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96:小包子时天北,景瑟见家长

296:小包子时天北,景瑟见家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细雨蒙蒙,下得缠缠绵绵,一场秋雨一场寒。

    警局前的路口,泊了一辆银色的沃尔沃,姜九笙撑着伞走过去,桃花眸里浸了水雾,眼角蕴着红,潮湿又水润,看着车里的人。

    “你怎么来了?”

    时瑾开了车门,接过她的伞:“来接你。”

    姜九笙坐到副驾驶:“知道了?”

    徐蓁蓁的事,她并没有特地告诉他。

    时瑾颔首:“嗯。”

    她没有多作解释:“回家吧。”

    “好。”

    关上车门,时瑾抽了几张纸,擦了擦她小短靴上的水渍,手指碰到她裸露着的小腿,有点凉,她今日穿了一件黑色的长裙,搭配风衣和短靴很好看,裙子刚过小腿肚,她在里面穿了袜子,只露出一截嫩生生的小腿。

    今天天气才十八度。

    时瑾从车上拿了件薄毯,盖在她腿上,没舍得说她,回去把她的裙子都换成裤子好了。

    “笙笙,”他靠近,给她扣好安全带,“是不是因为我?”

    他问徐蓁蓁那件案子。

    想来,她做了什么坏事,他应该都知道了,为了将徐蓁蓁绳之以法,手段确实不太够磊落光明,耍了一些心计,也钻了一些法律空子。

    她点头,认了:“嗯,谁让她泼硫酸。”她伸出一根手指,在时瑾脸上轻轻戳了两下,“这么好看的脸,她都下得去手。”

    那个女人太坏,一点善心都没有,咎由自取。

    时瑾抿着唇笑,喜欢她这么护着自己的样子,喜欢她为了自己可以不要原则,抓着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窗外的绵绵细雨,不及他眼底温柔:“喜欢我的脸?”

    “当然。”她玩笑,“始于颜值。”手放到他手心,十指紧扣地握着,她补充,“还有手。”

    姜九笙不是颜控,但不可否认,时瑾这副皮相,生得顶顶好,不仅于此,还有骨相。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

    她的时美人,拥有一副罕见的美人骨,处处精致,无一不蛊惑人心。

    她手指在时瑾脸上细细摩挲,他捉住她的手,吻落在指尖:“我以前觉得一张好看的脸,不如一双有力的拳头来得实用,现在觉得样貌有点作用了,至少可以对你用美人计。”

    美人计啊,她却之不恭。

    姜九笙笑着说:“希望以后生的孩子哪哪都像你。”若是像时瑾,定是最最漂亮的小宝宝。

    时瑾嘴角的笑没了:“……”

    瞬间,他心情差到爆。

    时瑾与姜九笙的想法不一样,他不需要任何复制品,也不容许任何人以他的名义顶替他在她心里的位置,所以,最好以后的孩子不要有一处像他,只有像孩子的母亲,他或许还愿意多看上几眼,予几分温柔。

    偏偏——

    天不从人愿,后来,时瑾和姜九笙生了一个宝宝,性别随父,相貌依旧随父,而且,高度还原,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宝宝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是个小绅士了,穿着小西装,站得笔挺,和时瑾一样,翩翩小君子,十足的贵气。

    每次宝宝出门,总有阿姨瞧他。

    这粉雕玉琢的小公子啊,漂亮的不像话!护士站新来的小护士眼睛都挪不开了,蹲着看小公子:“你是谁家的小宝宝啊?”瞧瞧这模样,都想组团偷回家了!

    时小公子奶声奶气地说,乖巧又礼貌:“心外科,时瑾家的。”

    小小的人儿,又奶又萌,偏偏还正儿八经,像个中世纪的小绅士。

    哎哟喂,想偷!

    小韩护士是见过时瑾家的宝宝的,想来姜九笙就在后面,瞧着这嫩生生的小俊公子,实在忍不住轻轻戳两下:“这还要问吗,这小模样,真是哪哪都像时医生。”

    粉嘟嘟的脸,鼓起来了,不开心:“阿姨,请不要戳我的脸。”小小的人儿一本正经地说,“绅士的脸不可以让女士摸。”

    声音奶奶的,简直萌化老阿姨的小心肝了。

    “真可爱。”小韩护士摸了一把,顺便亲了一口。

    时小公子:“……”

    他被一位女士非礼了……

    好生气,可是绅士不能乱发脾气。

    心外办公室里,冷冰冰的声音砸过来:“时天北,”时瑾开了门,瞥了一眼门口的奶娃娃,言简意赅,“进来。”

    时小公子乖乖的:“哦。”

    时瑾面无表情:“你妈妈呢?”

