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97:大boss汇聚一堂,景瑟秀恩爱

297:大boss汇聚一堂,景瑟秀恩爱

        九里提大道,因为天气问题,又是下班高峰,正堵得一塌糊涂。

        蒙蒙雨雾里,豪车旁,一窈窕美人撑着伞,弱柳扶风,一阵妖风来,美人儿摇摇欲坠,晃了两晃,朝前扑去。

        前头,好不巧,站着交通队一枝花——霍一宁。

        好一出投怀送抱啊。

        小许瞧了瞧那豪车美人儿,迎风感叹:“今天第三个了。”可能是雨下得太缠绵,心情无端有点忧伤,哎!又叹,“总有女总裁想包养咱们霍队啊。”

        交通队这么多枝花啊,为什么不换个人来包养,霍队不愿意,哥们儿愿意呀,来呀,包养啊!

        哎,惆怅,惆怅啊!

        小王扯了扯身上的雨衣,顶风冒雪地掐着眉心:“局长派霍队来交通队真是太失策了,霍队长一来,违规停车都不知道多了多少。”

        这时候,小侯在不远处喊:“霍队,又一个点名要你处理的,违规停车,红色法拉利,车牌尾号四个二。”

        得,又来一个豪车美人儿。

        霍一宁交代了两句,过去了。

        小侯意外了:“霍队居然去了。”方才女司机不少,也不见霍队去处理啊,这四个二面子大啊。

        小王走过去,拍拍小侯的肩,告诉他一个事实:“那四个二,是正宫娘娘。”

        红色法拉利,车牌四个二,正是景瑟的座驾。

        她关着车窗,支着下巴靠在方向盘上,往车窗外瞟了两眼,立马甩开头,俨然一只气鼓鼓的河豚。

        霍一宁敲她车窗:“瑟瑟。”

        她甩头:“哼!”

        鼻音拉得长长的,她不开心,巨不开心!她也是只有脾气的花瓶!

        霍一宁哭笑不得,走到车窗的另一头,弯下腰,看着小姑娘的脸:“让我上车,我先给你停车。”

        景瑟再甩头,看另外一边去。

        他低声笑:“生气了?”

        巨生气!

        她气冲冲地控诉:“我看见那个穿红裙子女司机的都摔到你怀里了。”裙子还穿那么短,哼,小狐狸精!

        霍一宁耐着性子,与她解释:“我没碰到她。”

        她看到了,队长躲开了。

        但是——

        就差一点点就扑上去了!这很严重!很!严!重!

        她把车窗摇下来,漂亮的小脸凑过去:“我还是不高兴,你要哄我。”

        “要怎么哄?”霍一宁撑着把伞,因为弯着腰,伞倾斜着,雨水打在了后背。

        景瑟连忙伸出手去帮他把伞扶正,下雨天执勤真的好辛苦啊,她心疼,就这一小会儿,她气就消了,舍不得气他太久。

        她想了想:“那你给我买一袋烤红薯吧,我吃完就不气了。”她神色认真,不开玩笑,“陈湘不让我吃高甜度的东西,但是我好想吃。”

        怎么这么好哄。

        霍一宁用沾了雨水的手,轻轻捏了捏小姑娘的脸:“我先给你停好车,然后去买。”她违章停车了,开进去了,就倒不出来。

        “好哒。”

        然后,景瑟乖乖打开车门了。

        霍一宁收了伞,脱掉雨衣后才进了主驾驶,帮小姑娘把车停好,亲了一下,去买红薯了。

        热腾腾的烤红薯,她吃得津津有味,把一大块软软甜甜的红薯喂给他,鼓着腮帮子说:“队长,我觉得不好。”

        霍一宁接过她手上的红薯,吹了吹她被烫红了的手指,喂了她一口水,低着头给她剥红薯皮:“什么不好?”

        她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小王小许他们说,总有女司机开着豪车来泡你。”

        霍一宁把剥好的喂到她嘴边,笑着说:“泡不走。”

        景瑟咬了一大口,理直气壮地反驳:“谁说的,你不就是我开法拉利泡来的。”她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还好我来得早,不然你可能就被别的女司机泡走了。”

        “……”

        霍一宁竟无言以对了。

        小姑娘越想危机感越强,冥思苦想了一番:“不行,得让女司机们知道,你已经有四个二的法拉利了。”

        霍一宁又给她喂了一口:“所以呢?”

        她一脸期待的小表情:“霍哥哥,我可以转正吗?”

