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300:光头荡荡上线,车祸真相揭露(二更)

300:光头荡荡上线,车祸真相揭露(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里起风了,后半夜,乌云闭月,天色昏暗。

    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振动。

    时瑾睁开眼,拿了手机起身,掖好被角,去房间外面接听。

    “喂。”

    陌生的号码,那边,是陌生的女声。

    语气却很急:“时先生你好,我是谢荡的经纪人宋静,很抱歉打扰你了。”

    时瑾按亮了走廊的灯,他靠着墙,将声音压低,垂着眼,眉头微蹙:“宋小姐,有事吗?”

    宋静语速很快,带着几分恳切的意思:“笙笙的手机关机了,能让她接听一下电话吗?”

    睡觉前她关了手机,这才打不通。

    时瑾看了一下时间,零点了。

    他问:“能否先告知我何事?”

    宋静简单叙述了一下情况:“谢荡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抢救,谢大师签完字状态就不太好,我怕老人家有什么事,又劝不住他,能不能让笙笙过来一趟?”

    时瑾眉宇微拧:“情况很严重?”

    宋静语气凝重:“不太好,还在做开颅手术。”

    “我们半个小时后到。”

    挂了电话,时瑾回了房间,按亮了床头的小灯,俯身叫醒姜九笙。

    “笙笙。”

    他压低身体,在她耳旁轻声喊:“笙笙。”

    姜九笙睁开眼,刚睡醒,眼神惺忪:“嗯?”

    “我们去一趟医院。”

    她清醒了,坐起来:“怎么了?”

    时瑾说:“谢荡出车祸了。”

    半个小时后,时瑾和姜九笙赶来了天北医院。

    手术室外的灯亮着,宋静站在门口,愣愣地看着灯,外套上还有血,谢暮舟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精神恍惚,走廊的灯昏暗,有些阴冷。

    走近了,除了刺鼻的药味,还有淡淡的血腥气。

    宋静抬头:“来了。”

    姜九笙上前:“情况怎么样了?”

    宋静摇摇头,脸上还沾了血迹,没来得及清理,整个人血迹斑斑的,很狼狈,说:“还不知道,手术还没结束。”

    时瑾站在姜九笙身后,问:“报警了吗?”

    “已经报警了。”宋静亲眼见了现场,脸色很差,到现在都没缓过劲儿来,“不过谢荡停车的那个巷子偏僻,可能没有摄像头。”

    因为是公众人物,怕有狗仔跟拍,谢荡才故意把车停在了偏僻的巷子里,谁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故。

    姜九笙坐到谢暮舟身边:“老师。”

    安慰的话,不知道怎么说,她同样惴惴不安,手心全是汗。

    “笙笙,”谢暮舟抬头,眼眶发红,“我们荡荡他……”他哽住喉,“荡荡要是有事,我可怎么办?”

    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老来得子,谢荡是他的命。

    姜九笙把护士送过来的毯子盖在老人家腿上:“不会有事的。”

    谢暮舟点头,也说不会有事,说他家荡荡命大,小时候就上天入地搞飞机炸桥梁,皮实得很,是个骨头硬的。

    手术历时五个多小时。

    凌晨五点左右,手术室的灯才暗,门打开,脑外科的赵主任出来了。

    谢暮舟拄着拐杖,起身起得猛,身体晃了几下:“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赵主任先说了句‘放心’,然后才解释:“情况已经稳定了,还要后续观察,七十二小时内恢复意识了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那要是没恢复意识……

    赵主任知道老人家不放心,便又宽慰了一句:“一般都能醒过来。”

    谢暮舟稍稍放心:“谢谢医生。”

    “不客气。”赵主任这才看向一直站在姜九笙身后的时瑾,“时医生和病人认识?”

    时瑾道:“是家属。”

    赵主任明白了,心外科的时医生都这么说了,自然是要好好照应一番。

    手术后,谢荡转去了重症监护室,其实情况不算糟糕,赵主任特地让人转过去,并嘱咐科室的值班医生和护士,要仔细看着。

    这会儿,天翻鱼肚白,窗外已经微亮了。

    姜九笙怕老人家人体熬不住,劝:“老师,我和时瑾在这里守着,你去歇一会儿。”

    谢暮舟摇头,拄着拐杖往重症监护室里去:“我去看看荡荡。”

    一宿下来,谁也没睡。

    第二天早上九点,时瑾还有手术,回了心外科。

    九点半左右,霍一宁过来了一趟,是为了谢荡的案子。谢暮舟年纪大了,姜九笙怕他身体扛不住,支开了他,只有她和谢荡的经纪人宋静在。

    “巷子里没有摄像头,路面上有明显的加速痕迹,应该不是普通的肇事逃逸。”

    不是普通的肇事逃逸,那就可能是谋杀。

    霍一宁补充:“另外,听酒轩门口的摄像头拍到了谢荡,当时还有个人和他一起。”

    说到这,宋静突然想起来了:“我给忘了。”她神色骤变,“还有后援会的副会长。”

    她见到谢荡的时候,他躺在血里,头上脸上全是血,整个人都被吓得魂不附体,一晚上忙前忙后,谢荡到现在都没脱离危险,她完全忘了还有个同行的人。

    姜九笙看宋静:“墨宝?”

    她点头:“对,事故发生前的半个小时,她还和谢荡在一起。”她努力回忆,“我当时慌了神,没注意那么多,不过,我在现场没看到她。”

    那人去哪了?