    他有点怕爸爸:“在后面。”

    他叫时天北,爸爸取的名字,取名的初衷很简单,他出生于天北医院妇产科,他很庆幸,爸爸给他取名叫时天北,而不是时医院,时妇产,或者时产科。

    多么幸运啊,他叫时天北!

    啊,多么幸运!

    这就是后话了,扯远了,且说次日,一早,姜九笙便接到了警局汤警官的电话。

    汤正义在电话里说:“姜民海招了,指证了徐蓁蓁教唆杀人,以及合伙诈骗。”

    意料之中。

    女儿总归是女儿,姜民海受了周氏潜移默化的教诲,骨子里重男轻女的观念根深蒂固,只要能让儿子轻判,哪怕只是轻判几年,也会毫不犹豫地把女儿供出去。

    姜九笙拨了两个电话,一个给姜锦禹,往公安内网发了一份徐蓁蓁同周氏的通话录音,录音里明确提到徐蓁蓁怂恿姜民海杀人灭口。另外,她连线了鼎拓律师事务所的宋律师,委托他为姜强辩护。

    鼎拓律师事务所是sj’s的法律顾问团,老板娘的委托自然义不容辞。

    宋律师早便收到了案件资料:“姜强行凶的当晚,确实有监控拍到了他在路边摊上喝酒,但不能证明醉酒状态。”

    姜九笙默了一下:“找个证人。”

    宋律师笑:“明白了。”

    若是没有这样的证人,那就只能造一个了,法律,有钱人更会玩,就是有些意外,姜九笙的处事风格倒越来越像时瑾了,难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早上九点,还在医院养伤的霍一宁收到了案件总结,人证物证齐全,可以给徐蓁蓁定罪了。

    “交由检察院提起公诉。”

    汤正义:“YesSir!”

    霍一宁刚挂断了汤正义的电话,又有电话打进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接了:“爷爷。”

    霍老爷子七十多了,身体还算硬朗,有点耳背,讲电话的声音很大:“我和你大伯已经到了江北。”

    “我让人去接你们。”

    老爷子拒绝了:“不用管我们,你趁着养伤多陪你媳妇几天,酒店已经让常寻去定了。”

    霍常寻,霍一宁大伯的儿子。

    这只妖精怎么也来了。霍一宁随了老人家:“那行。”

    霍老爷子又问:“你在哪个医院?”

    这是要过来。

    霍一宁背后垫了个枕头,他懒洋洋地靠着,瞧着正坐沙发上认认真真削苹果的小姑娘,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我明天就出院了,不用来看我。”

    霍老爷子中气十足:“谁去看你啊,我是去看我孙媳妇。”

    “……”

    霍家两个孙子,霍常寻女朋友一车一车地换,却从没正经带回去一个,霍一宁更是素了二十几年才找女朋友,霍老爷子简直要把景瑟当宝。

    霍一宁挂了电话:“瑟瑟,我爷爷要过来。”

    景瑟手里那颗被削得遍体鳞伤的苹果滚地上了,她慌了,愣了好长时间,赶紧摸到手机,给经纪人打电话:“湘姐,你快帮我把柜子里那件白裙子拿来医院。”

    陈湘问:“哪件白裙子?”

    她火急火燎地说:“盘扣到脖子,最良家妇女的那件。”她长得太花瓶了,怕老人家不喜欢。

    哎呀,好紧张,要见家长了。

    景瑟坐不住了,在病房里走来走去,皱着漂亮的小脸,趴到霍一宁床前,惴惴不安地问:“怎么办?我还没买礼物。”

    霍一宁笑着亲她拧着的眉:“不用买礼物,爷爷喜欢吃苹果,你给他削个苹果就行,等两家家长正式见面,我们再买礼物。”

    削苹果啊。

    她看了一眼滚到地上的那个千疮百孔伤痕累累的苹果……如果一个苹果一百克的话,她削完,可能只剩四十克了,最多五十克。

    没关系,那她就多削几个给爷爷吃。

    景瑟刻不容缓,站起来:“队长,你自己玩,我现在要练习削苹果了。”然后,她颠儿颠儿地去削苹果了。

    霍一宁怕她削到手,刀是塑料的,并不好削,不过架不住小姑娘态度认真,一丝不苟地练习,她要给队长的爷爷留个好印象,至少要看起来贤妻良母一点。

    之后一个多小时,景瑟只顾着削苹果,为了不浪费,都给霍一宁吃了,他摸摸有点撑了的肚子,有点后悔,他应该说喜欢吃香蕉。

    下午三点,霍一宁的爷爷到了,赶巧,徐家老爷子也来了,更巧,在门口撞见了,霍一宁刚要介绍。

    霍老爷子惊讶:“老徐!”