        她一叫霍哥哥,他骨头就软。

        他顾不上是在路上,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甜丝丝的红薯味,意犹未尽地吮了吮:“不用转,你本来就是。”

        她眼睛一闪一闪,亮晶晶的:“那我发你的照片可以吗?”他们公布恋情后,没有秀过恩爱,也没有晒过照,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总有女司机开着豪车来投怀送抱。

        她觉得,得宣布主权了,得在队长这面五星红旗上,摆上她这个顶顶漂亮的花瓶!

        霍一宁依了她:“可以。”

        景瑟顿时眉开眼笑了,迫不及待地说:“那你站我法拉利的车牌那里,我给你拍照。”

        “……”

        拍得像车模。

        不过景瑟却很满意,觉得没有哪个车模能有她家的好看,她兴冲冲上前,搂着霍一宁的腰,让交通队的同志帮忙三百六十度拍了一系列‘恩爱’照。

        交通队的哥们儿:“……”

        您老回刑侦队吧,挡了哥们儿的桃花不说,还强行塞狗粮。

        拍完照,景瑟挑了九张,发了个九宫格。

        景瑟V:我的!

        粉丝:一股子夫奴的味道扑面而来……

        然后,景瑟的警察男朋友因为颜值,上了热搜。

        再然后,景瑟因为点赞八百四十九条夸奖她男朋友的评论,上了头条。

        有那点赞的功夫,就不能回来拍戏?远在千里之外的导演连续五个电话过来,在电话里跟陈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说快过年了,都没钱给孩子们买件新衣服。

        当天晚上,陈湘就把景瑟抓上了飞机。

        十一月十六,江北气温骤降,迎来了今年第一波西北寒流,《三号计划》在北展剧场举行首映礼。

        姜九笙作为主创团队,有二十分钟的采访与互动时间。她一身旗袍,化着复古的国民妆容,还原了电影中常春的扮相。采访老生常谈,姜九笙话少,大部分是导演与编剧在回答,半场后,姜九笙便下了场,而作为第一主演的苏问和秦萧轶按部就班,继续后面的流程,苏问是个随心所欲的,回答问题频频让主持人冷场,好在秦萧轶情商高,有惊无险地一一圆回去。

        受邀前来观影的除了一部分影迷与影评人,其余多数是圈内的人、亲友,以及投资商。

        莫冰坐在第一排,回头,姜九笙坐她后面:“傅冬青也来了。”

        看到了,坐在中间,妆容精致,只是依旧盖不住眼底的憔悴。姜九笙神色淡淡地掠了一眼,便收回视线,她看到不少熟面孔,除了圈里人,大名鼎鼎的央视主播秦三夫人也来了。

        还有常茗与他心理咨询室的几位同事。

        姜九笙神色自若,道:“她应该不是来捧场的。”

        可不是。

        “今天来了不少导演和电影人,她是来维系人脉的。”莫冰似笑非笑,语气里不无幸灾乐祸的畅快,“没办法,傅冬青最近衰到家了,名利双失,得低头弯腰放低身段。”

        耍大牌、没演技,还有和秦行的夜宿门绯闻,一个黑料不断的女演员,架子哪里还端得住。

        莫冰压着声音,与姜九笙小声耳语:“她的资源现在也没什么好抢的了,自从和秦行的丑闻之后,好一点的剧本都不会考虑她,而且傅家最近也不好过,傅冬青的父亲投资失利,同样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投资失利……

        姜九笙转头看向身边的人:“和你有关吗?”她知道时瑾从宇文那里买了一块地,又转手卖给了傅冬青的父亲。

        时瑾坐在灯下,光影落在眼瞳里,像细细碎碎的剪影,轮廓一半明一半暗,白皙与昏暗交替得恰到好处,处处都赏心悦目。

        他点头:“嗯。”

        姜九笙疑惑:“傅家不是要和秦家联姻吗?”

        时瑾揽着她的腰,将身体压低了几分,凑近她耳边,音色低沉:“秦行与傅冬青‘有染’,联姻对象换成了秦五和傅家的一个私生女,只是走走形式而已,联姻的是谁并不重要,秦行也不是真的想联姻,只是想把秦家的手伸到傅家。”

        她问:“商业计谋?”

        时瑾以前也说过,秦家从不合作,只吞并。傅家大概还蒙在鼓里,并无防备,是以,连那块拓宽市场的地皮是时瑾的都尚且不知。

        “可以这么说。”时瑾云淡风轻,“秦行一向卑鄙,不过,傅家也碍眼。”所以,他便顺水推舟了一把。

        姜九笙没有再问了。

        宇文冲锋姗姗来迟,首映礼前面的互动和采访结束后,人才到北展剧场。赶巧,谢荡还晚他一步。

        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剧场。

        谢荡在后面发牢骚:“你最近干嘛老打我电话?”

