笙戴了口罩,即便是异国他乡,也说不准会有人偷拍,还是仔细为好。

        妇产科的护士在门口叫号,用英文重复了一遍:“请问哪位是莫小姐?”

        姜九笙过去:“我是。”

        护士对她微微一笑:“到你了。”

        “谢谢。”

        姜九笙道了谢,往坐诊室去,莫冰陪同她,看她眼睫颤动,笑了笑:“紧张?”

        “对啊。”姜九笙摊开手心,给莫冰看她掌心的冷汗,“拿格莱美大奖都没这么紧张过。”

        莫冰忍俊不禁:“紧张什么,怀上了锦上添花,没怀上就再接再厉。”

        姜九笙没说什么,手自然地放在腹上,目光温柔,清光徐徐,她倒是很希望能怀宝宝呢。

        推开诊室的门,医生是个女人,白种人,年纪不大,戴了无框的眼镜,蓝色的眼睛,长相很温和,对姜九笙笑了笑:“请坐。”

        “谢谢。”她坐下。

        女医生手里拿着检查报告,轻声询问:“莫小姐,请问你结婚了吗?”

        因为是公众人物,莫冰便用了自己的名字给姜九笙挂了号。

        姜九笙大抵明白女医生话外的意思了,笑着回:“还没有,不过,我们很相爱。”

        女医生推了推眼镜:“那恭喜你,你怀孕五周了。”

        ------题外话------

        我经常卡文,所以,建议你们不要太早刷,九点半后吧,不卡我就会早点。

        推荐雨凉的文《锦绣红妆:恭迎王妃回府》

        穿越成一个小孤女,古依儿认了,吃百家饭长大,她也认了,可四方邻里七姑八婆也太好心了,连婚事都替她操办完了。

        虽然这个夫君是捡来的,但七姑八姨说,“三儿啊,你甭管别人怎么想,反正拜了堂、成了亲、入了洞房,他就得对你负责。不管好歹,他成了你的相公,就得负责养家糊口,你跟着他,怎么都不会再挨饿受冻的。”

        古依儿,“……”

        然而,这个夫君还没靠上一天,人就跑了。

        再见面时,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逃跑夫君竟然是权倾朝野的昭陵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30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