    徐老爷子眼睛都瞪圆了:“老霍!”

    霍一宁and景瑟:“……”

    这两老爷子是少时旧友。

    以前一个部队的,后来徐老爷子转业从政,全家来了江北,霍老老爷留在帝都军区大院,中间见过几次,可隔得远了,联系也就少了。

    这老兄弟相逢,两眼泪汪汪啊,犹记当年一起在战壕里奋斗的激情岁月,颇为感慨,岁月不饶人啊,都老了。

    霍老爷子拍了拍老哥们的肩:“咱有二十多年没见了吧。”

    徐老爷子掐指一算,好生感叹:“二十四年了。”上次见面还是他去帝都,匆匆聚了一下,那时候老霍的小儿子还在,也就是霍一宁的父亲。

    不提伤心事了。

    霍老爷子介绍:“这是我孙子。”

    徐老爷子也介绍:“这是我外孙女。”

    霍老爷子一脸慈爱地看着景瑟:“哎呀,真漂亮。”这小姑娘端端正正,越瞧越好看,有感而发了一句,“还好长得不像你。”

    徐老爷子:“……”

    想当年他也是部队里的门面担当好吗!少造谣!

    徐老爷子也瞧了霍一宁一眼,也是语重心长得很:“你孙子长得也不像你,真是万幸啊。”

    霍老爷子:“……”

    相爱相杀吧。

    霍一宁and景瑟:“……”全程有点懵。

    霍老爷子继续介绍:“这是我大儿子。”

    徐老爷子跟着:“这是我大儿子。”

    两位大儿子霍铭泽与徐华荣问候握手,仪式感很足,犹如代表会晤,从此两国交好了。

    至于霍常寻,不用介绍了,霍老爷子看见他就来气,这种花花公子,他都恨不得弄走,偏偏这家伙死乞白赖地跟来,说是前任和前前任撕起来了,跟过来图个清净。

    兔崽子!

    两个老人家叙旧完,一起坐下了,徐老爷子招招手:“瑟瑟,过来跟霍爷爷问个好。”

    景瑟有点紧张,规规矩矩地站着,也不畏畏缩缩,落落大方地笑着问好:“霍爷爷好。”

    “诶!”霍老爷子欢欢喜喜地应了,他两个儿子,两个儿子又生了两个孙子,一个女娃娃都没有,如今看着这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别提多喜欢了,从口袋里摸了个红包塞给小姑娘,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我家瑟瑟比电视上好看多了。”

    景瑟也不忸怩,乖巧地收了,甜甜道谢。

    霍老爷子心都化了,乐得花枝乱颤,徐老爷子泼他冷水:“什么你家瑟瑟,现在还不是你家的。”

    霍老爷子笑着打太极:“老徐啊,你跟我还见什么外,都是一家人嘛。”

    还没嫁呢,就抢他孙女。徐老爷子正儿八经:“老霍啊,咱都是一只脚迈进棺材里的人了,你怎么还跟土匪似的。”

    两人年轻的时候就这样,你来我往,嘴上能斗个八百回合。

    景瑟怕两个老人家吵起来,乖乖巧巧地坐两人中间去:“爷爷,外公,我给你们削苹果吃。”

    两位老爷子立马笑得见牙不见眼,气氛一派和谐。两位大儿子在一旁,说的也挺投缘,十句里有八句是军政上的事。

    霍常寻拉了把椅子,懒懒地坐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帝都?”长腿大喇喇伸着,没骨头似的,“你可是答应了爷爷三十岁前回去。”

    霍常寻长相肖似母亲,一个大男人,生了一张比江南女子还要俊秀的脸,唯独一双眼睛带勾,添足了风流邪肆,一派浪荡不羁的公子做派。

    霍一宁随口应了句:“北方太冷,我怕瑟瑟不习惯。”

    这理由!

    霍常寻笑骂:“出息!”搭着一条腿翘着,咬了根烟,想着在医院便没点着,“你也是,容历也是,都栽女人身上了。”

    容历与他们兄弟两人都是发小,都是大院的公子,自然走得近些,狐朋狗友多,说得上话的朋友却是真少。

    “容历?”霍一宁不由得想起了上回容历过来剧组探班。

    “上个月在大马路上,就看见了个影儿,他跟疯了似的,满世界找。”霍常寻笑,不大正经地揶揄,“人没找着,那厮把自己关了三天,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出来的时候手里抱了幅画,画上面就是个女人。”

    啧啧啧,桃花劫。

    电话响了,霍常寻接了,神色淡淡,意兴阑珊:“怎么了?”

