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13:怀孕之小时瑾在去幼儿园的车上

313:怀孕之小时瑾在去幼儿园的车上

        秦云良涉嫌谋杀,暂行拘留。

        拘捕次日,刑侦队就提审了他,副队赵腾飞亲审,周肖协同。

        “十二月二十八号晚十点五十左右,也就是秦明立坠楼的时间点,你在哪?”

        秦云良昨夜就见了律师,之后便一派胸有成竹,很有底气,回答警方问题的语调都是飘的:“在华南公馆。”

        赵腾飞心里骂了句狗崽子,面上依旧耐心:“当然知道你在华南公馆,我问的是你具体在哪?”

        秦云良倒不耐烦了,语气嚣张:“你们不是问过了,我在公馆外面打电话,秦三夫人可以给我作证。”

        睁着眼说瞎话,还理直气壮。

        赵腾飞把面前A4纸打印的资料推过去:“这是你的通话记录,秦明立坠楼前后的二十分钟里,你并没有接到或者拨出过任何电话。”

        秦云良就扫了一眼,看都没仔细看,一副无关紧要的态度:“可能是秦三夫人看错了,以为我在打电话,我又刚好记岔了,一天那么多电话,我哪记得几点几点。”他反问,“这有什么问题,我在外面玩手机不行吗?”

        推得一干二净,秦家人的心理素质,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赵腾飞也不奇怪,料想到了他会是这个态度,不紧不慢地继续:“苏伏确实看错了,我们已经给她做过第二次笔录了,她说当时天太黑,不确定是不是看到了你在楼下。”

        秦云良挑眉:“所以?”

        赵腾飞直视他的眼睛:“所以你的不在场证明不成立,你有作案时间。”

        他脸色稍变,一口否认:“我没有推他。”

        赵腾飞从善如流地接了:“你既然没有推他,那么那个时间段,你在哪?”

        秦云良几乎不假思索就回答:“我渴了,在厨房喝水。”

        “有谁可以给你作证?”

        秦云良嗤了一声,不耐:“我喝个水,还要有人作证?”

        赵腾飞从容不迫地追问:“也就是说,空口无凭?”

        秦云良把手放在桌子上,手铐抵着桌面,身子前倾:“警察同志,你当我不懂法啊,我只有自证,没有旁证,顶多就是提供不了不在场证明,可这不能说明我就是凶手,你们警察要做的是找出我是凶手的证据,而不是让我来找我不是凶手证明。”他直起身子,往后靠,扬了扬嘴角,语气挑衅,“你们警方,有证据吗?”

        呵,还是个老油条,懂的不少。难怪气焰嚣张,原来知道警方没有直接证据,有恃无恐呢。

        赵腾飞也不跟他急眼,有条不紊地继续:“我们的确没有你行凶的证据,不过,我们警方有你私吞秦氏二十三个亿的证据。”

        秦云良嘴角的笑顿时收了,脸阴沉下来:“这是我们秦家的家事,和这件案子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赵腾飞看着对面脸色忽变的犯罪嫌疑人,“秦明立坠楼的当天下午三点,你和他在电话里大吵了一架,争论的原因就是这二十三亿。”

        秦云良不以为意:“那又怎么样?”

        “秦明立刚被秦行夺了权,急需要一个表现的机会来翻身,刚好,他知道了你中饱私囊的事,于是就想捅到秦行那里以博好感,你得知后先与他协商。”赵腾飞不缓不慢地喝了口水,继续,“最后协商未果,所以你杀人灭口,推他坠楼。”

        秦云良冷笑了声,大喇喇地靠躺着椅背,语气轻佻又桀骜:“现在的警察都是业余编剧吗?这么会编故事。”他眯了眯眼角,睨着赵腾飞,“别跟我说这些推测的东西,你们有直接证据吗?”

