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98:徐蓁蓁最后结局,树下求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号计划》首映礼结束后,同月,在全国各大影院上映,票房口碑大爆,连着几天,网上的热门话题都是这部电影。

    上映才三天,票房屡破新高。

    莫冰喝了一口热咖啡:“票房已经破了六亿了。”

    不过,也是意料之中。

    姜九笙嗯了一声,神色淡淡。初冬已至,片场风大,气温很低,她有些怕冷,在戏服外面裹了一件长羽绒,垂着眼皮,化妆师在给她化眼妆。

    莫冰又刷了一会儿微博。

    “影评很好,”她特别强调,“尤其是对你的评价。”把平板递给了姜九笙。

    网上的评论,一片叫好,不管是不是姜九笙的粉丝,作品摆在那里,她的实力都毋庸置疑。

    嗯嗯……啊啊……嗯啊……伦家不要了:“我艹!姜九笙的演技居然这么好。”

    就随便取个名:“对不起笙嫂,我要叛变三分钟,问笙cp走一个!苏问V姜九笙V秦六V”

    看破红尘遁入空门撩骚勿扰:“先被常春撩到了,然后又被她帅到了,血槽彻底空掉!”

    我是重生的信不:“姜九笙穿旗袍的样子,我还能看十年。”

    谢荡家的小粉拳:“看完姜九笙的电影,我差点忘了她是个摇滚歌手。”

    “……”

    秦六V回复就随便取个名:“删掉,否则封号。”

    就随便取个名:“……”

    姜九笙刷新了一下,果然,那条评论被删除了,她哑然失笑。

    小麻从保姆车上过来:“笙姐,傅小姐想见见你。”

    莫冰抬了抬眼皮:“哪个傅小姐?”

    还能有哪个傅小姐,小麻说:“傅冬青。”

    莫冰起身,往片场外面瞧了瞧,果然瞧见了傅冬青的保姆车,正停在路口,没有开进来。

    她想:“看来傅家最近生意做得不太好。”傅冬青是何等骄傲的人,不是够狼狈,怎么会低头。

    影视城有许多个剧组,人多眼杂,姜九笙让小麻直接把人请到了保姆车上。

    她脱了外套,穿着戏服:“喝水还是咖啡?”

    傅冬青摇头,妆化得淡,脸色有些白,坐着沉默了很久,抓着扶手的手指微微泛白,许久,她说:“对不起。”

    姜九笙心平气和,神色无波无澜的:“对不起什么?”

    傅冬青抿着唇,口红的色号并不寡淡,却依旧盖不住神色憔悴,许久,才开口:“对你男朋友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她低头,声音克制压抑,“抱歉。”

    心不甘情不愿,审时度势,不得已而为之,与当初抢人时势在必得的样子,大相径庭。

    姜九笙道:“我接受你的道歉。”

    傅冬青脸色愈发得白:“还有,我认输。”

    姜九笙说过,低头认错,就点到为止,她多不甘都得认,傅家今时不同往日,她没了倚仗,又臭名昭著,若姜九笙再为难,这娱乐圈,她根本举步维艰。已经两个月了,工作室一蹶不振,走投无路,她只能把自尊踩在脚下,过来低声下气地道歉。

    “你的戏路和我不一样,你的资源我不会再碰。”姜九笙起身,下了保姆车,“好自为之。”

    若是聪明,傅冬青以后自然会避着时瑾,收起不该有的心思。若是死性不改,她也不介意做小人,赶尽杀绝。

    这会儿,苏问和明瑶在拍一场戏,是华卿向容历诉衷肠的那一场。傅冬青被换掉之后,明瑶接了华卿一角,因为临时换角,时间赶,莫冰便捡了个漏,让明瑶过来试了一场戏,顺利拿下了这个角色。

    傅冬青上车之前,问了一句:“我会被换掉,和你有关吗?”导演没有给任何理由,就换了她,除了得罪姜九笙,她想不出别的原因。

    “无关。”姜九笙回头,目光微凉,“我建议你,多从自己身上找问题。”

    傅冬青会被换,完全是原作者的意思,并没有过多解释,只说她不适合。

    两个小时之后,月亮高悬,姜九笙和苏问有一场夜戏,在定西将军府,容历向莺沉求娶。

    机位演员就位,导演喊:“Action!”

    八月十五,月亮如盘,定西将军府的桂花,飘香数里。

    定西老将军出征,将军府,徒留了莺沉一个主子,中秋月圆,府中静谧,风吹,花落,洋洋洒洒地铺了一地白色的桂花,照明的烛火摇晃,落在地上,影影绰绰。

    路过游廊,莺沉脚步停下,抬头:“梁上何人?”

