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04:时笙亲热恩爱,山寨笙要被搞(二更

304:时笙亲热恩爱,山寨笙要被搞(二更

        时瑾在她后背垫了个枕头,夜里,音色低沉,格外温和悦耳:“我已经派人过去接应了,很快便能把人带回来。”

        她点头,凑过去,在他脸上轻轻地亲。

        “辛苦你了。”

        这几天,她睡不好,时瑾一样不能安寝。他不爱管别人的事,如此周旋费心,都是因为她。

        她好像总是让他受累。

        时瑾伸出手,冰凉的指腹落在她皱着的眉心,轻轻地揉:“你不要自责,笙笙,事情的源头是我,秦家的事,缉毒的事,都因我而起,是我把你和你的朋友拉进来的。”

        这件事,和秦家脱不了干系,归根结底,他才是祸端,是他亲手把她拉进了这潭沼泽里,她的生活本该顺顺遂遂,平淡又安稳的,因为他,风起云涌,没有一天安生。

        姜九笙摇头,不赞同他的话:“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你再强大,也是个普通人。”

        她摊开手掌,覆在他手心里,指尖拂过他修长的骨节,低着头,看他的手,她娓娓低语。

        “可能别人都觉得你很厉害,你无所不能,或者,你只手遮天。”她抬头,看时瑾的眼睛,“可我跟他们不一样,我只把你当我的爱人,不论是非对错,我最在乎的,始终还是你。”

        所以,管他祸端是什么,她想得很简单,既然选择他,就陪他荣辱与共,陪他腥风血雨,风起云涌也好,平淡简单也好,认他,认命。

        她总是有这样的本事,三言两语,让他生,让他死,让他死里逃生。

        “笙笙,再等一等。”时瑾声音低哑,眼里的光柔软得一塌糊涂,“就快结束了,等尘埃落定,世上再没有秦家六少,我只当你的时瑾。”

        她点头,张开手。

        时瑾抱住她,轻轻地吻在她唇上。

        翌日,云淡风轻,气温稍稍回升一些,初冬的太阳,有点懒倦,洋洋洒洒,不烈,揉着风。

        一大早,谢暮舟大师就牵着狗,带了汤去医院,谢荡就喝了几口,好敷衍啊。

        谢大师苦口婆心地劝,好说歹说地哄:“荡荡,再喝点。”

        谢荡还戴着那顶粉色渔夫帽,没什么精神:“没胃口。”

        连着几天,他都这个样子。

        谢大师很担心,总觉得他儿子瘦了好多,耳提面命:“没胃口也要吃,你还在长脑子,不吃东西营养会跟不上。”

        “……”

        长个屁脑子!

        谢荡白了他爹一眼,问:“谈墨宝还没有消息吗?”

        谢大师摇头,见谢荡神色黯然,赶紧又安慰他:“我昨天在东大街给墨宝算了一卦,算命说她福大命大,将来还会有儿有女、有猫有狗,福禄双全,长命百岁。”

        他真没瞎掰,真去算了命,三十块呢。

        谢荡一副‘信你个鬼’的表情:“算命的还说什么?”

        当时算命的老婆娘来喊他吃饭,匆匆忙忙也没说两句,谢大师面不改色:“算命的还说,她的另一半是个艺术家,公公是个大师。”

        咳咳,这一句是他自个儿添的。

        谢荡瞅着他爹:“所以,她要嫁给我们汤圆?”

        谢大师:“……”

        汤圆:“嗷!”

        儿大不由爹啊,谢大师叹了一声:“你就别担心了,好人有好报,墨宝一定不会有事的,来,先喝口猪脑汤。”补补脑子。

        谢荡就是不喝。

        这熊孩子!

        刚好:“笙笙来了。”谢大师扭头告状,“快,管管这小子,他不吃东西。”

        他收了这么多弟子,谢荡最怵老十三。果然,姜九笙一来,谢荡眼神都乖了不少,不像个大爷了,像个面对班主任的小学生。

        她说:“有墨宝消息了,她现在安全。”

        谢荡无精打采的神色立马变了:“人在哪?”