    “你去哪了?电话一直打不通。”

    温温柔柔的女声,半是幽怨半是担忧,好不小意温柔。

    霍常寻低嗓,似多情,眉眼又带着几分薄凉:“乖,不要问太多。”

    小美人儿委委屈屈地:“人家今天生日。”

    霍常寻捏着烟,手指有意无意地把玩,预示着他耐心所剩无几:“床头柜下面有张卡,自己拿去刷。”

    大概念着是生日,平日里乖巧听话的女人有些脾气:“我才不要钱,我要你陪我。”

    霍常寻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挂了。”

    随后,他挂了电话,嘴角带笑,眼底兴致索然。

    这家伙,不知谁惯的毛病,对女人素来耐心不多,霍一宁挑眉:“换人了?”上次那个,还是个豪放直接的。

    “都换好几轮了。”霍常寻勾了勾唇角,眯着眼笑,妖里妖气的,“最近口味清淡。”

    霍一宁笑骂:“你这妖孽,别祸害太多人,当心早晚有人要来收你。”

    “收我?”他掏出打火机,磨了磨上面的滚落,嘴角噙了抹肆意的张狂,“那得是如来佛祖,我祖宗。”

    狐朋狗友也说:一物降一物,早晚,他得遇上他的小祖宗,让他改邪归正当孙子。

    霍常寻嗤笑,不以为然。

    叼了根烟,他去天台解解瘾,打火机刚点着,听见有女孩子的哭声,压抑着,不怎么明显,手上的动作停了,寻着声看过去,天台的护栏旁,蹲着个人,抱着膝盖抽噎,白色的裙子洗得老旧,却依旧很干净,垂在地上。

    是个姑娘,趴在膝盖上,露出一截白得发光的脖子。

    风一吹,火灭了,霍常寻笑了声,见鬼了,看什么呢。收了打火机,他把烟扔进了垃圾桶,正要转身,女孩子有些沙哑的声音响在身后。

    “麻烦让一下。”

    霍常寻回头。

    小姑娘年纪不大,刚哭过,眼睛红红的,一双漆黑透亮的瞳孔里千树万树梨花开,泪眼汪汪,我见犹怜,偏偏,抿着唇,倔强的样子。

    霍常寻笑了笑,让了路。

    她绕过他走过去,风卷着裙摆,带起淡淡栀子花香。

    霍常寻脑子里莫名其妙地闪过一个念头——

    哭得真他妈好看。

    想把她狠狠弄哭。

    “……”

    两位老爷子多年没见,聊得兴起,眨眼天黑,不早了,该散了。

    徐老爷子还有点意犹未尽,便约下一波:“晚上一起追瑟瑟的电视剧?”

    霍老爷子欢欢喜喜:“可以啊,再来两杯小酒。”

    “我那有酒,上我家去。”

    霍老爷子爽快地答应了,吩咐大儿子和孙子:“你俩回酒店,我去亲家家里住。”

    这才聊了几个小时,就亲家了。

    两老爷子并排走,一人拄着根拐杖,有说有笑。

    “老霍,你会发弹幕吗?”

    “会,我儿子教我了。”

    “那感情好,你跟我一起发弹幕,夸我们瑟瑟。”

    “老徐,我也正有此意啊。”

    “……”

    总之,这次家长会面很和谐,晚上,因为发弹幕,还会更和谐,就差掐指算日子结秦晋之好了,徐老爷子也不是说不通的人,自己的老伙计,知根知底的,也就放心多了,虽然还是舍不得外孙女,但被老霍说得心动了,曾外孙什么的,还是很期待呀。

    晚上追完电视剧,两个老人家又卧谈了很久,中心主旨有两个:是三年生两胎好呢,还是五年生三胎好呢?另外一个:各带一个,最少得两胎。

    次日,秋雨绵绵。

    江北的雨,风一吹,像雾似的,整座城市都像笼在一片迷蒙里,水雾朦胧,能见度有点低,交通自然也就堵塞了。

    没事,有交通队。

    霍一宁上午就出院了,下午就去警局上班了。

    霍老爷子和徐老爷子谈天谈地后,决定一起去警局看看霍一宁的工作环境,感受一下破案的氛围,结果,刑侦一队的副队长告诉两位老爷子:“霍队又犯事儿了,受伤回来第一天上班就揍了个勒索犯,被我们局长给贬去九里提当交警了。”

    霍老爷子:“……”这兔崽子!

    徐老爷子:“……”看来几年几胎的问题还得再商榷商榷。

    九里提大道,因为天气问题,又是下班高峰,正堵得一塌糊涂。

    ------题外话------

    《帝后》番外写,不长,完整的小甜文,容历和莺沉是主角,霍常寻与天台那姑娘是副cp。

    不想写正文,贼想写番外的小故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