    她话落,屋顶上砸了一块石子下来,落在莲花池中,荡开一圈一圈纹路,随后,低沉的嗓音响在夜里:“是我。”

    是容历。

    他踮脚跃下,未落地,却落在了她院子里的桂花树上,大摇大摆地高坐枝头,晃起了一树桂花,卷着风,落了漫天花雨。

    他便坐在那花里,对她轻笑。

    这大楚第一美人的位子,华卿得让贤了,论模样,谁有这位七王爷生得如画如花。

    她屏退了下人,走到树下,仰头:“王爷要来定西将军府,下一道拜贴便是,何必做梁上君子。”

    就是不知,中秋月圆,他不在宫里伴驾赏月,来将军府贵干。

    容历折了一枝花,在手里把玩:“若是来会你父亲,自然要下拜贴,不过,”他话锋一转,从树上跃下,一袭白衣翩翩,落在她身侧,择了一朵最艳的花,插在了女子发间,他笑,“中秋月圆,本王是来会佳人的。”

    权倾朝野的七王爷容历,都传言他清俊冷漠,贵气逼人。

    莺沉只觉得这人好生放荡不羁,随心所欲得紧,抬手,欲摘了发间的花,他抓住了她的手:“老四的伤是你打的?”

    不算打。

    比剑而已,断了四王爷一只手臂,刀剑无眼,怪不得她。

    莺沉点头,神色无痕:“是我。”乱花迷了眼,她一时忘了将手抽回来。

    容历高她许多,弯下腰,寻着她的眼睛看着:“是不是因为我?”

    上月,四王爷容崇和七王爷容历比剑。

    容历晃了神,被伤了左臂。

    当然,若不是莺沉来了,他怎会晃神。

    莺沉蹙眉,没有回答。

    他走近一步,俯身,能嗅到她身上淡淡的桂花香,唇角牵着愉悦的弧度:“莺沉,你心悦我。”

    语气,笃定极了。

    莺沉募地抬头,撞进一双深邃的眼里,漫天花色成了陪衬,她只瞧得清他的眉眼,他瞳孔里映出一轮圆月,光华灼灼,好看极了。

    心悦他吗?

    她没有否认。

    他还拉着她的手腕,握得很紧,嗓音绷着,风吹着,字字掷地有声:“八月二十八,历亲王府选秀,我等你。”

    他已行了弱冠礼,帝王最心爱的儿子,满朝文武都在为他物色妻子的人选,整个京都的女子大半都想入他历亲王府。

    他站在她面前,对着满树桂花向她许诺。

    “你来,我选你为妃。”

    莺沉凝眸,看着他。

    他说:“你不来,我便逃了来找你。”

    爹爹总说,帝王无情,是以,他用军功求了一道圣旨,若是她不愿,不需入宫为妃。定西将军府的小姐,可以自己挑夫婿,这是她爹爹说的。

    她出身将门,读的是孙子兵法,学的马术剑术,她与天下的女子皆不同,她垂下了眼睫:“容历,我不愿入天家,不愿三妻四妾共侍一夫。”

    她唤他容历。

    整个大楚,除了当今的九五之尊,没有谁敢这样唤他的名讳。

    乱花迷人眼,他目光灼灼,将她的轮廓映得清清楚楚,折了一身贵气,软软地央着她:“莺沉,我会称帝,我会把三宫六院都拆了,八月二十八,你来好不好?我想娶你,我想娶你当妻子。”

    遇上她之前,他想要这天下。

    遇上她之后,想拿这天下换她。

    莺沉默了片刻,抬头,笑了:“好,我当你的妻子。”

    漫天花雨里,他竟笑得像个孩子。

    不辞风雪为卿沉,那年花下,约好要白头的,奈何,世事多变,乱世无情。

    导演抹了一把泪:“OK!”他站起来,对两位演员竖起大拇指,“非常棒。”

    明明是互诉衷情,却不知道怎么回事,让人泪目。

    助理上去送衣服,天气冷,戏服薄,别把人冻病了,导演拿了两杯热饮过去:“苏问啊。”导演眉开眼笑,扭头,又看姜九笙,“笙笙啊。”

    这语气,似乎有所求。

    姜九笙接了热饮:“导演您说。”

    苏问是个坏脾气的,为所欲为,不好搞,相比较之下,姜九笙就好说话多了,导演把殷切的目光投向她:“我觉得这个地方,加一场吻戏比较合适。”伸手不打笑脸人嘛,他笑,“你觉得呢?”

    不等姜九笙开口。

    苏问冷言冷语:“不怎么样。”

    直接拒绝,不留余地。

    苏问不接亲热戏,出道这么多年从来不接,不是直接拒绝,就是用替身,错位都不拍,守身如玉得人神共愤!