        “在国外。”姜九笙走过去,把病床的倾斜度往上摇了一点,扶着谢荡让他靠着枕头,“已经让人去找了,你别担心,先吃东西。”

        谢荡放心了,然后,就乖了。

        虽然有点嫌弃,还是伸出了手:“把汤给我。”

        谢大师倒出来一碗猪脑汤,端给他。

        他喝了一口,嫌弃地直皱眉头:“明天能不能换种口味?我不喜欢猪脑。”

        谢大师果断拒绝,很坚持:“那怎么行,以形补形,你要多补脑子。”

        “……”

        谢荡懒得跟他争,瞧了姜九笙一眼,还是认命地捏着鼻子一口干了,喝完了把碗递给他爹。

        谢大师接过碗,知道谈墨宝安全,心里的大石头也放下了:“那个算命的算得真准,我就说嘛,墨宝那孩子福气大。”

        谢荡问了句:“东大街哪个算命?”

        谢大师哟了一声:“你也要去算一卦?”

        谢荡脸上大写加粗的‘你开什么玩笑’,他说:“我要去砸了他的摊子。”

        “……”

        这孩子,人家养家糊口也不容易!

        “还有,”

        气压有点低,谢荡冷着一张俊脸。

        这是公主病发病的前兆啊!谢大师眼皮跳了一下:“还有什么?”

        谢荡小暴脾气了:“你什么时候给我换个帽子?!”

        谢大师不做声,心想:干嘛要换,粉色多好看啊,荡荡还没出生那会儿,他就想要个小公主了,心里一直有个粉色梦。

        换帽子的事还没完呢,隔壁病房摔断腿的那个小娃娃能下地了,一瘸一拐地蹦?过来,有点小羞涩的看着谢荡:“阿姨,我妈妈做了曲奇饼,你要尝尝吗?”

        男孩子嘛,从小就是大猪蹄子,腿瘸了都阻挡不了他蹦到漂亮‘姑娘’身边。

        谢荡嘴角一抽,粗着嗓门:“老子是你大爷!”

        漂亮阿姨突然变成了怪蜀黍……

        “妈妈!”

        小男孩哇的一声,被吓哭了。

        中南,秦家。

        那批货的交易时间定了,便是这两天,秦家看上去倒是安静,一如往常,连着一周,时瑾面都没有露。

        秦行把秦明立叫来书房:“事情都安排妥当了?”

        “已经都安排好了。”秦明立有所顾虑,“就是褚南天那里,恐怕要得罪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时瑾被算计进来了,那批货,也不可能保得住。

        褚南天根本不知道这是个诱饵,要是知道,怎么可能陪秦家玩,警局都惊动了,很难独善其身。

        “事后我会跟他谈,所有损失,我们秦家全部担。”语气不容置喙,秦行自有打算,不想多做解释。

        这批货量很大,不仅是钱的问题,还有可能和褚南天交恶,断了整条货源都有可能。秦明立觉得可惜:“一个时瑾而已,代价会不会太大了?”

        秦行怒目:“你懂什么!”他不耐烦,“你出去吧,交易那天,你就看好时瑾,其他的不要多管。”

        “我知道了。”

        秦明立退出去,低眉垂眼,遮住眼底的情绪。

        门口,苏伏推门进来。

        秦行立马问她:“警方那边都联系好了?”

        苏伏颔首,走过去,自然而然地给秦行斟茶,细细说来:“刑侦一队没有我们秦家的人,只能从缉毒队下手。”

        秦行思前想后,吩咐:“事成之后,善后工作你亲自接手,绝对不能让时瑾看出问题。”

        苏伏说好,笑着反问:“我办事,爷还不放心吗?”

        自然是放心。

        整个计划,连老二都不知道,除了秦行自己,苏伏是唯一一个知情者。

        书房里的灯一直亮着,秦行和苏伏密谈了很久,就是隔音太好了,就是贴着门,也只能听见一个模糊的字眼。

        秦霄周使劲把耳朵往门上压。

        “四少——”

        他扭头,手指按唇:“嘘!”赶紧摆手,用嘴型赶人,“下去下去。”

        下人挠挠头,退下了。

        秦霄周继续把耳朵贴在门上,又听了几分钟墙角,默默地撤了,出了主宅,立马给狐朋狗友拨了个电话。

        “华子,那个什么渺的,给我弄过来。”

        唐少华明知故问,笑得贱兮兮的:“什么什么渺啊?”