        “找你喝酒。”宇文冲锋回头瞥了他一眼,冷漠,“你怎么不接?”

        谢荡双手插兜,西装只扣了一颗纽扣,一头羊毛小卷做了中分,他吹了一口老是扎眼睛的刘海:“我在国外开独奏,没你那么闲。”两人并排,他扭头瞅宇文冲锋,“你又是犯什么病,装哪门子的忧郁?”

        宇文冲锋一副提不起劲的样子。

        “我在想,”他停顿,眼里一闪而过一片暗色,“要是笙笙早点回徐家,和我订婚的会不会是她。”

        这话,也就在谢荡面前说说。

        谢荡笑骂:“做梦吧你。”毫不客气地戳穿他,“你家唐女士看上的是徐蓁蓁那张长得像萧茹的脸,要是笙笙早点回徐家,你他丫的根本都没机会认识她。”十分傲娇地抬了抬下巴,“当然,你更没机会认识我。”

        他当初签天宇传媒,完全是因为姜九笙。

        宇文冲锋回头,踹了他一脚,笑了,眉宇阴翳散开:“说句好话会死吗?”

        谢荡今天穿白西装,被他一脚踹了个鞋印,顿时炸毛了:“毛病啊你。”推开宇文冲锋,快步往里走,回头扔了个冷眼,“滚开,离老子远点。”

        宇文冲锋骂了句滚犊子。

        偏偏,他俩的票是挨着的,都是姜九笙给的,就在她后面一排。

        姜九笙听到动静,回头:“来了。”

        谢荡坐下,扯了领带:“你怎么在下面?”她可是电影主创人员。

        “我的环节安排在前面二十分钟,已经结束了。”

        宇文冲锋挨着谢荡坐下:“旗袍不错。”

        姜九笙很适合穿旗袍,分明是摇滚乐出身,身上多少带了几分重金属乐的潇洒与英气,却意外地适合这束腰修身的长旗袍,三分冷清里有一分古典,像个与世隔绝的书香门第女子。

        时瑾脱下了西装外套,披在了姜九笙肩上。

        是好看。

        所以,不想让别人看。

        宇文冲锋扯扯嘴角,妈的,幼稚!

        电影首映刚开始,灯光暗下来,投影屏上正在播放片花,观影席的过道上,一团人影猫着步子东张西望,往下走了几排,又往上蹿。

        谢荡坐最外面,靠近过道,瞧那影子实在晃眼,一把拽住她外套的帽子:“都开始了,别钻来钻去,坐这里。”

        他用手捅了捅旁边的宇文冲锋,往里串了一个空位。

        谈墨宝刚结束直播,跑着来的,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一屁股坐下:“好的,荡哥。”

        自从这厮入了谢荡江北粉丝后援会,成为了谢大师的左膀右臂后,就一口一个荡哥。看在这声荡哥的面子上,谢荡勉强承认她这个副会长了。

        谈墨宝抱着两桶爆米花,放下一桶,捧出一桶:“吃吗?”

        谢荡刚想表示嫌弃。

        谈墨宝拍了拍前面的姜九笙:“笙笙,我给你买的,特地少放了一点糖。”姜九笙不喜欢吃太甜。

        姜九笙笑着接了。

        谢荡:“……”

        同样是粉丝后援会的副会长,这忠心程度差太多了,不合格!

        电影一百三十分钟,节奏紧凑,因为是谍战剧,枪战的场面不少,观影厅里,声音此起彼伏,从现场来看,观看的专注度很高。

        这部电影,评价不会低,这是预料之中的。

        电影进入尾声。

        时瑾俯身,在姜九笙耳边开口:“你有替身吗?”

        她摇头。

        她不接感情戏,暂时还用不到替身。

        时瑾牵着她的手放在膝盖上,爱不释手般,小心把玩着,低声喊:“莫小姐。”

        莫冰回头:“嗯?”

        “能否给笙笙找个替身?”

        莫冰微愣:“替哪里?替什么?”没有亲热戏,打戏姜九笙要自己上。

        时瑾声音很低,被电影放映出来的声音压着,却依旧清晰,道:“手替。”

        “……”

        好吧,刚刚,电影里苏问拉了姜九笙的手腕,就一个镜头,逃跑的时候拉了一把。手替真的至于吗?