    导演直接忽视他,热切地看着姜九笙。

    一向好脾气的姜九笙这次也果断拒绝了:“抱歉导演,吻戏我拍不好。”

    姜九笙家教严,听说男朋友不让拍吻戏。

    导演也是知道的,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循循善诱:“没关系,咱们拉远景,就碰那么一下下。”比了个小指甲盖,“就一小下下。”

    容历和莺沉那么相爱,从头到尾,小嘴都没亲一个,导演都觉得心塞。

    姜九笙沉吟片刻,问:“可以用远镜头?”

    见她有所松动,导演两眼放光,立马说:“当然可以了,远镜头的吻戏,要多唯美有多唯美了。”

    姜九笙思忖,说:“远镜头的话,应该可以用替身。”

    导演:“……”

    用了替身还怎么炒话题!苏问姜九笙荧幕初吻啊,他要的是这个热点话题!铁定爆!

    最后,还是决定用替身,因为姜九笙的替身还没选好,是以,暂时拍不了,等后面补这一幕。

    《帝后》的拍摄已经过半,若是进度快些,或许能赶上贺岁档。

    十一月月底,《三号计划》上映不到半个月,票房破了三十亿。

    十二月初,天宇传媒投资了一档网络综艺节目,是一档旅游户外综艺,徐青久与苏倾以恋人身份参与拍摄,一同参与的还有天宇旗下最热的几位艺人。

    很明显,宇文冲锋是要捧这两人,卫视不敢用污点艺人,投钱就是了,做网络节目。当然,大众不接受,骂声一片,骂着骂着,这热搜上天天都是苏倾,节目未播先火。总之,她在黑红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反正,你们尽管黑,她照样红。

    黑粉们:“……”骂累了怎么办?都没词儿了。

    十二月三号,乔方明一案在江北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三位被告,判决如下:

    姜民海因故意杀人罪、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姜强受人教唆,因醉酒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16年有期徒刑。徐蓁蓁因教唆他人杀人、协同诈骗,被判处十二年有期徒刑。

    判决刚宣读完,徐蓁蓁就当场崩溃了,她站起来,大声辱骂:“姜民海,你连亲生女儿都要拉下水,你还是不是人!”

    姜民海低着头,什么也不说。

    徐蓁蓁推开拽着她的警察,从被告席上冲出来,当堂大喊大叫:“是姜强杀的人,他应该判死刑,我没杀人,凭什么给我判罪,我不服!我不服!”

    法官与陪审团皱眉,显然不悦。

    看守的人员赶紧过去把人扣住,警告道:“不服可以申请二审,如果再在法庭上喧哗,依法论罪。”

    三个警员过来,把犯人带走。

    徐蓁蓁拼命挣扎,推搡间,她看到了旁听席上的徐平征,目光顿时一亮:“爸!”

    徐平征蹙眉。

    “爸!”她奋力往前挤,蓬头散发,脸上的疤痕狰狞,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死死扒着旁听席前的护栏,“你帮帮我,我不想坐牢。”

    十二年牢狱,跟杀了她没什么两样。

    徐平征起身,眼里不带一点情绪,毫无温度:“我不是你爸。”

    九年父女之情,竟这么狠。

    徐蓁蓁大笑,徐家人啊,狗屁的大善人,全是一帮伪善的小人!笑完,她眼里火光腾腾,目光落向徐平征身边的人:“姜九笙,是你对不对?是你怂恿姜民海指证我!”

    她波澜不兴,也不置可否:“你若行得正坐得端,别人又怎么能拿捏你的把柄。”起身,离开,留了一句话,“姜蓁蓁,我劝你,善良一点。”

    “哈哈哈哈哈哈……”

    她坐在地上,大哭大笑。

    完了,她这一生,就这样完了……

    一个星期后,徐蓁蓁被移监到江北市女子监狱服刑。

    她抱着一个纸箱子,里面装了囚服,还有洗漱用品,女狱警推了她一把:“进去。”

    徐蓁蓁趔趄着进了牢房。

    不过十平米的地方,站了六个人,都是被剃了平头的女犯人,除了徐蓁蓁,其他五个年纪稍长,站在最前面那个,脖子上还有纹身,个子很高,居高临下地看着徐蓁蓁,粗着嗓子问:“犯了什么事儿进来的?”

    她不理,抱着纸箱的手被攥得发白。

    那个女犯人打量她,扫了一眼她脸上的疤,不耐烦摸了一把头:“问你话呢?”