        想必和律师通过气了,笃定了警察没有能给他定罪的直接证据。

        赵腾飞是个好脾气的,可遇上这种杀了人还嚣张得不行的犯人,除了想打,只剩想揍了:“作案时间你有,杀人动机你也有,你是最大嫌疑犯。”

        秦云良面不改色:“那就去证明我这个嫌疑犯有罪啊。”

        我靠!

        审讯室旁的监听室里,汤正义都人忍不住骂了句粗:“真他妈嚣张。”

        蒋凯瞅着单向可视的玻璃那边:“仗着我们没直接证据呗。”

        总有这种钻法律漏洞的犯人!

        好生气哦!汤正义扭头:“队长,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苏伏和秦云良合谋?”他福尔摩斯上身,端着高深莫测的表情,“你看哈,苏伏都给他做为证了,他俩很有可能狼狈为奸。”

        霍一宁坐着,目光懒懒,看着审讯室那边,手里拿了支笔,漫不经心地转着:“如果是盟友,秦云良落网了,苏伏就会是从犯,你觉得苏伏会蠢到把自己拉下水?”

        汤正义不清楚哦,不过,时瑾boss说,苏伏是个奸诈的,应该不蠢吧,然后队长还说:“秦云良还不够格当苏伏的盟友。”

        苏伏是食物链最顶端的猎手。

        既然不是盟友,汤正义想了想,有点不能相信:“那苏伏是清白的?”

        不是吧,一看就是个修炼成精的妖怪啊。

        汤正义怎么都觉得她是个妖魔鬼怪,想不通了:“那苏伏干嘛要给秦云良做伪证?难不成真眼瞎看错了?”

        夜黑风高的,苏伏改口供说是看花了眼,警方也推翻不了她啊。

        霍一宁用笔帽那端指了指单向玻璃那头的的秦云良:“不能当盟友,但可以利用。”

        同盟,可没有利用来得高明。

        “怎么利用?”

        “秦云良中饱私囊都两年了,秦明立也没发现,偏偏在他刚被夺了权就拿到了秦云良的把柄,不是太巧了吗?”

        是呀,好巧哦。

        汤正义搜肠刮肚地想了想,用上他所有的智商,想通了一点点:“队长你是说这把柄是苏伏给秦明立的?”智商捉急,又卡住了,“可为什么呀?苏伏和秦云良有什么仇?为什么要把他的把柄给秦明立?”

        霍一宁抱着手,单向玻璃上倒映出一张轮廓分明的侧脸,指挥若定:“她和秦云良没有仇,和她有仇的是秦明立。”

        啊?

        懵了懵了,容他缓缓。

        噢,他只觉得脑瓜疼。

        一旁的蒋凯毫不客气地嘲笑表情纠结的汤正义:“你这智商,借刀杀人,了解一下。”

        借刀杀人……汤正义冥思苦想,哦,苏伏想杀秦明立,所以把秦云良的把柄给秦明立,让秦云良去杀人灭口。

        不过——

        汤正义又有问题了:“那苏伏干嘛帮秦云良作伪证掩饰罪行啊,秦云良被抓了她不是更好吗?案子结了她就一劳永逸了。”

        霍一宁关了监听,起身:“因为苏伏也有不能被挖出来的把柄,藏在这个案子里。”

        汤正义:“……”

        靠!他又懵了!

        妈的,高智商罪犯在碾压他身为刑警的智商啊,可是,他前天听副队说,这盘棋都是时瑾下的,他才是幕后的操盘手。

        所以,时瑾他丫的到底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刚好,霍一宁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他接起来:“喂。”

        说曹操曹操到,妖魔鬼怪时瑾说:“我是时瑾。”

        估计是怕被监听,时瑾用的并不是自己的号。

        霍一宁对答如流,也回了一句:“我是霍一宁。”

        时瑾氏对白,先问候,然后,开门见山:“秦云良雇的那个杀手找到了,地址我发给你。”

        “这么快?”这才一天不到,就被时瑾逮出来了。

        他云淡风轻:“用了点手段。”