    霍一宁说:“现场除了谢荡的血迹,还检测到了第二个人的血迹,应该就是她。”问宋静,“你赶到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

    宋静沉心静气地想了想:“我就看见谢荡躺在那里,地上都是血,车门开着。”她停下来,思忖了一会儿,“对了,地上还有三块砖头,砖头上也有血。”

    “砖头上的血不是谢荡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几块砖头,应该就是袭击谢荡那位朋友的凶器,而且出血量不小,恐怕,”霍一宁停顿了一下,“凶多吉少。”

    姜九笙出了一身冷汗,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中午十二点,时瑾手术结束,跟霍一宁通了电再回办公室,姜九笙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脸色不太好,饭盒放在桌子上,没动两口。

    他走过去,她都没有察觉。

    “别慌。”

    姜九笙抬头。

    时瑾握着她的手:“她没死。”他解释,“如果死了,没有必要把人带走。”至今没有找到尸体,那么,谈墨宝很有可能还活着。

    姜九笙眉头不展,紧蹙着:“墨宝肯定目睹了现场,他们会杀人灭口的。”

    她也能猜测到几分,大概是来不及杀人灭口,就有人来了,所以,退而求其次,把人掳走了。

    谈墨宝重伤,对方又起了杀心,无论如何都是凶多吉少。

    姜九笙出了一身冷汗,有点发冷,往时瑾身上靠了靠,神色恹恹。

    “别怕,我去找。”时瑾弯下腰,把她纳入怀里,低声安抚,“我帮你找,一定能找到。”

    谢荡昏迷了一天一夜整,仍旧不见苏醒的迹象。

    谢荡的老父亲谢暮舟谢大师心急如焚,吃不好,也睡不好,天天守在病房里,时不时就叫一次医生,看见谢荡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身上插着管子,他怕得不行,缠着医生不让走,哭着让医生救他宝贝儿子。

    脑外科的赵主任就跟他说,多和病人说说话,刺激刺激他的意识,能醒得快一些。

    第二天早上,谢暮舟就把汤圆也牵来了,不能进病房,就把它拴在门口,自己坐在里面跟谢荡说话。

    “荡荡啊。”

    谢暮舟红着眼,穿着无菌衣坐在床头:“你怎么还不醒啊。”

    谢荡躺在那里,一点反应都没有,戴着氧气罩,头包了一层纱布,脸色白得跟纱布有的一拼,旁边的监护仪器滴滴地响。

    “你赶紧睁开眼,看看我憔悴的脸庞,你老爹都快急死了,你这没良心的还睡!”

    “你再不睁开眼,你老爹就要两腿一蹬了。”说到动容时,谢暮舟哽咽了,好不凄惨可怜,“我都这把年纪了,你还吓我,你说我好不容易才老来得子,就你这么一根独苗子,你就忍心让我老年凄苦?”

    谢暮舟是真快哭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一个人老头子和一只狗怎么活啊。”

    门口那只狗:“嗷!”怎么活!

    床上的人还是没反应,指甲盖都没动一下。

    谢暮舟难受得眼眶发热:“你睁开眼看看,我头发这下全白了,以后跟你出去,没准要被认成是你爷爷了。”

    他本来就年纪大,还被这小子吓得一天老了十岁,等他好了,非要踢几脚不可……还是算了吧,他狠不下去手,骂一顿算了。

    谢暮舟哭骂了句:“死小子,赶紧醒过来。”再不醒,他都要哭了!

    谢荡死活还是没反应。

    谢暮舟大师没辙了:“汤圆,叫叫你荡哥,叫他赶紧起来。”

    汤圆蹲在门外,立马叫了一声:“嗷!”

    怕听不到似的,它扯着嗓子又叫了句:“嗷!”

    荡哥,呜呜呜……

    汤圆好饿啊!

    谢暮舟大师老泪纵横地握着谢荡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你看,汤圆都没力气了,因为你在这躺着,我都几餐没给汤圆喂狗粮了,就扔了两个馒头给它,你赶紧起来喂狗,不然汤圆要被饿死了。”

    “嗷!”

    荡哥啊!

    “嗷!”

    汤圆要饿瘦了!

    门外,姜九笙和宇文冲锋一起来了,汤圆惨兮兮地嗷嗷直叫,试图引起注意,最好给它个馒头什么的。

    “待会儿带你去吃饭。”姜九笙拍了拍汤圆的头,进了病房。

    呜呜呜……还是笙笙最好了!

    汤圆感动得快哭了。

    “老师,你先去吃饭,我在这里陪着。”

    谢暮舟说行,饭还是得吃,不然他宝贝儿子还没起来,他就要倒下去了。

    宇文冲锋站在病床前,瞧了瞧病床上的谢荡,凝眸默了一会儿,冷不丁地扔了句:“真丑,头发被剃光了。”

    谢暮舟正要抽回手起身,突然愣住,低头看谢荡的指甲盖。

    很轻微地颤动了一下。

    又颤了一下。

    “动、动了!”谢暮舟激动地眼泪都出来了,扭头就喊,“医生,医生!快来,我家荡荡醒了!”

    姜九笙按了病床上的呼叫器,看谢荡,他睫毛颤了颤,缓缓地睁开一条缝,眯了眯,又合上了。

    谢暮舟欣喜若狂,趴在床头,把脸凑过去:“荡荡,是我啊,你爹。”

    谢荡戴着氧气罩,似乎想说什么,他伸手去扯氧气罩。

    这可扯不得,谢暮舟赶紧按住他的手,凑过去听:“你想说什么?想说什么呀,荡荡?”

    他动动嘴,一张一合。

    谢暮舟没听清楚,又凑近一点:“你说什么?”

    谢荡翻了个白眼,嘶哑的声音从胸腔里挤出来,一字一顿,咬牙切齿:“谁、剃、了、我、的、头、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