    她还是不理,放下箱子,走到牢房的窗前,对外面的狱警喊:“我不要住这里,我要换房间。”

    屋里五个女犯人笑了。

    最高的那个走上前,一手掐着徐蓁蓁的后颈:“换房间?当这酒店呢。”

    她挣扎着扭头,推了一把:“你滚开!”

    哟,脾气不小。

    女犯人抱着手,吹了声口哨:“妹妹们,给我教训教训她。”

    四个女人撸了袖子,围上去。

    徐蓁蓁大声呼救,牢房外的狱警瞧了一眼,视而不见。随后,便只剩惨叫声。

    晚上八点,初冬,夜里风大,月亮半圆,光华朦胧。

    时瑾站在阳台,接了一通电话。

    “六少,已经安排好了。”

    “辛苦了。”

    就说了一句,时瑾挂了电话,瞧了一眼落地窗外的天,旋身去了卧室,姜九笙今天拍了一场下水的戏,回来就开始低烧。

    她躺在被子里,把头蒙着,缩成一团。

    时瑾掀开被子一角,让她把脸露出来:“笙笙。”

    “嗯?”姜九笙闭着眼,迷迷瞪瞪,下意识往他身上靠,她的脸红红的,在发虚汗。

    时瑾低头,亲了亲她。

    姜九笙睁开眼,往后躲:“不要亲,会传染。”

    “没关系,我不怕。”他贴着她的唇,“还难受吗?”

    她摇头:“就是有点困。”时瑾给她喂了感冒药和退烧药,吃了药就犯困得厉害。

    他用额头碰了碰她的,轻声地哄:“还是有点低烧,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姜九笙用脸贴着他的掌心,蹭了蹭,又闭上了眼睛:“睡一觉就好了。”她身体不算差,因为练散打,比一般女子还要好些,小病通常都是扛着。

    时瑾不放心:“你睡,我抱你去。”给她盖好被子,他起身去给她拿衣服。

    她吃了感冒药,睡得沉,一路也没醒,时瑾带她去挂了急诊,开了一间病房吊水,她睡得恍惚,眼皮重,也没睁开,隐隐约约听到时瑾的声音。

    “让我来,你出去吧。”

    手背刺痛,他在给她扎针,动作很轻,她掀了掀眼皮,看见他低着头,动作专注,额前的碎发软软的,整个人沐着灯光,柔和极了。

    他抬头:“笙笙。”

    有凉凉的唇,落在她唇上,轻轻地吮。

    姜九笙梦呓似的咕哝了一句:“我感冒,别亲。”

    时瑾有没有听话,她不知道,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放晴,太阳已经落到了枕头,洋洋洒洒地落下一捧碎金,姜九笙睫毛颤了颤,阳光有些晃眼,她伸手挡住,眯着眼,看见了心外科的护士长,正在给她调点滴的流速。

    刘护士长对她笑了笑:“你醒了。”

    姜九笙坐起来,喉咙有些疼,很干:“能帮我倒杯水吗?”

    “好的。”刘护士长倒了杯温水给她,说,“上午有坐诊,时医生才刚走不久。”

    姜九笙喝了一口温水润润嗓子:“谢谢。”

    “不用客气。”刘护士长指了指桌子上还热着的粥,“早饭现在吃吗?”

    是时医生特地开车出去买的,说他女朋友胃不好,不能吃医院自供的早餐。刘护士好笑,那么多病人都吃得,就时医生家的吃不得,看不出来,时医生会疼人啊。

    吊了一夜的水,早退烧了,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些浑身无力,姜九笙起身:“我先洗漱一下。”

    刘护士长把输液袋挂好:“要帮忙吗?”

    姜九笙笑着摇摇头。

    早上九点,时瑾坐诊,心外科的办公室外,有喧哗声。

    有个妇人,跪在地上,脸色惨白,流着泪啜泣:“时医生,我求你,我求你救救我女儿。”

    时瑾站着,看了身边的医助一眼。

    肖逸会意,上前把人扶起来。

    妇人不肯,依旧跪着,穿着不俗,只是蓬头垢面的,脸色憔悴又老态:“只要你肯救她,我一定做牛做马报答你。”她擦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哽咽,“以前都是我的错,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你救救我家莞兮,她才二十多岁,她还那么年轻,你让她多活一点时间,求你了。”

    是谈莞兮的母亲杨氏,几个月不见,满头华发,老了很多很多,不像以前那样张扬跋扈,跪在地上,弓着身子,像个老妇人。

    ------题外话------

    每次写容历莺沉都想哭。

    他们上一世古代的事,在正文里当拍戏写,转世后的故事等正文完结在番外写,上一世太苦,这一世给糖,不要跳看哈,不然漏了不知道前因后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