        装你妹!

        秦霄周不耐烦:“像姜九笙的那个山寨货,马上给我弄过来!”

        唐少华在电话里吹口哨,可劲儿调侃:“干什么?你秦四少不是瞧不上人家山寨货吗?弄给你干嘛?”他装模作样,语重心长,“老四啊,你老实说,是不是想玩弄山寨妹妹的感情?”

        秦霄周哼了一声,纨绔大爷不要脸得很:“玩弄你大爷,老子闲得蛋疼,不行?”

        唐少华从善如流:“行,你素了这么久,是该蛋疼了。”

        秦霄周绷着脸,赐了一个字:“滚。”

        唐少华回:“喳!”

        电话挂断了:“嘟嘟嘟嘟嘟嘟……”

        秦家与褚南天的交易定在十二月二十七,交易地点沧江码头七号仓库,时间,下午两点。

        十二月二十六号晚,月朗星稀。

        房间里,欢爱的气息还未散去,亮着一盏床头灯,窗户开了很小一条缝,挡光的窗帘被风吹着卷起来,一缕月光铺进来,洒在地上,落了一地衣服。

        姜九笙没什么力气,被时瑾抱起来,放在了身上,还在小口地轻喘,眼里水蒙蒙的,稍稍染着尚未褪去的情潮,脸上带着淡淡的绯色。

        时瑾手放在她光裸的后背,轻拍着,在她耳边咬字,情欲未歇,低哑的嗓音性感:“还要吗?”

        她把脸埋在时瑾肩上,摇头:“不要了。”她蜷了蜷脚趾,“累。”

        声音很哑,带着几分媚。

        时瑾抱着她,翻了个身,把人放在怀里,亲了亲她平直锁骨上的痕迹:“你睡。”

        她被他折腾得没力气,眼皮有点重,蹭了蹭,咕哝了句:“要洗澡。”

        他笑:“知道了,我帮你洗。”

        掀开被子,他起身,弯腰去捡衣服,床头的灯打在他后背,两道红痕明显,是他缠着她做得狠时,她抓的。

        知道她害羞,时瑾去了拿了浴巾,把人包着抱进了浴缸,她没力气,随他怎么弄,水温有些热,蒸得皮肤泛潮,她胸前,一颗一颗小小的痕迹,越发明显。

        时瑾欢好的时候,喜欢咬她,不疼,慢慢厮磨,在她身上添很多他的记号。

        “宝宝。”

        他在耳边喊她,她睁开眼:“嗯?”

        浴室里水汽很大,他瞳孔有些红,不像平时那样清润,颜色灼灼,他压低着声音,向她求、欢:“再做一次。”

        她还没说话,他便含住了她的唇。

        她推他。

        他把她抱起来,按在了墙上,打开淋浴的喷头:“明天哪都不要去了,在家睡觉。”

        “为什么?”

        他抬起她的腿:“因为今晚我不打算放过你。”

        话落,身体压过去,一点都不温柔。

        从浴室,到卧室,又回浴室,今晚,他似乎特别放纵,可能,他打定了主意不让她早起出门。

        结果也确实是这样。

        姜九笙一觉睡到了中午,醒来,时瑾不在家,桌上的早餐早凉了,杯子下压了一张便签纸,时瑾的字体漂亮。

        “我帮你叫了午餐,在家等我,不要出门。”

        “时瑾留。”

        为什么非不让她出门?姜九笙隐隐有些不安。

        半个小时后,秦氏酒店的人过来送午餐,姜九笙还没用完餐,医院的电话打过来了:“您好,请问是姜九笙小姐吗?”

        她回:“我是。”

        电话里礼貌又干净的女声平铺直叙地说:“这里是脑外科,408的病人病情有变,请您立刻来一趟医院。”

        408,是谢荡的病房。

        ------题外话------

        月票啊月票!

        明天恢复一更,字数六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30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