        莫冰不置可否,不过,她也确实打算给姜九笙找个替身,《帝后》里有一场裸背的戏,莺沉在战场负伤,容历为她上药,镜头前,会露出半个背部,尺度不大,不过姜九笙毕竟是有了时美人的人,所以莫冰考虑给她找替身,为了长远之计,找个御用的,以后专门给姜九笙当替。

        她不禁想起半个月之前,有个女人来应征。

        当时她让人试了一段戏,出乎意料的专业:“你是科班出身?”

        “是。”

        “为什么来当替身?”

        女人想了想,淡淡道:“糊口。”

        莫冰没有多做考虑:“抱歉,你不合格。”

        对方神色平常,眼里依旧云淡风轻:“我能问一下理由吗?”

        语气神色,甚至气质,都和姜九笙很像,尤其是这张脸……莫冰道:“替身的话,四五分相像就够了,可若是像了八九分,”她审视着女人的脸,“不行。”

        太像了,养在身边让人放不下心。

        “我知道了。”

        莫冰还记得那个女人的名字,当时女人介绍自己时,说:“我叫韩渺,烟波渺渺的渺。”

        韩渺。

        莫冰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剧场观影厅的外头,沿着走廊,是几间话剧厅,因为《三号计划》在北展剧场首映,话剧厅暂时没有排演节目,门口开着,里面亮着灯,在舞台旁打下了两道人影。

        “你要的东西。”

        一身西装,气宇轩昂,戴着眼镜,是常茗,他手里拿着文件袋,指甲修剪得整齐,透着微微莹白色。

        对面的女人接过去,拆开,垂着长睫,灯下,落了一层影子,她匆匆翻阅,目光停留在一处:“偏执型人格障碍,病因,”微微停顿,念道,“姜九笙。”

        这一份,是时瑾的病例。

        女人抬头,笑了笑:“还有这种心理病?”

        字正腔圆,她说话时,总是带着几分慢条斯理,有不太明显的播音腔。

        正是苏伏。

        常茗从善如流:“心理学的范畴,向来没有定数和界限。”

        她不置可否,反问:“那么,我可不可以理解为,病是她,药同样是她。”

        他颔首:“可以。”

        明白了。

        苏伏将病例折回文件袋,低着头,把文件袋上的封口线缠好,漫不经心地问:“你和史密斯医生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导师。”

        “史密斯医生主修精神催眠,当年姜九笙的催眠就是他做的。”苏伏抬头,看向对面的男人,“我想知道,你学到了多少。”

        他似笑,斯文儒雅:“你以后就知道了。”

        常茗是个心理医生,且是姜九笙的心理医生。

        这是苏伏对他仅有的了解,他的资料一干二净,海龟学士,主修精神心理学,除了求学经历,其他信息一概没有。

        “我到现在都看不透你。”苏伏目光略带审视,“你到底想要什么?”

        不是钱财,这一点苏伏可以确定。

        常茗成为姜九笙的心理医生的第二年,她便找上了他,他听命于她,却不受她所控。文质彬彬的外表,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他笑,说:“我要姜九笙。”

        是真是假,谁知道,

        苏伏伸出手:“合作愉快。”

        他握住,几秒后,松开:“合作愉快。”

        出了话剧厅,苏伏在走廊里碰到了苏问,作为《三号计划》的第一主演,他不在观影厅里,却在外面用手机看游泳比赛的直播。

        苏伏侧身,低头:“四叔。”

        他把耳机拿下,靠着墙,目下无尘,微蹙的眉预示着他的不耐烦与坏脾气:“怎么哪都有你。”

        一张脸漂亮的过分,像戏文里走出来的妖精,眼神媚,却也凌厉,像是能勾魂。

        苏伏不言。

        西塘苏家的这位太子爷向来瞧不上苏家人,没一点好脸色,他冷着眉眼,十分不悦:“能滚回西塘?”

        苏伏忍无可忍,抬头:“四叔,我的事就不牢您费心了。”

        苏问挑了挑眉头:“不服管?”

        她不言。

        苏问走上前,个子高,睥睨着眼前的人,懒洋洋的语调,眉眼戾气杀人无形:“打个电话给你爹妈,问问我能不能管你。”

        苏伏脸色骤变,努努嘴,一声不吭。在苏家,老头子不死,做主的依旧是这位太子爷,便是身为苏家长子——她的父亲,也要对苏问卑躬屈膝。

        苏问把耳机戴上,低头,继续看手机上的游泳直播,不耐:“让开,别挡道。”

        她咬咬牙,侧身让路。

        ------题外话------

        一号系统送月票,求月票!

        让我上月票榜,不出意外三四五号万更。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9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