        不用问,肯定不是什么好手段,一般来讲,直接粗暴又快速的办法,多半是野路子。

        霍一宁对这厮不走征途已经司空见惯了:“谢了。”

        时瑾客气:“不用谢,我并不是帮你。”

        “……”

        霍一宁笑骂了句,说到底,这些幺蛾子全是时瑾一个人捅出来的,他倒好,独善其身,看着秦家那一窝自相残杀咬来咬去。

        秦明立是罪有应得,杀人贩毒死不足惜,可时瑾,到底也不是良善之辈,大善大恶的那一套世俗衡量标准,好像不太适合时瑾,不是非黑即白,他是既黑又白,亦邪亦正。

        时瑾挂了霍一宁的电话,去了衣帽间。

        姜九笙上午的飞机,飞柏林,正在收拾行李,她蹲着,在找外套,见时瑾进来,她问:“几点的飞机?赶得及吗?”

        他走过去:“不用赶,飞机都是你的,你想什么时候飞就什么时候飞。”

        因为她还在装病期间,是以,时瑾安排了私人飞机,姜九笙倒是第一次这般享受:“有种被霸道总裁包养了的感觉。”

        时瑾纠正:“钱都是你的,是我被包养了。”

        她笑。

        他搂住她的腰,把她抱起来,放在了玻璃衣柜上:“你坐这,我帮你收拾。”然后放下她,去给她收拾衣物。

        这季节,柏林很冷,时瑾给她带了最厚的外套。

        姜九笙坐在柜子上,看他忙前忙后地给她收拾,心里暖融融的,又有点发酸“不想带行李了,就想把你带去。”

        时瑾哄她:“我周五就去接你,忍几天。”

        他走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亲,抱起她,往旁边的柜子上挪了挪,然后从柜子里拿了她贴身的衣服,用干净的真空袋装好,慢条斯理的动作,他低着头,长长的睫毛安静地落着,神色专注。

        光是这么看着他,都赏心悦目得不行。

        她家时医生,真贤惠。

        “时瑾,你觉得我能拿奖吗?”她笑着随口问他。

        时瑾抬头看她,表情很认真:“能。”

        她坐在柜子上,纤细的小腿晃了晃,好整以暇地瞧她的时美人:“你怎么这么肯定?”

        他说:“我走了后门,提前知道结果了。”

        “……”

        她就随口一提,他猝不及防就扔了个惊喜。

        姜九笙哑然失笑:“那这次我要好好准备获奖感言。”

        时瑾把她原先装进行李箱的裙子都拿出来,换成厚厚的裤子:“别的都无所谓,一定要提我。”

        姜九笙好笑地看着他把稍微露一点的衣服一件不剩地挑出来:“为什么?”

        他一本正经地说:“要让国外的朋友也知道,你有男朋友。”

        这个理由,她很喜欢的。

        她跳下柜子,跑过去抱他,不肯撒手,缠着他,他走哪,她就抱着跟到哪。

        时瑾无奈,笑着揉揉她的头:“乖,收拾完再抱。”

        姜九笙仰头,笑得眼睛弯弯:“不要。”她抱住他的腰,怎么都不撒手,“没抱够,得把分开的五天都补回来。”

        时瑾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下,暂且放下手上的事,拿出手机,拨了个号,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一只手拿手机:“秦中,把航班推迟到下午。”

        那边简短应了。

        姜九笙仰着头,不知何故。

        时瑾挂了电话,把手机随手扔在柜子上,双手揽住她的腰:“光抱你还不够。”他把她打横抱起来,去了房间。

        要分开五天,他舍不得她,要得有点狠。

        房间里窗户拉着,有些暗,姜九笙没力气,窝在他怀里,被子里很暖,她懒洋洋地半趴着,不愿意动,不困,就是有些身体发软。

        时瑾拂开她脸颊的发,情欲未散,声音微哑:“宝宝。”

        “嗯。”她睫毛颤了颤,桃花眼勾着,晕开浅浅的红。

        他俯身在她耳边,声音很轻:“你的例假又推迟了。”

        “总是不准。”她翻了个身,手伸到了被子外面,小声咕哝,“怀孕几率会不会小很多?”网上这么说的,例假非常不准的女性,相对来说,怀孕几率可能会小。

        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臂上,有他亲吻后的痕迹,淡淡的红痕。

        江北冬天微冷,她不喜欢开暖气,他怕她受凉,把她放在外面的手放回被子里,地上扔了一地衣服,肌肤相贴,他呼吸有些乱,把她抱进怀里,回她的话:“你例假不准,排卵期会不确定,所以,”

        她抬头:“所以?”

        时瑾笑:“频率可以适当多一点。”

        他将被子拉高,盖住了与她紧紧相缠的身体。

        时瑾很会求欢,姜九笙对他基本有求必应,这么一折腾,闹到了下午三点多,他没有去送她,去了就回不来了,必定要跟着她走不可。

        私人飞机上,除了姜九笙和莫冰,还有助理小麻与秦左,配了六个空乘,为了不打扰到姜九笙休息,小麻和秦左都在隔壁舱。

        姜九笙一上飞机,就闭目养神,神色恹恹的样子。

        莫冰坐她旁边,把毯子给她盖上,瞧了瞧姜九笙,脸色不错,就是没什么精神:“你怎么一上飞机就睡?”

        她没睁开眼,懒洋洋的模样:“我有点困。”

        飞机从上午十点推迟到下午三点,莫冰又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女孩,哪会不知道这两人在家做什么:“谁让你们不节制一点。”

        “……”

        姜九笙睁开眼,窘。

        她脸皮薄,不经逗,莫冰故意打趣她:“外科医生的技术是不是很棒?”

        “……”

        姜九笙脸红了,耳朵脖子都红了。

        平日里淡定自若的人,这会儿像个手足无措的小姑娘,莫冰乐此不疲,揶揄:“老实说,时医生是不是到了床上就很禽兽?你和他在一起之后,锁骨都没露过,总有吻痕。”

        虽说是开玩笑,不过,莫冰觉得时瑾就是那样的人,占有欲太强。

        姜九笙经不住调侃,笑着讨饶:“好莫冰,饶了我吧。”

        莫冰也不说她了,笑得意味深长。

        这时,飞机起飞,有些微微颠簸,姜九笙蹙眉,脸色不太好,抿着唇,唇色白了两分。

        莫冰询问:“怎么了?不舒服?”

        姜九笙摸到旁边放的矿泉水,喝了一口,压下喉咙里上涌的胃酸:“有点晕,想吐。”

        莫冰扶她坐起来一点,给她后背垫了个抱枕:“你不晕机啊,是不是胃炎犯了?”

        她摇头,有些反胃,又喝了一口水。

        莫冰瞧了她一会儿,想到什么,脸色稍稍严肃了:“笙笙,你和时瑾是不是在备孕?”

        她点头:“嗯。”

        莫冰这么一提醒,她也想到了,眉宇舒展,目光亮了三两分,灼灼桃花开在眼底,心情瞬间愉悦了。

        莫冰比较谨慎,仔细询问:“你上次例假是什么时候?”

        “上个月十九号。”姜九笙说不清什么情绪,坐云霄飞车似的,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可我例假一向不准。”

        怀孕这件事,莫冰多少比她有点经验:“我看你这几天总犯困,胃口也清淡,下了飞机我们先去一趟医院。”手放在她腹上,莫冰笑,“笙笙,你这,或许多了个小时瑾了。”

        姜九笙也摸摸自己的肚子,笑了:“若真这样,那就好了。”

        ------题外话------

        今天这个章节名妙不妙?

        卡文啊,每次卡文我就乱来,不该这时候怀孕的,都是卡文的锅!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30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